第七百二十四章 被阴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换完衣服之后,李泽道这才再次启动了车子,穿梭在雨幕里。

“淫-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梦辰小憩了一会儿之后忍不住问道。

李泽道回头看了她一眼说道:“馨馨今天其实也差点就出事了,好在我及时赶到了,紧着是你……”

“什么?馨馨也出事了?”李梦辰的眼睛一下瞪大了,“也是潘少文干的?”

“十有八九。”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其实早之前我担心你会不会哪天抓捕罪犯的时候一个没留神的被罪犯给伤了之类的,所以我派了一个人不时的跟在你身后,特别是你在抓捕犯人的时候,有必要的话他还会出手……”

“……”李梦辰的嘴已然成为“o”型了,这事情她还真不知道。然后紧接着鼻子微微一酸的,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要不是他正开着车,早就扑过去把他推到然后查查哦哦几百次了。

这样的男人,真的让人爱到骨子里去。

“就比如你们抓捕毒贩你们的队长还受枪击的那次,最后就是我派过去保护你的那个人在暗中偷偷的出手了,毒贩这才摔倒的……”

“……”李梦辰嘴角微微抽了抽的,那时她还纳闷呢,那个毒贩好好的逃跑着呢,怎么一个脚软的重心不稳的就摔了?

“然后下午,就在你们接到群众的报警电话出警之后,我派过去保护你的那个人也在暗中暗暗的跟着,但是他所开的车却是被一辆面包车给蓄意从中间撞了,索性他还是有两下子的,车祸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大的伤害。他原本以为车祸是因为下大雨路况不好的缘故这才发生的,没想到下了车之后对方却是二话不说的直接亮出刀子了,最后他虽然侥幸逃脱了却是受重伤了。”李泽道说道,“对他动刀子的人就是之前在那屋子里的时候被我一巴掌抽翻在地上的那个黑衣男子。”

“他……没事吧?”李梦辰问道。

“放心吧,那个家伙身体很好的吗,就是失血过多,馨馨帮他包扎了,现在估计已经满血复活了。”李泽道笑道。

李梦辰呼出一口气后说道:“那就好。”有人因为她受伤了,善良的李梦辰心里还是很不好受的。

李泽道微微点了下头继续说道:“然后我给你电话,你却是完全失去联系了,跟你一起的那四个手下同样的联系不上,然后又联想起馨馨早上所发生的事情,我就认定了这两起事件应该是同一个人所为的才对,对方的最后目标应该是我,并且认定幕后黑手是潘少文,然后我就开始策划了,我向警局施加压力,迫使潘少文不得不赶紧露面,而我早就让爱丽丝紧盯着他了。”

说着,李泽道微微一笑看了爱丽丝一眼,后者则朝他抛了个媚眼,笑得极为妩媚,甚至舌头伸了出来微微的舔了下自己的红唇的,以至于李泽道莫名的身体又有点发热了。

“淫-贼,你怎么知道是潘少文干的?”李梦辰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个……感觉外加推理吧?”李泽道想了想说道。

“装逼!”李梦辰翻了翻白眼的。

李泽道有些委屈,他之所以确定是潘少文干的的确是因为感觉外加推理。

“哦,对了,我想起来了。”李梦辰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李泽道看的,“在那小屋子里的时候,潘少文问你说他的儿子是不是你害死的……真的是你?”

李泽道的嘴角微微的翘起了一丝诡异的幅度点了点头说道:“是我。”

“呃……”李梦辰眼睛睁大了。

“那个女大学生江茗的事情你是知道的。”李泽道回头看了她一眼说道,“她先是被潘枫叶让人给撞成植物人了,到最后仍旧没有醒过来含恨离世。我原本也没想要潘少文的命,因为江茗的父亲表示最好让他活着忏悔受罪,所以我就用了一些手段的把潘枫叶给逼疯了……”

“啊……”李梦辰的眼睛睁得更大了,“那个潘枫叶之所以会发羊癫疯吃大便也是你搞的鬼?臭淫-贼,你太过分了!”

“呃……梦辰姐……”

“你做这么好玩刺激让人解气的事情的时候竟然没带上我?”李梦辰怒道,“甚至都没有告诉我?”

“……”李泽道一脸的黑线,他还以为李梦辰这是怪他手段太毒辣了呢。

“淫-贼,你是不是不重视我了?”李梦辰有些委屈,“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呃,梦辰姐,你想多了。”李泽道额头满满的都是冷汗,“你都不知道,当你失去联系的时候,我有多紧张的,有多么的担心着急,我给你们队长何小风电话的时候,他还跟我不耐烦的,我都有了一种把他给踹死的冲动了。”

“淫-贼,逗你玩的,我当然知道你不会不要我啊。”李梦辰小脸微微的有些羞涩的说道,“正如我不会不要你一样。”

“……”

“亲爱的,梦辰妹妹,要不要给你们点时间玩一场热烈的车震的来互相表示一下对对方的那种爱意呢?”爱丽丝一脸暧昧的笑容说道,“我可以当司机哦,还可以帮你们把爱爱的场面拍摄起来……当然了,我加入也是可以的。”

“……”李泽道手一抖的差点把车开进前面那个水坑里。

“爱丽丝……我才没你这么色呢……”李梦辰羞涩得不行了,然后挠起爱丽丝的胳肢窝来了,爱丽丝咯咯笑着不甘示弱的还击,一时间,整个车厢里回荡着二女的咯咯笑声,这让李泽道一阵心旷神怡的,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

等两女闹够之后,李泽道这才继续说道,声音有些萧索了:“我用了一些手段把潘枫叶弄疯之后,潘少文并不知道是我干的,但是他确是把怒火完全撒在江茗的父母身上,他让人把江茗的父母强行灌下老鼠药活活的毒死了并且把现场伪装成自杀现场。”

李梦辰微微咬了咬嘴唇的,这事情她在清楚不过了,毕竟这案子是她跟何小风接手的,最后也按照李泽道所说的以自杀结案。

“而后,我找到了那个被受潘少文指使把老鼠药灌进那那对可怜夫妇嘴里的的杀人犯……”

“找到了?现在人在哪里?”李梦辰惊呼,旋即有些不理解的问道,“还有,既然你已经找到那个人了为什么不赶紧曝光然后赶紧让潘少文伏法?”

李泽道苦笑了下说道:“因为潘少文是一条老狐狸,很狡猾很谨慎的老狐狸……那个杀人犯就是潘少文的司机李乐。我装作是潘少文请过去将他灭口的杀手迫使李乐说出是潘少文指使他去杀害江茗父母的,并且还从李乐那里得到了他们密谋时候的录音文件以及有关潘少文受贿违纪的一些证据,同时也让人把李乐还有他包养的一个情妇给控制起来了……原本我的确是想利用那录音文件以及那些受贿违纪的证据赶紧让潘少文伏法的,谁知道……我靠……”

李泽道忍不住爆了一个粗口。

“淫-贼,不许骂脏话。”李梦辰白了她一眼,说道,“你把那些东西给……丢了?”

“……你想多了。”李泽道一脸的无奈,他是如此谨慎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把那如此重要的东西给丢了。

“的确有录音文件,也的确有那些证据,但是我得到的是假的。”李泽道一脸的郁闷。

“你被那个李乐给骗了?”李梦辰一愣。

“不是,而是李乐被阴了。”李泽道说道,“他包养的那个情人根本就是潘少文让去监视李乐的,所以那个录音以及有关潘少文受贿违纪的资料早就被那个女人偷走给潘少文送去了然后弄了一些假的放在那里。”

“……”李梦辰小嘴大张的,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原来潘少文的心思比她所知道的还可怕啊。

“所以我直接对他的儿子下死手了。”李泽道眼里有着一抹戾色,“那天晚上的,我潜入了潘枫叶的病房,做了一些手脚,然后把潘枫叶从十三楼扔下去……我想让潘少文知道,有些事情做错了,就只能用自己的生命去偿还了,当然了,我也故意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我知道潘少文一定会留意到的,并且最后也一定把矛头指向我的……”

“你这是在逼他对你下手?”李梦辰皱着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是的,梦辰姐。”李泽道笑了笑说道,“你真聪明。”

“哼,淫-贼,那是当然了。”李梦辰冷哼一声有些小得意,“开玩笑,我现在好歹也是刑警队的副队长!”

李泽道笑了笑继续说道:“一旦他对我动手了,就是他彻底暴露自己的时候……只是我没想到的是,他动手的速度比我预计的还快,我原本还寻思他的儿子刚去见上帝的没心思搞什么阴谋呢,我还是太小看他了。”

李泽道回头有些歉意的看了李梦辰一眼说道:“所以梦辰姐,你今天出了这事情都怪我,是我大意了……呃……”

李泽道表情微愣的,因为李梦辰正一脸花痴的盯着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