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 再见潘少文/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再次见到潘少文的时候,他已然不再是当日那个高高在上风光无限前途不可限量的凤凰市警务系统的一把手了,而是一个犯人,一个双手沾满了鲜血背地里有着无数肮脏的交易的犯人……虽然这所谓的无数肮脏的交易现在还在紧张的调查着。

但是不管最后调查出多少,李泽道知道,潘少文这回栽进去就不仅仅只是把牢底给坐穿那么简单了,仅仅他请杀手绑架五个警员,甚至还杀了其中一个这条罪名,就够他喝好几壶了。

此时,坐在那里的潘少文已然没有往日的那种光彩,而是变成了一个颓废的老头,一个一夜之间就好像头发全白了脊梁骨被压弯了的颓废的老头!

当看到进来的是李泽道之后,那眼睛已然睁大了,更像是要喷出火来似的,身体剧烈的抽搐,那被冰冷的手铐铐着的手死死的握成了拳头,骨节泛白。

“李泽道……”潘少文低吼,发出了如同野兽一般的声音,这种声音,连他自己都觉得陌生。

李泽道笑笑,在他面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说道:“潘局长,看来你很想我。”

“是啊,我的确很想你,很想你赶紧去死,下地狱跪在我儿子面前磕头忏悔。”潘少文眼神死死的盯着李泽道看说道,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那么李泽道早就死了好几万次了。

“不可能的,就算我死了,我也会上天堂,而不会下地狱。”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

潘少文眼神恶毒的看着王梓,没有开口说话,之前数次口舌交锋,他都处于下风,现在落入这种如此凄惨的境地,那就更不用说了。

“其实我半个小时前就能到了。”李泽道笑道,“只不过我来的路上,我开车的时候见到一位老头摔倒了没人扶,所以我就把车停了下来过去把她扶了起来了……”

潘少文继续用恶毒的眼神盯着李泽道看,他知道这个混蛋今天过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寻他开心……他现在不就在做这样的事情?

“结果你猜怎么着?”李泽道自顾自个的说道,“结果我被讹上了,那个老头竟然趴在我的车头盖上反咬一口的说是我把他给撞了,还说他的腰间盘啊他的膝盖啊他的脑子啊……通通都有问题了,竟然威胁我说如果不给他十万块钱的话就讹死我……所以我就花了点时间真的让那个老头的腰间盘,膝盖脑子啥的有有病,然后又拿了一块钱狠狠砸在他身上的这才来见潘局长你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潘少文问道。

“我想说明的是,别招惹我!”李泽道笑眯眯的说道,“别人如果抽我一记耳光,我一定会抽对方十个耳光的,别人踢我一脚,我说不定的会要了对方的腿,别人要是想要我死,我会让对方生不如死的。”

“这点我相信,所以我现在的确生不如死了。”潘少文说道,“那么,你今天是过来看我的惨状的?还是说……你有什么问题没弄明白的想让我帮你解惑?”

说着,潘少文已然满脸的狰狞以至于那张脸都有些扭曲了,声音恶毒的说道:“如果是前者,那我不不介意让自己更凄惨一点,好满意一下你这个胜利者的心里,如果是后者……哈哈……我不会告诉你的,哈哈……有本事你打我啊,你咬我啊……”

“啪!”潘少文的脸上已然被抽了一巴掌了,他那还没说完的话很是干脆的被抽回肚子里去了。

李泽道把手缩了回来拍了拍手说道:“打你还是可以的,至于咬你……我过来的时候有看到门口门卫那里有一条狗,你如果真想被咬的话,我还是可以满足你的。”

潘少文扭了扭自己的脖子的,然后眼神恶毒的看着李泽道,声音狰狞的说道:“继续……继续抽我,我的脸痒呢,哈哈……你继续抽我啊……”

“唉,潘局长,你这是何苦呢?”李泽道轻轻一声叹息的说道,“我的确有些问题想问你,你老实回答我了,你可以面受皮肉之苦,你可以活得有尊严一些……何乐而不为?”

“尊严?哈哈……”潘少文狂妄的大笑了起来了,“你说尊严?我的儿子被你从十三楼扔下去活活的摔死了,我人被你抓到这来过不了多久的还得吃花生米,我右边被你抽了还乖乖的把自己的左脸凑过去让你抽的,我现在变成你刀俎上的一块臭肉了,你跟我谈尊严?失败者……有尊严吗?还是说,你代表的是正义?哈哈,你的确代表正义,胜利的一方代表的不都是正义吗?哈哈……”

整个审讯室都是潘少文那种刺耳疯狂的声音的以至于李泽道的耳朵已然有些不舒服了,不得不伸出自己的小手指头扣了扣的,然后从兜里摸出了一张照片在潘少文面前晃了晃的,照片里头是一个长得虎头虎脑的七八岁的小男孩。

潘少文的脖子如同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死死的掐住了似的,那种狰狞的笑声戛然而止的,瞳孔更是瞬间瞪大了,死死的盯着照片里的那个小男孩看的。

“潘局长,这个小孩叫李小虎,刚上二年级,想必你认识吧?”李泽道嘴角微微翘起了一丝诡异的幅度,对于潘少文的这样的反应还是很满意的,看来,事情果然如同自己的所料想的那样。

潘少文的目光从那照片上移开,已然恢复刚刚那一副憎恨狰狞的面容了,死死的盯着李泽道看说道:“我那司机李乐跟他那个情人杨萍的生的儿子,我见过,然后呢?”

“然后……然后你说呢?”李泽道把这个问题踢还给他。

潘少文如同看死人一样看着李泽道几秒的,然后把眼睛给闭上了,他不想在看到这个王八蛋,也不想在跟他说任何话了。

“这个孩子在凤凰市第一小学上二年级,昨天我还在校门口远远的看了他一眼,看到他被几个小朋友欺负呢。”李泽道自顾自的说道,“他是哭得如此伤心的……而他的父母,也就是你那司机李乐还有他包养的那个情妇杨萍昨天一早的投案自首了请求当污点证人指正你的,不过我想即便当污点证人了,他们也是逃不过法律的制裁的,可怜的孩子啊……”

李泽道轻轻一声叹息的,感慨起这个无辜的孩子的不幸的命运来了。

“李泽道,你到底想说什么?”潘少文眼睛睁开死死的盯着李泽道,一脸扭曲的低声吼道。

“我想说,配合我一下,我可以让你的儿子有一个很不错的同年。”李泽道说道,“否则……”

李泽道没在继续说下去了,但是一脸诡异的笑容,威胁的味道很浓。

是的,照片里的那个小孩不是李乐的私生子,而是潘少文跟杨萍所生的儿子!至于李泽道为什么会知道,那是因为那天戴上《V字仇杀队》的面具吓唬了李乐一番得到那录音以及那些证据之后,后脚他便让变态把李乐跟他的情妇给悄然的带走了。

在之后,李泽道愕然的发现那U盘里的所谓的录音文件竟然是李乐跟杨萍在一起造人的时候的那种喘息声以及肉麻的情话,而那些所谓的潘少文受贿的证据压根就是买保险的一些单据,这把李泽道郁闷的,直接对李乐发难。

李乐很是委屈的再三表示他没有说谎的时候,李泽道注意到她的那个情妇杨萍的那躲闪的眼神,吓唬了几句之后,杨萍很是老实的招了,那些东西她早就偷偷的拿给潘少文了。

这把李乐吓的,原来潘少文的心思是如此阴沉可怕的,在知道他偷偷留下那些证据的时候竟然还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

在之后,杨萍苦着央求李泽道说可不可以让她打个电话让她跟她在老家的母亲打个电话的,让她赶紧过来帮她照看一下她那才七岁暂时让朋友帮看着的孩子李小虎。

李泽道见她哭得如此可怜的,动了下恻隐之心,便同意她拨打那个电话,等杨萍打完电话之后,李泽道便离开了,把李乐跟杨萍关在了一起。

可是就在他将门关上的时候,他听到李乐怒气冲冲的质问起杨萍来了,质问她说为什么要背叛他之类的,甚至还辱骂说李小虎不会是你跟潘少文那个混蛋的种之类的话,之后还试图动手打她,杨萍则不甘示弱的挠起他反击来了。

他们正在狗咬狗的,李泽道自然不管,但是李乐的那质问却是让李泽道留了个心眼了,现在看来,李乐的质问十有八九是对的啊。

“我儿子?我儿子已经被你从十三楼扔下去摔成一团烂肉了!”潘少文杀气腾腾的盯着李泽道看吼道,“李少难道忘记了?”

李泽道耸了耸肩膀说道:“看来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那么……在也不见。”说着表情阴沉的当着潘少文的面把那张照片紧紧的捏成了一团,然后站起身来就要离开。

“回来……”潘少文眼里的那种杀气一闪而过的叫住了他。

李泽道的嘴角微微的翘起了一丝诡异的幅度,然后重新坐回到椅子上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