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 跟想的不一样/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潘少文眼神死死的盯着李泽道看,李泽道则一脸淡淡的笑容的,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子,他知道,潘少文一定会乖乖听话的,而之所以现在还保持沉默是因为他需要平静一下,李泽道愿意给他这种时间。

良久,潘少文这才声音沙哑的说道:“你能照顾好他?”

“不能。”李泽道很是干脆的摇头说道,“他又不是我儿子,我为什么要去照顾他?不过,我可以不去打扰他,就当作什么从来都不知道你这个私生子的存在。”

“告诉我的妻子李红,他是我儿子,她会照顾他的,然后把我在外海的一个匿名账户里的钱给我的妻子李红送去,作为报酬,账户里的钱你可以拿走一半。”潘少文紧接着说道。

李泽道沉吟了下点了点头说道:“这事情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不怕我把账户里的钱都拿走?”

“你不是那种人。”潘少文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再说了,那点钱你看不上。”

“我就是那种人。”李泽道的嘴角微微的翘起了一丝诡异的幅度,“而且,我很穷的。”

潘少文却是笑了,很是神经质的笑容,然后说道:“你想问什么?我不明白你还有什么需要从我这知道的?在我看来,你应该都已经知道了,你不应该知道的,也已经知道了。”他所指的自然是李泽道知道李乐的私生子其实是他的私生子这件事情,真不知道这个妖孽为什么连这种如此隐秘的事情都知道。

“你对我做的事情,我的确都已经知道了。”李泽道微微点了下头说道。

吴馨在茗山茶楼所遭遇的事情的确也是潘少文一手策划的。

在潘少文看来,想对付李泽道,只能想从他身边的那些人动手,而经过一番调查之后,最好下手的貌似是那个吴馨。

那天李泽道到达那个包厢后,其实那个包厢里已然被点燃一种无色无味的迷烟了,这就是对付李泽道的所谓的后招,潘少文请来的那些杀手打算把李泽道给迷倒然后掳走,可惜的是,李泽道像是没事的人似的反而把人给掳走了。

于是潘少文得到消息之后立即让他们执行第二套方案,这次对准的目标则是他很熟悉的那个警员李梦辰,并且让他们顺便把潘小婷给掳走,到时说不定的可以把这一些罪行都往她身上推,扰乱警察的视线。

没想到,最终事情的发展走向远远的偏离他所预想的轨道,输得一塌糊涂的,以至于现在都锒铛入狱了。

“那你还想知道什么?”潘少文问道。

“我想潘局长肯定还记得孙少华吧?”李泽道问道。

潘少文的眼神微微一眯的:“孙少华?你想知道他的死因?他对你来说很重要?他是你什么人?”

“他不是我什么人。”李泽道说道,“我只是想知道,当日他是不是受你的指使才让警员马小强带我到凤鸣山的?最后他的车子失控了从桥上掉下来车毁人亡这件事情是不是你干的?”

“不是我指使他的,他车毁人亡这件事情也不是我干的。”潘少文摇了摇头说道。

李泽道的眉头瞬间一皱的:“不是你?”难道自己的猜测是错的?

“事到如今,你觉得我有必要在这种事情上对你隐瞒?”潘少文看着他冷冷一笑说道,“说不是,就不是,至于他是受谁指使对你做出那样的事情,最后又是被谁给抹杀掉的,老实说,我也挺好奇的。”

李泽道看了潘少文一眼,知道事情到了这一地步,他也的确没有必要隐瞒了,于是又抛出了一个问题:“你跟秦一平的关系如何?换句话说,你是秦一平的人?”

“秦一平?秦氏集团的秦一平?”潘少文的眉头微微一挑的,“在凤凰市,那可是跟你的那个老丈人百里长河有着同样影响力的人物啊,我的确认识秦一平,在在一起吃过几次饭,关系也就那样,不远不近的,更谈不上是我是他的人什么之类的。”

李泽道的眉头更皱了,潘少文的这套说辞再次偏离他所想的那样,他本来的想法是,当日被警员马小强带到凤鸣山后差点被抹杀掉了这件事情根本就是潘少文让孙少华这么干的,之后孙少华让马小强来做这件事情,在然后马小强成了孙少华的替死鬼,而孙少华则是潘少文的替死鬼!而潘少文后面站的则是秦一平,他跟秦一平之前有着某种勾当!

现在一看,压根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也就是说,当日凤鸣山这件事情跟潘少文没关系,潘少文也不是秦一平的人……他在忽悠自己?

李泽道看着潘少文很快的就否定了自己这种想法,因为潘少文的确没必要那么做,他不想自己对他的那个私生子使坏。

想了想,李泽道从兜里摸出一枚回形针出来掰直,然后站起身来,走到潘少文跟前。

“你想杀了我?”潘少文的语气很是平静,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那就给个痛快。”

“……你想多了?”李泽道一脸的无语,拜托,想杀你的话需要用回形针?说着李泽道用回形针帮潘少文打开铐将他的手靠在那椅子上的手铐来了。

“放我走?”

“你又想多了。”李泽道很快的就把手铐给打开之后没好气的说道,“让你的手自由活动一下,方便你看一份资料。”

“资料?什么资料?”

李泽道从怀里取出一份资料递了过去,正是当日何小风帮他收集的有关二十二年前任天堂的父母发生的那车祸的那资料。

潘少文表情微微的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伸手接了过去,然后翻开皱着眉头看了起来了。

“关于资料里记录的这场车祸,有印象吗?”李泽道问道,“当年,这案子可是你带领孙少华侦办的。”

潘少文的目光从那资料上移开然后看着李泽道说道:“我办案无数,年代又那么久远,早就已经忘记了,不过现在看到这资料,还是多少想起一点了……当时出车祸的正是秦一平的妹妹以及妹婿,当然了,秦氏集团的影响力还没有现在那么大,秦一平当时也还没接手他父亲的这个集团……你到底想了解些什么?”

“案子没有猫腻?不是谋杀?而是交通意外?”李泽道眼睛死死的盯着他问道。

秦一平一愣的,然后哈哈的大笑了下说道:“猫腻?你怎么会这么认为呢?我可不知道有什么猫腻,那时候的我刚参加工作没几年,还是一个很有正义感以及使命感的刑警呢,这的确是是一起因为吸毒导致出现幻觉最后发生车祸致死的事故,吸毒的正是秦一平的那个妹婿……”

说着秦一平看了那资料一眼说道:“哦,他的名字就叫秦明。”

“确定?没有人指使你作伪证之类的?车子的刹车没被破坏?”李泽道的眉头死死的皱了起来了。事情再一次跟他所料想的完全不一样,当年的那场车祸竟然没有猫腻?当年的秦一平竟然是个很有正义感以及使命感的刑警?这还真看不出来啊。

“作伪证?车子的刹车被破坏?你想多了,案子的经过正如这资料里所描述的那样。还是那句话,事到如今,我没有隐瞒你的必要,你要是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了。”秦一平耸了耸肩帮说道。

然后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看着李泽道,“我好像有些明白了,你这是要……对付秦一平?你觉得是秦一平制造了这场车祸害死他的妹妹以及妹婿的然后指使我篡改证据的,偷偷的改变这案子的性质?”

李泽道扫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这就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事情了。”

“哈哈,的确。”秦一平冷笑。心里却是很希望他真的跟秦一平斗起来然后最后秦一平把他给灭了!

尊敬的秦先生,加油啊!

“不过,这个陶三我倒是认识。”秦一平说道,“前些日子,我们还一起见面吃了顿饭呢。”

李泽道的眉头顿时一挑的说道:“当真?他现在在哪里?”

潘少文点了点头说道:“发生了那样的事情,陶三觉得晦气,所以改名换姓了,他现在名字叫周健康……”

“周健康?”李泽道眉头挑了挑的,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就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

“那时周健康拜访我,请求我帮他摆平一些事情,我就觉得他有些熟悉,他也觉得我有些面熟,一番交谈之后,我们这才想起来,当年发生车祸的时候我正是那案件的负责人,曾经审讯过他。”秦一平说道,“然后他跟我说起他发生车祸觉得晦气,所以就换成他母亲的姓,并且把名字也改了,哦,现在他可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总,坐拥资产上亿。”

“房地产公司?”李泽道表情微愕的,已然想起来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了。

当日赵小影在天使号上被诬陷偷入住客人周老板的钱包……那个周老板的名字不就叫周健康吗?后来李泽道担心周健康以及那个领班周彤报复赵小影,还让变态去调查跟踪了周健康几天的,只不过跟踪了一段时间之后,周健康跟周彤压根就没有任何的举动,想必是不想去招惹天使号这样的庞然大物吧,所以这事情到后面也就不了了之了。

没想到啊,他竟然是当年的那个土方车司机陶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