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 罚你刷马桶/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潘少文说的是真的,如果秦一平跟秦少玫也没有撒谎,那么当年发生在任天堂父母身上的那场车祸的确是意外跟秦一平一家子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而是因为秦明吸毒这才导致了那场车祸。

既然如此为什么当日在华夏特别局那里的时候秦明不说他当年吸毒的事情?还有当年有车子偷偷的跟在他们身后到底是怎么回事?秦明撒谎了?他为什么要撒谎?真相到底是什么?

李泽道莫名的脑袋有些发胀了,然后看着潘少文问道:“你说的那家房地产公司是不是叫建铭?”

潘少文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说道:“是,凤凰市建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李泽道点了点头伸手要回了那份资料,然后又重新用手铐把潘少文的手拷在那椅子上了说道:“我的问题问完了,那么……再也不见。”

潘少文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李泽道往前走了两步之后回头说道:“哦,对了,你那个什么海外匿名账户还没告诉我呢……话说里面有多少钱?都是你贪污受贿来的?我真的可以取走一半?

“你可以拿走一半。”潘少文一脸认真的看着他说道,“这是报酬,金额对你来说不多,五百多万,哦,美金。”

“那个……其实你给我一半钱我心里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呢。”李泽道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但是我却又知道我要是不收的话你心里肯定不放心吧?所以……我就勉为其难要了……总之下辈子当个好人,再也不见。”

“……”潘少文把眼睛给闭上了,心里默默的问候这个贱人的十八代祖宗。

……

银色的铅笔裤,白色的七分袖衬衣扎进腰带里面,衬衣纽扣没有扣的太严实,露出胸口大片的雪白粉嫩,臀部浑圆,胸部像是两只吹饱了的气球似的涨得高高的。

波浪卷发很有层次感的搭在肩膀上,凤眼肥唇,眉目如画,一种很妖艳的美丽,就像是开到正浓的罂粟花,炽烈的耀花人的眼睛。

这就是任天堂,天道集团里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此时她正办公室里处理一些文件,等处理完之后,她走到窗户边扭动着微微发酸的脖颈。

“该死,不就梦到欺负小男人吗?”任天堂伸手按了按自己的脖子的在心里嘀咕道,“怎么还落枕了?”

正在这时,办公室门口响起了轻微的敲门声音。

“进来。”任天堂喊道。

李泽道推开门走了进来,看着任天堂说道:“任姐,在忙?”

任天堂看见走进来的是李泽道,眼睛已然一亮了,更是对着他妩媚一笑的,然后大步的朝着走了过去,双手已然勾搭在他脖颈上了说道:“小男人,你说呢?哪像你当个甩手掌柜的成天负责泡妞就行了?”

“你想多了。”李泽道有些哭笑不得的,他也很忙好不好?

任天堂看着他眨了眨眼睛的,吐气如兰:“怎么会突然间跑到这来?不会又想在这办公室里干……我吧?”

“……”李泽道呼吸顿时有些困难了,身体里的火气一下子就冒出来了,这个妖精。

“脖子疼?”李泽道问道。

“你怎么知道?”任天堂问道,然后微微的扭了扭有些酸麻的脖子,“昨天落枕了……”

“坐下吧,我帮你按摩按摩。”李泽道笑道。落枕是因为睡姿不当等问题导致肌肉紧张,使颈椎小关节扭错,李泽道可以很轻松的帮她活血化淤,促进血液循环。

“好啊小男人,那老娘从现在开始就任你折腾……不用脱衣服吧?”任天堂妩媚一笑的。

“……就是按摩。”李泽道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感觉这个女人太流氓了。

当下任天堂在沙发上坐下,然后李泽道站在她身后,双手放在任天堂那雪白滑腻手感极佳的脖颈上面轻轻的揉捏起来。

“啊……”任天堂舒服的呻-吟出声,“啊,就是这里……别……别……别停……”

“……”李泽道帮她按摩不觉得累,但是听到她这样的叫喊声却是觉得很有压力,这到底是我折腾你还是你折腾我啊?这到底是治病还是那个什么啊?

“那个……任姐,你其实可以换另外一种叫法……”李泽道额冒着冷汗的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任天堂在这样下去的话他会忍不住动真格的。

“换另外一种叫法?”任天堂娇喘吁吁的说道,“那好……哦哦哦……用力……”

“……”李泽道面红耳赤的在也受不了,当下手往下移动的,解开她白色衬衣的一颗纽扣,一只右手就灵活的滑了进去。

“嗯……”任天堂的身体扭动着,发出浓重的鼻音。

李泽道低头亲吻着她已经变成绯红色的脖颈:“让你引诱我……”

“小男人,就引诱你……”任天堂娇喘吁吁的,扭过头去,红唇已然顶在了李泽道的嘴唇上了,很快的,办公室又响起了一种极为魅惑的娇喘声了。

当战斗结束之后,任天堂又是温柔又是妩媚的帮李泽道收拾了一番,这才把身上的衣服收拾了一番,又拿出镜子照了照补了妆的,然后过去泡了两杯咖啡过来,在李泽道大腿上坐了下来盯着李泽道看,她的那双眸子就跟水做的一般,有着摄人心魄的美丽,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避免的会深陷其中。

“亲爱的小男人,你到这里的第一个目的已经达到了,可以说出你的第二个目的了。”任天堂笑道。

“……”李泽道吐血,很想说其实我来找你就一个目的,当下斟酌了下言语说道:“有关你父母二十二年前的那场车祸,有些眉目了。”

任天堂微微愣了下去是没说话,而是用眼神示意他继续往下说下去。

李泽道看着她简单的把现在的调查结果说了下,说道:“事情就是这样,所以,那场车祸说不定真的跟秦一平没有太大关系。”

任天堂沉默,好一会儿才说道:“虽然是混蛋,但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李泽道苦笑,他知道任天堂所指的是秦明临死前所说的那番话,秦明并没有说自己吸毒了这件事情,但是提到了后面有车在追他们还有刹车系统失灵了这件事情。

换句话说,之所以会酿成那样的惨剧或许跟那个开土方车的司机陶三没有半点关系,但是却是因为先是有人在后面追他们之后刹车系统突然失灵的缘故。

秦明的这套说辞跟潘少文的那套说辞压根就是两回事。

“不过,那个潘少文同样也快死了,你手里更是有让他不得不妥协的筹码,所以他的话也是可以相信的。”任天堂眼睛微微眯着说道,“那么……事情的真相到底怎样?”

“放心吧,我会继续调查的。”李泽道轻声安慰,然后拉住她的小手霸道的说道,“你的我的任姐,是我的女人,我不会让你心里有任何的疙瘩跟疑问的!”

任天堂盯着李泽道的眼睛,良久,她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一脸甜蜜的说道:“我最喜欢我的小男人用这么霸道的语气和我说话了,幸福死了。”

李泽道一巴掌煽在她的屁股上,说道:“我是认真的。”

任天堂脸上又出现了那种标志性的如同会勾人魂魄的妩媚的表情了,笑道:“小男人,老娘也是认真的……不过你说你让老娘心情有点不么么哒了我应该怎么惩罚你?”

“我任你处罚……”李泽道表情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说道,他太喜欢任天堂这个妖精“处罚”他了。

任天堂脑袋微微抬起四十五度角想了想说道:“就罚你……把老娘这办公司洗手间里的马桶刷干净吧。”

“……”

……

凤凰大学南风楼楼下,将一身简单的休闲服服装穿出高贵味道的苏萱俏生生的站在那里,面前站着几个同样年轻的男人。

苏萱加入了古琴协会,古琴协会的活动地点就在这古色古香的南风楼三楼,没想到她一参加完协会活动下楼之后,就被这几只早就守在这里等着的苍蝇给包围起来了。

这几只苍蝇鲜衣怒马,身边停着一辆红的耀眼的敞蓬跑车,左右两边的车门向两只漂亮的羽翼一般的悬挂在头顶,看着让人目炫神迷。

跑车帅哥的组合虽然庸俗,可是,在校园这种大家都还心存梦想的地方,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眼光,还有一些爱车族的男生或者爱幻想的女生掏出手机对着跑车拍照。

有些男生偷偷的拍完照之后还会发到微博之类的然后很是苦恼的表示又换了辆车了但是副驾驶缺少一个美女之类的;而有些女生则会表示男朋友开车带我去吃饭各位有什么好的地方推荐之类的。

这可惜,这几只苍蝇忽略一件事情了,那就是这样的跑车苏萱若真要想的话,她一个礼拜换一辆都不是什么难事,所以这车又怎么可能落入她的视线里呢?

“有事?”苏萱一脸平静的看着为首的那个正一脸温柔的看着他的男子说道。对于这个男生,她还是很熟悉的,毕竟他们不仅同专业还同班,甚至,这个叫周天启的男生还是班级里的班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