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 打懵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天启已然被打懵了,旁边那些围观人也懵了,她们都听过李泽道的种种传闻,知道他蛙跳厉害,打篮球厉害,跳舞也厉害,但是却是没想到他打人也如此狠辣肆无忌惮的,压根就不考虑现在是在校园里头,同样的也不考虑这个家伙可是那辆炫酷跑车的主人啊,能开得起那跑车的,来头自然不小了。

苏萱看着李泽道,则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旋即很是乖巧的站在一旁,当起一个旁观者来了。

“王八蛋!”躺下地下的周天启懵了一会儿总算有点清醒了,一脸煞白的,咬牙切齿的吼了句,被这么一个小白脸就这么一巴掌拍在地上了,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怎么他也练过几天跆拳道,长得也比那小白脸撞,怎么就这样被扇巴掌,对,一定是自己太大意了。接着两手一撑地猛然站了起來。

“砰!”

然而在他刚刚站起來的那一瞬间却是一拳砸在了他的鼻子上,于是周天启瞬间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鼻子已然喷出鲜血出来了。

“看来你是想为医院的收入做点贡献了。”李泽道看着他说道,“哦,对了,住院的时候可以去第二医院。”

吴馨的父母都在第二医院工作,李泽道这算是帮他们介绍点“业务”。

“……你敢……你敢打我?”周天启眼红冷冷的看着李泽道,紧紧的捂住自己的鼻子,鲜血顺着指缝里一滴一滴的滴了下来。

“砰!”回答他的还是一拳。就在他还没爬起来的时候,李泽道又是一拳头过去了,重重的砸在他的左眼上,用行动告诉对方老子就是敢打你,于是半只熊猫就这么诞生了。

“唔……”周天启**着,咬着牙,双手撑着地缓缓爬了起來。此刻的他满脸鲜血,显然是在地上撞的不轻,左眼微闭,已然有点睁不开了,但是仅剩的右眼却是充满了狠毒与冷辣,他冷冷的盯着李泽道,仿佛要把他生吃了一样。从小到大,通常只有他打人,啥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了?

“你会死的很惨,我向你保证。”周天启目光阴冷的盯着李泽道,尽管他被打得像一个猪头了,但是却依然保持着高傲的态度,仿佛一言便可以决定李泽道的生死似的,“你知道我是谁吗?我保证,肯定让你见不到明天的……”

“啪!”一声响亮而又狠辣的耳光瞬间将他接下来的话给打回到了肚子里,一下子又重重的摔倒在地下了。

“挺装逼的嘛,被打得这么惨还能这么有风度?”李泽道摇了摇头。

周天启听李泽道这么**裸的讽刺,更是咬牙切齿了,就是天王老子来,今天也要把这小白脸给杀了。

“王八蛋!我要杀了你!”周天启顿时怒吼一声咬牙爬起來,猛然右脚登地,身体骤然腾空,右脚已然举到李泽道面门那个高度了,狠狠的一脚就朝着李泽道的面门砸了过来。这是他学跆拳道时苦练许久的绝技,下劈,有不少人曾被他这一脚给踢晕呢。

李泽道淡淡一笑:“这就对了嘛,装什么风度?”

说着的功夫却是轻描淡写一拳出去的,很是干脆的砸在了周天启的右眼上,于是周天启整个人也再一次干净利落的摔在地上,更悲剧的是掉地的同时嘴跟地面亲密接触了,**了下,几枚牙齿随着一口鲜血,掉在了地上,而此时,一直完美的熊猫就此诞生了。

周天启已然懵了,看向李泽道时那目光已然不在是狠毒与冷辣了,而是恐惧,浓浓的恐惧。到现在他才突然醒悟,人家打你根本就跟玩一样,人家把你所说的那些恐吓完全当成一句屁话,如果不是愣头青的话那就是有所依仗了。

“呼……”周天启**着,再一次站了起來了,身体发抖的站了起来了。但是这一次他在也没勇气说那些恐吓的话了,因为他知道回答他的将不是一拳,就是一巴掌。

所以他只有恐惧的看了一眼李泽道,艰难的说道:“你……你到底是谁?”

“啪!”的一声闷响的,他又被一巴掌抽翻在地上了!

“靠……”此时的周天启**着,也不知道该愤怒还是该恐惧了,被这么一拳一巴掌的打着,他觉得他已然濒临崩溃的边缘了。

李泽道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淡淡的说道:“曾经我实在不想打你,给了你两次机会,让你没事赶紧走,可是你装逼装过头了,甚至还出言不逊的。”说着李泽道的声音已然有点冷了,“既然你想进医院,我只好成全你了,哦,对了,记得去第二医院,那里的医疗条件很是不错。”

“……”

周天启艰难的坐了起来,他怕了,真怕了,这家伙不是人,是鬼,是魔鬼,在一瞬间他突然相信如果自己还耍帅的话眼前这位小白脸会活活打死自己。

就在他想开口求饶的时候,李泽道突然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嘭!”的一声,周天启已然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由于惯性作用,有滑行了一两米远,这才以一种狗吃屎的状态趴在了地上。

“呃……哦……唔……呵……”也不知道是因为过度的疼痛还是因为过度的恐惧,或是因为过度的愤怒,周天启的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微弱的古怪的声音,此时的他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已然移了位了,胃里满是酸液。

李泽道则像是啥事都没发生似的,拉住苏萱的小手说道:“走吧。”然后两人在众人那种愕然的目光中,“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

李泽道跟苏萱手牵手的漫步的校园里这鹅软石小路上,已然是深秋了,所以鹅软石上面可见几片枯黄的落叶,当然了,也仅仅只有几片,毕竟即便是寒冬,凤凰市也是翠绿一片的,更别说是秋天了。

“你知道那个周天启的来历?”苏萱问道。她知道李泽道之所以会下重手的确有他出言不逊的原因,但是更多的是因为他叫周天启,这才挨揍的。

李泽道微微一笑解释道:“他的父亲叫周健康,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当然了,这不重要,重要是,你天堂姐的父母二十几年前遭遇了一场车祸,他们开车撞上了一辆土方车了,当年开土方车的司机就是这个周健康。”

苏萱微微愣了下说道:“车祸有猫腻?”

李泽道苦笑了下点了点头说道:“至少现在看来,疑点重重。不仅如此,你小影姐之前被坑了一把,坑她的人就是周健康,所以本来我想找个时间去会会这个周建康的,没想到他的儿子却是率先蹦跳出来了,所以我也就没客气了,就当提前收点利息吧。”

苏萱点了点头,突然觉得周天启好像有点可怜。

“恩人……”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惊喜的声音。

李泽道跟苏萱回头一看,却见个身穿水靴灰色旧衣的老头正一脸惊喜的步伐蹒跚的朝着他们两个小跑了过来,正是当日被潘枫叶欺负然后李泽道帮他解围的那个叫贾明的老头,后来他找到工作了,在这校园里浇花种草的,成为了一名园丁。

“恩人……”来到跟前之后,贾明那张满是沧桑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感激之色看着李泽道。

“大叔,都说了别叫我恩人,叫我泽道就行了。”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

“这怎么可以呢?”贾明搓了搓手,眼神希冀的看着李泽道说道,“恩人,上次遇到你的时候我跟你提过等我发了工资就请你吃饭的,我前天刚领了工资呢,你看能不能抽个空的?”

“大叔,时间你来安排就行了,我基本上都有时间。”李泽道说道,他没有拒绝贾明的好意,拒绝只会让贾明觉得难堪尴尬罢了。

“那好……那好……”贾明的搓着手,一副激动难耐的样子说道,“那就今天下午我下班之后?我是五点半下班的。”

“那行,下午咱们校门口见。”李泽道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

“好的好的。”贾明更是一副激动难耐的样子了,“恩人,那就不打扰你们了,我也该继续给草坪浇水了。”

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好的,大叔再见。”

着贾明那蹒跚的步伐以及那消瘦略显弯曲的背影,李泽道微微一声叹息的,心情莫名的有点沉重。

苏萱的目光从贾明的身上移开,落在李泽道那张帅气的脸上,眼里有着一丝痴迷说道:“看来,你帮过他的忙,而且是很大的忙。”

“顺手之劳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李泽道摇了摇头。

“看来你不是因为对方是个美女这才出手帮忙的。”苏萱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李泽道说道。

李泽道一脸哭笑不得的手伸了过去在她的翘臀上轻轻的拍了下的说道:“有这么说你老公的吗?”

苏萱俏脸瞬间微微一红的,当下有些嗔怪的看了李泽道一眼,责备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对自己做出如此羞人的动作出来的,却又觉得莫名的有些刺激。

“动情了?开房去?”李泽道笑得很是猥琐。

“滚!”苏萱的那张脸更是红透了,微微的咬了咬嘴唇说道,却是任凭李泽道拉着她的小手往前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