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一章 威胁/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公司太小所以没听说过?这已然不是简单的羞辱了,而是生死大敌了!

所以周健康的那张脸由白转红,在由红转黑的,不停的变换着色彩,看着李泽道的眼神却是如同在看一个死人似的。

当下端起那杯已然微凉的茶一饮而尽然后看着李泽道说道:“看来,你不是过来道歉的。”

“你比儿子聪明那么一点点。”李泽道笑道。

“……”周健康脸上的肌肉抽啊抽的,身体摇摇欲坠,看起来都快要摔倒了,更是觉得自己的嘴角好像有液体流下来了,却是没好意思去擦。

然后周健康已然失去继续说下去的兴趣了,毕竟他没有找虐的倾向,而是语气极为冰冷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你肯定就发生一点不是太愉快的事情的,比如说走路的时候发生一场车祸吃饭的时候被人食物里面下毒,再或者……你好端端的走在路上却被人在后心位置给捅了刀……小子,这个世界太危险了,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你这是在威胁我?”李泽道笑眯眯的说道。

周健康像是看死人似的看着李泽道,然后食指朝他指了指的,威胁味道极为浓郁,然后站起身来,大步的离开了林宥的办公室。

“我不喜欢别人威胁我。”李泽道自言自语般的说道,嘴角已然有着一丝极为诡异的幅度,然后站起身来,离开了这个办公室。

……

凤凰大学门口,一辆看起来极为高贵大气的宾利静静的停在那里。

周健康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走过去的时候,站在宾利旁边一个一身合身西装的光头男子赶紧打开了车门,然后对看着周健康恭敬的说道:“老板。”

周健康微微点了下头的钻了进去,光头男子关好车门之后,这才拉开了驾驶位置的车门钻了进去。

“老板,现在去哪里?”光头男子略显小心的问道,他知道,老板现在的心情很是恶劣,还是小心伺候的好。

周健康却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摸出一个极为金光闪闪的烟盒,打开从里头取出了一支香烟,叼在嘴角处,又摸出一个金光闪闪的打火机点燃,狠狠的抽了一口,这才像是被那烟雾给熏得睁不开眼睛似的声音狠戾的说道:“豹子,你会教育人吗?”

豹子的眼睛微微一凜的,点了点头说道:“会。”

“那就找个好的时机教育教育那个嚣张的小子吧。”周健康杀气腾腾的说道,“年轻人啊,不吃点苦头就永远学不会如何尊重人,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的,你就当一回他人生路上的导师吧?”

“我知道了,老板。”豹子重重的点了下头说道。

就在这时,“咚咚咚……”的声音响起,有人敲击着车窗玻璃。

周健康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马拉个币的,难道不知道他现在的心情刚好很恶劣吗?宿便乱敲车窗的话他会火大的?再说了,这可是宾利啊,是豪车啊,你懂吗?随便刮出一条划痕的那得很多钱你知道吗?

然后周健康抬头一看的,他想知道到底是谁敢在这个节骨眼上挑衅他的,然后……他的眼睛瞬间瞪大了,这不是殴打了他儿子然后刚刚在办公室里还差点把他给气晕过去的那个小王八蛋吗?他这是不怕死继续挑衅?还是说他不知道车子里坐的是自己?

“豹子,你教育人的时间到了。”周健康咬牙切齿的说道,“断他两条胳膊,让他老妈也不认得他。”

“好的,老板。”豹子一脸阴冷的点头说道,然后猛地推开车门下了车,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着正一脸无害笑容站在那里的李泽道身上。

“请问……周老板有在里头吧?”李泽道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他威胁我的这笔帐还没算完呢,所以想跟他算算。”

豹子没多废话啥,而是身体一蹿的,整个人已然蹦跳到李泽道跟前,然后拳头举了起来就朝着他那张脸猛砸了过去。

李泽道同样手往前一探的,却是后发先至,已然一把掐住了豹子的脖子。

豹子脸色一变的试图挣扎,李泽道却是掐着他的脖子猛地朝着宾利车的车前盖上面撞了过去。

“哐!”一声闷响传来,于是这豪车的车盖很是干脆的被砸出一个巨大的凹洞,可想而知李泽道用的力道有多大。

坐在车里的周健康看到这一幕之后已然很是干脆的眼角狂跳起来了,这小子的手段比他所想象的还狠啊。

然后他看到那个小子并没有立即停手,而是连续的又撞了六七下的,这才松手,然后可怜的豹子的身体软软地瘫倒在车身上面,额头鲜血淋漓,看起来血肉模糊烂成一滩。

周健康的眼角跳得更是厉害了,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他怎么……这么疯狂暴力?要不要……报警?

下一秒,宾利的车门被拉开,李泽道像是拎着一只小鸡似的把已然晕死过去的豹子很是干脆的仍在了驾驶位置上,还没忘记对周健康露出了一个友好的笑容的。

这种行为无疑是在周健康的脸上狠狠地抽了一巴掌,他感觉到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生痛。

然后紧接着周健康发现车门再次被打开了,那小子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很是安然的在他旁边坐了下来,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瓮中捉鳖?

周健康的手一颤抖的,手里那冒着火星的香烟很是干脆的掉落在大腿上,然后周健康手忙脚乱的赶紧把香烟给掐灭了,这才避免了香烟烫伤了他的大腿,不过还是在他那名贵的西裤上留下了一个烫印。

“周老板,你刚刚威胁我了。”李泽道说道。

“……”周健康脸色憋得通红的就想骂娘了,这他妈的到底是谁威胁谁了?

他周健康长这么大了,还是第一次被这样往死里羞辱欺负的,真的是第一次。

“我不喜欢别人威胁我。”李泽道说道,“别人一威胁我,我就想揍他,你说我应不应该让你去医院跟你儿子以及你的这个一点用处都没有的司机一起住院?”

“我也不喜欢别人威胁我!”周健康很是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说道,这个暴力的家伙现在就在车里啊,想逃跑貌似不太可能啊,唯一的做法就是得让他知道真对自己动手的话下场会多惨!

“还有,你以为你能打有两下子就能威胁我周健康了?你要是敢动老子一根头发的话,老子就不仅仅想动你了,老子还想动你全家……”

“砰!”的一声闷响的,李泽道很是干脆的一拳打在他的眼眶上,把他那还没来得及说完的话很是干脆的打回肚子里去了。

“……你……敢打我?”周健康捂着自己骤然间中拳的眼眶,另外一只眼睛赤红,一脸的不相干信,自己都已经如此威胁他了他怎么还敢动手呢?

如果自己能够打赢他的话,周健康一定会把他杀人灭口剥衣鞭尸再找一百个大汉把他给爆菊了。

愤怒!羞辱!仇恨!还有……恐惧!这个家伙压根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啊,他就是个变态,比自己所见过的那些变态更加的变态。

“我已经说过了,我不喜欢别人威胁我,别人一威胁我的话我就想揍人。”李泽道耸了耸肩帮说道。

“……”周健康差点喷出一口鲜血出来,这个家伙的表情这是……无辜?他觉得自己无辜?

他的一只眼睛已经难以视物,有血水从眼眶里面流出来,另外一只眼睛恶毒的盯着李泽道,声音嘶哑的吼道:“小子,你一定会为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我一定要让你死,我要让你全家死绝!”

“啪!啪!啪!啪……”的一连串清脆的闷响的,李泽道一手掐着周健康的脖子,另外一手很不客气的一巴掌接着一巴掌像是不要钱似的抽在他的脸上。

脸上的笑容也已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阴森的表情,骂道:“你怎么让我死?你怎么让我全家死?我要是你的话就会怪怪的闭上自己的嘴还能少挨几巴掌……傻逼!”

“……”周健康也觉得自己傻逼,所以没在敢继续说那种威胁的话了,只是用恶毒的眼神盯着李泽道看。

“啪!”李泽道又是一巴掌抽他脸上了骂道:“傻逼,你以为不说话就没事了?”

“……”周健康的嘴唇蠕动,却终究没有说出话来,他觉得他不说话会好一点,虽然不说话同样挨耳光,但是挨得少不是?

周健康数了下,刚刚说话的时候挨了九个巴掌,现在不说话只挨了一个……周健康觉得自己真他妈的贱啊,别人这样抽自己巴掌的自己竟然还默默的数上了。

“你是不是奇怪我什么敢把你往死里抽的?”李泽道笑眯眯看着蜷缩在那里的周健康问道,“因为即使我把你给抽了你又能奈我何?”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周健康在心里默念。

“而且,我本来就打算找个时间去找你麻烦的啊,没想到你儿子却是如此主动的跳出来让我抽,然后你自己又屁颠屁颠的送上门来了……真是贱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