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 再遇贾芊芊/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早早的就起来了帮杨雪儿以及百里冰做早餐,此时二女皆还没起床,杨雪儿本来就有睡懒觉的习惯……当然了,前天一大早就起来跑去敲门泼水的那纯属意外中的意外。

至于百里冰虽然没有睡懒觉的习惯,但是毕竟连续两天晚上被李泽道折腾得睡不着的,太累了,所以补补眠。

就在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却是震动起来了,心里纳闷这么早谁找他的同时摸出手机一看来电号码,当下眉头微微皱了皱的,这才接了起来。

“秦姐,早。”李泽道打了个招呼。

“泽道,早,应该没有打扰到你的美梦吧?”秦少玫若有所指的笑道。

“哈哈,秦姐,你说笑了。”李泽道打了个哈哈说道,“我早就起来了,现在在做早餐呢……”

“帮你的女人做早餐?”秦少玫悠悠的说道,“当你的女人真是幸福。”

李泽道不好意思一笑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秦姐,有事?”

秦少玫声音又温柔又妩媚的说道:“有,想请你到我家来做客……”

“还想请我吃牛排?然后在来一个‘未雨绸缪’?”李泽道下意识说道,说完之后就有些后悔了,毕竟这种话这么一说出来的,那可是赤-裸裸调戏啊,如果对方在这么一羞答答的回应的,那就变成tiaoqing了。

电话那头,秦少玫的那张脸已然微微的有些微红了,当下嗔怪道:“是啊,就是不知道再来一次能不能成功?”

“……”李泽道讪笑的,已然不知道该说些啥了,果然变成tiaoqing了。唉,长得太帅就是不行啊,随便一个女人的都想调戏你。

“你觉得能成功吗?”秦少玫再次问道,对这个问题不依不饶的。

“秦姐在试一次不就知道了?”李泽道一脸娇羞的说道。

秦少玫娇笑着说道:“就怕你到时又把我当作木头了,一点反应都没有……不逗你玩了,免得你的女人听到了,那该吃醋了……不是我想请你,而是我父亲想请你,他说他想跟你聊聊……晚上你有时间吧?”

李泽道的眉头瞬间一挑的,秦一平想跟自己聊聊?昨天把那个什么安德海得废了收了点利息回来他有点坐不住了?

想了想李泽道又觉得自己想多了,毕竟他的儿子被自己那样抽脸的,他都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更何况是那头死肥猪,所以唯一的可能性是,这是秦少玫向秦一平提出这样的要求的。

当下沉吟了下笑道:“那真是太好了,我也早就想找伯父聊聊了,晚上我这就去拜访伯父,地址还是在你那里?”

“不是的,在我父亲的住处,鱼塘山庄,一会儿我把地址发给你。”秦少玫说道。

“我知道了,秦姐,晚上我会准时到的。”李泽道说道。

“那……下午我在给你电话。”秦少玫妩媚一笑说道,“这就不打扰你帮你的女人做早餐了,再见。”

“秦姐再见。”李泽道笑笑把电话给挂了放回了兜里,眉头已然皱了起来了,然后口袋里的手机微微震动了下,一条短信进来,想必是秦少玫把地址发过来了,不过李泽道却也没着急打开看,毕竟这也不是什么着急的事情,而是继续做起早餐来了。

做完早餐之后,百里冰跟杨雪儿却是还没起床,于是李泽道便在桌子上留了一张纸条,刷刷的留了几行字,表示爱心早上已经做好了两位夫人请慢用你们的夫君还有事情先走了别太想我之类的。

李泽道被自己这种纸条给恶心了一番之后这才拍拍屁股走人。

因为上午没课的缘故,所以李泽道也没有着急回学校,而是先打的来到了中华城这里,进入了昨天跟百里冰进来的那家钟表店里。

店里的服务员一下子就把这个昨天才过来衣不惊人不像是什么成功人士但是出手却像是那种极为败家的富二代的小屁孩给认出来了,当下赶紧迎了过去一点恭敬的笑容说道:“先生,您好。”

“你好,昨天我有过来买两块手表,就这个……”李泽道扬了扬自己手腕上的那块价格不菲的腕表。

“是的,先生。”服务员说道,“表出问题了?”

“哦,这倒没有,这表很不错,我想在买几块……”李泽道说道,心里却是心虚得要死要活的,因为他实在是看不出来这表好在哪里,貌似不是金子做的,里头好像也没有镶嵌几颗大钻石的,怎么那么贵呢?

“几块……”服务员的心一颤的同时脸上的笑容更甚了,心想又是一笔大交易啊,又有一大笔提成了。

“不过,我不是买要男式的,我想买女式的。”李泽道问道,“单独购买可以吧?”

“先生您请坐,请坐。”服务员招呼李泽道在那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有些激动的介绍道,“先生,单独买女士腕表这是可以的……不知道先生您要几块?”

李泽道想了想说道:“先来十块吧,暂时够了。”

“十……十块?”服务员目瞪口呆。

“怎么?有问题?”李泽道微微一笑问道。

“哦,没问题,没问题……”服务员惊醒过来赶紧说道,“不过店里的货没这么多……我这就告诉我们经理去,让他去帮先生您调货。”

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那麻烦了,我急用。”

“好的,先生,您稍等……小李,帮这位先生送一杯咖啡过来。”服务员风风火火的离开了,很快的就把经理给带来了。

这位经理竟然是把李泽道当成了那种大客户了,态度无比的恭敬的表示调货需要两天时间。

李泽道大手一挥的表示没问题并且把定金给交了,表示两天后在过来取货。

花钱的感觉就是好啊,而且这些钱是潘少文给的“报酬”,算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所以李泽道倒也不是太心疼。

之后又帮肖蔷薇精心挑选了一款适合她的腕表,这才在经理以及服务员那极为灼热的目光中,离开了这家装修十分高档的。

双手放入口袋里晃晃悠悠的往前走上了天桥,打算到马路对面,走到天桥中间的时候,眼睛却是微微的有点睁大了,却见贾明的那个小太妹女儿贾芊芊很是费劲的拖着一个大行李袋,齿牙咧嘴的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那暴露在冷风中的白皙的大腿膝盖那里更是简单的包扎个纱布的,很显然的受伤了。

李泽道愣了愣的很是干脆的转身当作没看到,对于这个出口成脏的女骗子小太妹,着实一点好感都没有,甚至要不是看在贾明这个老实巴交却又可怜得可以的人的份上,早就一巴掌抽向这个不孝女了……好吧,李泽道忘记了,昨天他才抽了她一巴掌呢。

“王八蛋,你站住……”身后传来了一声怒吼声。

李泽道当作没听到的,快步朝前走去。

“混蛋……王八蛋……你这个孙子,给老娘站住……”贾芊芊见对方二话不说扭头就走,心里这个憋屈啊,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当下一咬牙的,扔下手里那厚重的姓李,然后一瘸一拐的走到天桥边缘,看着李泽道那快消失的背影喊道,“王八蛋,你走啊,你走老娘就从这里跳下去……”

“……”李泽道的脚步顿时一滞的,回头一看,却见贾芊芊竟然真的在攀爬栏杆了。

这个小太妹,还真要跳?真敢跳?骗谁啊?我靠,真要跳?

李泽道这个郁闷啊,不得不赶紧朝她跑过去,总不能看她真的就这样跳下去摔成一团肉泥吧?她死了倒是没什么,但是估计贾明会伤心死了?而且这跳下去要是砸在了桥底下行走的车子上酿成车祸伤害到别人了,那怎么办?

“你个王八蛋,老娘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别拉我……滚……”贾芊芊怒骂着的功夫,已然被李泽道硬生生的从栏杆上脱了下来了,然后一脸愤怒的盯着他看。

“王八蛋……”贾芊芊小手扬了起来就朝李泽道的那张脸抽了过去。她实在恨死这个人了,先是破坏了她的好事,还得她五百块钱就这样飞了以至于今天一大早的就被房东给清理出门,而且昨天为了追他的还摔倒了,把膝盖给磕破了,脚还崴了。

李泽道手随意一抬的,已然重重的抓住了她的手腕了淡淡的说道:“别惹我,不然我不介意像昨天那样在给你一巴掌的。”

“混蛋……你给老娘放开……你抓痛我的手了……”贾芊芊骂道,眼里再次出来了。

说得我好像很愿意抓着你的手似的?李泽道很是无语的想到然后松开了她的手,冷冷的说道:“想死的话建议你别用这样的方式,这天桥怎么也有七八米高吧?你这样下去变成一团肉泥还不至于,但是血流一地那是肯定的,这不是给那些辛苦的环卫工人找麻烦吗?在说了,下面都是车的,要是你这一跳下去害得别人出车祸了,那怎么办?”

“……”

“老鼠药知道吧?”李泽道无视对方那仿佛要把他给生吞了的泪眼继续说出自己的想法,“价格不贵,吃下去几分钟就送命了,多简单不是?好了,我走了,你可以去买老鼠药了,不用我赞助你几块钱买老鼠药吧?”

“……王八蛋……”贾芊芊咬牙切齿看着李泽道,然后又是委屈又是无助的缓缓的蹲了下去,抱头痛哭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