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八章 我杀死上帝之手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辆黑色的越野车静静的停靠在路边,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就如同凭空出现似的出现在这辆车子跟前,伸手拉开车门,正要钻进去的时候却是突然间觉得胸口气血一阵翻涌的,然后头一扭,嘴巴一张,一口鲜血已然喷了出来了。

“好武,你受伤了?”车里,一道关怀的声音响起。

“父亲大人,我没事。”伊藤好武说道,用袖子擦拭掉嘴角处的鲜血,然后钻进了车里,很快的,车子就被启动了,向前急驰而去。

借着车子里的灯光,伊藤真一看着自己儿子的那张已然变得跟他一样苍老的却又没有半点血色显得很是疲倦的脸,脸上已然有着一丝动容之色了说道:“你服用鬼丸二号了?上帝之手的徒弟当真强大到这种程度了?”

伊藤好武疲倦的靠在座椅上,眼里却是有着一丝难以言明的狂热兴奋之色说道:“不,父亲大人,我并没有杀死他……”

“什么?”伊藤真一的脸色微微一变的。服用鬼丸二号了并且受到鬼丸的反噬以至于生命都被燃烧掉了,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却仍旧没能杀死上帝之手的徒弟?

“但是,我杀死上帝之手了。”伊藤好武说道。

“……”伊藤真一已然被伊藤好武这话给震得嘴巴大张的,久久说不出话来了。

“是的,父亲大人,我杀死上帝之手了。”伊藤好武说道,声音里满满的都是狂傲,“在我即将杀死那个弱者之后,上帝之手出现了阻止了我,于是我立即服用下鬼丸二号,并且使出剑二十三,最后,我的剑气刺破了他的心脏……呕……”

差点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但是被伊藤好武硬生生的吞咽了回去了,而且他那张苍白的脸上满满的都是亢奋之色,毕竟不是谁都能杀死高高在上的上帝之手,这个消息要是传出去了,伊藤家族势必将达到一个极大的高度,到时,国际上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古老家族将不敢在小觑伊藤家族。

“好武……你……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把上帝之手给杀死了?”伊藤真一反应过来之后急声问道,脸上满满的都是不敢相信。

“是的,父亲大人,我的剑气刺穿他的心脏了……噗……”这回,伊藤好武怎么压都压不住翻涌上来的那股气血的,很是华丽的喷出一口血出来,然后当下两眼一翻的,已然晕死过去了。

他受了很严重的伤,能撑到现在,已然极为不容易了,而之所以受重伤不单单是因为被判官以及马面揍了那几拳的缘故,也不仅仅是因为鬼丸带来的副作用,还因为他使出了剑二十三。

剑二十三号称绝天绝地绝人绝己之剑,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施展这剑的人会让自己的灵魂出窍,让其变成一把最具杀伤力的精神之剑。

而且这剑二十三并不属于人间的剑,施剑者不成人便成仁,斩杀对方的同时,自己也会因此丧命的,但是因为伊藤好武在武学方面上的天赋惊为天人的,修炼这剑法的时候愣是自己修改了下,消除了这剑法存在的那种戾气,因此现在即便施展出来了,丧命倒不至于,但是终究还是被自己这剑所伤了。

“好武……”伊藤真一赶紧摸出一颗药罐子,从里头倒出一颗药丸,塞进了他的嘴里,然后看向了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一直默不作声的黄宇说道,“黄先生……”

黄宇回头看了伊藤好武一眼,然后手伸了过去抓住他的手号脉了下,然后看着伊藤真一摇了摇头。

伊藤真一见他表情凝重的摇头,脸色瞬间一变的,急声问道:“黄先生,好武他……”

“放心吧,伊藤先生,他不会有生命危险的。”黄宇说道,“但是,鬼丸带来的副作用加上剑二十三即便被好武改良了但是终究还是太过霸道,施展此剑法的人难免被反噬,所以,他的这一身修为算是废了,以后跟常人无异,在也不是号称岛国最年轻的地忍以及剑二十三的传人了。”

“什么?”伊藤真一的脸色瞬间变得很是难看,他太了解自己这个儿子了,心高气傲,好武成痴的,这身修为要是没了,这跟将他杀死有什么分别?而且伊藤家族好不容易出现这么一个天才,本还期望他能带领家族走向另外一个让万人仰望的高度,但是现在……

“八嘎,该死!”伊藤真一的手死死的握成拳头了,心里头的那种戾气怎么压都压不住,虽然杀死上帝之手了,但是付出的代价却也过大了点。

“而且,伊藤先生,我敢百分之一百的肯定,好武所杀死的那个人,不是上帝之手。”黄宇摇了摇头说道,眉宇之间有些萧索。

“你……你说什么?”伊藤真一已然彻底的傻眼了,久久回不过神来。

“机场快到了,你们这就回岛国去吧。”黄宇说道,“否则,你们父子还有那些京都大学的师生,恐怕都将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

……

“啊……”李泽道脸朝天的,声音悲怆的低吼了一句的,然后低头看着自己父亲那张满满的都是鲜血却是笑得很是平静的脸,轻轻的将他放在地上,然后站起身来,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着牛头跟马面,声音冷到极点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带他到凤鸣山山脚下的那颗大榕树下,回头我去找你们。”

说着,李泽道大步的朝着停在那里的玛莎拉蒂走了过去,那张满是鲜血的脸上阴冷到了极点,整个人如同来自地狱的杀神一般。

走到跟前,李泽道重重的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泽……道……你……”坐在副驾驶位置的秦少玫表情惶恐的看着李泽道轻唤一句的,李泽道身上的血腥味太浓郁了,眼神太可怕了,跟以往那个睿智中带着青涩以及小腼腆的大男孩判若两人的,这让秦少玫极大的不适应。

当然了,秦少玫虽然目睹了外头的战斗场面,也看到了李泽道搂抱着那个不知道为何倒下的白大褂男子,但是因为车子隔音效果太好的缘故,加上距离太远了,所以她并不知道那个白大褂男子就是李泽道的父亲,也没看到李泽道那搂抱自己的父亲的尸体那痛苦不堪的表情,甚至,她还有点不太明白发生什么事了,毕竟这样的打斗场面真的震撼到她了,远超出了她的任职范畴。

李泽道双眼通红的看着她,如同在看一个死人似的,没有回应。

“泽道……你……怎么了?”

“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忘记了……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发生……”李泽道语气极度冰冷悲怆的说道。

“泽道……”

“我说,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忘记了。”李泽道重复了一遍,看着秦少玫就如同在看一个死人似的。

“刚刚发生什么事情了?”秦少玫深呼出一口气之后已然平静下来了,那妩媚动人的眸子勇敢的跟李泽道对视着,只是见他如此一副模样的,心里莫名的一阵抽痛。

“回去吧,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发生……”李泽道像是魂都没了似的喃喃自语般的,然后推开车门下了车。

“泽道……”秦少玫愣愣的看着李泽道走向了那辆之前跟踪者开过来的那辆黑色轿车,钻了进去,启动,然后车子快速的原地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转弯的,像是一只发怒的豹子似的朝前疾驰而去,很快的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秦少玫的心突然间空咯咯的,就好像失去了什么珍贵的东西似的,李泽道不见了,那跟踪的人也不见了,那三个身穿白大褂的男子也不见了。

“什么都没发生。”一声轻叹之后,秦少玫喃喃自语了句,然后坐回驾驶位置上,启动了车子,一脚油门的离开了这个臭气熏天的垃圾场,于是这垃圾场又恢复了以往的那种诡异的死寂,就好像没有任何生命存在似的。

……

局里凤凰大学不远的一家高档酒店门口,一辆黑色的轿车风驰电掣般的咆哮着蹿了过来,最后很是艰难的停了下来,然后车门被一脚踹开,一个一身鲜血的男子下了车。

酒店的保安气势汹汹的走了过去说道:“先生……车不能停……呃……”

李泽道抬头看了保安一眼,保安的脸色瞬间一变的,乖乖的闭嘴不说身体更是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这个满脸鲜血的李泽道的眼神太可怕了,保安有理由相信他要是敢多冒出一个字的话他肯定也会满脸鲜血的。

李泽道却是不多说一句话的,大步的朝着酒店走了进去。

保安这才反应过来,试图追上去:“喂,先生,你不能进去……”然后拿起对讲机,“队长,不好了,有个一身是血的流氓冲进酒店了,就好像想杀人似的……我拦不住啊……”

李泽道大步的走到酒店前台那里,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那里的接待服务员,声音冰冷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那几个岛国人在哪里?”

女服务员抬起头看,看到这张如此恐怖的脸,吓得小脸一下子煞白了,声音微颤的说道:“先生……”

“岛国人在哪里?”李泽道低吼,如同暴怒的野兽似的,全身上下弥漫着一股浓郁的杀气。

“什么……岛……”女服务员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先生,你住店的话我们表示欢迎,但是你不能在这里捣乱。”保安队长带人冲了过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