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九章 岛国人在哪里/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岛国人在哪里?”李泽道无视冲过来的那些保安对方,如同一只受伤的狼似的,抬头怒吼,然后手猛地在桌子上一砸的,只听到“啪!”的一声巨响的,然后又是“哗啦啦……”一连串杂音的,那张实木打造的桌子竟然直接散架了,上面的电脑文件电话之类的散落了一地。

“啊……”女服务员惨叫出声的,整个人更是从椅子上摔下来了,抱头缩在那里瑟瑟发抖。

“快快,小吴,制止他,别认他把酒店给砸了……”

“报警……报警……妈的,吓得老子报警电话都忘记了……”

“队长,小心,站到我后面来,我是不会让这个疯子伤害到你一根毛发的……”

……

站在李泽道身后的那个几个保安目瞪口呆的同时,只会在那边囔叫着,却是说什么都不敢上前去阻止这个像是陷入癫狂状态的疯子,这个疯子一巴掌就把那张大桌子给拍碎了,这样的一巴掌要是拍在他们身上,那不是骨头都碎了?

下一秒,他们看到这个闯进酒店的疯子大步的朝着那电梯口走了过去。

酒店的保安队长吓坏了,让这个疯子进入到大堂这边并且把前台给砸了对他来说已然是极为严重的失职了,现在若是让这个疯子上去把酒店房间给砸了甚至是把入住的客人给打了,那他真的也就不用干了,直接卷铺盖走人得了。

等等……他喊什么岛国人岛国人的……他找的难道是那二十来名入住的岛国人?

当下保安队长暗示他的那几个手下赶紧报警的同时硬着头皮冲了上去,狂吞了一大口口水的同时一把拽住了李泽道的衣服。

剩下的几个保安下意识的把眼睛给闭上了,他们不忍心看到队长跟前台的那张大桌子一样,一巴掌的就被拍碎了。

李泽道那往前走的动作微微一停滞的,然后回头,那猩红的眼睛瞪圆的盯着保安队长看,就如同在看一个死人似的。

保安队长被这样的眼神盯着,只觉得自己的头皮一下子炸开了,却是不得不硬生生的在脸上挤出了极为僵硬的笑容,声音发颤的说道:“先生,您是要找的是不是入住在我们酒店的那二十来名来自岛国什么京什么大学的师生……”

李泽道的面色一僵硬,面若寒霜,说道:“他们在哪个房间?”

保安队长见对方并没有对他动手的意思,稍微松了口气的说道:“他……他们已经退房了……”

“退房了?”李泽道那圆睁的瞳孔瞬间一缩的。

“是的,下午五点左右就退房了,听他们的意思,好像要去机场会岛国去了。”保安队长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这个家伙的眼神太可怕了。

李泽道的眉头再次一挑的,就在这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了,当下摸出来一看,眼睛眯了眯的,然后接了起来。

很快的电话里就传来了一个显得哀伤萧索的声音:“牛头跟马面已经把你父亲的事情告诉我了,我现在就在凤鸣山山脚下的这棵大榕树下你父亲的遗体旁边,你过来吧。”

李泽道声音沙哑,弥漫着浓郁的杀气说道:“那些岛国人……上飞机了?”

“岛国人?京都大学的师生?是的,十五分钟前,飞机就起飞了,原本是后天回去的,但是传来消息,考察团的团长伊藤先生的一个亲人病危,所以他们临时停止了对咱们学校的访问回去了,并且搭乘最早一班航班回去……有问题?”电话那头,男子说道。

“没问题。”李泽道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更是死死的咬了下自己的嘴唇的,直接咬出血了却像是没有感觉似的,他现在整颗心都处于麻痹的状态,身体上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就好像这身体已然不属于自己了似的。

而且现在看来,伊藤好武早就把退路准备好了,一杀死自己之后就用最快的速度离开华夏,但是没想到,自己还活得好好的,但是那个还没来得及相认的父亲却是死了,他用自己的命换取自己的命!

李泽道另外一只手已然死死的握成拳头了,指甲更是刺破了手掌,鲜血一滴一滴的滴了下来,声音沙哑的说道:“我这就过去。”

……

凤凰山山脚下的一颗大榕树下,两辆车静静的停在那里,那被开启的车前灯的灯光照在静静的站在树下的几个人身上,拉出一道道长长的影子。

“他正往这边赶……”黄宇挂了电话之后说道,然后目光落在静静的躺在那里的判官的那张安详的脸上,重重一声叹息,“看来,他是笑着离开的。”

“是的,判官是笑着离开的。”马面声音沙哑的说道,那张干瘪的老脸已然布满了泪水,虽然总是被不讲道理的判官揍,但是毕竟相处久了,难免哀伤。

“要不是为了救那小子,判官才不会死呢。”牛头声音哽咽,眼里有着一丝浓郁的杀气,“一会儿他到了,我杀了他!”

“牛头,难道你忘记判官的吩咐了吗?”马面抹了一把泪水说道,“判官说了,让咱们以后跟着那小子,那小子的话就是他的话……”

“跟个屁啊!”牛头哭着骂道,“老子不杀死了他就已经很给他面子了……不过判官都这么说了,怎么也得给死人一个面子吧?跟就跟……”

“……”

“师父……”米菲轻声唤道,小脸满满的都是泪水,眼睛都哭肿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米菲看着马面声音哽咽的问道,“师父……师父为什么会死……为什么会这样?”

马面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判官说他的儿子有危险他先离开,我跟牛头要去找他的时候却是碰到一个蒙面人,我跟牛头还跟他打了一架,但是我们两个人合起来仍旧不是他的对手,打着打着的那个蒙面人突然间不打了离开了,然后我们继续找判官,等我们找到的时候,判官……”

马面目光落在判官身上继续说道:“他……他就已经受伤了,胸口被鲜血染红了,身体摇摇欲坠的,牛头赶紧冲过去抱住了他,而我则一拳砸向那个对判官动手的黑衣人,直接把他给打飞了……判官……”

马面掩面痛哭,在也说不下去了。

四个人又等了二十多分钟,一辆黑色的轿车咆哮而至的,最后在那两辆车跟前停了下来,然后车门被一脚踹开的,已然变成一个血人的李泽道下了车,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似的朝黄宇他们这四个人走了过去,走到跟前,你已然变得有些空洞的眼神一一的在这四个人脸上掠过,最后落在地上的那具尸体上,在也移动不开了。

黄宇重重的一声叹息的,然后伸手拍了拍李泽道的后背的说道:“想哭就哭吧。”

“已经哭过了。”李泽道说道,声音了没有任何感情,有的只是那种宣泄不出的杀气。

“……”

李泽道抬头,眼神死死的盯着黄宇,“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黄宇一愣。

“杀死他的人是伊藤好武……”李泽道声音沙哑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什……什么?”黄宇的脸色瞬间一变的,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你……你在跟我开玩笑?怎么可能是他?”

米菲那红肿的眼睛也一下子瞪大了盯着李泽道看,她实在无法想些那个看起来差不多跟李泽道一样帅的来自京都大学的岛国学生伊藤好武竟然有杀死师父的能力,虽然她知道他的实力不容小觑。

“我很认真的……你不知道?”李泽道眼神死死的盯着黄宇。

黄宇脸色很是难看的摇了摇头,声音已然变得沙哑:“若是知道,我断然不会让他们这么轻易离开华夏的……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京都大学师生所包下的那架飞机已然在半空中了,是不可能让其停下来了。

李泽道没在多说啥了,目光重新回到判官的那张安详带着微笑的脸上,久久没有移开,好一会儿才说道:“黄叔,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

黄宇再次一声重叹的点了点头说道:“这是自然……事到如今,在对你隐瞒这些事情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坐下吧。”

当下李泽道缓缓的在判官的尸体旁边坐了下来,那张满是鲜血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戾气。

“你……擦一下脸吧。”米菲将一张纸巾弄湿递了过去柔声说道。

李泽道抬头看着这个有意接近他的女孩子,没有说话,也没有接过她手里的那张纸巾,就这样死死的盯着她看。

米菲银牙一咬的,努力的不让自己的眼泪留下来,正要把手缩回去的时候,却是听到李泽道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谢谢。”然后她手里的湿纸巾已然不见了,然后眼泪在也抑制不住了,很是干脆的流了下来。

李泽道用那纸巾简单的擦拭了下自己的脸,让自己稍微清醒一点,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的然后对也一屁股坐了下来的黄宇说道:“黄叔,你可以说了。”

黄宇点了点头,抬头看着天上的那轮弯月,像是陷入了回忆似的久久的沉默,好一会儿才说道:“这事情还得从我的恩师,也就是你太爷爷上官文那说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