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章 血海深仇/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爷爷上官文?”李泽道的眼睛微微眯了下然后示意黄宇继续说下去,心里自然诧异不已,这事情怎么牵扯那么远?

黄宇一脸缅怀的继续说道:“虽说恩师已经离世二十几年了,但是论起燕京大学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仍是非恩师莫属,作为曾经的燕京大学的校长,恩师在经济领域表了许多著名的学术论文,其中一些论文被欧美各国评价为经典,甚至,一些西方的媒体将上关文评价为东方金融教父……虽然这些评价从某种意义上说有些客观,但是也足以证明上官文在经济领域的地位十分了得,他曾多次被邀请担任某些重要部门的一把手,不过都拒绝了。”

“不仅仅在经济领域上。”黄宇继续说道,“在玉石鉴赏届泰斗级的人物,只要有他老人家鉴定的玉石,瞬间就会增值了不少!也就是说恩师把经济学研究到极致的同时,也把玉石的鉴赏把玩到了极致,要知道,大部分人穷极一生,都未必能在某个领域有所建树,但是恩师做到了,而且是在两个完全不着边际的领域的。”

李泽道微微点了下头的,这样看来,那个太爷爷上官文可算得上是一个传奇般的人物,只是他跟发生在自己身上这些事情有什么联系?

“恩师有不少学生,最出色的有两个。”黄宇继续说道,“一个就是现在燕京大学的校长北堂玉,另外一个叫王中天……”

黄宇看着李泽道说道:“对于王中天这个人,想必你很是陌生,但是他的儿子你却是很熟悉……”

李泽道的眉头微微一皱的下意识脱口而出:“师父?”

“是的,你的那个师父王梓正是王中天的儿子。”黄宇点了点头说道。

“黄叔,我师父跟我父亲到底有什么仇恨?”李泽道想了想问道。

黄宇微微一声叹息的,却是没有立即回答李泽道的问题而是继续说道:“据我所知,当年你师父跟你一样,也是在美集中学上的高中,也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甚至,他的表现比你还变态,高考更是考出了空前绝后的满分的成绩。恩师是个极度爱才的人,亲自到美集中学邀请你师父报考燕京大学,后来你师父也报考燕京大学了,并且恩师的两个孙女也倾心你师父成为了你师父的女人……”

“在女人这一点上你跟你师父如出一辙的相识,见一个要一个的。”黄宇说道。

“……”李泽道觉得现在好像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吧?再说了,长得如此受女孩子欢迎的,也是他的错?

米菲看了李泽道一眼,然后低头继续哽咽着抹眼泪,也不知道在想些啥。

“那时候,你父亲跟你师父也成为了好朋友,更准确的说,你师父是你父亲的绝对偶像。”黄宇说道,“当然了,这是你父亲告诉我的,你父亲总是在我耳旁说他的姐夫如何如何的帅气如何如何的受女人欢迎之类的,不过我那时候我刚入恩师的门,所以只认识你父亲,并不认识你师父。”

“恩师更是把你师父当作自己的亲孙子,对他好得连你父亲都觉得有些嫉妒了,你父亲还跟我抱怨说,你师父才是恩师的亲孙子,他不是。”说着黄宇看着地上判官的尸体,眼神有些哀伤。

黄宇的语气一变的,已然带着一丝杀气了,拳头更是死死的握成了拳头,骨节泛白:“但是……恩师对你师父那么好,你师父却是狼心狗肺之徒,他把恩师给……害死了!”

“什……什么?”李泽道的眼睛瞬间瞪大了,一脸极为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师父把恩师给害死了,更准确的说,他把恩师给杀死了!”黄宇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可是……他老人家不是死于心脏病?”李泽道一脸凌乱的问道,说师父害死了自己的太爷爷,他说什么都无法接受的,也不敢相信。

黄宇一声叹息点了点头说道:“的确,恩师是死于心脏病的,但是却又不是一般的心脏病,事实上,恩师中了蛊毒了。”

“蛊毒?”李泽道的眼睛再次睁大了。

“是的,恩师中的是一种叫做‘病蛊’的蛊毒,是用那些病重去世之人的尸体培养出来的。”黄宇说道,“如果你的身体是健康的,这种蛊毒一点效果都没有,但是如果你身体有某种疾病,这种蛊毒会让你的那种疾病瞬间严重十倍以上……而且这种蛊毒只能针对一种疾病,下蛊的人想让被下蛊的人什么病发作,就会培养出有针对性的病蛊出来……恩师本来就有心脏病,但是因为治疗得当所以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就是因为了中了这种病蛊,以至于他的病情骤然间加重,这才离世的。”

李泽道的表情更是凌乱了:“可……可是……”

黄宇看着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的李泽道问道:“你是不是想说,我是怎么知道恩师是死于病蛊的又是如何知道对恩师下蛊的人是你师父的对不对?”

李泽道看着他微微的点了下头的,任凭他绞尽脑汁的也实在想不到师父对自己的太爷爷下死手的任何理由。

最简单的行为动机分析,归根究底只有两个字:利益!

太爷爷若真是师父害死的,那么究其原因无非就是太爷爷损害到师父的利益了!太爷爷损害到师父什么利益了?不把他的孙女嫁给师父?偷了师父的钱了?睡了师父的女人了?

李泽道愈发的觉得自己的脑袋如同浆糊一般,头痛欲裂。

黄宇目光落在地上的那具尸体上摇了摇头说道:“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因为这些都是你父亲告诉我的,他只告诉我说恩师是死于‘病蛊’,还说对恩师下那种蛊毒的人正是王梓,也就是你师父上帝之手,其他的你父亲也没多说。”

李泽道目光落在父亲那张带着安详笑容的脸上,眼里的幽光闪烁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从那时起,你父亲就开始复仇计划了。”黄宇说道。

“那时?具体是什么时候?我一出生就被强行抱走跟我……他有关?”李泽道看着判官的那张笑得很是安详的脸问道。

“这些还是牛头跟马面来跟你说明吧。”黄宇扫了牛头马面一眼说道,“他们两个了解的比我详细一点。”

马面否认:“其实我们了解的也不是太详细……”

牛头接过马面的话说道:“上帝之手本身实力强悍,更是因为他是个天生吃软饭的小白脸的缘故,花言巧语层出不穷的,因此取得了不少来自大家族的女子的芳心,有来自东方家族的两个公主,赵家的赵公主,张家的张公主,杨家的杨公主……总之他的身后有着无数当时数一数二的大家族支撑着,可以说权势滔天风光无限,即便他犯大错了然后上面想动他,那也是很难的一件事情……”

“我怎么觉得,你这是在嫉妒上帝之手长得比你帅呢?”一旁的马面幽幽的捅刀子。

“他的确是比我帅,但是我却是比你帅……”牛头被这个总喜欢跟他唱反调的兄弟给气坏了。

“哼?就你那驴脸?”

“你还马脸呢……”

“我觉得你们可以说重点。”李泽道微微扭了扭脖子语带杀气的像是看死人一眼盯着他们看,如果这两个僵尸在唧唧歪歪的话,他还真不介意让他们变成真正的尸体,就算是给他……殉葬吧!

牛头跟马面互相看对方一眼冷哼了一声的,然后马面说道:“刚刚牛头说了,以上帝之手本身的势力,上面想动他都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更别说当时仅仅只是文物局里的一个主任的判官了,所以在知道他爷爷的真正死因之后,判官只能把咬碎的牙往嘴里吞咽的,只能很是悲苦的在背后偷偷的问候着上帝之手的十八代祖宗……”

当然了,这些都是牛头跟马面在得知判官跟上帝之手的仇恨之后加以“推断”出来的,毕竟一开始他们身后的主子只是让他们好好保护跟协助判官,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反正判官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判官对他们动手他们只能自认倒霉,其他的并没有多问,问了判官也不会说的。

后来在屏东山第一次见到上帝之手的时候,他们一时间还认为判官跟上帝之手之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的关系呢。

“你们也不知道我父亲是如何知道太爷爷是被我……上帝之手害死的?”李泽道打断了马面的言语问道。

“不知道。”马面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只知道判官跟上帝之手有血海深仇,还知道另外两个人跟上帝之手也有着极大的矛盾……”

“谁?”

“东方家族的东方不群跟东方不败。”马面说道。

“……”李泽道被这两个名字微微的震撼了下,心里却是纳闷起来了,这个东方不群以及东方不败跟自己认识的那个死人妖东方铭是什么关系。

却听马面继续说道:“我跟牛头原本正是东方家族的人,是东方不群的贴身保镖,也就是那时候东方不群让我们跟在判官的身边保护他的安全听候他的调遣……”

说着牛头的那深凹的眼眶又有些发红了说道:“我们跟判官的纯洁的友情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