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一章 什么都没发生/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认不认识一个叫做东方铭的人妖?”李泽道懒得理会牛头在那边动作很是夸张的抹眼泪的说着一些让人作呕的屁话,当下问道。

“自然认识,铭少是东方不败的儿子,东方不群的孙子。”牛头说道。

李泽道皱着眉头点了点头,目光落在那尸体上。

人妖是东方不败的儿子,人妖跟秦一平有着莫名的关系,东方不群跟他却是有着不为人知的所谓的合作关系……也就是说,他跟秦一平之间也有某种关系?

当下李泽道问道:“也就是说,我父亲跟东方不群以及东方不败这对父子有着合作?”

牛头像是看傻逼一样看了李泽道一眼,心想这不是废话吗?没有合作的话东方不群能让我们去保护判官听侯判官的差遣?要知道那时候判官压根就没有现在牛逼,只不过是一个文弱书生罢了,他们两个一巴掌过去就能拍死三个那样的判官。

“是有合作。”马面说道,“不过具体是什么合作,我跟牛头就不知道了,我们只是听从东方不群父子的命令保护跟协助判官的工作,具体的事情你得去询问他。”

“他在哪里?”李泽道问道,“燕京?”

“我们已经把判官死亡的消息汇报给了东方不群老爷子了,相信他很快的就会有所行动了。”牛头说道,“相信后面他会找你的。”

李泽道微点了点头的盯着自己父亲的那张脸看陷入了沉默下来了,心却是乱到了极点,说白了,牛头跟马面以及黄宇所说的这些比没说还糟糕,他原本想他们身上追寻答案的,得到的却是诸多的谜题。

事情的真想到底是什么?太爷爷的死真的跟师父有关系?父亲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毕竟以师父的能耐,在他做了一件事情之后,他要是不想让别人知道,那么别人压根无从得知。

那个什么东方无极跟东方不败又是怎么回事?跟父亲有着怎么的合作?为什么自己一出生的就要被迫离开母亲温暖的怀抱?父亲偷偷的研究鬼丸又是怎么回事?师父所推测的那些都是对的?

李泽道又想起师父离开的时候说出的最后一句话来了……好了,我走了,再次见面恐怕要很久以后了,而且说不定的,到时一见面的你会一刀子朝我捅过来……

自己真的会一刀子捅向他?会还是不会?

见李泽道低头沉默的也不知道在想些啥,其他四个人都没打扰他,于是这棵大榕树下已然陷入了一种极为诡异的死寂,好一会儿,李泽道才出声打破了这个死寂,他抬头看了看牛头又看了看马面问道:“当日在沙漠那遗迹里的时候,你们之所以没杀死是因为……他出现了?”

“是。”牛头说道,“那时候判官及时出现了,我们才知道你是他的儿子……为了你,判官还狠狠的揍了我跟马面一顿呢。”

“是狠狠的揍了你一顿好不好?”马面拆穿了牛头的谎言。

“你也被揍了好不好?”牛头反击。

“你们在那遗迹里研究……鬼丸?”李泽道打断了两人的争论,又抛出了一个问题。

牛头点了点头然后老脸一红的:“不过没有研究成功,倒是研究出了好几种药物,比如能让……”

李泽道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言语问道:“有个高高瘦瘦的跟你们一样丑的最后在这凤鸣山被我杀了的医生也是你们的人?”

牛头跟马面齐刷刷的胸口中刀,李泽道这话太他妈的伤害人了,要不是看在他是判官的儿子的份上,要不是看在打不过他的份上,他们找就动手好好教训教训他了。

当下马面有些纳闷的说道:“是……还有那个你见过的光头的身体发福的孙老头也是我们的人,别看他长得可笑的,好歹也是生物科学方面的专家,另外里湖区警局里的那个负责打扫卫生的阿姨也是我们的人……”

“梁姨?”李泽道的眼睛微微一眯的,又想起去警局里的时候经常碰到的那个负责打扫那办公大楼的老实巴交的妇女来了。

“是她。”马面说道,“下大雨那天,你那个当警察的女朋友出警了,梁妹子看出点端倪了认为你女朋友可能有危险,于是联系上判官,后来我跟马面还在那池塘里潜伏着呢,不过最后你快刀斩乱麻的把事情给解决了,所以我们也就没有露面了。”

李泽道微微点了下头的,又看了米菲一眼,后者正盯着他看呢,见他目光投射了过来,赶紧把脑袋给低了下去。

“还有你……我之前总觉得,你出现在我面前的时机好像有些巧合。”李泽道淡淡的说道,“比如在医院那次,那个人贩子挟持你,只不过是你在演戏对吧?那个拐走一些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乞丐又或者说精神有问题的人的人贩子跟你是一伙的,还有周小天……想必这个名字你不陌生吧?”

明白了,之前想不明白的事情现在算是全部弄清楚了。

的确有这么一个邪恶的组织,他们拐走一些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乞丐又或者说精神有问题的人,或者诱骗他这种单纯善良好骗的家伙去做实验体,或是为了夺取其魂魄研究制造鬼丸用,或是为了充当小白鼠去测试那些不知名药物。

牛头马面,邪恶的医生,该死的老头以及米菲,还有在警局里潜伏着的那个负责卫生打扫的梁姨都是这组织的……干部?换句话说,之前何小风的鞋底被偷偷的黏上了窃听器根本就是这个梁姨干的啊。

让李泽道觉得无比苦涩的是,这个组织的头子竟然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而因为有这层关系的缘故,所以自己虽然也被骗走当小白鼠了,但是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死于非命的,而是身体发生了变异?

米菲抬头,表情有些黯然的看了李泽道一眼,又把脑袋给低了下去了,没有说话。

李泽道目光落在黄宇身上问道:“黄叔,一开学的前两三个礼拜过来帮我们上《华夏考古通论》这堂课的人不是你而是他对不对?”

黄宇微微苦笑了点了点头说道:“的确,一开始去班级里上课的是你父亲,他想近距离的看看你,所以跟我提出了一个要求,后来你在真凤凰私房菜馆碰到我跟米菲的时候,那时候,你父亲原本是跟我们一起吃饭的,知道你要过来了,先行离开了。”

李泽道点了点头目光再次落在牛头跟马面身上:“在屏东农庄的时候,出手的是你们?”

“是判官还有我们。”马面坦诚的说道,“救了他们之后,我跟牛头还动了下手脚,对他们进行催眠,所以他们醒来之后就会把我跟牛头给忘记了,只会记得他们是被你出手相救的。”

又一个疑问解开之后,李泽道有了只有苦涩,满腔的苦涩了,就如同一口气咬破了好几个苦胆似的。

想着李泽道再次看向了那张安详的脸,这就是自己的父亲?呵呵……父亲?李泽道愈发的觉得,他好像先是这个所谓的父亲的一个复仇工具,其次才是他的儿子。

而且如果这个父亲一直不出现的话,李泽道也算是已经接受了自己没有父亲的这个命运,原本做出这样的决定,不知道需要多少的眼泪和多大的勇气,但是,他出现了。

可是上帝在和他开玩笑,他们压根就没有任何相处的,他们都没办法正常的交流,他甚至都还没好好叫他一声“爸”的,他就彻底的消失了,以后在也不会躲躲藏藏的了。

李泽道突然间想起一句话来,最悲痛的不是一开始的绝望,而是先给你希望然后再没有预兆的把那希望给拿走。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李泽道站起身来说道:“他从来都没出现过……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别让我妈知道这件事情……”

李泽道有理由相信,当肖蔷薇知道他的死讯之后,一定会悲痛欲绝的,还不如瞒着她,就当作他十八年前失踪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他的遗体……你们看着处理吧。”李泽道的声音满满的都是疲倦。他的那张脸已然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眼里不是愤怒,不是哀伤,也不是委屈……或许什么样的情绪都有所以你很难用言语来形容他现在的眼神。

当下他不在说啥了,而是一步步的朝前走去,在车灯的照耀下,拉出了一道长长的显得很是寂寞的身影。

“青蛙王子……”米菲试图叫住她,她有些担心他现在的状况。

“让他去吧。”黄宇看着李泽道背影说道,“他终究还是太年轻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有这样的反应也在所难免,让他冷静几天先,就按照他所说的那样,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可是……师父……”米菲声音哽咽。

“我知道。”黄宇说道,“放心吧,虽然他现在心里极度的复杂矛盾不安的,但是他一定会帮你师父报仇的,他就是那样一个人……先让他安静两天吧。”

“判官的遗体要怎么处理?”牛头问道。

“火化了吧。”黄宇看着判官的尸体重重一声叹息,黑暗中,眸子里异样的幽光一闪而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