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二章 你身上好臭/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夜,荒郊野岭,寒风戚戚,阴气逼人。

李泽道却像是感觉不到那股寒意似的,脑袋微微怂着的一步一步向前走,就如同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似的,天地间就好像只剩下他一个人似的,显得如此的孤独无助。

就在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打破了周围那种诡异的死寂。

李泽道这才像是回魂了似的反应过来,当下摸出手机一看,却是李梦辰打来的,于是接了起来了,里头很快的就传来了李梦辰那惶恐带着哭腔的声音:“淫-贼,你在哪里?发生什么事了……”

李泽道的心一暖的,他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不是?还有很多人喜欢他关心他爱护他迁就他的,最最重要的是,那些都是一些漂亮的女孩子。

当下说道:“梦辰姐,我没事啊……怎么了?”

“你还说没事……你……我在监控录像里看到了,你一身是血的把人家酒店大堂前台都给砸了……”李梦辰带着哭腔说道,“你受伤了?严不严重?你在哪里?我这就过去……”

“我一身是血的把人家酒店大堂前台给砸了?”李泽道一愣,这才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之前搂抱着他的遗体的时候,李泽道觉得自己就好像失去了心智失去了思考能力似的,一心只想把那些岛国人全部杀光,然后冲进了岛国人入住的那酒店,好像的确是把人家前台给砸了。

想必是酒店的那些工作人员报警了,警察查看监控录像之后发现是他,李梦辰这才给自己电话。

当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梦辰姐,我没事的,让你担心了……”

“淫-贼,你现在在哪里?我要马上见到你……”李梦辰带着哭腔打断了李泽道的言语,监控里李泽道一身是血如同陷入癫狂似的,让李梦辰的心狠狠的抽痛着。

“我在……”李泽道扫了周围一圈的,却是发现自己置身于荒郊野岭当中,周围压根就看不到一丁点城市的那种灯光,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梦辰姐,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在哪里,我迷路了……”

“淫-贼,你笨啊,不会用手机定位一下你的位置?”李梦辰又心疼又乐的,恨不得立即见到李泽道然后把他扑倒狠狠的揍一顿才好。

“哈哈……我这就定位,然后告诉你位置。”李泽道嘿嘿一笑说道。

挂了电话之后,李泽道利用手机定位了下自己的位置,然后把地址发给了李梦辰,让她过来接自己,然后随手把手机放入了兜里,依稀看到那里有块大石头,于是走了过去,在那石头躺了下来,随手扯了石头边的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里,看着天上那点点繁星,也不知道在想些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一道亮光投射了过来,紧接着车子的马达声传了过来,李泽道坐起身来一看,却见一辆红色qq狂奔而至,当下李泽道吐掉了嘴里叼着的那狗尾巴草,跳下那大石头,挥了挥手,很快的,qq便在他跟前停了下来,车门很快的被推开,一身警服的李梦辰跳下了车,当看到李泽道从上到下一身是学的时候,银牙微微的咬着嘴唇的,眼眶已然红了。

“怎么,不认识我了?”李泽道微微一笑问道。

“淫-贼……”李梦辰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了,却又不敢过去搂抱住他,怕弄疼了他身上伤口,“谁把你打成这样的……我去毙了他……”

李泽道一把:“别担心,我没受伤,这不是我的血……”说着李泽道心里又是一阵窒息的。

虽然被他遗弃了十八年了,虽然好像被他当成了复仇的工具,虽然他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好像害死的了很多人,但是父子间的那种血溶于水的亲情不是说断就能断的,这也是为什么判官死了之后李泽道会陷入那种癫狂的,一心只想把那些岛国人给杀死的状态。

“不是你的?”李梦辰一愣的,泪眼婆娑的看着他那张满是鲜血的脸。

“不是。”李泽道苦笑,“我没受伤。”虽然一开始的时候被伊藤好武给打得吐血了,但是因为身体的自愈能力太过变态的缘故,所以现在胸口早就没有那种疼痛感了,只是心不可避免的抽痛着,疼得他有了一种快窒息的感觉。

“那就好。”李梦辰微微松了一口气,至于他身上的血是谁的,关她屁事啊,只要淫-贼没事就行。

“淫-贼,咱们回去吧。”李梦辰饱含深情的说道。

“嗯,回去。”李泽道笑道。他觉得很累,很想狠狠的大睡一觉再说……哦,睡在李梦辰的怀里那就更好了。

“淫-贼……”

“嗯?”

“你的身上好臭……”

“……”

……

深夜,一轮冷月斜挂高空,幽冷的月先洒落在凤凰市的每一个角落,夜幕下的小区显得异常的静谧。

幽冷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射进了某个卧室里,让人隐约可以看清卧室里的一切。

卧室里,任天堂跟何小雨依着躺在大床上,眼睛微微睁开,竖着耳朵,聆听着什么,何小雨表情都略微古怪,确切说是俏脸通红,一颗芳心快速的跳动,任天堂却是一脸风情万种的,下一秒舌头更是伸了出来,轻轻的舔了舔自己的红唇的。

“梦辰这死妮子怎么发出这么大的声音呢?还让不让睡觉?”何小雨略显羞涩的嘀咕了一句,打破了沉寂。不过一想起自己跟他在一起的干那种羞人的事情的时候,有时候发出的声音压根就不比李梦辰的轻的,她就觉得身体莫名的发软。

“咯咯,咱们的何大美女这是……发情了?”任天堂扫了她一眼,盈盈笑道,咸猪手像是袭向了她的胸口。

“任天堂,要死啊你……”何小雨笑骂道拍掉她的咸猪手,“你才发情了呢。”

“老娘还真发情呢。”任天堂妩媚笑道,“小男人的活太好了,真是让人流连忘返欲罢不能……”

“任天堂……”见她说话愈发的露骨的,脸皮薄的何小雨果断的受不了了,那张脸红得跟个熟透的红苹果似的,身体更是燥热得不行了。

任天堂咯咯笑着说道:“梦辰那个小妮子才不是小男人的对手呢,她可是咱们的好姐妹呢,你说咱们是不是应该去帮她?”

“……要死啊你,要去你自己去……”何小雨捂脸。

“咯咯,何大美女,那老娘可真去了哈,今晚你就独自一人独守空房吧……”任天堂朝何小雨抛了个媚眼。

见任天堂一脸春意盎然的跳下床的时候,何小雨微微咬了咬牙的说道:“等等……我……我也去……我是为了帮梦辰的……”

“知道,知道……”任天堂一脸玩味的看着何小雨哈哈大笑。

“任天堂,让你笑话我……”何小雨羞涩得不行了,从床上跳了起来朝任天堂扑了过去,两女很快的嬉闹成一团了追打起来了,而且无意的(至少何小雨是这么认为的),两人就这样的闯进了另外一个此时香艳异常的房间里……

……

因为把人家酒店的前台给砸了的缘故,因此李泽道以“罪犯”的身份来到了局里,警局方面也给了酒店的工作人员电话,表示昨天晚上“打砸”酒店的那个嚣张的罪犯已经逮捕归案了,让他们过来协商一下赔偿的事宜。

而之所以打砸那是因为喝多了,而喊什么岛国人的那是因为边喝酒的时候边看战争片从而引发了心灵的触动……当然了,这些都是何小风说的,李泽道表示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等酒店方面的工作人员到达之后,李泽道很是诚恳的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并且进行赔偿,这个案子也算是结了。

何小风的办公室里,李泽道笑眯眯的看着正一脸郁闷的盯着他看的何小风说道:“哥,你最近见几个网友了?十个网友九个骗子啊,小心被骗啊……”

“……”何小风胸口中刀差点喷出半斤鲜血,这个混蛋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不过心里着实郁闷异常啊,第一次见网友,差点稀里糊涂的当爹了,第二次不当爹了,但是差点帮人家的爹付什么医药费的,自己的命运怎么就那么惨呢?

“这个跟你没关系。”何小风黑着一张脸大手一挥说道,“你还是管好你的事情吧。”

“这不是怕你被骗色了……哦,当然了,这是不可能的。”

“……”何小风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跟李泽道来一场真人pk了,李泽道这话这是在将他这个超级大帅哥往死里侮辱啊。

李泽道嘿嘿一笑说道:“昨天我跟小雨姐提了下,让她帮你留意一下周边有没有好的女孩子,到时介绍给你。”

“……不用了。”何小风这个郁闷啊,他长得如此帅气迷人风流倜傥的,想教个女朋友还不是手到擒来的,哪里需要小雨帮介绍的?

“这话你自己去跟小雨姐说吧。”李泽道嘿嘿一笑说道。

“……”要不是舍不得的话,何小风都想拿桌面上的笔记本电脑砸死这个混蛋了,他又不傻,怎么可能去跟跟何小雨说不用呢?

当下就想把李泽道轰出去免得见他烦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