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 矛盾体/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做你的男朋友?”李泽道以为自己的听错了,季月莫这是在表白?不可否认的自己跟她的确有着几次小暧昧的摩擦,但是貌似还没到那种程度啊。

“我的意思是,假扮我的男朋友,然后陪我去参加一个同学聚会。”季月莫脸微微红着赶紧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李泽道点了点头,看来自己的确有当挡箭牌的资质啊,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女人想拉他当挡箭牌呢?

“你不会拒绝的对吧?冰儿可是说过了,美女的要求你向来都是不会拒绝的。”季月莫大眼睛亮晶晶盯着李泽道问道,再一次毫不客气的认为自己是大美女。

李泽道有些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说道:“季学姐,你都这样说了,我自然是答应了。”

“那太好了。”季月莫很是兴奋的说道。

“学姐,你们高中同学机会?都带另外一半?还是说有人在追你,所以你拉我去当挡箭牌?”李泽道问道。

当冒牌男友无非就这两种可能罢了,要么带个帅哥或者带个美女过去充一下场面,让其他人羡慕嫉妒恨,要么就是作秀来给某个人看,我已经有另外一半了,并且很是恩爱,你以后别再纠缠我了。

季月莫不好意思一笑说道:“还真被你猜对了,拉你去为了去当挡箭牌。”

果然是当挡箭牌啊,李泽道心道,当下微微一笑说道:“有勇气追求季学姐你的肯定不是那种歪瓜裂枣的货色,来头恐怕也不小吧?”

季月莫嗔怪的看了李泽道一眼说道:“他的来头的确不小,来自一个红色家庭,他的父亲跟我爸关系还行,因此我跟他从小就认识了并且一同长大的,从幼儿园开始,到小学小学,初中以及高中都在同一个班里呢。”

“原来是青梅竹马啊。”李泽道笑道。

“去你的,什么青梅竹马。”季月莫瞪了李泽道一眼,对于李泽道这话有些不太满意,“又没一起去摘青梅的,也没一起骑什么竹马的,怎么可以算作是青梅竹马呢?”

李泽道有些哭笑不得的,原来青梅竹马还可以这样解释啊。

却听季月末继续说道:“后来高中毕业之后,他出国了,前段时间回来了,联系上我说要找几个同学聚聚,言语上有那方面的意思,我跟他说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但是他不相信,只好拉你当挡箭牌了,让他死了那条心。”

李泽道点了点头有些奇怪的问道:“学姐,听你这么一说的,对方来头不小,长得貌似也挺帅的,而且你们又从小就认识了,为什么你会拒绝他的追求呢?”

“因为我对他没有半点那方面的感觉啊,最多就当他是我哥。”季月莫想都没想的说道,“还因为那个家伙太色了,是个很花心的家伙,他的身边总是围绕着一群莺莺燕燕呢。”

“……”李泽道莫名的老脸一红的。

“哦,我没说你花心。”季月莫见李泽道表情怪异的赶紧解释。

“……”

“虽然你的确是挺花心的。”

“……”李泽道在心里大呼冤枉的,他那是博爱而不是花心好不好?

不过充当她的挡箭牌去参加什么同学会的听起来还是不错的,反正他现在脑袋也跟浆糊似的,干什么都提不起兴致,而且在那同学会上的时候有人招惹他那就更好了,刚好拿来当沙包出出气。

想着,李泽道的嘴角已然有着一丝坏坏的笑容了。

“你在想什么?怎么笑得那么坏?”季月莫大眼睛扫着李泽道的那张脸问道,这样坏坏的笑容落入她的眼里,莫名的心加快的跳动了下。

“哦,没什么。”李泽道赶紧收敛了下笑容。

用完午餐之后,季月莫算了下时间,虽然参加同学会的那个地方离这挺远的,但是现在时间尚早,这就出发的话显然太早了,于是说道:“时间还早呢,咱们……逛逛?”

像是小脸微红的像是怕李泽道误会什么似的补充说道:“我的意思是,现在就出发太早了点,约好今晚七点呢,咱们五点的时候出发就行了。”

“那就逛逛吧。”李泽道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你在这等我下,我回去取车?”

“我跟你一起吧。”季月莫笑笑说道,“我自己一个人待这也没多大意思。”

李泽道的车停在了学校里,当下两人打的回到了凤凰大学,然后驱车离开了凤凰大学,来到了中华城这边,然后下车。

看着那商场、酒店、车流以及行行**的人群,又看了看走在一旁的李泽道,季月莫觉得心情异常的么么哒,街到是经常逛,但是像今天这么开心的好像很少,是因为今天陪她逛街的是一个男孩的缘故?而且,对于这个男孩,她貌似有点喜欢,至少时不时的就会想起他。

“咱们去哪里?”季月莫问道,“你有什么要买的?”

“去那家表店。”李泽道指了指不远处那家装修极为高档的表店。

“你想买表?”季月莫扫了那个表店一眼问道,这个表的牌子她也算是熟悉,欧米茄,瑞士一个颇有名气的手表品牌,价格也不菲,当然了,跟百达翡丽那样的顶级牌子比起来,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你手上的那块腕表也是欧米咖的吧?”季月莫也注意到了李泽道手上多出一块腕表了。

李泽道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我这腕表就是在那店里买的,跟冰儿一起来的,雪儿也想要。”

一大早的,表店的经理就给他电话语气很是恭敬的表示他需要的腕表已经调货备齐了,本来李泽道是没那个心情的,不过既然要逛街,就顺便过来取一下了。

“原来是这样啊。”季月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不用多死脑细胞也能想象得到他跟百里冰原本是买一对的,杨雪儿自然是抗议了。

当下轻轻咬了咬牙的然后开玩笑般的说道:“那个……也送我一个?我刚好也少一块腕表。”

李泽道看了她一眼笑道:“没问题啊,一会儿进店之后你挑一块,别太贵就行了,太贵了我可付不起钱。”

“不用太好,跟雪儿的一样就行了……”季月莫开玩笑般的说道。

“那很贵的,付不起。”李泽道故作肉疼。

“才不信你付不起呢,我爸可是说了,你家很有钱的。”季月莫笑道,然后小脸已然微微的浮起一抹红晕了。

李泽道哈哈一笑的,也想起之前在观音山的时候季月莫的那个奇葩的父亲陈小莫说的那一番话来了,陈小莫很是同意自己跟她女儿谈恋爱的,同意的理由是,他家很有钱。

见李泽道大笑的,季月莫更是羞得不行了,说道:“在笑的话一会儿就挑贵的了。”

“没事的,我家很有钱的。”李泽道笑道。

“……”

两人进店之后,店里的服务员自然是瞬间就把这个衣不惊人不像是什么成功人士但是出手却像是那种极为败家的富二代的小屁孩给认出来了,而在看到他的身边竟然跟着另外一个女孩子之后,直叹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换女朋友就跟换衣服似的,关键是个个都这么好看的。

经理更是亲自出来迎接,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把李泽道跟季月莫服侍得跟个祖宗似的,李泽道表示手表多要一块,经理眉开眼笑的表示没问题没问题,就算在多要十块那也轻松,有货的,李泽道想了想表示那就多要五块吧当作是备用的。

当下让服务员把李泽道要的腕表给打包好,李泽道则将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经理赶紧去帮忙把钱给刷了之后然后又恭敬的把表以及收据还给了李泽道。

季月莫看到那么多手表之后,暗暗咋舌的,已然明白过来了,是很多女人有意见而不是只有雪儿有意见。

走出表店之后,李泽道从那兜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包装盒递给了季月莫说道:“学姐,送你的……”

“真送我的?”季月莫一喜的,心跳却是莫名加快,接受这价格昂贵且对李泽道来说有着另外一种意义的手表意味着什么她在清楚不过了。

李泽道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如果你喜欢的话。”

“我是很喜欢啊……但是这手表的意义你懂的……”季月莫银牙轻轻咬着嘴唇的。

“我当然懂啊,送给我女朋友的。”李泽道双手一滩说道,“你不就是我女朋友吗?所以你理应有一个啊。”

“……”季月莫的脸瞬间红透了,她万万没想到,李泽道这么一个偶尔还会害羞的小屁孩胆子竟然这么大的,这是在……表白?

她哪里知道,经过昨天晚上的变故之后,李泽道的心里已然发生了一些巨大的改变了,李泽道心里很是后悔,如果之前不婆婆妈妈的直接找上米菲甚至不惜用各种手段逼迫她带自己去找他的,那是不是不会留下这么大的遗憾了?

是在,李泽道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个矛盾体,一方面很痛恨自己的父亲的一些做法,另外一方面却又因为他的惨死而整个人变得浑噩的。

所以,他现在变得干脆了,既然季月莫喜欢他,他也喜欢这个性格开朗有点小自恋的学姐,所以直接表露自己的心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