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八章 治标还是治本/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月莫已然芳心微乱了,娇嗔道:“去你的,谁是你女朋友了……”

说着却是一把抢过李泽道手里的那个盒子,然后迫不及待的拆开,取出里头的腕表,大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李泽道有些羞涩的说道,“帮我戴上。”

“哦。”李泽道嘿嘿一笑的,接过她手上的那腕表然后帮她佩戴上。

“不错吧?”李泽道说道。

“嗯,我也觉得不错。”季月莫对于这个很符合她的气质的腕表很是满意。

“我说的是你的手。”李泽道笑笑,一把抓住她的小手。

季月莫心感觉的自己的小手被一双大手给握住了,芳心再次一颤的,只觉得自己好像处于云端里,飘飘荡荡的,就这样任凭对方牵着自己的小手汇入了人流里。

就这样稀里糊涂变成他的女朋友了?不过……感觉好像挺好的!

“行行好,给点儿钱吧,行行好……”过天桥的时候,一个小乞丐拦住了李泽道以及季月莫。

小乞丐的那张脸还满满的都是稚嫩之色,看起来也不过十二三岁,他的两条小腿都没了,一条胳膊更是一种极为诡异的幅度被折到了背后,**着黑漆漆的上半身,下半身则被绑在了一个有着四个轮子的小车上,很显然的,那是他的代步工具。

季月莫的心微微一揪的,已然起了恻隐之心了,然后看着李泽道,询问他的意思。处于恋爱中的小女人总会顾及到自己男人的一些想法,季月莫现在就是这样的一个心态,换做是平时,早就走人了。

李泽道给她一个眼神的然后看着那个小乞丐说道:“你是想治标还是治本?”

“……什么意思?”小乞丐一脸的懵圈,压根就听不明白李泽道所说的意思。

季月莫也有些迷糊的,不知道李泽道想表达什么。

“治标的意思就是,我可以给你钱,你今天的‘任务’说不定就能完成了,今天的日子也能好过一点。”李泽道一脸认真的看着他,很是耐心的解释道,“至于治本……以后你每天的日子都会过得比现在舒坦,比现在有尊严。”

“……”小乞丐完全愣住了,仰起那张又黑又脏的脸傻乎乎的看着李泽道,从来没有人和他说过这样的话提出这样的建议,但是不可否认的,对方这话如同一把大锤子一般的已然重重的敲击在他的心脏上了。

季月莫美眸微微一挑的,已然有些明白李泽道所说的了。

“你……能治……本?”小乞丐咽了咽口水。

“能。”李泽道点头。

“我……”小乞丐的面色微微一喜的,然后很快的又暗淡下来了,说道:“行行好,给点钱吧。”

李泽道眼里的那种诧异一闪而过的说道:“你不相信我?”李泽道原本还以为自己长着一张很容易让人产生信任的脸呢,小乞丐的这做法严重打击到他了。

“我说,你要是不想给钱的话就赶紧走开,别妨碍我讨钱。”小乞丐很是不耐烦的说道,“快走。”

“我不走。”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今天我一定要帮你治本。”他心情本来就不佳的,想继续找人当人肉沙包发泄,就如同那两个人贩子一样,现在遇到这种如此恶劣的事情,李泽道自然是不想放过的。

事实上,刚刚他一靠近小乞丐的时候,他就感觉到有两道凌厉的目光扫射到这个方向来了,换句说话,这个小乞丐其实是被控制的,被迫乞讨的,因此他这才说出那样的有关治标还是治本的话来。

只不过小乞丐的选择让他有些失望,人若不自救的话,那跟死也没啥区别了。

“你……你是城南派来砸场子的?”小乞丐一脸警惕的看着李泽道问道。

“……”李泽道差点喷出一口鲜血出来,敢情这玩意儿还分帮派?而且他看起来如此文质彬彬如此正直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跟那些人是一伙的呢?

当下说道:“我不是什么城南派来砸场子的,我就是心情不太好,所以想帮你。”

“……”小乞丐很是干脆的又被李泽道这话给整懵了,只听说过心情好一高兴的才帮助别人的,没听说过心情不好也帮助别人啊,这个家伙,如果不是城南的那帮孙子派来的砸场子的,那就是故意找抽寻他开心的。

当下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不想给钱就赶紧走,否则你会……啊……”

乞丐惨叫出声,一个身材高大长相阴狠,身穿一套山寨耐克运动装的男子已然过来了,并且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了。

“大哥饶命啊,大哥饶命啊……我现在就乞讨,我保证今天一定完成任务……”小乞丐唯唯诺诺的喊道,即便没回头的,也知道是谁踹他了。

“你是谁?”李泽道看着男子问道。

“妈的,聋子是吧?没听到这个杂碎说老子是他大哥?”耐克男很是不爽的骂道,“有同情心愿意给钱就痛快点,没同情心就滚远一点,别在这边打扰我们发财。”

李泽道笑笑说道:“看来我的想法是对的。”

“什么狗屁想法……滚……”

“你身后应该还有一个组织吧?你们这个组织控制了这些可怜的人帮你们进行乞讨……当然了,这些可怜的残疾人很有可能在他们小的时候就被你们偷走了,然后他们的腿也是被你们打断的,手也是被你们这样硬生生的掰弯的……我说得没错吧?”

“……你怎么……卧槽,你有病啊,你以为你是柯南啊,在这边胡说八道什么?”耐克男怒了,就想冲上来和李泽道动手,他觉得以自己的战斗力,怎么着也不可能干不过这个干瘦的小白脸吧?实在不行,擒贼先擒王,把他身边的那个娇艳的让他刚刚偷偷的咽了好几口口水的小美人先控制住了,然后让他投鼠忌器的。

但是却是发现路边开始有人向他们这边聚拢后,耐克男立即改变了主意,一下子就跪倒在残疾乞丐的身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喊道:“没天理啊……这黑暗的世道还有朗朗乾坤吗?城里人欺负人啊啊,我们兄弟两个都已经沦落到乞讨的地步了,他竟然还看我们不顺眼的,说我们挡住他们的去路了,污染了他呼吸的空气了……我们就是想讨点钱帮我弟弟治病,他还这样,这让我们怎么活啊……”

李泽道嘴角已然浮起了一抹冷笑,心想这小子不笨啊,竟然还会这招的,其无耻程度跟周炎有得一拼啊!

华夏人有一个习惯,那就是爱看热闹,你要是天天在大街上转悠,你肯定天天都能看到一大群人围着几个人,比如有人撞车了,我们去看,有人抢劫了,我们去看,有人自杀了,我们去看,还比如随着这小子这么一翻惊天动地的诉苦的,他们周围已然围着不少人在那边指指点点了。

华夏人也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有同情弱者的美好品德,当然了,这种品德是好的,只不过有时候却会被坏人利用来达成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换句话说,有善心是好的,但是有善心的同时也得有一颗足以跟自己的善心相匹配的大脑,否则,也只不过是坏人手里的一个工具罢了。

这不,随着耐克男的这么一番可怜巴巴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苦的,这些围观者心里的那种正义已然被点燃了,指着李泽道跟季月莫这对不懂事的玩意儿开始攻击起来了。

“你们是学生?什么玩意儿?人家好好的乞讨的凭什么不让啊?你以为你是城-管啊……”

“城里人?城里人怎么了?高人一等?小子,别太嚣张啊,要不咱们练练?”

“我靠……他身边的那个女孩子好漂亮啊……”

“漂亮个屁啊,心如蛇蝎的毒妇罢了……”

……

季月莫见她跟李泽道竟然被攻击了,目瞪口呆的同时心里这个委屈,看了李泽道一眼,见他一脸淡淡的笑容像是没听到周围的那些指责似的,心里却也莫名的平静下来了,丝毫不被周围人所影响。

听到这些路人纷纷的站在他这一边炮轰这对狗男女的,耐克男心里冷笑的却是哭得更是撕心裂肺了。

“各位乡亲父老……我弟弟出车祸这才变成这样的,都这样了还不让乞讨的,还让不让活啊?”

哭喊着的功夫更是用隐晦的眼神瞪了瞪那个小乞丐的,那个小乞丐会意也跟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起来了,脑袋更是如同敲鼓似的在地上磕了几下的,然后抬起头来就要向这些傻逼观众揭发有关李泽道的牲口般的行为,但是却是嘴巴大张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因为,李泽道正一脸淡淡的笑容看着他。

很谦和的没有半点厌恶的笑容,这样的笑容,他乞讨了这么久了却是从来都没见过,一直以来,即便有善心的人给他钱的,但是却是匆匆的扔下一枚硬币然后就走了,等他抬起脑袋的时候,那些人早就远远的离开了。

没有人愿意跟他这样的人多待哪怕一秒,更别说还如此近距离的露出这样的笑容了,而且他还说出那样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