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九章 丐帮总舵/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可以在给你一个机会,你想治标还是治本。”李泽道微微蹲下,一脸淡淡的笑容问道。

小乞丐的心里再次震动,然后偷偷的瞅了一旁的老大一眼,却是没敢说话。

万一,这个男生就是哄他玩玩的压根就没有这个本事治自己本那怎么办?自己瞎囔囔的话回去的时候他一定会死得很难看吧?也许,明天他就连乞讨的权利都没有了,因为他的尸体在臭水沟里被发现了。

一个身体残疾的乞丐掉入不小心掉进臭水沟里淹死了那是很合情合理的一件事情,警察压根就不会多管。

见这个混蛋竟然还不配合他揭发这个多管闲事的混蛋的罪行的,耐克男这个郁闷啊,心想回去有你好受的,当下哭道:“毛毛,你快跟大伙说说啊,这个家伙是不是羞辱你了?他还在你那断腿的地方踹了一脚有没有?那个女的还往你的身上吐口水有没有?”

“……有……”小乞丐低下头去,小声说道,却是不敢去看李泽道的眼睛。

李泽道无声一声叹息的,站起身来。

而耐克男听到小乞丐配合自己了,心里这个得意的然后摸了一把鼻涕说道:“大家都听到了吧?他们就是这样欺负我弟弟的。我们虽然是乞丐,但是我们没偷没抢,我们也是有骨气的,我们也是人啊……请大伙帮评评理,让这帅哥美女的就别再找我们兄弟麻烦了,拜托了……”

“妈的,滚蛋,看到你们就恶心……”

“拍下他们的照片放到网上,然后大伙人肉他们,谴责死他们……”

“好一对狗男女,老子祝你们生孩子没小鸡鸡……”

……

“生孩子?”季月莫看着李泽道小脸莫名一红的,心里一阵羞涩难耐的,一时间忘记了自己此时正被千夫所指呢。

李泽道也不生气,仍旧一脸淡淡的笑容,就好像周围这些恨不得把口水往他身上吐的围观者骂的那个人不是他似的。

当下一把拉住季月莫的小手说道:“学姐,咱们走吧。”

“啊?”季月莫一愣的,却也乖乖的被李泽道拉着往前走,隐约的还能听到身后传来的各种辱骂声。

“就这样走了?不帮他了?他很明显的被被控制起来被迫乞讨的,为什么不敢说出来呢?”季月莫小声问道。

“因为他对我没有信心。”李泽道微微苦笑了摇了摇头说道,“而且咱们已经惹了众怒了,在不赶紧走的话,只怕要被那些围观者的口水给喷淹死了,甚至如果有人趁机挑事的,他们还会对咱们下手,说不定的会把咱们从天桥上扔下来。”

“没那么严重吧?”季月莫乍了乍舌的,旋即抿嘴一笑,“不过有你这大名鼎鼎的新生no1在,我不怕……”

李泽道嘿嘿一笑的没说啥。

“泽道,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变了呢。”季月莫看着自己的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变了?什么变了?”

“变得……嗯,好像更成熟一点了。”季月莫说道。

“真的?”李泽道一愣,“哦,可能是因为昨天热水澡泡太久了然后泡熟了吧?”

“噗哧!”笑点本来就不高的季月莫一下子乐了,笑吟吟的盯着李泽道看,眼里的那种柔情一闪而过。

当下两人回到停在那里的奔驰suv跟前,然后上了车,车子刚拐出这个路边停车场的时候,一个妇女突然间从一旁蹿了出来,一下子就倒在了他们的奔驰车跟前,以此同时,李泽道已然把车稳稳的停了下来了,嘴角更是微微的翘起了一丝诡异的幅度。

“碰瓷?”季月莫的眼睛却是睁大了,她很少开车,所以从来都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但是却是听过不少,只是这个妇女的行为也太没有技术含量了吧?怎么在离车还有四五米远的距离就倒下了呢,你好歹也敬业一点啊是不?

“咱们五点出发去参加你说的那个同学会来得及?”李泽道像是没事的人似的看着季月莫问道。

“嗯,来得及。”季月莫一愣说道,心想现在最该关心的不应该是有人碰瓷了这个问题吗?

“嗯,那先去一个地方。”李泽道笑得有些诡异。

“什么地方?”季月莫有些好奇的问道。

李泽道沉吟了下说道:“那个地方应该叫……丐帮总舵?”

“……”

“啊,我好像撞到人了。”李泽道这才像是突然间反应过来似的,赶紧推开车门下了车。

季月莫一脸懵圈的,这个家伙到底在干么?

却见李泽道快步的走到那个倒地的妇女跟前,伸手扶起她,着急的问道:“你没事儿吧?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能说话吗?你说句话……”

就在这时,一个精壮的男子快步的跑了过来了,看来他是这个妇女的亲人才对,脸上是一幅惊慌失措的表情。

“小花,你没事啊?”男子惊呼。

在他快步的跑向李泽道以及妇女的时候,脚步突然饶了个弯的,快步的绕过了李泽道,身体一扭的,已然很敏捷的跳上了那车门都没关的奔驰suv了,稳稳的坐在驾驶位置上,那双原本满是着急的眼睛已然被一双发狂野兽般的凶恶眼睛所取代了。

“啊……”季月莫下意识的惊叫出声的。

“别瞎囔囔的,否则老子就在你身上留下个窟窿。”男子恶狠狠的低吼,手里的一把枪已然抵在了季月莫的肚子上。

季月莫乖乖的闭嘴了,在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家庭的原因,她自然见过枪,甚至还摸过很多次,所以看了一眼已然知道这个男子手里的这把枪是真的,不是模型,更不是什么打火机。

而瞬息之间,更是想起了李泽道刚刚所说的话,于是,季月莫已然平静下来了。

而就在此时,李泽道也已然站起身来了,乖乖的把两只手放在自己的脑门后,而那个动作夸张的碰瓷妇女也已然站起身来了,她手里同样的有一把手枪,枪口对准着李泽道的肚子。

“上车。”这个看起来淳朴老实巴交的妇女此时眼里阴冷狠毒却让人不寒而栗。

李泽道装作一副怕怕的样子,乖乖的回到车子跟前,拉开后座的门钻了进去,妇女同样上车,坐在他身边,只不过手里的手枪重重的顶在了他的腹部。

“你下车,咱们换个位置,你来开车。”男子恶狠狠的看着季月莫说道,“别耍什么花样,当心你的小命还有你男朋友的小命。”

“不会的……”季月莫回头看了李泽道一眼说道,然后乖乖的下车绕到另外一旁,然后男子挪动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季月莫这才上车。

此时她心里的那种恐惧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刺激好玩,当然了,还得做做样子,表示怕怕……季月莫觉得,李泽道在这一点上就做得很好,你看他身体抖的,就跟筛糠似的。

当下觉得好笑的同时有着幸福感……不得不承认在被人“绑架”的时候,有这个男人坐在身边,季月莫感觉很幸福。

“去……哪里?”季月莫深呼出了一口气,表示自己其实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镇定。

“少废话,先往前直走。”男子晃了晃手里的手枪,恶狠狠的说道。

季月莫很是听话的没在多废话啥了,当下轻轻一脚油门的,车子往前行驶而去。

“发哥,咱们没有绑错人吧?这个家伙怎么这么没种呢?听小三那个家伙说,那个捣乱的家伙在天桥上面对那群傻逼的口水跟谩骂的时候,还能从容离开呢。”妇女说道。

“没错的,就是这小子。”男子嘿嘿笑着说道,“一朵鲜花,一炮牛粪,不会抓错的。”

“……”李泽道差点暴走把这个家伙给扔下车去,季月莫是鲜花那的确没错,但是谁是牛粪了?妈的,你才是牛粪,你全家都是牛粪!

季月莫想笑没敢笑的,忍得很是痛苦,以至于那紧握着方向盘的小手都有点发抖的,但是男子以为她这是因为害怕在抖的,所以也没多想。

“小子,敢管我们南丐帮的事情,老子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城里人怎么了?开奔驰怎么了?我们帮主还开宝马呢!哼,信不信老子分分钟钟弄死你!”男子回头看着李泽道冷笑。

妇女的脸上已然有着一丝恶毒的神色了:“帮主说带他去老地方,一会儿他也过去呢。”

“啧啧,这下说不定又可以看到帮主的《降龙十八掌》的神技了。”男子一脸崇拜的说道。

“降龙十八掌?”季月莫继续强忍住自己的笑意,以至于车子左拐右拐得极为厉害。

“别害怕,小姑娘,你很安全,死不了。”妇女以为季月莫害怕了,当下乐呵呵的说道,“你长得这么水灵的,帮主一定会让你当帮主夫人的。”

“……”季月莫已然笑不出来了。

车子七拐八拐的,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最后在一个偏僻的荒草凄凄的地方停了下来了,以李泽道的见识来看,看那烂砖烂瓦和一排排低矮的厂房,另外还有矗立在那里的那个高高的用砖头堆砌起来的烟囱来看,这里应该是一个废弃的砖厂才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