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一章 高考状元/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帮主下令宰了这个小子,但是却是没有人敢上,毕竟他手里可是有枪啊,而且那枪真的会打死人啊,这不,之前牛逼哄哄的左右两大护法都中枪歇菜了?

“砰!”又是一声清脆的枪声。

大伙的神经又是一绷的,胆小一点的更是身体一抖的差点就这样尿裤子了。

“啊……”帮主夫人惨叫的,因为站在她身边的帮主的肩膀已然迸出了血花了,鲜血很快的就染红了他那件价格不菲的白色衬衫,他手里原本悄悄的握着的那手枪更是直接掉在地上了。

而看着帮主竟然中枪了,其他的那些南丐帮的成员更是吓得脸色刷的一煞白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惊恐之色,以前他们觉得自己就是个流氓就是只禽兽无恶不作杀人不眨眼……现在才知道,跟这个开枪压根就不打招呼的,开完之后还一脸啥事都没发生的家伙比起来,他们简直就是良民啊。

帮主倒是一块硬骨头,那张脸死死的扭曲起来了,咬紧牙关的没让自己惨叫出来,然后抬头,努力的把他那眯眯眼睁开,看着李泽道说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高考状元。”李泽道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帮主的那张脸更扭曲的,妈的,谁能告诉老子高考状元是什么玩意儿?

季月莫却是“噗嗤!”的一下子又乐,然后赶紧用手把自己的小嘴给按住,毕竟她是如此善良的,知道在这样的一个场合里,笑好像有点不太应该的,乞丐也是有尊严的不是?

“今天的事情我们南丐帮认栽了,是我们弟兄有眼无珠,说出你的条件吧,我们全部接着就是了。”帮主咬着牙说道。

“报警。”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知道报警电话吧?用不用我代劳?”

“……能不能换个条件?”帮主脸色剧烈一遍说道,他知道一旦被条子抓进去了,那么等待他的将是法律最为严厉的制裁。

“不能。”李泽道很是干脆的说道。

帮主有些着急了:“只……要你不报警……你要什么都行……我给钱,我所有的钱都给你,有好几百万呢,还有女人……她是艺术学院的,还是系花呢,床上功夫很厉害的,只要你愿意,她现在就可以让你****的……”

“报警。”李泽道摇了摇头再次说道,钱他不缺,女人他更是不缺了,家里的百花争艳的,压根就不需要出去采摘已然被别人蹂躏过的野花。

“……”帮主脸若死灰的,而其他几个成员的脸色也极为难堪,他们很是清楚的直到,一旦真把警察招惹来了,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

“求你了……”帮主咬牙跪了下来,“报警真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

而见帮主跪下了,其他成员也跪了下来了,虽然在人数上面他们占着绝大的优势,但是李泽道手里的那两把枪以及那神出鬼没的枪法着实让他们压根就起不了任何反抗的勇气。

就在这时,帮主夫人突然间朝李泽道冲了过来,然后一把搂住了李泽道的胳膊,用她那饱满的酥胸在李泽道的手臂上摩擦着,眶湿润,眩然欲泣的小可怜模样:“求求你,救救我,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我是被他硬抢来当什么帮主夫人的,我要是不答应,他们……他们就要划破我的脸……我没办法……实在没办法……救救我……您的大恩大德我莫齿难忘,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砰!”又是一声清脆的枪响,帮主夫人被这枪声,吓了一大跳的,整个人已然僵硬在那里了。

紧接着,惨绝人寰的叫声传来,帮主的另外一条手臂中枪,整个人已然趴在那里了。

刚刚趁着帮主夫人施展美人计的时候,他就偷偷的用另外一只手捡起了地上的那把手枪,打算放手一搏的,可惜的是,他太低估了李泽道对于美色的那种抵抗能力以及他的警惕性还有枪法了。

“虽然我很帅啦,但是却不是随便的人,所以别对我动手动脚的。”李泽道很是厌恶的推开了帮主夫人,将她推倒在地上,语气厌恶的说道,“更别对我使用什么美人计了,在我眼里,你还真算不上是美女。”

“……”帮主夫人的嘴唇抽搐,已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当下李泽道走到帮主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声音冰冷的说道:“打断别人的膝盖很好玩?扭断别人的手臂很好玩?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好好玩一玩吧。”

说着李泽道微微蹲了下去,枪口抵在了帮主的左脚膝盖上。

帮主脸色大骇的,眼神惊恐无比:“不……不要……求你了……”

“砰!”枪响,子弹极为无情的射进了他的膝盖,很是干脆的把他的膝盖骨给打碎了。

“唔……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然后很快又消失了,因为帮主已然晕死过去了。

“还没完呢。”李泽道笑得跟一个恶魔似的,枪口对准了右腿的膝盖,然后毫不犹豫的再次扣动了扳机。

“砰!”枪响,子弹再次把他的膝盖跟打得粉碎。

疼晕了又醒过来是什么感觉?死去活来觉得活着还不如死了的感觉。

李泽道第一脚把将帮主的左脚膝盖给打碎了,让他干脆利落的晕死了过去,第二枪又把他的右脚膝盖给打碎了,又让他从晕死状态中惊醒而起。

当下帮主表情狰狞扭曲,额头大汗淋漓,脸色憋成了难看的黑紫,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身患绝症的病人似的。

“放心吧,死不了的。”李泽道露出了一个如同恶魔般的笑容看着帮主说道,“那些被你们打断膝盖的不都活得好好的在天桥上乞讨?”

说着李泽道站起身来,扫了跪在地上脑袋都低低的,身体抖如筛糠的成员一眼,然后冷冷的说道:“给你们一个机会,每个人都找来一块砖头,把自己的一条腿一条胳膊给打断了,对自己下不了狠手的,让别人代劳也行……”

“……”

“当然了,让我代劳也行,不过到时我打断的就是两条胳膊跟两条腿了,你们自己选吧。”

“……”大伙脸色狂变。

“哦,对了,我只给你们两分钟的时间,两分钟一到,没断一只手一只脚的那个人……那就不好意思了。”李泽道笑了,露出了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然后脚一挑的,手一抓的,手里已然多出了一块砖头,却是走到了右护法跟前,然后毫不犹豫的将手里则砖头猛地砸在了他的肩膀上。

“嚓卡!”令人头皮发麻的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而且那块砖头显然很硬,竟然还好好的。

“啊……”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右护法很是干脆的疼醒了。

当下李泽道如法炮制的用那砖头把左护法的肩胛骨给砸碎了,砸完之后随手将砖头扔了,拍了拍手,表情轻松的,就好像啥事都没发生似的。

大伙见他出手如此狠辣的,赶紧起身找砖头互相砸对方的手脚来了,一时间,各种哀嚎声哭泣声骨头断裂的声音不绝于耳。

季月莫愣愣的看着李泽道,突然心里一阵抽痛的,痛得她都想哭了。

……

“学姐,有没有觉得我很狠辣?”李泽道问出这话的时候,他们已然出发要去参加那个同学会了。

至于那些半死不活的所谓的丐帮的人,李泽道给了何小风一个电话之后,何小风很快的就带人赶过来了,只不过被李泽道这样三番两次的“打扰”的,脸色自然极为难看。

当看到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那么多“血人”之后,那张脸更黑了;而当看到这才几个小时没到的李泽道身边又换了另外一个更为漂亮的女孩子了,那张脸已然变得更墨水一样了。

李泽道则嘿嘿的笑着表示我还有事至于后面如何处理,如何逮捕其余人员,那些被解救出来的残疾人该如何安置,那是上面的事情了,李泽道觉得自己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季月莫看了李泽道一眼,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我就是心里难受……”

“难受?”李泽道苦笑,“学姐,他们都是人渣,不值得同情的……”

“不是因为他们,而是因为你。”季月莫愣愣的看着李泽道解释道,“我感觉到了,你心情好像很压抑,心里有好多苦,看你这样,我难受。”

至于那些丐帮的人,李泽道没有对他们下死手,季月莫会觉得他成熟稳重帅气善良……哦,虽然这好像不关帅气什么事;李泽道对他们下死手了,她会觉得李泽道恩怨分明有情有义为那些无辜的受害者出了一口恶气……哦,这好像跟恩怨分明也没半毛钱关系。

总之不管李泽道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她都支持,都觉得理所当然。

李泽道微微一愣,笑道:“放心吧,学姐,我现在心情很好呢。”

“真的?”季月莫问道。

李泽道嘿嘿一笑的说道:“自然是真的,把那些人揍一顿之后,心情好多了。”

“那就好。”季月莫说道,“难怪在天桥上你会跟那个小乞丐说你心情不好所以想帮他呢,原来你是为了揍人发泄。”

李泽道一笑说道:“学姐,你真聪明。”

“去你的,别哄我了,我才没你聪明呢。”季月莫笑道,“我可不是高考状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