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五章 捏碎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我是有依据的。”

“什么依据?”姜梓牙问道,心里这个纳闷啊,直接让保镖进来把他给灭了不就得了,跟他废话这么多干么?至于季月莫的反应,季家的反应……关自己屁事啊!

“众所周知的,钻戒最值钱的就是镶嵌的这颗钻石了。”李泽道说道,“不过,这颗钻石的确是假的,这是一种特殊的材质,我们贩卖的很有赝品上面的钻石就是用这种材料做的,无论是外观色泽什么的,都跟真的钻石一模一样,唯一不一样的地方是,它可没有钻石那么硬,只要力道用对,你用手指就可以把这假钻石捏碎!就比如这样……”

李泽道食指跟中指捏住镶嵌在戒指上的那钻石说道,算是作了一个示范:“当然了,要先把钻石给抠下来。”

“呃……”李泽道此话一出,周围人顿时都用一种极为怪异的目光看着他,用手捏碎?就算要吹牛不带这么吹的吧?先不说那是不是真的钻石了,就算是普通的塑料,想用手指捏碎都费劲啊。

姜梓牙却是一脸鄙夷的笑了起来了说道:“捏碎?哈哈……你要是真能捏碎它,我不但道歉给你五百万,而且还把这戒指给吃了!”

“真的?”李泽道的嘴角浮起了一抹诡异的幅度,“要不在考虑考虑?毕竟这玩意儿消化不了。”

姜梓牙冷笑:“放心吧,我向来都是为自己所说过的话负责的……不过,你要是捏不碎,但是钻戒又因为你装逼的钻戒被抠下来弄坏了……”

“他要是捏不碎,我原价赔偿给你就是了!”没等李泽道开口的,一旁的季月莫大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李泽道说道,心里对于李泽道有着莫名的信心。

姜梓牙胸口再次一抽痛的,他压根就接受不了原本应该成为他的妻子的季月莫竟然对这小子如此盲目的崇拜的,本来他是想让这个乡巴佬赔偿五百万的,不过季月莫都这样说了,他却是也不好在继续为难下去,当下强露出点微笑点了点头。

“宝贝,你相信我?”李泽道嘿嘿笑着看着季月莫问道。

“嗯,你说我都相信。”季月莫羞涩一笑的,李泽道这一声“宝贝”让她觉得肉麻的同时却又莫名的刺激。

李泽道微微一笑的然后把钻戒还给了姜梓牙,让他自行把上面镶嵌的钻石给抠下来,免得到时怀疑他动手脚之类的。

姜梓牙冷笑说道:“稍等。”然后拿着那枚钻戒离开了包厢。

等他再次回到包厢的时候,他手里那盒子里的戒指跟钻石已然分开了,当下姜梓牙将那盒子递了过去嘲讽道:“你可以捏碎他它了。”

其他人哈哈大笑的,睁大眼睛都打算看李泽道的笑话。

李泽道微微一笑接过那盒子,然后当着大伙的面用食指以及中指拿起了那颗钻戒说道:“看好了。”

于是大伙睁大眼睛看着,眼睛丝毫都不敢眨一下的,死死的盯着的大拇指跟食指捏着的那钻石,更是在心里把各种冷嘈热讽的台词都准备好了。

捏碎?开什么玩笑?你以为那是鸟蛋?

下一秒,只听到“咔”的一声脆响,在场所有人的心也仿佛被狠狠的捏了一下似的,在下一秒,所有人的脸色不由变得相当精彩起来。

碎了?钻石竟然真的被捏碎了?

李泽道的嘴角微微掀起一个弧度,缓缓的将粘在手指上的钻石小碎块搓回那个盒子里。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盒子里破碎的钻石,这一幕带给他们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无论如何他们都没有想到这样的一幕,什么时候钻石变得这么不堪一击了,用手指也能捏碎?那还是钻石吗?恐怕是面粉吧?

姜梓牙眼神惊恐的看着这一幕,一脸的不敢相信,开什么玩笑,真捏碎了?要知道刚刚在外头的时候他还特地的让保镖轮流捏的,结果自然是捏不碎的,而是还特地的那这钻石在玻璃上划了下,很是干脆的留下一条划痕,换句话说,这可是货真价实的钻石。

但是现在……怎么就被捏碎了?

然后的眼神已然变得恶毒起来了,死死的盯着李泽道看,愤怒道:“你……一定是你,偷偷的把钻石掉包了,对,一定是这样的……”

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姜大公子,你哪只眼睛看我把钻石偷换了?还是你们谁看到我把钻石给偷换掉了?”

所有人沉默,没有回应,他们的确没有看到李泽道把钻石给换了,但是一旦回应的话就算是得罪姜梓牙了。

“就是,梓牙,我们家泽道并没有把钻石给换掉,你怎么可以乱说话呢?”季月莫看着姜梓牙眉头挑了挑。

“这……”姜梓牙脸色难看得极为可怕的,可却找不到来回答季月莫的言语,毕竟有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包括他自己,谁也没看到这小子把钻石给换了。

“宝贝,把你的帐号给姜大公子吧,他还欠咱们五百万呢。”李泽道嘿嘿一笑说道,然后看着姜梓牙很是善解人意的继续说道,“哦,对了,姜大公子,你要是不方便转账的话支票也行啊……看在你跟月莫认识一场的份上,戒指就不用你吃了,否则卡在喉咙里窒息而死就不好了……你把这些钻石的粉末吞下去就行了。”

“……”姜梓牙身体剧烈一抽搐的,只觉得自己嘴角已然有液体流下来了,当下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否则他一定会疯掉的。

于是他看向了杨军,语气冰冷的说道:“你们先出去吧。”

于是杨军他们这些人如获大赦似的很快的离开了这个气氛已然变得有些诡异的包厢了,于是包厢只剩下李泽道,季月莫还有姜梓牙。

“姜梓牙,你想干么?”季月莫眉头一挑的。

姜梓牙已然露出了一个恶毒的笑容了:“你不是很聪明吗?你觉得我要干么?妈的,老子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一再容忍这个乡巴佬的,真当我没脾气?”说着对着门口喊道:“你们都进来吧。”

哐哐哐……

门外冲进来几个黑衣男人,这些黑衣男子个个都身高马大的,穿着同意的制服。他们都是这会所的保镖,清一色的退伍军人,加上姜梓牙是这会所的老板姜玉茹的堂弟,也算是这里的半个老板,所以他调用这里面的守护力量那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

“姜梓牙,你别乱来。”季月莫挑眉冷声喝到。

“乱来?”姜梓牙冷笑,“季月莫,你家给我家最多也就半斤八两,所以我就算乱来你又能怎样?我就不相信我把这王八蛋动了你家里人会到我家里讨要说法的。”

说着姜梓牙看了李泽道一眼,他想从他的那张脸上看到害怕,但是结果却是让他差点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这个小子正一脸享受的吃着那糕点呢,就好像不知道他即将被包饺子了似的。

季月莫看着姜梓牙那张扭曲的脸已然有着一丝怜悯了说道:“姜梓牙,看在认识一场的份上,别乱来……你把那五百万给了,然后把那粉末给吃了,这件事情就算是过了……否则你会后悔的。”

“……”姜梓牙觉得自己这一辈子所受到的侮辱加起来还没有现在所承受的多。

当下红着眼睛大手一挥,那几个黑衣男子便呈扇形把李泽道给包围起来。

“宝贝,晚饭还没吃呢,坐下来吃点糕,挺好吃的。”李泽道看着季月莫笑道。

季月莫一脸哭笑不得的,却是依言坐了下来说道:“心情还是有点不好?”

“嗯,心里有事,很压抑,想心情好目前有点难。”李泽道苦笑,“不过发泄一下多少能好点的。”

“那就发泄发泄吧。”季月莫心疼的说道,“发泄一下心情的确能够好一点。”

“不过别出人命了。”说着下意识的手更是伸了出去,轻轻的抚摸了下李泽道的俊俏的脸。

“不会的,杀人可是犯法的。”李泽道笑道。

“我……卧槽……”姜梓牙见他们还有心思在那边亲亲我我的,喉咙已然一甜的,低声吼道,“还不给我上……”

“等等……我话还没说完呢。”李泽道站起身来笑嘻嘻的看着姜梓牙说道,“你可以揍我,但是揍我之后钱还是得给,戒指还是得吞……”

“……”姜梓牙气得鼻孔都冒烟了。

李泽道用手指着那群黑衣保镖,说道:“你们一个个的上吧,我不怕。”

黑衣保镖们一愣,他说让一个个的上?

“你们白痴啊?”姜梓牙怒声吼道,“一起上,搞死他。”心里更是琢磨着等会儿要用什么大刑来折磨**这个小子,在他心里,就是满清十大酷刑一个个上的对这小子来说都是大发慈悲啊!

这几个黑衣保镖不知道这小子是什么来头,但是老板让他们一起上,自然是要一起上的,反正只要先把这个小子给打得动弹不得就行了,到时老板要如何处置那就是他的事情了。

当下,一个寸头男子想在姜梓牙的面前表现一番的,率先猛冲了过去,一声怒喝的,拳头已然举了起来砸向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