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六章 学狗叫/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那个保镖一声惨叫的,他已然被李泽道一脚踢飞了出去。

“咔嚓!”他庞大的块头撞在包厢的木板门上,发出骨头断裂的声音,然后他在地上翻滚的,却是在也爬不起来了。

其他几个保镖微微傻眼了下,他们压根就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没几两肉的小子竟然这么牛逼的,也没看他出脚的,他们的同伴就倒一个了。

“一起上。”另外一个黑衣男子喝到,“把这小子拿……”

一句话还没说完的,他只觉得一只拳头出现在他面前,然后他的脸很是干脆的中拳了,那种感觉就好像被高速行驶的车子撞了下似的,然后他什么就不知道了。

“砰!砰!砰……”又是接连的几声闷响响起,然后整个包厢里已然陷入了一种颇为诡异的死寂了。

姜梓牙的脑袋已然一片空白的,压根就不明白发生什么事。两分钟?哦,可能还更短,他让进来的那几个保镖全都躺在那里了。

“我……我靠,这个乡巴佬是李小龙重生的?”姜梓牙稍微恢复一点思考能力之后,脑子里已然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

李泽道接过季月莫递过来的毛巾,很仔细的擦拭着手掌。

季月莫一脸激动的,双手捧心的,看着李泽道就如同在看着偶像一般,太帅了,这个家伙的每个动作都帅得冒泡泡,特别是现在他便擦拭着手边用暧昧的眼神盯着自己看的这动作……

李泽道看向了姜梓牙,笑着说道:“姜大少爷,可以把五百万给了然后把那钻石的粉末吞下去了吗?

“……”姜梓牙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乖乖的把钱给他然后把那粉末吞下去……那他的脸不是丢大了?本来让这么多人进来就是想狠狠的揍他一顿的,谁知道竟然失算了,这个家伙竟然这么能打的。

但是如果不按照他所说的做……他会不会像是揍他们一样揍自己?自己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翩翩浊世佳公子啊,是断然承受不了他的一拳的。

李泽道皱了皱眉头的问道:“话说不说话代表什么意思?”

“我……我可以让你安全的离开这个地方……”姜梓牙咽了咽口水,“也可以把五百万给你……但是那钻石碎末……”

开玩笑,对吃一向很有品味的他怎么可能吃那种玩意儿呢?

“你必须吃。”李泽道笑眯眯的说道。

“你……欺人太甚了。”姜梓牙说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里可是山水会所,是我姜家的地方,不是你能撒野的……”

“山水会所又怎样?”李泽道冷笑,“姜家的地方又如何?姜家的人就可以不讲信誉了?就可以随便欺负人?”

姜梓牙心里这个委屈啊,这他妈的到底是谁欺负谁了?

李泽道走到桌子跟前,拿起那个精致的首饰盒,看着里头的钻石碎末,嘴角微微的翘起一丝诡异的幅度。

“你……别乱来……”

李泽道看了他一眼,接触到他冰冷凌厉犹如刀子一样的眼神,姜梓牙的身体一抖,情不自禁的后退一步。

“你要给我脸,我就给你脸。你要不给我脸,我就和你撕破脸。”李泽道看着他说道。“有些人不是你想欺负就随便能欺负的。”

姜梓牙张开嘴巴想说点啥,比如像季月莫求救一下的看在你爸跟我爸关系还不错的份上看在你上幼儿园的时候我送你一块橡皮擦的份上你劝劝你男朋友别打我啊……虽然姜梓牙知道季月莫不太可能劝这乡巴佬别对自己动手,你看她那花痴的眼神你就知道了。

可是喉咙蠕动,却是惊恐的发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觉得自己下巴僵硬的,就好像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似的。

“比如我,你就不能欺负。”李泽道说道,又指了指季月莫,“更不能欺负她。”

说着身形一闪的,李泽道已然冲动了姜梓牙跟前,然后手一探的,左手已然掐住他的脖子,迫使他嘴巴张开,然后将首饰盒里的那钻石的碎末很是干脆的往他的嘴里倒,所是碎末,其实也就是那么一点点,换句话说,姜梓牙喉咙这么很艰难的蠕动的,这碎末已然全部进入到他的肚子里了。

李泽道的手一松的,姜梓牙的身体已然软到在地上了。

李泽道拿起桌面上的一支筷子,然后蹲了下去,用筷子抽打着姜梓牙那张英俊的但是现在却是很难看的脸问道:“看来我强迫你吃下那玩意儿你很不服气啊,不然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盯着我看呢?”

姜梓牙躲闪着他这种带着极大的侮辱性的攻击说道:“没有……愿赌服输……”却是在心里把这个王八蛋给判处死刑了。

“你就算不愿赌服输又能怎样?”李泽道冷笑,“让人在我揍我一顿但是结果却是我揍你一顿?”

“……”姜梓牙就觉得这世道简直没有天理了,自己这么有钱,这么有背景,怎么却被这么一个乡巴佬给欺负呢?

“既然愿赌服输的,那就赶紧把钱给了吧。”李泽道说道,“支票还是转账?或者是现金……”

“支票……”姜梓牙咬了咬牙的,然后挣扎着坐起身来,从兜里摸出支票本跟笔,刷刷的就开出了一张支票递给了李泽道。

这年头出来混的,你没随身带着支票本,你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

李泽道接了过去,仔细的数了下后面的“0”的个数的,准确无误之后这才收了起来用继续用筷子敲打姜梓牙的脑袋的说道:“以后别这么嚣张了,至少别在我跟我的家人面前嚣张,否则我的脾气不是太好,我打的人很多,你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是最后一个,被我打两次以上的人也不少,你不是第一个,但我希望你是最后一个。”

“我知道。我不会报复的,我一定不会报复。”姜梓牙继续躲避他这种让他很想发疯的攻击,言不由衷的说道。即便他此时心里恨死了这个王八蛋,可是,他却不敢忤逆这个暴力狂。

“我不相信你的话,而我又是一个胆小的人,所以,我得留点让你忌惮的东西这样一来你就不敢报复了我了啊……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聪明?”

“……你……还想怎样?”姜梓牙快哭了,看着李泽道的眼神满满的都是警惕。

“在地上爬着,扮狗叫两声,然后我帮你录下来。”李泽道说道。

“……”姜梓牙差点从地上跳起来跟这小子拼命。

一旁的季月莫听着心里着实有些哭笑不得的,这个家伙,还真是记仇啊,这压根就是在报复刚刚姜梓牙让他爬出去这一件事,不过为什么他记仇的样子看起来这么帅呢?

李泽道将手机掏了出来,然后调出录像功能,见姜梓牙正用阴沉得眼神盯着他看的,当下筷子重重的抽在他的脑袋上很是不爽的骂道:“傻了,耳聋了是吧?我让你跪好趴着没听到?”这小子就是个空架子,没有半点智商可言的,也活该被人欺负!还听不懂人话的,不整他整谁?

姜梓牙没做这种的动作,他要是听了这个王八蛋的话,又是跪着爬两圈的又是学狗叫的然后又被录下来了,到时不仅仅是他姜梓牙的脸丢尽了,就是他姜家也会无地自容的。

而是哭丧着脸看着李泽道说道:“兄……帅哥……我用姜家的名誉向你发誓好不好?我一定不会报复的,我都已经忘记刚刚发生什么事了,你就不要搞我了行不行?”

说着看向了季月莫向她求饶:“季妹……月莫,我错了,是我错了,我明明知道自己配不上你明明知道你跟这个……帅哥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竟然还试图拆散和你们……看在咱们之前关系也算是不错,看在咱们两家的关系也不错的份上,你跟这位大哥说说,让他放我一马……”

季月莫眼神花痴的看了李泽道一眼,然后有些歉意的看着姜梓牙说道:“那个……我不想答应,我怕他不高兴讨厌我了。”

“……”姜梓牙胸口一窒息的又觉得自己的嘴角有液体流下来了。

“放心吧,我不会搞你的,别痴心妄想了。”李泽道一脸恶寒的说道,“赶紧按照我说的方式去做,否则……哼哼……”

李泽道诡异的笑了起来了。

“你开个价吧。”姜梓牙真的哭了。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混蛋,坏到骨子里去了,折磨人的手段更是层出不穷的,现在才知道跟这个乡巴佬比起来,他简直就是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典型代表啊。

“好吧,看在你这么有诚心的份上,在给两千万也就可以了。”李泽道想了想说道。

“……”姜梓牙气得浑身发抖的差点就这样两眼一翻白的晕死过去了,两千万?你以为老子家是开银行的?

“不想给那就赶紧跪好爬两圈学狗叫,我摄像机都准备好了呢。”李泽道冷笑说道。

姜梓牙趴在哪儿不动,心里很有骨气的想到,我宁愿做死人也绝对不会学狗爬学狗叫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