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章 想杀人/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弗兰克所驾驶的那辆即将抵达一个拐弯处的时候,他的嘴角微微翘起一丝残忍的幅度的同时更是突然间猛地打了方向盘,原本直线奔跑的奔驰suv突然间原地来了个一百九十度的拐弯然后身体剧烈颤抖的很是艰难的停在了那里。

然后车门快速的被踹开,弗兰克已然如同狡兔一般的跳下车去了,闪到了一旁,脸上有着毫无掩饰的残忍的笑容。

现在,等待李泽道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不撞上去车毁人亡,要么避过去,但是一个控制不好的说不定就这样冲下悬崖了。

李泽道当然选择避过去,不是他怕死或者怕把弗兰克给撞死,而是因为季月莫就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一旦撞上去的话,他或许不会受太重的伤害,但是季月莫肯定是要遭殃的。

只不过弗兰克的动作太突然,车技又太牛逼了,瞬息之间车子就横在那里了,所以李泽道没有太多的时间思考。

“坐稳了。”李泽道沉声喝道,眼神如灼灼燃烧的火苗,然后他熟练冷静的控制着车子,瞬间车子也来了个九十度转弯的,最后很是艰难的停在那里。

“没事吧?”李泽道看向一旁的季月莫,柔声问道。

“什么?怎么了?啊……车子怎么停下来来了?”季月莫愣了愣问道,刚刚她一脸花痴的看着李泽道的那张侧脸,压根就没去管发生什么事情了,恍惚之间的好像听到李泽道喊了“坐稳了”了,然后她觉得她就觉得她的身体随着车晃动了下的,心里却是没有一丁点害怕的感觉,只是车子怎么停下来了?

“呃……没事,出了点小状况。”李泽道笑了笑说道,“我下车处理一下,你在这待着,我很快就回来。”

“嗯,我等你回来。”季月莫扫了窗户外几眼的也发现情况有点不对了,当下很是乖巧的点了点头说道,“注意安全。”

“放心吧。”李泽道点了点头,然后推开车门跳下了车,已然看到弗兰克站在那里了,正一脸莫名的笑容看着他,而且他身边不知道什么又多了两个黑衣男子了,显然早就在这地方等着了。

“哦,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车技很不错,我还以为你无论如何都会撞上呢。”弗兰克耸了耸肩膀用生硬的华夏语说道。

“你的车技很很不错,真跑下去我没办法超越你。”李泽道说道。

“那是自然的,我是法国的地下车王,但你却不是华夏的地下车王,你跟我不是一个局别的对手。”弗兰克一脸骄傲的说道。

李泽道笑笑说道:“你身边这两个家伙是过来杀我的?”

“你很聪明。”弗兰克说道,“在这里把你给杀了,然后在把你连人带车推下悬崖,到时就没人知道你的死因了。”

“这样的死法同样适合你。”李泽道嘴角微微的翘起了一丝幅度,“人妖让你杀我的?”

“人妖?哦,你说的是铭?他只不过是我的一个玩物罢了,是没有资格命令我的。”弗兰克耸了耸肩帮说道,“不过他在床上……用你们华夏的话来说,那就是……骚!很骚,有空你可以试一下就知道了。”

“……”李泽道恶心得不行了表示自己没空。

话音刚落,刀光一闪的,站在弗兰克旁边的那两个只露出一双眼睛的黑衣男子手里已然各自多了一把岛国人特有的那种武术刀了,而且虽然他们的脸蒙着黑布,李泽道看不到他们的表情的,但是却能清楚的感受到他们身上的那种凌厉的杀气,就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岛国人……忍者……”李泽道的眉头微微一皱的,嘴角更是浮起了一抹极为残忍的嗜血般的幅度了,身体更是因为兴奋热血沸腾的以至于轻轻的颤抖起来了。

他之所以热血沸腾,那是因为他想杀人!他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那么想杀人!

其中一个岛国男子指了指李泽道,然后语气很是猖狂的,用生硬华夏语说道:“八嘎,你已经中了我的毒药了,乖乖让我割下你的首级,别在做无谓的抵抗了!”

李泽道看着他就好像在看一个死人似的,没有说话,那微微发颤的手却是一点一点的握成了拳头。

“你的确是中毒了。”弗兰克从兜里拿出一瓶香水说道“这不是香水,这是一种能让人全身乏力的**,刚刚下车的时候,我已经对着空气喷了几下了,足以让你中毒了……好了,我已经让你死得明白了,你可以去死了,两位来自岛国的忍者,田中君以及高桥君,你们可以动手了。”

两个岛国人缓缓的把刀举了起来,准备朝李泽道劈过去。

“八嘎,下地狱吧。”田中君大吼着说道,当然了,这次他是用岛国语喊出来的,李泽道翻译了下,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当然了,你别问说为什么这种时候了李泽道竟然还有心思去翻译的!只能说,学霸嘛,就是任性,下意识的就这么干了。

而就在李泽道翻译的功夫,喊出这话的田中君已然冲到跟前,手里的那把刀子已然快速而又准且无比的朝李泽道的脖子上砍了过去。

“啊……”车里的季月莫看到这一幕之后眼睛瞬间睁大了,惊呼出声,小脸已然煞白无比了,下意识的眼泪更是滴落下来了。

李泽道就这么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把刀子砍下自己的脖子,与此同时,他感觉到了危险,这种感觉很是清晰,就好像那已然有些凉意的秋风在他的皮肤上吹过似的。

眼见刀子就要砍在对方的脖子上,田中君那张脸已然布满了残忍的笑容了。

下一秒,刀落!与此同时,田中君的那张脸瞬间凝固了!

人不见了!那个原本站在这里任凭他拿刀砍掉脑袋的人竟然不见了!

下一秒,田中君的心脏莫名一缩的,他觉察到危险了。

站在后面的另外一个岛国男子高桥君以及弗兰克的那张脸也凝固起来了,一脸活见鬼的表情。田中君不太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但是他们两个却是看得清清楚楚……就在田中君的刀即将砍在他的脖子上的时候,对方身形消失了,等再次出现在他们视野的时候,他已经站在田中君的身后了。

“八嘎……田中君,小心,支那猪在你身后。”高桥君惊叫。

但是此时提醒已然太晚了,李泽道那只手已然一把掐住这个岛国男子的脖颈,下一秒一脸诡异到极点的笑容的同时手指更是瞬间发力了。

“嚓咔!”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响起。

田中君的脖子已然被李泽道硬生生的扭断了,脑袋怂到了一旁,那张瞪大的眼睛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显然到死他都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死得这么快。

高桥君跟弗兰克也傻眼了,他们万万都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强悍的,一出手,田中君的脖子就这样被扭断了,更是让他们觉得惊恐的是,他不是应该已经中毒了身体酸软无力才对吗?还是说,这**过期了?

车里,季月莫的心猛烈地疼痛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她的胸口处似的,让她呼吸都觉得困难了,她从来没有见过李泽道这样的表情,是什么样的疼痛使他的面孔扭曲成这个样子?

李泽道手一松的,手里的那个死人已然瘫倒在地上了,下一秒,李泽道更是一脚踹在那尸体上,很是干脆的把这尸体踹出了那护栏,于是尸体开始做着自由落体运动。

“别着急,很快的就轮到你们了。”李泽道回头,眼睛充血,面容微微扭曲的,笑得很是恐怖诡异的看着还没反应过来的高桥君以及弗兰克,声音冷冽无比的说道。

“弗兰克,一起上,一会儿你攻下我攻上,咱们还有一丝机会。”高桥君眼神死死的盯着李泽道,“对方很强,自己小心了。”说着缓缓的将手里的刀举了起来。

福克兰表情凝重的点了点头,然后那略显发颤的手又从兜里摸出了那瓶“香水”,对着空气狂喷起来了。

“刚刚喷的药量太少了点。”弗兰克在心里想到。

“八嘎,杀!”高桥君就像离弦之箭似的,双手紧紧的握着手里的那把刀,快速的冲向李泽道。

李泽道仍旧是那幅嗜血的表情,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着这个正朝他冲过来的男子,眼里满满的都是杀气,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

“八嘎……”冲到李泽道跟前的高桥君低声吼道,然后刀子狠狠的朝李泽道猛劈了过来。

李泽道的脚抬起,一个鞭腿过去,迎向了那把砍过来的刀。

“哐当!”刀子断裂的声音响起……高桥君手里的那把刀子已然被李泽道很是干脆的一脚踹断了!

高桥君脸色大变的,下意识的身体就要往后猛退的,下一秒,却是觉得自己的双腿就好像被一条大铁柱狠狠的砸到了似的,听到到“咔嚓”的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响起,他的两条腿已然断裂的,当下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然后打滚哀嚎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