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一章 你不会报警吧/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眼睛嗜血的看着在地上如此痛苦的哀嚎的岛国人,却是微微的扭了扭脖子,然后脚缓缓的抬了起来,对准他的脸,猛地一脚踩了下去。

“砰!”的一声闷响的。

鲜血**四溅,高桥君的脑袋已然不见了。

车里,季月莫看到这如此骇然的一幕,脸色刷一下子已然煞白无比了,身体微微的颤抖起来了,但是却很是固执的没有将眼睛闭上,而是眼神来回在李泽道以及地上那具尸体上来回的交替。

她想用这样的方式跟李泽道一起承担他心里的那份痛楚!

弗兰克那张脸同样毫无血色了,那放在兜里的手已然布满了浓密的冷汗了,兜里有一把手枪,他的手正抓着那手枪,但是他却是没有勇气将枪掏出来枪口对准这个此时身上散发出一股浓郁的杀气的男子,因为直觉告诉他,一旦他把枪掏出来的话,他会死得更快!所以他一点都不敢冒险。

李泽道又是一脚过去,踹在高桥君的身体上,再次把他的尸体踹下悬崖了,然后抬头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着弗兰克。

弗兰克咽了咽口水的,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放在兜里那紧握着手枪的手沁出更多汗了,这个杀神的眼神太可怕了,让他这个车王压根就没办法平静下来。

“因为你不是岛国人,不是忍者,所以你现在还活着。”李泽道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着他说道,心里的那种暴戾更是一点一点的消退。

“告诉我,谁让你们来的,我可以让你多活一会儿。”李泽道说道。

“胜田太郎。”弗兰克不敢有任何的隐瞒,当下说道,“尼索……”

声音戛然而止,因为李泽道如果鬼魅一般的瞬间已然来到他跟前了,他的手更是一把掐住他的喉咙。

“no……”弗兰克眼神惊悚的,那始终放在兜里的手更是掏了出来,试图用手里的手枪射击李泽道。

“咔嚓!”李泽道的手指微微一用力的,他的脖子很是干脆的被扭断了,歪到另外一边去。

当下李泽道就这样掐着他来到了那辆白色的奔驰越野车跟前,拉开车门将弗兰克的尸体扔了进去,然后他也上了车,启动了车子。

另外一辆车里,季月莫那流露出惶恐的眼神看着李泽道就这样把尸体扔进那车里然后还上了对方的车,脑袋有些迷糊的,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么,却是看到那辆车子被启动了,然后掉转了下车头,下一秒,更是快速的朝着悬崖边行驶了过去。

“他因为杀人了……所以……要自杀?”季月莫的脸色大变的,思考能力瞬间处于凝滞的状态。

“不……泽道……”她惊吼一声的,眼泪已然弥漫了双眼,下一秒更是用力的推开了车门下了车,发疯一般的朝着那辆车追了过去,泪水像是决了堤的河坝。

但是,她又怎么可能追得上那辆已然行驶到悬崖边的车?只见那辆车很是干脆的冲破了那锈迹斑斑的护栏,然后朝着那悬崖下冲了下去。

“不……不……”悲怆的声音从季月莫的嘴里发了出来,泪水更是弥漫了她的整个双眼,她的身体上的力气更像是瞬间被抽空了似的,眼前一黑的,眼见身体就要瘫倒在地上了。

然后,她落入了一个强有力的怀抱当中。

“学姐,我没事。”一个已然沁入她的内心深处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然后季月莫像是被惊醒了似的,眼睛惊恐般的睁开,眼里的那种绝望无助的眼神还没有消退下去。

李泽道看着心里一阵心疼的,把这个无忧无虑女孩子拉进自己那肮脏黑暗又充满血腥仇杀的世界,让她目睹这如此血腥的一幕幕的,当真是一种罪过啊。

“泽……泽道……”季月莫睁大泪眼盯着李泽道看,然后眼泪在一次下来了,“呜……我……还以为……还以为……”

然后脑袋深埋在李泽道的怀里哭泣起来了。

……

哗啦啦……

浴室里面的水一直流敞,玻璃门折射出昏黄的光。

季月莫正在里头洗澡,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仍然没有出来的意思。

李泽道能够理解她现在的心情,这个女孩子的父亲虽然是军人,而且级别还不低,但是一看就是走后门进去的,所以她的骨子里并没有军人的那种血液,她跟大多数处于这年纪的女孩子一样,在校园里无忧无虑的学习着,生活着,甚至从来都没见过死人的,更别说是如此血腥的一幕了,所以她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够完全消化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此时他们已然离开狼山回到了凤凰市并且找了一家酒店入住了,当然了,回来之前李泽道没忘跟人妖要那两千万的善款,毕竟这场飚车他赢了,至于弗兰克,因为技术不过关所以连人带车掉下万丈深渊了,对于此,李泽道只是深表遗憾。

李泽道不知道人妖信不信他的这一套说辞的,反正他是相信了,之后人妖不得不努力的装作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往李泽道的账户里打了两千万。

而这一路回来,季月莫失去了往日的那种活泼,整个人发闷的看着窗户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李泽道也没去打扰她,静静的想着一些事情。

“哐!”浴室门终于从里面被人推开。裹着酒店白色浴袍的季月莫走出来,湿漉漉的头发搭在了肩膀上,当下也不去看李泽道的眼睛,说道:“你……去洗澡吧。”

然后,她走到角落里去用吹风机吹她那湿漉漉的头发。

李泽道点了点头的,然后转进入了这个还冒着热气跟香气的沐浴间,快速的把自己扒个精光的,然后站在跟前打开喷头,却是没有用热水,而是用冷水,任凭那冷冰冰的水冲刷着他的脸,他的身体,这才觉得体力的那种燥热平息了一点。

他一点都不觉得愣,但是他的那颗心却是冰凉无比!即便心里在排斥在怨恨的,即便知道他在暗中做一些让自己压根就接受不了的事情,但是他终究是自己的父亲,他就这样大口呕血的死在他怀里,那一幕对李泽道来说,已然成为最骇人的梦魇了,他一定要让伊藤好武付出应有的代价,以血还血,别无其它。

足足用这冷冰冰的水冲刷了十几分钟之后,李泽道这才擦开身体,穿着剩下的一套浴袍出来。

他用毛巾擦拭着头发,对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季月莫说道:“学姐……”

“泽道……”季月莫同时抬起头来看着李泽道。

两人同时开口。

李泽道勉强一笑说道:“学姐,你先说吧。”他大概知道季月莫想说些啥。

季月莫明亮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李泽道,说道:“你先说吧。”

“你不会报警吧?”李泽道小心翼翼的问道。

“……”

“你不会觉得我很危险很暴力很血腥的所以要把手表或者买手表的钱还给我吧?”李泽道再次小心翼翼的问道。

“……”

季月莫的眼眶一下子红了,她可怜兮兮的看着李泽道说道:“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什么?”李泽道愣了下,心想我这好像是我的台词吧?

“你是不是要和我分手?”季月莫语带哭腔的说道,“你说这些让我心疼的话是不是不想要我了想一脚把我踢开了?”

“……”

“你都不叫我宝贝了……叫学姐的,是不是想回到从前……”这一刻,那个在台上如同端庄女神一般的主持人俨然变成了恐慌无助的小女人了。

“……”

“我……我知道我很没用,看到那样的场面吓到了……但是我那是第一次……”季月莫想起李泽道如同杀神一般把那个人的脑袋就这样踩碎了的场景,喉咙奇痒,又有一股子酸涩的物体想要喷涌而出,“我……我刚才在洗手间里已经吐了好几次了……不过我以后会习惯的……”

“……”李泽道无语,这种事情可不能习惯啊。

“对不起,宝贝,吓到你了。”李泽道过去搂着季月莫道歉。

“不怪你的,这不是发你的错。”季月莫趴在李泽道的怀里,声音哽咽的替李泽道开脱,“这又不是你的错,是他们先要杀你的,他们要是不杀你你就不会杀他们啊……

“是啊。”李泽道点头说道,“要不是他们想杀我,我怎么可能会和他动手呢?好好比赛分出输赢不就行了,为什么要动手呢?”

“就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嗯嗯,宝贝你这话太对了。”

“那个死人妖相信你的话吧?不会报警吧?”

“不会。”李泽道笑了笑说道,“他要是报警的话,他就不是人妖了。”这样高高在上的一个豪门大少……哦,不对,是豪门大人妖的怎么可能会报警呢?这种如此丢人的事情他是不会干的。

季月莫紧搂着李泽道的腰肢说道:“你知道?在车里看到你的表情那么痛苦的时候,我有多心疼的,那时候我就想紧紧的抱着你,替你承受那份痛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