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三章 带你去见你爸/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知道你回是这样的反应。”苏珊笑吟吟的瞥了他一眼说道,“只是那只是我心里的一个想法,我可没有想将其变成现实呢。”

“……苏老师,你怎么可以这样呢?”李泽道一脸黑线,“我压根就不是当班长的料啊,我旷课就跟玩似的,我没那闲工夫当然了也没钱请大伙出去乐呵乐呵的,没那心思去管那些学生的屁事的,像我这样的人怎么可以是班长呢?你一意孤行的让我当班长你让其他那些学生怎么想?”

“说得也对。”苏珊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

“他们会觉得你这个辅导员太不称职了,看人的眼光太低了,太刚愎自用了,甚至还会认为你是不是被我用金钱收买了……”

“金钱没有,但是肉体……”苏珊舔了舔性感的红唇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李泽道,“四十分钟哦……”

“……”李泽道差点腿一软的就这样跪倒在地上了。

当下很是郁闷的说道:“苏老师,我是很认真的为你着想,你可是个英明神武的美女辅导员对不对?所以啊……”

“所以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你应该当这个班长。”苏珊接过李泽道的话说道,“因为是你是我的男人啊,这样的好处我自然而然的得给你,至于他们怎么想……你觉得我是那种会在意他们想法的人?”

“……”李泽道很是清楚的知道苏珊压根就不是那样的人。

“亲爱的李同学,是不是很感动?”苏珊咯咯笑着问道。

“是啊,好感动。”李泽道一脸的黑线,“感动得都想打你屁股了。”

说着,李泽道趴在苏珊圆润的肩膀上,呼吸着她身体弥漫开来的体香面,身体已然开始燥热起来了。

“苏老师,你可以把我手放开吗?”李泽道想手从苏珊白色衬衣的下摆处伸进去,却被她牢牢地给握住动不了。

“不行,不许你乱来。”苏珊娇声说道,心里却是羞涩中又略带着一丝期待的,本来她就叛逆跟张狂了,丝毫不介意在这个地方跟这个让她爱到骨头里去的男人来场交流的的,但是这里可是办公室啊,谁知道孙丽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的?一会儿来个不上不下的那不是难受死了?

“真的?”李泽道低下头,含住了苏珊的耳垂。

“别……”苏珊想拒绝,但是身体一下子酥软了,已然没有半点力气了。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砰砰……”的轻响起来了,当下苏珊像是受惊的兔子似的,一下子站起身来把李泽道,快速的整理起自己的衣裳来了……还好,这个家伙的手还没来得及伸到衣服里,所以衣服并没有什么乱。

“我靠……”李泽道很不爽的轻声怒骂道了句,怎么每次要好事的时候总会有人打扰呢?什么时候才能跟苏老师在这办公室里好好的很是单纯的做一些事情呢?

苏珊朝李泽道抛了个媚眼的,让李泽道心里一阵痒痒的,这才喊道:“进来。”

“砰砰……”又是几声敲门声响起

“进来!”苏珊以为门外的人听不到她的呼喊声,再次说道。

“砰砰……”又是敲门声。

“……”苏珊这个郁闷啊,难道她的声音还不够大?

“苏老师……门是不是……又坏了,我推不开门……上次你们班那谁不是才修过吗……”门外,土木工程的辅导员孙丽喊道。

“……”苏珊的嘴角微微一扯的,这才想起来,方才李泽道进来的同时并没有忘记锁门。

看向李泽道,后者正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盯着她的,知道他是故意的,于是狠狠的白了他一眼,然后过去边将门打开边像是什么事都没有似的看着站在那里表情有些疑惑,在看到办公室里竟然还有一个男人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更是精彩了的孙丽以及钱如良说道:“这锁……怎么老出问题呢……李同学你行啊,又修好了,我记得你上次说过你家是卖锁的?”

“是的,苏老师,我上回说了,我爷爷曾经是一名伟大的开锁工人。”李泽道一脸认真的说道,“所以我小时候的志向也是做一名伟大的开锁工人……但是我妈没让。”

“……好了,李同学,假条已经帮你补好了,你回去上课吧。”苏珊说道,很是隐晦的一记媚眼扔了过去。

“好的,谢谢苏老师。”李泽道一脸恭敬的说道,然后在钱如良以及孙丽的那种显得很是怪异的目光离开了。

走进教室后,李泽道发现自己被两道目光死死的锁定住了,一道来自林素素,眼里满满的都是柔情的笑意。

另外一道则来自米菲,眼神则很是复杂,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的。

李泽道看了米菲一眼,然后眼神跟林素素相对的,报以微笑走了过去,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我还以为今天你还是不来呢?”林素素小声说道。她知道李泽道这几天心情有些恶劣,不过跟其她姐妹一样,别没有多问啥。

李泽道不好意思一笑说道:“作为一个学生,旷课是不对的,刚刚在苏老师办公室的时候,我还被她狠狠的‘批评’了一顿,她还威胁我说在乱旷课的话就把我班长的职位给撤了。”

林素素抿嘴笑了起来说道:“我才不信呢。”以苏珊对李泽道的那种宠溺,才不可能‘狠狠’的批评他呢,她更愿意相信在办公室里的时候,李泽道‘狠狠’的调戏了苏珊一番的,当然了,前提是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

米菲眼里的那种复杂的神色已然消失不见了,脸色也恢复了正常,就好像啥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嘻嘻笑着看着林素素说道:“林妹妹,想找你借一样东西。”

林素素一愣有些好奇的问道:“借东西?钱?”

“……不是,是借你老公一用。”

“……”林素素微微一愣的看向了李泽道,后者一脸淡淡的笑容的,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

米菲耸了耸肩膀有些无奈的说道,“这几天晚上我不都在家里住吗?我妈跟我说了,想把什么七大姑的八大姨的九大婶的儿子介绍给我认识,说他如何如何的优秀如何如何的好如何如何的帅气,说得我头昏眼花的耳朵长茧,所以我就谎称我已经男朋友了,这不只能借你的老公用用当下挡箭牌…………”

说着米菲看向了李泽道不好意思一笑说道:“没问题吧?班长大人?”

“没问题。”李泽道看着米菲笑得有些诡异的说道,当然了,这样如此诡异的笑容林素素并没有看到。

米菲脸上的笑容微微僵硬了下,然后笑嘻嘻的说道:“没问题就好,我就知道班长大人是好人,肯定会帮我解燃眉之急的。”说着看向了林素素,“放心吧,林妹妹,用完之后马上还给你,保证不会缺少一根头发。”

“去你的。”林素素一脸哭笑不得的说道。

这一节课是黄宇的《华夏考古通论》,仍旧是标志性的迟到十分钟,仍旧是给人一种文尔雅的感觉,讲课仍旧是如此幽默风趣知识是如此渊博的。

但是再次面对他的时候,李泽道已然又是另外一番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前面几次见到的那个黄宇并非是真的黄宇,而是他假扮的,难怪,看到他的时候,心里会瞬间涌起那种一样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的,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有什么声音在深情的呼唤着他似的,让李泽道的心里有着一种酸酸的想哭的感觉。

现在李泽道明白了,那种感觉就是所谓的血溶于水的感觉,只是,当初怎么没早发现这一点呢?

也难怪,那时他请自己跟林素素在真凤凰吃饭的时候,他能说出那个所谓的家族一代流传一代的有关陈抟以及古墓的秘密,因为他不是黄宇,他是上官文的孙子,上官浩宇,那么这个秘密自然而然的由他来传承了。

放学之后,米菲笑嘻嘻的对林素素说道:“林妹妹,我这就很不客气的把你老公给带走了哈。”

林素素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李泽道,没多说啥。

“走吧,李大班长。”米菲可爱的朝李泽道眨了眨眼的。

李泽道微微点了点头的,捏了捏林素素的小手然后两人跟林素素分开,一前一后的朝着停车场走了过去。

走了几步之后,米菲回头,嘴唇轻咬的,眼神复杂的看着李泽道。

“不是要带我回去见你妈吗?”李泽道笑道。

“不是,是要带你去见你爸。”米菲轻声说道。

“……”李泽道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我们已经将他火化了,并且在凤鸣山找了一个地方埋了。”说着,米菲的眼眶微微的有些发红了,可想而知,她跟师父的感情还是很深的。

李泽道心里猛地一抽痛的,喉咙更如同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似的,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了,那双眼睛更是慢慢的泛红,眼里流露出一丝极为浓郁的杀气。

良久,李泽道这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说道:“带我去见见他吧。”

米菲伸手抹掉眼角的泪珠的,哽咽道:“嗯,先去买点祭品之类的在过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