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四章 最近流行盗墓/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子一路行驶离开了市区来到了荒凉的郊区,最后来到了杀人毁尸灭迹的最佳场所凤鸣山。

凤鸣山依旧如此凄凉,加上秋风萧索的,荒草凄凄,偶尔还有一只乌鸦名叫两声的,更是增添了不少恐怖的气息,虽然是大白天的,仍旧给人一种慎得慌的感觉。

将车停好之后,两人下车,其中米菲的手里多了一个竹筐,筐了有不少好菜,是去真凤凰那边打包的,米菲说师父喜欢吃真凤凰里头的菜,因此两人去打包了一堆,几乎把真凤凰里头所有的菜都要了一份。

另外还有蜡烛,纸钱,香,以及一瓶价格不菲的红酒。

“就在这里?”李泽道左顾右盼起来了,他脸上的表情很是干涩,眼眶泛红,看起来就快要哭了一般。

“不是,还得往上走,拐上那条小山路。”米菲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条小道鼻子发酸的说道,“车子是开不过去的,咱们步行过去吧。”

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那走吧……把那篮子给我?”

米菲看了李泽道一眼,没有拒绝他的好意,将篮子递给他之后便在前面带路,两人一前一后的拐进了那条荒草凄凄极为狭隘难行的小道,向上攀爬,最后来到了一个陡峭的小山坡跟前。

“就这里了。”米菲红着眼指了指前面一块半人高的大石头说道,“师父的骨灰就被埋葬在这块大石头下。”

李泽道的目光落在那块大石头上。

“之所以没有坟冢以及墓碑……”米菲的小脸布满了哀伤,眼睛通红的,仰着小脸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人都死了整个坟墓有什么用?另外我也怕有人惊扰到师父,最近不都很流行盗墓吗?”

“……”

李泽道看着那块既可以当坟包又可以算作是墓碑的大石头,然后走了过去,就好像回到了家似的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从篮子里取出了贡品以及香火纸钱。

李泽道那一包包好吃的摆好,把红酒打开,然后把香点燃,把纸钱烧着,手伸了过去轻轻的抚摸着那块大石头说道:“说真的,我不知道应该跟你说些啥……哦,对了,你为什么不愿意见我呢?是因为怕我破坏你的计划还是因为你没脸见我?”

米菲看着他,泪水就如同像是决了堤的河坝似的,小手捂嘴的,整个人已然成为泪人了。

说着李泽道又将一沓纸钱扔进了那火堆里继续说道:“但是你知不知道,虽然我表示很讨厌你很恨你但是我还是想见到你的?想叫你一声爸,想跟一起聊些啥的就如同那千千万万的普通的父子一样……”

李泽道看着那火光,声音已然有些哽咽了,就如同喉咙里有一口浓痰堵在那里似的:“我很羡慕别人啊,他们从小就被父亲教导到大,什么说男人要独立,男人要勇敢,男人要勤奋,男人要学有所长,男人当成为人中俊杰……李大海他可没跟我说这些啊,他就说他相信我,我是人中龙凤总有一天会一鸣惊人的,然后……没了。”

现在想想,李泽道突然觉得李大海实在对他太好了,好得都有点不真实了,好得有点诡异了,舍不得打舍不得骂的,也难怪,他不是他的儿子不是?他是他老板的儿子啊!他知道他老板的儿子就是一个傻逼啊。

谁家的父亲能忍受自己的儿子每次考试都是倒数第一的没想去责备一下?

反正李泽道觉得,以后他的儿子要是敢考倒数第一的话,他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到医院做亲子鉴定,自己的儿子怎么可能那么傻逼呢?

“我也不知道人间的纸钱会不会到了下面就成了真钞,如果当真能够等值兑换的话,你就给我托一个梦回来……再想办法给我打听几支能够中奖的彩票或者必定涨停的股票……当然了,这钱不是我要花的,而是为了捐赠给基金会,我成立了一个天道基金会,这你是知道的,而且我想你肯定也知道我为什么会成立这个基金会,但是我怎么觉得我有一种被忽悠的感觉呢?李大海肯定不是因为什么不想我承担什么担子的然后才走的……他那是在骗取我的眼泪跟自责啊,挺不厚道的,你要是见到他,记得揍他一顿。”

李泽道红酒拿了起来,自己对着瓶口咕咚咕咚地灌了一大口,说道:“话说你是老酒鬼吗?靠,你可是我爸诶,我竟然不知道这种事情?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失败?不管了,今天咱们父子就喝一点……”

说着李泽道又喝了一大口的,然后把剩下的都倒在那燃烧着的火堆跟前。

“还应该跟你说些啥呢?”李泽道晃动着手里的酒瓶说道,“哦,我妈……那天晚上你跟我说,有机会,告诉我妈说你对不起她,你很爱她,你下辈子还娶她……这个我恐怕没办法答应你,一旦把你的事情告诉我妈了,就等于又在我妈的那颗伤痕累累的心脏上面又捅了一把刀子,我又不是你,这种事情我做不来……”

“还有,就算要托梦,也别去找我妈,找我就行了……别跟我说太多,除了有关彩票以及股票的事情,其他的不用跟我说了……对,我就是这么任性这么嚣张的,有种你爬起来打我啊……你打我啊……你打我啊……”

酒瓶子滑落在地上,李泽道大手捂脸,身体颤抖低声呜鸣,这一刻,他不是那个考了七百四十九分这种变态分数的高考状元,不是那个让诸多公子哥吃瘪的李少,也不是新生中的no1,什么青蛙王子篮球王子激光王子,不是凤凰大学的风云人物暗恋他的女孩子没有一百也有八十甚至连男的都有……他就是迷失回家的路途的无助的小孩子罢了。

米菲泪流满面的,蹲在了下去,把李泽道的脑袋紧搂在自己的怀里,无声哭泣起来了。

“师父,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他的……虽然他压根好像就不需要我的照顾。”米菲紧搂着李泽道,看着那块大石头在心里想道,“那就让他照顾我吧……所以你也不需要为我担心……”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的,李泽道这才停止了哭泣,然后脑袋在米菲那已然饱满的胸部上蹭了蹭的,这才离开,然后抬头看着米菲。

两双已然哭肿哭红的桃子眼相对,你看我我看你,气氛一下子有些诡异。

“肚子饿了吧?”李泽道出声打破了这种死寂。

“……饿了。”米菲说道,小脸有些发红的,这个混蛋竟然流出来的眼泪跟鼻涕的全部都擦拭在她的胸口上了,而且他最后蹭了蹭是什么意思?当她没有师父罩着了所以好欺负吗?要不要一巴掌过去?

看在他哭得这么可怜巴巴的,米菲想了想还是不给他一巴掌了。

“陪他吃饭吧,这么多他应该吃不完吧?”李泽道指了指地上的那些从真凤凰那里打包来的美食说道,“你比我更了解他多了,他的饭量不大吧?”

“不大。”米菲说道,心里酸涩异常,心想这个色狼也挺可怜的。

李泽道点了点头,然后找来打火机继续烧那些没有烧完的纸钱,米菲凑到跟前帮忙,并且那那些食物每样取出一点放在那燃烧着的纸钱里。

做完这些事情之后,两人面对面席地而坐的,消灭起剩下的那些美食来了,好像心里的那种戾气发泄出来了似的,李泽道的胃口跟前两天比起来好太多了,米菲的胃口也不赖。

“喂……那剩下最后一块了,给我……”米菲说道然后一把抢过李泽道手里的那块封肉,然后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李泽道瞪大眼睛看着她说道:“我咬过一口了……”

“哦,你有什么传染病吗?”米菲问道。

“……没有!”李泽道很是郁闷。

“哦,那没事。”米菲瞥了他一眼说道。

“……”李泽道心里这个郁闷啊,现在应该关心是这个吗?

“你真的是凤凰市人?”李泽道看着米菲问道。

“我才不相信你没有调查我过呢。”米菲有些鄙夷的看着他说道。

李泽道点了点头,他的确调查过米菲,地地道道的凤凰市人,父母都抱着铁饭碗在机关单位上班,家境颇为殷实。

“还是说,你不是米菲?”李泽道看着米菲问道。之前周小天能变成那个流氓然后给了自己一枪的更是差点要了何小雨的命,在之后他也能变成黄宇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了讲台上,足以见得他们的这个换脸之术有多发达,能让你变成另外一个人。

当然了,还是有破绽的,那就是眼神,容貌能变,心却是变不了,眼睛作为心灵的窗户,自然也改变不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我真的是米菲,地地道道的凤凰市人,我爸叫米炳贤,是市建设局的一个办公室主任,我妈叫朱音,同样是建设局的,是一名财会。”米菲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李泽道说道,“我才没有换脸呢。”

“换脸?周小天?”李泽道问道。

“是的,你的那个同学周小天是通过换脸手术变成那个流氓的。”米菲解释道,“所谓的换脸手术就是把那个流氓的那张脸皮给剥下来,经过一番处理,然后贴在周小天的脸上,这样就变成另外一个人了,当然了,那个脸皮被扒下来的人,自然而然的也就活不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