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六章 狗屁道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凭什么认为那是他们存在这世界上的唯一价值?”李泽道低声吼道,差点一巴掌就抽在她的那张脸上,“你凭什么了结了他们仅有一次的生命?你以为你是谁?”

米菲眼神倔强的跟李泽道对视,怒不可赦的说道:“你刚刚吃什么了?有鸭子,有猪肉,有鱼,有鸡,有虾,有螃蟹的……它们都是有生命的,你凭什么了结它们的生命?就算它们不是你杀的,但是死者为大,你凭什么吃它们?你以为你谁啊?”

“……”

“你之所以吃它们,那是因为你认为这些鸡鸭鱼活着的意义那就是被你吃的。”米菲大声说道,“那这跟我们认为那些只会个美好的世界带来黑暗,那些社会的蛀虫活着的意义就是当我们的实验体有什么区别?”

“……你……你这是强词夺理!”李泽道气得脸上的肌肉在剧烈的抽搐着,“人命跟鸡鸭鱼能比吗?”

“怎么不能比?”米菲胸膛一挺的,理直气壮的说道,“那个谁谁谁的不是说过吗?众生平等!再说了,人命有多高贵?也很贱好不好?哪天不死人的?特别是爆发战争的时候,一颗原子弹下来就会收割掉多少条人命?那种情况下你还会觉得人命值钱吗?”

“……”李泽道那张脸有些发绿了,这个不讲理的小妞怎么越扯越远了?当下大手猛地扬了起来。

“怎么?说不过我就想想打我?”米菲小脸一扬的冷笑,“那你打吧,反正你是师父的儿子,认真算起来是我的师哥,师哥打师妹,天经地义,再说了,师父也让我好好照顾你,被你抽一巴掌怎么了?”

“……”李泽道目瞪口呆的,狗屁师兄妹啊,狗屁天经地义啊,不过这一巴掌自然的也就在也打不下去了。

“你打啊,你怎么不打?”米菲眼神死死的盯着李泽道看低声吼道,然后眼眶一红的,眼泪再次掉落下来了,一副可怜凄惨的表情。

“我不用你照顾。”李泽道淡淡的说道。

“你以为你谁啊?你以为我愿意照顾你啊,你以为我愿意接近你啊,要不是师父的吩咐,我才懒得理会你这个大白痴臭不要脸的色狼呢。”米菲朝李泽道扑了过去,粉拳如同敲鼓般的砸在了李泽道的身上,“你混蛋,混蛋,混蛋……呜呜……”

李泽道一动不动的,就如同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一般,任凭哭得可怜巴巴的米菲一拳接着一拳的往他身上砸的,直到米菲砸累了,这才趴在他的怀里,“呜呜……”的很是伤心的哭了起来了。

哭着哭着,也就哭累了,哭累了,也就睡着了……是的,到后面,米菲竟然就这样趴在李泽道的怀里睡着了。

李泽道听着那均匀的呼吸声,微微苦笑了下,却也知道她不是在装睡,毕竟以她对她师父的那种感情那种依赖,这几天米菲肯定没睡好。

当下轻轻的将她横抱了起来,然后目光落在那块大石头上,用仅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再一次过来,不过,你的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至于你跟师父的之间的仇恨,师父是不是真的是杀死太爷爷的凶手,等我了解了解情况再说吧,师父说,你是个自以为是的大傻逼,也许事情真的跟你认为有些出入……那么,再见……”

当下李泽道抱着米菲往前走了几步的,然后止步回头继续说道:“至于米菲……我知道你应该把她当作女儿一样看待吧?我会替你照顾好她的,并且好好的教导她……她还小,一些狗屁不通的观点还没有根深蒂固,还有救。”

“混蛋……”怀里的米菲呢喃道。

“醒了?那就下来自己走。”李泽道低头看了米菲一眼,后者的双眼紧闭的,呼吸匀称,原来是在说梦话。

李泽道除了无语还是无语,当下眼神重新落在那块大石头上轻声说道:“那么……再见。”

说完,离开了这个小山坡,走进了那条荒草凄凄极为狭隘难行的小道,回到了停在那里的奔驰suv跟前,然后空出一只手出来,拉开了车门,就要将米菲放进去。

低头一看,却见米菲那哭红的大眼睛正盯着他看。

“师哥,买衣服去?”米菲说道,“不对,不对,得先去机场。”

“……”李泽道有些懵圈,这孩子的脑子出问题了?难道刚刚抱她行走那条很难走的小山路的时候,不小心的她的脑袋磕到什么地方磕坏了?当下将手微微一用力的,直接在米菲扔在了那后座上。

“师哥,你不会温柔一点吗?”米菲很是郁闷的说道。

“不能。”李泽道没好气的说道,“没把你扔在路上就不错了……还有,别叫我师哥。”说着拉开副驾驶的车门,钻了进去。

米菲恶狠狠的瞪了李泽道的背影一眼,小脑袋却是凑了过去:“真的,先去机场,我妈真的想把什么七大姑的八大姨的九大婶的儿子介绍给我认识,说他如何任如何的优秀如何如何的好如何如何的帅气,我都谎称我已经男朋友了,她压根就不相信的还说像我这样的怎么可能有男朋友呢……”

“你妈说得对。”李泽道随口答道,启动了车子。

“对你妹啊,我妈的意思是……我的眼光太高了……我也有很多人追好不好?”米菲差点一拳砸在李泽道的脑门上,“学校里有很多人追我,我收到的情书不会比林妹妹少好不好?上次被那个杨帅狂追的不还拉你去当挡箭牌了?不过他们都太幼稚了,我看不上。”

“我也很幼稚。”李泽道说道。

米菲愣了愣,冷笑道:“你的意思是,我看上你了?拜托,师哥,我早就认识你了,更是亲眼见过你的种种傻逼懦弱的行为,你以为我会看上你吗?”

“那就好。”李泽道说道。

“……”米菲气得牙痒痒的,有了一种重拳击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这个混蛋!然后有些小可怜的说道:“求你了还不行?我妈让我下去去机场接那个什么七大姑八大姨的儿子呢,否则有我好看的,你跟我一起去?”

“没空……”

“求你了……大不了我承认刚刚你说的那些都是对的,我的观点都是错的还不行?”米菲撒起娇来了,硬的不行就来软了。

“你确定?”李泽道回头看了米菲一眼。

“确定。”米菲说道,“以后你说啥就是啥还不行?你说人命跟鸡鸭鱼的命是不同的,那就是不同的……你是师哥嘛,师父没了,我自然听你话了,你的话自然是对的。”

“那行吧,那就去机场……不过买衣服干么?”李泽道想了想说道,突然间觉得他们这对话好像有些暧昧。

“晚上带你回去见我爸妈啊,我不得让他们相信,我的确找到男朋友了。”米菲说道,“只不过你这一套衣服太掉价了,所以重新帮你准备一套。”

“……”

……

因为要等的那航班误点的缘故,所以李泽道跟米菲到了机场之后,暂时在机场咖啡厅里待着,并且要了两杯咖啡。

此时,两人脸上的泪痕也已然清洗掉了,只不过眼睛仍旧有些红肿的,而米菲也没在多说有关上官浩宇以及阎王殿的事情,李泽道也没想在去了解太多,至少现在他不想了解,对于这个阎王殿,他很是排斥。

“听我妈说,那个什么七大姑八大姨的什么的儿子叫曾小贤,燕京人,大我五岁啊,是个海归。”米菲挂了电话之后,简单的解释道。

刚刚她母亲给她电话了,问她到机场了没有,米菲表示自己已经到了,在咖啡厅里等着呢。

“你没见过他?”李泽道问道。

米菲明白他的意思,当下说道:“没见过……不过你放心吧,我见过他的照片,就那猥琐样的,很难忘记的,一会儿下飞机之后我一眼就能将他认出来了……呃,好像就是他……”

米菲目光落在咖啡厅的门口。

李泽道顺着米菲的目光看了过去,却看到一个身材颇为消瘦,长相斯文,身穿着阿玛尼白色西装的年轻男子正一副春风得意的走进咖啡厅,左手上拿着一大束玫瑰花,右手拉着一个行李箱。而且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头发上打了多少发蜡,仿佛能滴下水来,就是苍蝇落到上面也会打滑。

当下那男子一进来就东张西望的,显然是在找人,下一秒,目光定格在米菲身上,旋即脸露喜色的,然而当看到米菲旁边的李泽道的时候,眉头微挑了几下,旋即脸色又恢复如初了,然后朝两人走了过来。

只怕川剧变脸都没这么迅速啊,够阴险的……这是李泽道对男子的第一印象。

“师哥,没错,就是他,下吧有课讨人厌的美人痣。”米菲小声说道,“一会儿好好配合。”

“美人痣。”李泽道嘴角微微扯了扯,果然,这个家伙的下吧那里有一颗痣,当下压低着声音说道,“长得不是太猥琐啊,要不考虑考虑?”

“滚!”

“你就是朱茵朱阿姨的女儿菲菲,我说得没错吧?”走到跟前之后,这位刚下飞机的海归一副儒雅的样子看着米菲微微颔首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