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章 档次太低/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嘿嘿一笑说道:“伯母,我想您对我还是有一定的误解,不过毕竟咱们刚见面,你对我有着误解也是难免的……我相信只要您跟我相处久了,您就会发现,其实我没有您想的那么不堪的,我也有很多优点啊,比如我很诚实,很善良,我多才多艺,哦,对了,我的学习很好,你问米菲就知道了,我还是高考状元。”

米菲嘴角扯了扯了,这个家伙自夸起来怎么脸都不红一下呢?果然脸皮很厚啊。

朱音的那张脸却是更黑了,心想谁要跟你相处久啊?你是不是多才多艺,你是不是高考状元关我屁事啊!再说了,高考状元很了不起吗?能当饭吃吗?能当那种高档的化妆品涂抹在脸上吗?你看你小子第一次上门两手空空的,而人家小贤还记得给我从外国带来一套高档的化妆品呢。

“小子,我没空去对你有着什么更深的了解,我只知道,你是给不了我女儿幸福的。”朱音像是挑衅得火起的火鸡似的,冷冷的说道。

李泽道嘻嘻一笑,没皮没脸的说道:“幸福?伯母,您认为所谓的幸福是什么?难道您把菲菲嫁给这个……哦,就是站在您身后缩头缩脑的这只龟……哦,海归,就是幸福了?”

龟?要不是得装一下,曾小贤都想跟李泽道来一场真人pk了,谁缩头缩脑了?谁是龟了?你才是乌龟王八蛋呢?

米菲暗自好笑瞥了曾小贤一眼,突然间发现这个家伙的确如李泽道所说的那样,就是一只缩头缩脑的乌龟……哼,就算嫁给色狼也不嫁给乌龟。

想着,米菲目光落在李泽道身上,眼里的那种异样的情愫一闪而过。

“我想,伯母觉得这是幸福,无非就是这只海龟家境不错,有着一份年薪百万的工作吧?”李泽道笑嘻嘻的继续说道,无视曾小贤那仿佛要把他给生吞了的眼神。

“……”朱音那张脸更黑了,表情难堪至极,虽然她的确有着这样的想法,的确是因为曾小贤的家世好,年薪高,说白了就是有钱有势,但是你小子也别明目张胆说出来啊,你这么一说原本好好的一件事情就充满铜臭味了,让人情何以堪?

当下语气厌恶的说道:“小子,我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我之所以想让我女儿跟小贤在一起那是因为小贤这个孩子足够优秀,足够爱我女儿,深得我心……再说了,一个女孩子一辈子追求什么?还不是安逸的生活?浪漫的爱情,在我看来都是不现实的,在我看来,小贤就能给我女儿一个安逸的生活……是吧,小贤?”

“是的,伯母。”见朱音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曾小贤感慨表态,深情满满的看着米菲,“菲菲,相信我,我一定会把你捧在手心中的,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一点伤害的……呃……”

曾小贤的嘴角抽了抽,因为米菲正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那小子,压根看都不看他一眼。

“菲菲……”见自己的女儿如此执迷不悟的,朱音气坏了,然后眼神不善的盯着李泽道看,“总之,我是不会同意我女儿跟你交往的,你可以离开了。”

李泽道嘿嘿一笑说道:“伯母,是不是说,如果我比这只海龟有钱……哦,不,是如果我也可以给米菲一个您所认为的安逸的生活,您就同意我跟米菲在一起?”

“呵……就你?别以为你穿得人模狗样的我就不知道你的底细了!你以为穿成这样你就真的是公子哥了啊?这身衣服是下午米菲掏钱帮你买的吧?”朱音嗤笑了下一脸鄙夷的说道,“说到底,你就是一个还没走出社会空有幻想连衣服都要女人帮你购买的不要脸的穷学生罢了,你现在拿什么来跟我们家菲菲谈恋爱?”

米菲见母亲犹如机关枪似的射得李泽道体无完肤的,脑袋大的同时也只能深表无可奈何,只能暗暗的为师哥祈祷了,希望他能看在同门一场的份上撑下去,可别让自己失望啊!不过一看到李泽道那一脸淡淡的笑容,米菲就知道自己多虑了。

李泽道不好意思一笑说道:“我是没有太多钱……但是伯母您不是有钱吗?您可以给她钱,然后我们出去约会的时候不就有钱了?”

“……”不仅仅朱音脸上的肌肉在抽,就连米菲脸上的肌肉也微微的抽了起来了,这么不要脸的话他是怎么说出来的?不过一想起每次吃饭或是交班费都是林妹妹掏钱的,米菲又觉得李泽道有这样的想法好像在正常不过了。

曾小贤心里却是大乐,毕竟这个家伙越是不堪的,他的机会就越大。

当下朱音在也受不了李泽道如此无赖般的言语,一脸严霜的看向米菲尖声叫到:“菲菲,你看到了没有,你怎么会看上这样的无赖。”

李泽道却是无赖了到底不好意思一笑说道:“伯母,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而且我可比这只海龟高尚多了。”

朱音一听这小子如此不要脸的说自己比她精挑细选的女婿还出色,顿时不愿意了,当下冷笑道:“就你还想跟小贤比?你知道吗?小贤的父母可都是大学的教授,书香子弟懂不懂?”

曾小贤情不自禁的挺了挺自己的胸膛,眼神鄙夷的看着李泽道,嘴角有着一抹嘲讽。

“而且,小贤更是被一个大集团三番两头的盛情邀请去当一个基金会的总监,年薪两百多万,两百多万是什么概念,你知道吗?算了,跟你说这这些你也不懂,赶紧滚吧,不然我报警了!”

“是吗?”李泽道淡淡一笑说道,“那又怎样,可能我什么都跟他比不了,但是我比他更爱米菲啊,而且我也比他帅!是吧,菲菲?”李泽道说着一脸暧昧的朝米菲眨了眨眼!

米菲嗔怪般的瞪了他一眼回应,心里难免一阵甜蜜的。

“最最重要的是,米菲喜欢的是我,不是这只海龟,这瞎子都看得出来……伯母就这样忍心拆散我们这对有情人?”李泽道苦口婆心的劝道,“您就不怕您这一拆散的,米菲因为太想念我了以至于得郁郁症了?”

米菲脸一黑的差点一脚过去踹死这个混蛋,你才得郁郁症呢。

朱音见这个不要脸的小子如此肆无忌惮的竟然当着她的面跟自己的女儿打情骂俏的,还对她指手画脚起来了,差点一口鲜血没喷出来,当下深吸了一口气,平稳了一下心态,冷冷的说道:“小子,浪费了半天口水,你不就是要钱吗?说吧,要多少钱,你才肯离开我女儿?”

“哦?是吗?那我是不是可以请问您一下要多少钱你才同意米菲跟我在一起!”李泽道笑了笑,有些玩味的说道。

“钱?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钱?”朱音冷笑道,这小子的脑袋刚刚被门夹了?口气还真不小啊。

“您先别问我有什么资格,我就是以菲菲的男朋友这个资格来问您的。”李泽道说道。

“我为什么要回答你?”朱音一脸不屑的反问道。

“您可以不回答我,不过我不会这么放弃地,但是如果你告诉我,要是我无法拿出那些钱,那我放弃菲菲也心甘情愿。”李泽道一脸诚恳的说道,“本来我不希望用金钱来衡量我跟菲菲之间的感情的,不希望我们之间的感情充满铜臭味的,但是伯母……”

“小子,你闭嘴!”朱音气坏了,这个小王八蛋这是在说她势利?

米菲觉得好笑的同时更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算是被李泽道的这深情的表情给恶心到了,她从来都没想到李大班长原来是这么坏的一个人,可怜的母亲被他牵着鼻子走却还不知道。还有这只海龟就更可怜了,还没上来得及上班就失业了。

“很好,跟我谈钱?”朱音冷冷的说道,“那我就好好的跟你谈一谈,前段时间我喜欢上一款手表了,我觉得我们家菲菲戴上那手表一定很好看,价格不贵,也才三万,小子,你先去把那手表买来,其他的咱们在谈!”

“三万?”李泽道膛目结舌的,一副被吓到了的样子。

米菲见李泽道如此做作的,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毕竟价值三十多万的欧米茄腕表他都眼睛不眨的买十几个了,其中一个现在还牢牢的戴在自己的手腕上呢,三万的手表算个屁啊。

想着,米菲摸了摸手腕上的那腕表,又偷偷的扫了李泽道一样,心里一阵悸动。

“伯母,您消消气,又何必为难这个学生呢?”一旁的曾小贤眼神不屑的扫了李泽道一眼温声劝道,“哦,对了,您说的那款腕表是什么牌子的,哪里有卖?我这就去帮菲菲买回来。”

朱音眉开眼笑的,正要说啥,却见她异常讨厌的那小子已然换了另外一张脸了,眉头皱了皱说道:“那个……伯母,三万的腕表会不会……档次太低了?”

奶奶的,说得谁不会装逼似的?李泽道心里满满的都是不屑,自己可是有一个号称装逼的鼻祖的师父啊,跟我装逼?

“……”朱音跟曾小贤睁大眼睛,看李泽道就如同在看一个怪胎似的,这小子,脑袋真的被门给夹了?怎么这么喜欢装逼呢?

然后他们的眼睛睁得更大了,因为这小子当着他们的面用言语“调戏”米菲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当着他们面一把搂住米菲了。

***触不及防的被李泽道一把搂住,米菲“嘤”的一声,那张脸已然红透了,身体象征性的挣扎了下然后就如同小鸟依人似的静静的靠在他的怀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