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一章 得罪老板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放开菲菲……菲菲,你在干么?”朱音脸色难看至极的,恨不得转身回屋去把扫把找出来然后抽死这个该死的混蛋。

而曾小贤则一脸的猪肝色,拳头死死的握紧,一副你不敢进松手的话老子就一拳打死你的架势。

李泽道却是变本加厉的另外一只手拉住了怀里的米菲的小手,扫了她手腕上的那一块腕表一眼,然后抬头看着气急败坏的朱音笑道:“伯母,我还是觉得三万块钱的手表……嗯,太抵挡了,配不上菲菲的气质。”

“你……你说什么?”听他再次口出狂言的,朱音很是干脆的气乐了,别说三万块钱,就是让你拿三百块钱出来买个最普通的石英表都费劲吧?

这会儿,她正被李泽道这个脸皮厚到极点的家伙给气得死去活来的,所以还真没注意到她的女儿菲菲手腕上多出了一块价格不菲的腕表了。

“我们家菲菲,就应该佩戴这种三十多万的腕表,才能衬托出她的气质。”李泽道拉着米菲的小手,指了指她手腕上的腕表说道,一脸平静的说道,就好像三十万在他眼里跟三块钱没啥区别似的,“哦,这是我下午送给菲菲的……如果伯母觉得三十万的手表比不上您喜欢的那块三万的,那咱们再去将那三万的手表买回来也就是了。”

“……”朱音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女儿的手腕上多出的那块腕表,又听李泽道说这手表价值三十万,一下子愣住了。

曾小贤的眼神也被米菲手腕上的那块腕表吸引过去了,然后眼睛不由自主的震跳了几下,看着李泽道的眼神已然变了。

他毕竟在国外呆过,家庭的条件也允许,平时也喜欢腕表,自己现在手腕上佩戴的手表价值也接近十万,所以也算是个识货的主,很快的就认出来了米菲手腕上的是瑞士名表欧米茄推出来的一个叫做蝶飞系列的腕表,价格的确是在三十万以上。

但是……这怎么可能?这个一见面就给他一个乡巴佬的印象的小子怎么可能有如此的财力购买连他都觉得贵的腕表?等等……他手腕上也有一块腕表……呃,也是欧米咖的,同样是蝶飞系列的……开什么玩笑?不会是……高仿的吧?对,妈的,一定是高仿的,华夏可是个神奇的国度啊,高仿这种名牌手表的技术可是炉火纯青啊!

认定对方那手表是高仿的之后,曾小贤冷冷一笑说道:“菲菲,我想你被骗了,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手腕上的那手表是欧米茄蝶飞系列,价格的确在三十万以上,哦,我说的是正品……你手腕上的那块不过是仿品罢了,撑死也就几百块钱的玩意儿,还买一送一哦。”

仿品?仿你妹啊!李泽道笑而不语,都懒得去多解释啥了。

“原来高仿的假货啊。”朱音恍然大悟,暗暗松了口气,差点被这小子给吓唬住了。

当下看着李泽道的眼神更是不爽了,气急败坏的说道:“菲菲,你还不给我进来?还不赶紧把那破手表摘下来给给人家?小子,你可以走了,不管怎样,我是不同意你跟我女儿在一起的,你在死皮赖脸的缠着我女儿的话,小心我对你不客气了。”

“伯母……”

“别叫我伯母,我可受不起你这种无耻的骗子的这么一声称呼。”朱音说道,“赶紧滚。”

李泽道嘿嘿一笑,没皮没脸的说道:“伯母,我知道,因为先入为主的缘故,所以即便我说啥您都不相信,比如我说这手表价值三十多万,您不相信,我说我是天道基金会的创始人,这只海归就要被我开除了,在也没办法在天道基金会上班,领着那百万年薪……您更是不相信对吧?”

“哈哈……”朱音愣了愣,然后仿佛听到全世界最好笑的话一样,大笑起来了,然后回头看着曾小贤说道,“小贤,他说他是天道基金会的创始人?还说你被开除了……”

曾小贤也被逗乐了,像是看傻逼一样看着李泽道大笑:“李先生,你可别吓唬我,我的胆子很小的,哈哈……”

“你确实是被我开除的!”李泽道收敛了笑容,一脸平静的看着曾小贤说道,“以我基金会创始人以及天道集团幕后老板的身份,想要开除你,那是一句话的事情。”

曾小贤的笑容瞬间凝固了,下一秒脸上的笑容更甚了,靠,以为本公子是吓大的?当下很夸张的嗤笑了起来:“你……你说你是天道集团幕后老板?”

米菲看着曾小贤,眼里的满满的都是怜悯之色,不过真不怪这只海归,这都是李大班长的错啊,长得如此猥琐土包的,难怪说实话都没人信。

“很好笑吗?”李泽道淡淡的打断了曾小贤的言语,“反正事实就是这样,不信,你可以自己打电话去天道基金会那边问问。”

曾小贤冷笑连连,正要说啥,朱音已然一脸鄙夷的看着李泽道嘲讽道:“小子,我知道你很不要脸,但是没想到你竟然不要脸到这种程度了,你是天道集团的幕后老板?你是天道基金会的创始人?你知不知道,我一个电话就可以揭穿你的谎言了……”开玩笑,你要是辉煌集团的董事长,那我还是美国的国务卿呢!

“小贤,这个电话我来打,我有一个朋友是天道集团的高层,我问她一下就知道了。”朱音对一旁的曾小贤说道,已然换了一张关怀的脸,“伯母是不会让无耻的家伙欺负你的。’

“谢谢阿姨。”曾小贤很是感激的说道。

“伯母,您赶紧打电话吧,好证明我的‘清白’。”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

“你……很好!”朱音见李泽道当真无耻到一种让人仰望的地步了,又是被气得不轻,当下掏出了手机,找到了她的一个在天道集团上班的朋友的电话,拨打了过去。

她的朋友叫吴敏,原本是天道集团人事部的经理,也是算是集团的高层,之后天道基金会成立后,被安排到基金会,负责招聘工作。

本来朱音早就想给吴敏电话了,告诉她说自己的女婿曾小贤也即将到天道基金会上班论权利,比吴敏还大呢,算是让这老朋友炫耀一下,不过一想曾小贤跟自己的女儿关系都还没完全定呢,便搁下了,打算过段时间在说。

“喂,小敏吗?”电话一接通,吴敏冷冷看了一眼,下一秒便眉开眼笑的问候道。这让李泽道不得不佩服啊,变色龙都没这么拽,不过一想起朱音这是在机关单位上班,又觉得她有这样变脸的本事那也是极为正常的一件事情。

“哦,是音姐啊……打算约我打麻将?”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为了好好的打压一下这个无耻的小屁孩的嚣张气焰,所以朱音直接按下了免提键,在场的人都能很清楚的听到她这位朋友的声音。

“是啊,好几天没在一起打几圈了。”朱音笑道,“哦,对了,听说你们天道基金会即将有一个新的总监上任,叫曾小贤,有这回事吧?”

“曾小贤?”女子的声音有些怪异了,“音姐,你认识这位曾先生?”

“哦,他是我的准女婿。”朱音满满的都是嘲讽的看着李泽道说道,然后差点喷出一口鲜血,这小子压根就没有半点谎言被揭穿的觉悟啊,竟然拉着自己女儿的小手“调戏”着呢。

“妈!”米菲翻了翻白眼,对于自己的老妈这句话表示很不满意,她才不嫁给这缩头缩脑的乌龟呢。

准女婿?电话那头,吴敏已然一脸古怪了,那个还没来来得及过来报到就被开除了的曾小贤是朱音的准女婿?

是的,吴敏刚接到集团那位风情万种的任总裁的电话,紧接着又接到了基金会的总负责人吴总的电话,两人在电话里说的是同一件事情,那就是让她给还没报道的曾小贤电话,让他不用去报道了,他被开除了,任总还说了,这是集团幕后老板的意思。

她这都还没来得及联系曾小贤的,曾小贤的准岳母却是率先打电话过来了,而且听她的口气,这是在……炫耀?

当下有些小歉意的说道:“那个音姐,你可能还不知道……那个……其实,我刚接到集团总部的通知,上面让我通知曾小贤先生说……他不用去上班了……”

“什……什么?”对方的话犹如一道惊天巨雷在朱音耳畔炸响一般,以至于她直接傻了。

曾小贤也傻眼了,差一点就一把夺过朱音手里的手机,一问究竟。

“你的意思是……他被……那个了开除了?”朱音看了曾小贤那十分难看的脸一眼,很是艰难的问道。

“是的,音姐,他被开除了,说是董事长亲自下令的,可能是……他什么地方得罪懂事长了吧?”吴敏小声说道,“我正要给曾先生电话,给他解释这件事情,这不,你的电话先过来了。”

得罪董事长了?朱音跟曾小贤目光齐刷刷的落在李泽道身上,两人的脸色狂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