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四章 很单纯的睡觉/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听到周炎说还在抢救室里没出来的丈夫没有生命危险之后,周母重重的松了口气说道,眼睛泛红的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妈,没事的。”周倩坐在自己的母亲身边,手轻轻的触碰了下周母那包扎着绷带的手小声说道,然后不由自主的眼泪再次滑落。

“嗯,没事,没事了……宝贝女儿,不哭了。”周母声音哽咽的,然后周倩哭得更凶了。

李泽道跟周炎你看我我看你的,然后周炎小声说道:“老大,咱们是不是也应该哭一下?否则也太不应景了吧?”

“……”李泽道的嘴角抽了抽。

“呜呜……”周炎双手捂脸,大声的哭了起来了。

“……”李泽道的嘴角抽得更是厉害了。

等这一家三口哭够之后,已然是五分钟以后的事情了,周炎跟周倩离开了病房去抢救室门口等着还在里头进行抢救的父亲,而李泽道则一个人暂时留在病房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周母聊些家常。

“哦,对了,伯母,有件事情想问您一下。”李泽道见周母精神还算不错,便提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

“你想问的是我会收多少聘礼对吧?”周母那张包扎着绷带的大饼脸满满的都是暧昧的神色。看着李泽道真的是越看越满意啊,这么优秀的女婿上哪找呢?

“……”李泽道觉得应该把医生叫进来,让他好好检查检查周母的脑袋是不是撞坏了。

“那个……聘礼自然会让伯母您满意的,这个咱们以后再聊。”李泽道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然后表情有些严肃了,“我想了解下下午发生的事情。”

周母点了点头然后心有余悸的说道:“下午的时候,我跟你伯父先是去了一趟家里开的那个小超市,在之后便去小区门口散散步,谁知道,一辆车突然间朝我们撞过来了,你伯父眼疾手快的试图把我推开……”

周母的声音又开始哽咽了:“然后……来不及了,我们都被撞飞了,之后就不清楚了……该死的,哪个杀千刀的没拿驾照就敢开车出来随便撞人的……”

“伯母,您放心,那个肇事者一定会被抓到的,到时会还您跟伯父一个公道的。”李泽道劝道。

“伯母相信你,一个女婿半个儿啊,我不信你信谁?我信你比相信周炎还小子还相信。”周母抹了一把眼泪说道。

“……”李泽道觉得,这个周母跟周炎一样,对自己其实不是那么的信任。还是能周倩那丫头好啊,李泽道感觉得到她对自己的那种绝对信任。

“伯母,这段时间,您跟伯父有没有跟别人起争执得罪什么人之类的?”李泽道问道。

“起争执?”周母一愣,然后很快的就明白过来了,眼睛瞪得圆滚滚的看着李泽道,“宝贝女婿,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要撞死我们?”

宝贝女婿?李泽道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却也没好去反驳,而是说道:“伯母,这仅仅只是我的一个猜测,当然了,也有可能是车子失控了,开车的人酒驾或者开车的技术不行把油门都刹车使了这都是有可能的。”

周母却是脸色微微一变的说道:“难道是那个王八蛋?杀千刀的,这种如此伤天害理的事他竟然还真敢干出来?妈的,觉得咱们老实人好欺负是吧?等出院了看老娘把拿把菜刀去砍死他。”

“那个王八蛋?伯母,您别激动,满满说。”李泽道说道,然后送了一杯温水过去。

周母接过温水喝了一口,平复了一下心情继续说道:“就是住在隔壁单元三楼的那个张衡,之前经常去超市里买东西,这一来二去的,也就熟悉了,前两天突然到家里来说,想要出两百万盘下咱们的超市。”

“两百万盘下?”李泽道一愣。

周母越说越激动,唾沫横飞:“是啊,两百万?你说他是脑残他的脑子这是被门夹了眼睛瞎了还是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那超市的面积有多大他看不到?仅仅只是店面就价值不下五百万了,算是其他的呢?怎么可能两百万卖给他?他以为这是超市里那打折的廉价大白菜?”

“伯母,您……那个别太激动,小心伤口。”李泽道劝道,主要是她唾沫星子横飞的,李泽道都快躲闪不及了,这种既得躲闪又不能让周母看出来免得伤害到她那弱小的心灵的动作让李泽道身心俱疲的,简直比一个高手打一架还累。

被李泽道这么一关心的,周母顿时眉开眼笑的,对李泽道更是满意了,然后喝了口水之后继续说道:“你伯父自然不想卖,那张衡就开始装傻卖疯了,什么他懂得看相,什么看你伯父印堂发黑的,这超市在不卖出去,不出几天家里就会出大事啥的……这把你伯父郁闷的,差点进厨房找菜刀砍人,最后把那个该死的轰出去了……谁想,真出事了,你说,有那么巧合吗?”

周母现在愈发的觉得,自己两口子之所以有这出飞来横祸,一定跟那个张衡有脱不了的干系。

李泽道皱着眉头点了点头说道:“伯母,听您这么一说,那个张衡的确有很大的嫌疑……当然了,也不一定是他,这我会调查清楚的。”李泽道心里已然有着一丝煞气了,不是你,那还好说,若真的是,那就不好意思了,玩黑的?到时咱们就看看谁更黑!

“好,这事情就麻烦你了,还有周炎那小子不用管,至于倩倩那孩子,这些日子你可得照顾好她了,那孩子性格柔弱的,我跟你伯父变成这样,她承受不了的。”周母说道,然后将手里的杯子递了过去,眼睛微微的闭上了。

“伯母,我会照顾好她的……呃……”李泽道接过了杯子,嘴角微微抽了抽,因为他已然听到了周母鼻孔里发出的那均匀的呼吸声了,这个家伙竟然秒睡了。

悄然的离开病房后,李泽道来到了抢救室门口,此时,周父正好被从手术室里推出来,不过由于他的的情况严重一点,伤到脑袋了,因此做完身体的伤口缝合手术送出来之后还处于昏迷的状态,然后直接被送到了重症监护室,进一步观察治疗。

“刚刚伯父被推出来的之后我帮他把了下脉搏,并没有什么大碍,所以你们不用太担心。”重症监护室门口,李泽道看着周炎跟周倩说道。

“嗯,我知道了,老大……医生早就说过了。”周炎说道,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的,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李泽道有了一种想把周炎给踹死了的冲动了,老大要装逼,小弟却是不知道配合,要这种小弟干么?

“泽道哥哥……你会把脉?你……真厉害……”周倩眼神崇拜的看着李泽道小声说道,说完之后赶紧把脑袋低了下去,那原本揪着的心却是已然完全放松下来了,泽道哥哥说没事,那就一定没事了。

李泽道看着周倩笑了笑没说啥。

“老大,我爸今晚就在这重症监护室里待着,自有护士看着,不用咱们多操心啥,我妈那边今晚我看着就行了,一会儿你就先带小倩回去睡觉吧,这丫头身心俱疲的,都累坏了。”周炎看着李泽道跟周倩说道。

带小倩回去……睡觉?李泽道嘴角微微抽了抽的,周炎你这个禽兽啊,真的是什么话都敢说啊,什么肮脏的想法都有啊!自己跟周倩之间清清白白的就如同天上的白云似的好不好?再说了,就算你不相信你的妹妹也应该相信你老大我啊,你老大我是那种人吗?是吗?

周倩听周炎这么一囔囔的,那张脸已然红透了,当下微恼的看了周炎一眼,然后偷偷的瞄了李泽道一眼,赶紧把小脑袋给低了下来。

“老大,小倩,你们是不是会错意了?仅仅只是睡觉,很单纯的闭着眼睛睡觉,哦,简单的说就是一个睡床上,一个睡地板的那种,或者说一个睡觉这个房间另外一个睡在另外一个房间的那种事睡觉,你们可别不老实干点别的哈,特别是你,小倩,老大对你提出非分的要求的时候你可别答应啊。”因为父母没有大碍的缘故,周炎彻底的放松了下来,脸上又恢复了那种很犯贱的笑容。

“……哥。”周倩的那张脸更红了,脑袋都快贴在自己的肚脐上了。

“滚!”李泽道笑骂道,很是干脆的一脚过去,周炎嘿嘿笑着躲开了,脸上的那种暧昧的笑容要多贱有多贱。

“哦,对了,你的那个叫什么孙颖的小护士呢?还没追上?我记得她就在这第一医院上班啊。”李泽道看着周炎问道,“一会儿不会跟她碰上吧?”

李泽道有理由相信,那个单纯得可以或者说傻可以(不傻能相信周炎这个傻逼说的话吗?)却又充满了正义感的小护士再次看到他,肯定会认为他这是在医院里偷偷的干着那种下流的偷拍女孩子的裙底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