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七章 我是卖保险的/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不要……”秦香君见这个杀神似乎要对自己的儿子下手,更是惊恐万分的,下一秒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那原本已然吓软了的身体猛地往前一扑的,一下子就搂抱住了李泽道的小腿,哭着哀求道,“不要……不……我告诉你……我什么都告诉你……”

“叔叔抱抱……妈妈哭了,羞羞,呵呵……”小孩子奶声奶气的笑着,步伐蹒跚的小跑向李泽道。

“小宝快走……快走……呜呜……快走啊……”秦香君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声音。

“嘻嘻……叔叔抱抱……”小宝奶声奶气的笑着,更秦香君的那种绝望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当小孩就是好啊,什么都不懂,无忧无虑的!李泽道心里感慨之余双手一伸的已然将这个可爱的小男孩给抱了起来了,与此同时,眼神无意中从摆放在酒柜里的一张照片扫过,眼睛眯了眯的。

“不……不要……把小宝还给我……还给我……”秦香君苦着哀求道,“我求你了,求你了……”

“把周倩还给我。”李泽道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眼,眼里没有任何的怜悯。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个秦香君还真没有什么好同情的,在她以生物的老师的身份给周倩电话诱骗她出去的时候,她有想过周倩接下来会面临什么样的一个处境?

一想起那个娇柔的女孩子现在可能正处于一个十分惊恐的境地,甚至,那个帮她绑走的人说不定正对她做什么禽兽的事情,李泽道的心里就又是一阵暴戾了,恨不得狠狠的踹这个始作俑者几脚的。

“我……我真的不知道她……她在哪里……”秦香君哭泣道,那张泪脸满满的都是愧疚自责之色,“我……我就是以老师的身份给那个女孩子打了个电话让她过来一躺……然后他就带走她了……我不知道那个人渣会带她去哪里……求你的,把我的小宝还给我,求你了……”

“起来吧。”李泽道冷冷的说道。

秦香君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被李泽道抱着的小宝,眼里的满满的都是哀求:“求你了,别伤害他……别……”

小宝咯咯的笑着:“妈妈哭……羞羞……羞羞……”

“小宝……”秦香君想抢回自己的孩子,但是心里却是没有半点勇气。

“秦老师,我没你想的那么不堪。”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然后把孩子递了过去。

“小宝……小宝……”秦香君赶紧接了过去,紧紧的自己的孩子搂在了怀里,下一秒更是腿一软的,就这样抱着孩子一屁股坐在地上了,大口的喘着气的同时更是眼神惶恐的看着李泽道。

“你说的那个人渣是不是叫张衡?”李泽道冷冷的问道,“他是你丈夫?小宝的父亲?”

秦香君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你……你怎么知道?”

“把他的电话号码给我。”李泽道没有回答秦香君的问题而是冷冷的说道。

“电话……”

“快点,老子不是在跟你商量!”李泽道低声吼道,下一秒更是一脚过去狠狠的踹在了一张椅子上,很是干脆的把椅子给踹散了,发出了“砰!”的一声闷响的。

秦香君着实吓了一大跳的,她怀里的儿子更是被这一声闷响给吓得不轻,愣了几秒之后已然“哇哇……”的哭喊起来了。

怕这个恶魔再次发狠做出什么事情出来,秦香君赶紧把张衡的电话号码念了一遍。

李泽道摸出了手机,按了秦香君所念的这一连串数字,然后拨打了出去,好一会儿,电话才被接了起来,传来了一个男子略显警惕的声音:“哪位?”

“是张衡张先生?哦,我是太平洋保险公司的客户经理小李,咱们上次见过面的。”李泽道随意说道。

秦香君边小声的安慰自己的儿子边眼神惊恐的看着李泽道,心想他什么时候成买保险的了?这样就能套出张衡的去处?

“什么卖保险的?不认识,别在烦我了,妈的,天天有广告进来,烦不烦啊?”男子很是不爽的嘟囔了一句,然后把电话给挂了。

李泽道看了手机屏幕一眼,然后随手把电话放入了兜里,这才面无表情的看着秦香君,声音冷到极点说道:“你最好祈祷小倩没事,否则……陪葬!”

说完,李泽道也没去理会秦香君听到这话之后会有这样的反应,而是迅速的离开了屋子下了楼,跳进了车里然后往手机定位到的有关张衡那把手机的位置疾驰而去。

定位到的地点,李泽道也很是熟悉,正是周炎家所处的那岭兜小区,看来这个张衡是把小倩带到他位于这小区的房子了。

车子拐进了岭兜小区来到一个单元跟前的停车场停了下来,李泽道面无表情的下了车,大步了走进单元上了三楼来到了一家房门跟前,那张脸已然彻底的冷了下来了,当下倾听了下里头传来的动静,然后眼睛眯了眯的同时,摸出了一枚回形针,掰直然后悄然的放进了钥匙孔里。

屋里,客厅的沙发上,两具白花花的肉体正紧紧的纠缠在一起,随着一个女人“哦……”的一声长吟的,身体颤抖了几下,这场战斗才算占时告一段落。

“死鬼,你可是越来越能干了。”浓妆艳抹的女子扫了张衡一眼,眼里满满的都是春意。

“我本来就很能干。”张衡嘿嘿一笑的,从女子的身上爬了起来,“不过你更能干……那么一脚油门过去,差点把那两个家伙给撞成植物人,车技太牛掰了。”

女子咯咯一笑说道:“还是比不上你,把人家的女儿都给带回来了……打算怎么处置她?”

“我给周海洋电话,不过电话不是他接的,应该是他儿子接的吧?”张衡冷笑,“我说那个叫什么周倩的小姑娘就在我手里,想要她活命就准备三百万!周海洋夫妇现在都躺在床上呢,医疗费用不知道还得砸进去多少钱,哪里有钱付赎金的?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把那超市或者房子给抵押了,我之前就跟周海洋说过了,想卖了记得给我电话,等着吧,他很快的就会给我电话求我赶紧把超市给买了。”

“够阴险的。”女子朝周海洋抛了个媚眼,“他们要是报警呢?”

“报警?”张衡那张脸满满的都是不屑,“警察都是喝粥的,你看你都已经把人家给撞三天了,警察愣是个屁都没调查出来。”

女子咯咯的笑了起来了,笑着笑着,眼睛一下子瞪大了,一副活见鬼的样子。

“干么?见鬼了?”见女子的神情突然间不对劲,张衡一愣的顺着他的眼光看去,然后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只见一个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在那里了,正用诡异的眼神盯着他们看。

“啊……”女子惊呼一声,赶紧抓起一个抱枕试图挡住自己泄露的春光。

张衡同样像是受惊的兔子似的,同样的随手抓着一个抱枕挡住了自己胯下的重点部位,然后一脸惶恐的盯着自己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不束之客,咽了咽口水:“你……你是谁?”

“你猜。”李泽道咧嘴,笑得跟恶魔似的。

“……”要不是没穿衣服,张衡都想过去揍死这个小子了,高没自己高,壮没自己壮的,揍他还不是跟玩似的?

“我听到一些对于你们来说不应该被听到的事情。”李泽道说道,然后指了指那浓妆艳抹压根就是老太妹的女子,“你开车把两个人给撞了?”

然后又指了指张衡:“还有你,绑架了一个女孩子?”

张衡跟那女子脸色皆狂变,这种隐秘的事情竟然被知道了,那还得了?

“你……你想怎样?”张衡有些害怕了,这小子要是出去乱说,他的后半辈子只能在监狱了度过了。

“你猜。”

“……”对方的这个回答让张衡的心肝俾肺肾都疼了。

当下张衡狠狠的呼出一口气,也顾不上什么露点不露点了,站起身来,眼神冰冷的看着李泽道说道:“看来,我得让你开不了口……”

“砰!”的一声闷响打断了张衡的言语,下一秒,张衡脸色瞬间难道惨白到了极点,额头上更是冷汗直冒,然后嘴巴一张的,“啊……”的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他的嘴里崩了出来,紧接着,他双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胯下,身子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滚打着,哀号着,显然是痛苦到了极点。

“你的那玩意儿太丑了,还对着我摇头晃脑的,严重的侮辱我的眼睛了,所以……眼不见未净!”李泽道耸了耸肩膀,眼神冰冷的看着地上打滚哀嚎的张衡,刚刚在张衡放狠话打算反击的时候,他很是干脆的一脚印在了对方的胯下。然后微微弯腰手一探,已然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给提了起来了。

女子眼神惊恐的看着这个杀神,然后把遮挡在自己身上的抱枕拿开,声音颤抖的说道:“别……杀我……我……我什么都答应你……答应你……”

“滚!”李泽道觉得被侮辱了,然后将手里的张衡狠狠的朝女子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闷响的,两具肉体的脑袋狠狠的砸在了一起,很是干脆的,两个人齐刷刷的都晕死过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