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八章 死猫/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没在理会这对狗男女的死活,而是打量了周围几眼的,然后朝着左手边的那个房间走了过去,来到跟前,推开门一看,只见周倩被仍在床上,手脚都被用胶带紧紧的捆绑着,嘴巴上也粘着胶带,美眸紧闭的,还挂着未干的泪痕的,整个人处于昏迷的状态。

李泽道一阵心疼的,这个柔弱善良得可以的女孩子也太倒霉了吧?三番两次被绑走的,都快成了被绑架的专业户了,不过这一回也怪自己疏忽了,他虽然知道这个张衡应该会继续找麻烦的,但是却是怎么也没想到他有那能力以及胆子直接在学校把小倩给绑走了。

当下赶紧过去把黏在她手脚上以及嘴巴上的胶带扯掉,简单的检查了下身体,微微的松了口气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就是吸入了某种**,这才处于昏迷的状态。

当下李泽道摸出手机给了变态一个电话说道:“人已经被我控制住了,你到万和小区来。”

“老大,马上到。”变态听到了李泽道语气里的那种浓郁的杀气,知道老大这又是让他过去挖坑埋人了,当下赶紧说道。

“哦,顺便买一只叫化鸡过来,肚子有点饿了。”

“……”

挂了电话之后,李泽道摸了摸周倩的秀发,轻声说道:“你好好睡一会儿,睡醒了就没事了。”

变态很快的就带着一只叫化鸡来到到万和小区,按照李泽道所说的地址进了单元上了三楼然后敲了敲门。

门很快的就开了,李泽道那张带着一丝杀气的脸出现在了那里。

“老大……”变态有些胆突的,这几天老大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或者说像是大姨妈来了似的,情绪有些不太对劲,谁知道会不会朝他出气的。

“你的叫化鸡。”变态将手里买来的叫化鸡递了过去,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好像很完美的化身为一个送外卖的。于是变态的心里涌起了淡淡的哀伤,自己曾经好歹也是很牛掰的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手啊,怎么就沦落到这种地步呢?最最重要的是,自己竟然还很享受?这是犯贱啊!

李泽道点了点头接了过去,然后让开身子让变态进来。

进去之后,变态眼神一下子就落在叠在一起的那两具白花花的肉体上,然后那张大饼脸已然有着一丝不好意思了,但是虽然不好意思的,但是他的眼睛真的很好意思。

不可否认的,这个女人的身材真的很不错啊,特别是胸部,就跟奶牛似的,就是那张脸,风月的痕迹太重了,虽然浓妆艳抹的,但是仍旧掩饰不住。

至于那个男人的身材……呸呸呸,看什么呢。

“靠,你流口水了?”李泽道看着变态那张笑得很是猥琐的脸,一脸恶寒的,心想这家伙的品味也太奇葩了吧?竟然看着男人的身体流口水?竟然喜欢男人?靠,以后得离他远点。

“呃……”变态尴尬得死去活来的赶紧用袖子把自己的口水抹掉染病后问道,“老大,拉去凤鸣山……活埋?还是先剁成几块在埋?”这种事情他没少干,很有心得的。

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原本我的确是想让你这对狗男女带去活埋了,但是在你来的路上我很认真的思考了下,我这么善良的一个人,怎么可以那样做呢?”

变态擦了擦冷汗,在心里暗暗的鄙视了老大好几下,老大你要是善良的话那我就是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大好青年了。

“那太便宜他们了。”李泽道阴恻恻的笑了起来了。

变态看着李泽道这如此邪恶的笑容,莫的打了个冷颤的,心想我就知道是这样,老大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放过他们呢。

“去端一盘水过来把他们弄醒吧。”李泽道吩咐道。

“好嘞。”变态嘿嘿笑着,屁颠屁颠的跑去洗手间取水去了,很快的就用脸盆取来了一盆水,然后狠狠的泼在了这两具肉体上。

这么一盆冷水硬生生的浇下去之后,张衡跟那女子很是干脆的一个激灵的直接清醒过来了,两人眼神一开始先是有些迷茫的,但是当眼神跟那一道诡异的目光相对的时候,皆“啊……”惊叫出声的,身体拼命向后躲避的,就好像李泽道的眼神带有多大的杀伤力似的。

“咱们又见面了。”李泽道嘿嘿笑着朝张衡摆了摆手。

“……”张衡的那张脸惊悚到了极点,然后胯下又开始传来火辣辣的阵痛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子下手竟然如此狠辣的,一脚就把他的兄弟给废了。

“你……到底是谁?咱们无冤无仇的……你到底想怎样?”张衡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

偎依在张衡跟前的女子,吓得那张脸都惨白无比了,因为害怕而且被浇了冷水的缘故,以至于身体颤抖得极为厉害,然后……变态的眼睛又亮了,口水忍不住的哗啦啦的往下掉,心里却是有些纳闷啊,跟老大在一起之后,被他潜移默化的影响了,竟然变得这么色,回去好好面壁思过啊!

“我是……慈善家。”李泽道一脸认真的说道。

“慈……慈善家?”张衡的嘴角抽了抽。

“是的,慈善家。”李泽道说道,“这回冒昧拜访,是想求张先生一件事情。”

“什……什么事?”张衡觉得自己说话都不利索了。

“求张先生把你所有的财产都捐献给慈善机构……哦,最近成立了个天道基金会,听说很是不错,你可以把你的财产都捐献给那个机构。”

“……”张衡睁大眼睛看着李泽道,脸上的肌肉剧烈抽搐的,已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一旁的变态也有些听不下去了,老大就是老大啊,这么不要脸的话他也能说得如此冠冕堂皇脸都不红一下的,换做是自己,早就羞愧万分了,算了,不管他了,还是继续欣赏风景……靠,你个婊-子你挡个屁啊?你这么一挡的老子就欣赏不了风景了你知不知道?

李泽道嘴角翘起了一丝诡异的幅度说道:“怎么?张先生你不同意?”

“……”张衡恨不得站起身来暴揍对方一顿了,你当我是傻逼吗?这么无理的要求我能同意?

“由不得张先生你不同意啊。”李泽道摇了摇头,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其实我懂得看相,我看你印堂发黑的,你这财产要是不赶紧捐献出去的话,你会出大事的,比如吃饭噎死喝水呛死走在路上被车撞死……总之会出大事的啊。”

“……”张衡突然间觉得这台词很是熟悉啊,就好像之前在哪里听过似的。然后眼睛一下子睁大了,这不是他之前威胁周海洋的时候所说的屁话吗?

“不相信?”

“信你才见鬼,你还能把我给杀了?”张衡在心里暗骂拒绝开口,然后思考起脱身的对策来了。

李泽道冷笑然后给了变态这个很明显的***了的家伙一个眼神的说道:“门旁边有个黑色袋子看到没有?去把它拿过来。”

变态的眼神依依不舍的从那美景中移开,擦了一把口水的屁颠屁颠的跑去将那黑色的塑料袋,入手颇轻的,当下有些好奇的打开一看,脸色瞬间一变,倒抽了一口凉气,老大准备这玩意儿要干么?当下有些疑惑的同时却也赶紧提着袋子来到李泽道跟前。

“把袋子打开吧。”李泽道说道,“将里头得到东西倒出来。”

变态头皮有些发麻的,他把人的脑袋拧下来当夜壶尿尿都不怕,但是却是怕袋子里的这玩意儿啊,当下咽了咽口水的把袋子再次打开,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袋子里的东西倒了出来。

“啪!”的一声闷响,一团黑乎乎带着一种奇葩味道的东西掉在了地板上。

张衡看着那团黑乎乎的东风,眼角剧烈的跳动了几下,这不是那天晚上开膛破肚玩的那只黑猫吗?后来他还恶作剧般的把这死猫用绳子掉在了周海洋家的那门把上……张衡睁大眼睛看着李泽道,突然间明白过来了,这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小子这是寻仇来了,他这是在帮周海洋一家出气啊!

“这只黑猫叫做小黑,想必张先生不陌生吧?”李泽道阴恻恻的说道。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张衡咽了咽口水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对方这是帮周海洋出气来了,看来自己这回凶多吉少了。

“我会让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李泽道笑得很诡异说道,“张先生你也看到了,这只猫死得很惨烈啊,被人很是残忍的开膛破肚了,我想给它找个墓地,让它安息长眠……我觉得张先生的肚子里就是埋葬这只猫最好的地方,你觉得呢?”

“……”张衡的脸色狂变。

“变态,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从嘴里塞进去也好,从屁股那里塞进去也好,开膛破肚也好……总之,五分钟之后,我要确定,这只可怜的猫已经在他肚子里了。”李泽道有些神经质的笑了起来了。

“……”变态看了看老大,又看了看那只死猫,头皮发麻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