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九章 害怕猫/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大,我……我害怕死猫。”变态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说道,说什么也没有勇气去碰地上那只死状恐怖的死猫。

“……”李泽道一脸错愕的表情,你丫的你杀人如麻的你看人家女孩子的身体眼神都不眨一下的你会害怕一只死猫?

张衡却是差点哭了,感动的!这个长得远没自己帅的男子当真是一个好人啊,好人一生平安!

“真的,老大,我从小就怕猫。”变态哭丧着脸说道,“活的怕,死的就更怕了……我记得我小时候有一天去一颗大榕树下,妈呀,那里用稻草吊着不少死猫,当时我就这样晕死过去了……所以……”

“我理解,我理解。”李泽道拍了拍变态的肩膀说道,“不过……你觉得死猫可怕还是我可怕?”

“……老大,我决定了,我想克服害怕猫的这个臭毛病!”变态大声的说道,“我不想让这样的恐惧伴随我的一生,我不想在受这样的折磨了,我要勇敢的面对这样的挑战。”

“我支持你!”李泽道点了点头,这个家伙当真犯贱啊。

于是变态就如同一个斗士似的,毅然的捡起地上的那只死猫,然后笑得比哭还难看的盯着地上的张衡看,把所有的闷气都撒在他身上了,妈的,要不是你这个王八蛋一点人性都没有的虐杀动物的,老子需要遭受这种罪吗?

张衡看着那只死猫,心猛地一颤的,有了一种头皮发麻五脏六腑扭曲的感觉了。

“老大,直接开膛破肚塞进去得了?”变态回头看着李泽道问道。他想赶紧把这件事情给做完。

“可以。”李泽道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说道,就好像帮一个人开膛破肚是一件多么稀疏平常的事情似的。

于是变态像是变戏法似的,另外一只手已然多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了,然后扭了扭脖子,大步的朝着张衡走了过去。

眼见对方这是来真的,压根就不是在跟他开玩笑,张衡果断的吓坏了,当下身体拼命的往后蠕动的同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嚎道:“不……不要啊……求你了……对,对,我要捐款……我要捐款,我愿意把我一切都捐出来,甚至把内裤捐了都行啊……”

“等等……”李泽道喊道。

“便宜你了。”变态冷哼了声,狠狠的把手里的死猫砸在了张衡的身上,算是小小的出了一口恶气了。

“你真的愿意把你所有的财产都捐献给我……哦,是那个天道基金会?”李泽道问道。

“愿意,愿意。”张衡哭丧着脸,忙不佚的点了点头,心想老子愿意个屁啊,还不是被你威胁的?当下再次蠕动了下身子,让自己远离这只死猫一点,张衡这才在知道,原来猫是如此可怕的,特别是死猫,那就更可怕了。

李泽道走到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张衡,然后像是变戏法似的,手里已然多出一份文件了,当下将文件递了过去说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自然得尊重你的意思了,那把这份财产捐赠协议给签了吧。”

“……”张衡目瞪口呆,脸上的肌肉抽搐得异常厉害,这个家伙,竟然连这玩意儿都准备好了。

这个张衡还算是挺有钱的,有一家规模不算太大的食品贸易公司,另外还有百万的存款,路虎车一辆,房子两套。

“妈的,你都已经这么有钱了竟然还打周海洋的那家小超市的主意?”李泽道气坏了,一巴掌抽在了张衡的脸上。

“我……我……”张衡缩着脑袋不敢吭声,谁会嫌弃自己的钱多啊?自己本来就是半黑半白的人物,现在经营的这家食品贸易公司也是半买半威胁得手的啊。

“啪!”的一声闷响的,李泽道又一巴掌抽了过去,这才站起身来问道:“你跟秦香君是什么关系?”

“香君……她是我的前妻,我们前段时间协议离婚了。”张衡虽然不明白李泽道为什么突然间问起这个,但是却是不敢有任何隐瞒。

以此同时又突然间想到,这小子之所以会这么快准狠的找上门来,不会就是秦香君那婊-子干的好事吧?这小子是秦香君的姘头?妈的,说老子在外头找女人?你妈的你个婊-子自己还不是养小白脸?别让老子找到进会,否则老子弄死你!

见张衡的那张被自己抽肿的猪头脸脸色变幻不定的,李泽道用膝盖想也知道这小子这是打算报复,只是,他又怎么可能给对方报复的机会呢?当下冷冷一笑问道:“为什么离婚了?为了这个女人?”

“是。”张衡尴尬一笑的。

李泽道扫了那老太妹一眼,后者蜷缩在那里,身体瑟瑟发抖的,脑袋都不敢抬起来,心想这个张衡的品味还真是奇葩啊,秦香君那样的美女不要的,竟然要外头的这种杂草,难道因为这杂草够辣够劲?在床上玩得开,在外敢开车撞人?

“是你威胁秦香君,让她打电话把她的学生周倩给约出来,方便你实施绑架?”李泽道再次问道。

张衡点了点头,心想秦香君那**都已经把事情告诉你了,还问老子个屁啊?好你个婊-子,老子要不把你的裸-照弄着满网络飞的,老子就跟你姓!

“你拿什么威胁她?”李泽道问道。

“这……”

“把死猫塞进他的肚子里。”李泽道回头对变态说道。

变态恨不得过去一刀子过去把这个王八蛋捅死,妈的老大问你话你好好回答不就完了?

“……我那儿子的抚养权。”张衡吓了一跳,赶紧说道,“还有……她的裸-照……”

李泽道的那张脸一黑,被名誉还有难以割舍的母子亲情束缚着,难怪秦香君那样的女人心甘情愿当这个混蛋的爪牙的,做出那种坑害自己学生的事情出来,这么一想,那个女人其实也挺倒霉的,挺让人同情的。

“裸-照在哪里?”李泽道冷冷的问道,自己唯一能帮到那对可怜的母子,貌似也就只有这件事情了。

“你……你要欣赏?”张衡抬头看着他问道。

“……”李泽道的那张脸瞬间一黑的,当下抬起脚来,一脚又一脚的往对方的身上踩,张衡被踹得哀嚎不止,脸上的表情痛苦万分。

足足踹了几十下的,李泽道才放下自己的脚,然后蹲了下去,冷冷的说道:“知道为什么踹你吗?因为你侮辱我了。”

说着李泽道一把拽住张衡那护着自己的脑袋的左手的中指,然后猛地用力下掰。

“咔嚓!”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音传来,然后便是张衡张嘴大叫的惨呼声音。

“啊!”声音凄厉,就像是一个二八年华的小帅哥被一个八十老翁给非礼了似的。

李泽道抓着张衡的那根断指,笑着说道:“之所以掰断你一个手指头,是想让你清醒清醒,好记得你把那些照片都存放在哪里了,我给你十分钟的时候去把那些都消毁掉,让我知道你留下一张,我断你一根指头,时间要是超过十分钟了,你的肚皮就直接当小黑的坟墓吧。”

疼痛钻心入骨,张衡的额头出现大颗大颗的汗珠,他此刻才知道,这个小子比他所想象的还要狠,当下嘴巴拼命的吸着凉气,身体颤抖着爬起身来说哭道:“我……我这就删……这就删……手机里有……电视旁边的那笔记里有……还有U盘里也有……”

没等张衡说完的,李泽道已然走了过去抓起了那台笔记本,然后狠狠的朝地上砸了下去,瞬间,笔记本四分五裂的,然后李泽道像是跟这台电脑有什么仇恨似的,脚抬了起来,又是几脚下去,整台笔记本很快的就变成了一堆废渣了。

“果然……不是为了欣赏,我果然侮辱他了。”张衡用仅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嘀咕道,心里满满的都是悲哀。

砸碎笔记本电脑之后,然后是U盘以及手机,都被李泽道很是干脆的全部碾碎了,无论如何里头的数据都没办法恢复了。

“还有没有?”李泽道看着张衡问道。

“没……没有了……真没有……”怕李泽道不信,张衡赶紧发誓,“要是还有的话我不得好死……”

李泽道冷笑:“你的结局本来就不得好死。”

“……”

李泽道没在理会张衡了,而是目光落在瑟瑟发抖蹲在那里老半天的女子身上说道:“喂,你应该也有存款吧?有多少?”

“呃……”女子抬头,眼神惊恐的看了李泽道一眼。

“问你问题呢?”李泽道气坏了,“你信不信我让我的小弟……哦,也就是站在那里那个看着你流口水的家伙让你很爽?”

“……”变态胸口中刀,但是却又莫名的期待,想问老大说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又没好意思。

女子看变态一眼,见这个丑得不能在丑的家伙眼睛冒着绿光的,顿时吓了一大跳的,赶紧声音哽咽颤抖得极为厉害的说道:“有……有四十多万……”

“你的存款不用捐给基金会,全部作为赔偿给周海洋当医药费精神损失费误工费……虽然远远不够,但是看在你的身体让我的小弟白看了这么久的份上,我也就不计较了。”李泽道一脸被占了多大便宜的样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