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五章 进村/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事可不可以给你电话?”鬼使神差的,周小璐对着话筒来了这么一句,然后那张足以祸国殃民的小脸已然满满的都是诱人的羞涩了。

“自然可以,随时都可以给我电话。”李泽道笑道,“你还得在苏杭待几天对吧?等我这边事情弄完了,就跟馨馨去找你,然后一起去西子湖泛舟。”

“嗯,姐夫,我等你。”周小璐甜甜的说道。

挂了电话之后,两人简单的收拾了下,然后手牵着手的下了楼来到了酒店门口,外头依旧在下雨,只不过雨点没之前那么大了,稀稀疏疏的,一阵风吹过,更是增添了几分寒意,天空依旧黑压压的,大街上没几个人,以至于整个城市显得有些萧索。

李泽道打伞,将吴馨搂在了怀里,两人跟那甜腻的情侣一样,进入雨中漫步着。

“果然有好几双眼睛在盯着咱们看。”李泽道苦笑了下小声说道。一走出来之后,那种被窥视的感觉一下子就强烈起来了。

身后酒店门口站着的那个保安,在左手边报亭里翻着报纸一副对里头的内容很感兴趣的那个手拿雨伞中年大叔,甚至是那个穿着雨衣打扫着地上那枯黄的落叶的兢兢业业却又卑微渺小的环卫工人……虽然他们隐藏得如此好的,但是李泽道还是一眼就将他们认出来了。

吴馨没有那种被偷窥的感觉,心里也没有任何的恐惧,反而满满的都是甜蜜跟浪漫,她曾经幻想过有这么一天能被自己心爱的男人搂抱着在雨中漫步,那种感觉一定很浪漫的,现在这个小小的愿望已然实现了,果然很浪漫。

她的身体在李泽道的怀里缩了缩笑道:“你一定能摆脱他们的对不对?”

“当然。”李泽道嘴角翘起了一丝诡异的幅度说道。花树林那样的枭雄他都没放在眼里,何况是马仁杰那个还没长大的喜欢装逼的家伙?既然你想玩,我就陪你好好玩一玩吧,只是,这回就不仅仅只是菊花被爆了那么简单了。

两人走到路边之后,李泽道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两人钻了进去。

与此同时,酒店门口站的那保安,电话亭里看报纸的那个中年大叔,另外还有那个环卫工人见李泽道跟吴馨上车了,纷纷拿出手机打起电话来了。

出租车司机是个中年的大叔,没有之前李泽道遇到的那些司机的那种热情或者侃大山什么的,在他们上车之后只是回头面无表情的瞥了两人一眼,然后淡淡的问道:“去哪里?”

“随便转转。”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我们第一次到苏杭来,也不知道哪里好玩,你就随便开吧,要下车的话我会告诉你的。”

司机没在说啥了,回过头去,一脚油门下去的,车子在大马路上转悠起来了。

李泽道看了这个不热情的出租车司机一眼,嘴角微微的翘起了一抹诡异的翘痕,然后低头看着小脑袋靠在他肩膀的吴馨小声说道:“馨馨,你先自己扶好,我准备打人了。”

“打人?”吴馨一愣,旋即明白过来了。看来这个出租车司机也有问题,李泽道这是打算跟之前一样把他给打晕了然后夺走他的车,当下小脑袋赶紧从李泽道的肩膀上移开,然后坐稳了身子。

李泽道微微的扭了扭手腕的,然后笑吟吟的手伸了过去拍了拍司机的肩膀说道:“师傅……”

“怎么?”司机回头淡淡的问道。

“哦,没事,就想揍你。”李泽道嘿嘿笑着。

“……”司机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自己的脑门已然重重的挨了一拳了,当下身子更是往前倾靠的,脑袋再次撞在了方向盘上,已然失去知觉了。

与此同时,李泽道手伸了过去,动作暴力将他整个人拽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然后身体一缩的,已然稳稳的从后座上那里钻到驾驶位置上,然后操作着快要失去控制的车子,使得车子继续平稳的向前行驶。

从一拳把人给打晕到把人扔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在到从后座钻到前面去开车,整个过程也只不过短短的十秒,看得吴馨眼睛一阵冒泡的,这个男人,太帅了,真是让人爱到骨子里去。

“没觉得我很暴力吧?”李泽道回头看着吴馨微微一笑问道。

吴馨抿嘴一笑说道:“早就知道你很暴力了,你忘了在燕京的时候,你抓着那出租车的司机的脑袋去撞那车前盖呢,最后车前盖都凹进去了,司机也头破血流的。”

李泽道嘿嘿一笑说道:“谁让那个家伙宰客碰瓷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对你动手动脚的?没把他的手给打折了已然算是便宜他了。”

吴馨甜蜜一笑说道:“咱们现在去哪里?那个叫半坡村的地方?”

半坡村,这是苏杭的城中村,也是天道基金会收到的第一封求助信里上面所填写的地方,包围着这城中村周围的那些用作商业楼用的高楼大厦原本是属于这个村的耕地,后来被征用了,原本居住在这村的村民拿到赔偿款后,大多都已然离开这脏乱不堪的村子,到外头买房子去了,而原本的房子则租出去。

所以住在这里的人更多的是那些那些灰头灰面带着一身的疲倦和加班过度的黑眼圈乘地铁坐公车的被称作“蜗居”或者是“蚁族”一类的人,直到回到那租的小屋里,原本在外头低三下四的他们才会露出肆无忌惮的笑容,在这狭小温馨的屋子里,他们就是天。

而求助信的署名则是高牛,一个很老土的名字。

借用导航,最后这辆出租车在经过七拐八拐之后,在这个城中村跟前停了下来。

两人下了车之后,吴馨就情不自禁的裹紧了白色的风衣外套。

冷!这个被高楼大厦包围起来的脏乱不堪的地方似乎比市区冷多了,而且因为下雨的缘故,面前这条泥泞路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只怕一不小心的就要掉进坑里去了。

“就是这儿?”吴馨问道。第一个求助人所居住的环境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自然自然他的病也好不到哪去。

“应该就是这儿。”李泽道也有些不确定,毕竟人生地不熟的,他也是跟着导航过来的,而整个苏杭,也只有这么一个半坡村。

“咱们进去找找看吧。”

当下李泽道一手打着伞,一手搂住了吴馨那被风衣包裹着的纤细的腰肢,缓慢的走在了那条泥泞不堪的小村路上,走进了这个脏乱不堪的小村子。

路过一个小屋子跟前的时候,一个老头正坐在那屋檐下,大口的抽着嘴里的一支烟。

“大爷,问您个路。”李泽道带着吴馨走到跟前,很有礼貌的问道。

老头抬头,那浑浊木讷的眼睛看了李泽道一眼,吐了一口烟雾,用浓郁的方言说道:“你问吧。”

“请问下,是不是有个叫高牛的人居住在这里?”李泽道问道。

“高牛?”老头像是记忆力不太好似的,思索起来了。

一个虎头虎脑,大冷天赤着脚,脚上满是泥巴的干瘦黝黑明显有些营养不良的小孩从屋子里头跑了出来,眼睛有些好奇的看着李泽道以及他旁边的那位漂亮的姐姐问道:“你们找的是不是阿牛哥?”

“阿牛哥?你认识他?”李泽道问道。阿牛哥应该是这小孩对高牛的尊称才对,这么看来,这个高牛的年纪不是太大,那么得尿毒症或许是他的家人也说不定。

小孩还没来得及说啥的,老头轻拍了自己的脑袋说道:“哦,你说的是阿牛那混账小子啊,怎么?你们是他家的亲戚?”

“哦,我跟高牛算是……朋友。”李泽道随意撒了个谎,然后旁敲侧击起来了,算是进一步确定这个阿牛哥是不是自己要找的那个高牛,“听说他家里出了点事,所以过来看看……大爷,他家在哪里?”

老头冷哼了声,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是出了点事了,阿牛的那个死爹得了尿毒症了,估计也没几天可活了,呵呵,活该,活该。”

“……”李泽道有些愕然,不知道该说啥了,不过却也确定了,这个阿牛的确是自己这次的目标高牛。

“还有你。”老头看着那虎头虎脑的小孩板起脸来了,训斥道,“驴蛋,跟你说了多少遍了,离阿牛那混混远一点,他是混混,是流氓,是小偷,他老子都快死了他还成天在外头瞎混的,他只会把你深沟里领……”

“不要你管。”小孩毫无惧色对老头吐了吐舌头,然后也没管外头正在下雨的,直接跑了出去,重重的踩在了那坭坑里,那泥水溅了他一身子。

“驴蛋,你妈的,给老子……的老子回来。”老头气得胡子都直了。

“不要。”小孩喊道,往前跑了几步,然后回头对对李泽道跟吴馨喊道,“喂,你们不是要去找阿牛哥吗?我带你们去。”

李泽道跟吴馨对视了一眼,然后再次对老头表示感谢,这才跟在这个叫做驴蛋的小屁孩后面,继续往这个小村子里头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