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六章 高牛/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叫……驴蛋?”李泽道看着面前那个在坭坑里蹦来蹦去的小屁孩,饶有兴趣的问道。

驴蛋回头,那张脏兮兮的小脸有些不高兴的说道:“这是我一出生我那个老不死爷爷给取的名字……哦,就是刚刚你们看到的那个老头,他说贱名好养,但是他却是不知道,他帮我取了这个一个土鳖的名字,直接影响我的一生了。”

听着这小屁孩一副老气横秋的埋怨着,吴馨有些好笑的问道:“怎么就影响了呢?”

“我可是干大事的人,跟着阿牛哥以后一定会有一番大事业的,会有很多小弟的,当了老大之后,那些小弟驴蛋哥驴蛋哥叫的,那不是很丢脸面吗?”小屁孩双手叉腰的,跩得跟跟二百五似的,“龙哥,虎哥,威武哥,刀疤哥之类的名字,那才威风呢。”

“……”李泽道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想那个老头的担心是对的啊,以他对那个高牛的评价,就知道那个高牛应该是小混混一个才对,这个小屁孩跟他接触多了果然是被带坏了。

“所以,以后等我那爷爷死了之后,我就改名字。”驴蛋说道。

“为什么……哦,我的意思是,为什么要等你爷爷死了之后才改名字?”李泽道有些好奇的问道。

“因为这名字是他取的,他活着我就没有自主权跟话语权,阿牛哥说了,咱们出来混的得尊老爱幼,才能受小弟们的爱戴。”驴蛋很是嚣张的说道。

“……”李泽道无言以对,被这小屁孩的话给雷到了,心里更是惭愧起来了,想当年自己这么大的时候,哪里有如此远大的抱负的?就想着一会儿要去哪里尿尿活泥巴玩呢。

“高牛……你阿牛哥的父亲跟你爷爷有仇?”李泽道换了另外一个话题,没什么深仇大恨的话怎么会如此幸灾乐祸呢?

驴蛋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而且这也不关我什么事。”

“……”

李泽道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然后继续问道:“你阿牛哥是……混……做什么工作的?”

驴蛋那张小脸已然满满的都是崇拜了说道:“我阿牛哥,那可厉害了,是我们这里最牛的那个牛人,我们这的那些小屁孩都得管他叫老大呢。”

还最牛的那个牛人?我看是最会吹牛的那个牛人吧?说白了无非就是个拳头有些硬混混罢了。李泽道除了无语还是无语,而且,你自己也是个小屁孩吧?

“那时候,我在学校的时候被陈雨那个小子给欺负了,阿牛哥二话不说的,直接冲到学校里,把陈雨堵在厕所里狠狠的修理了一顿,最后我们还在他身上尿尿了,那种感觉,真是爽啊。”驴蛋边往前带路的,边一脸崇拜的说道。

李泽道跟吴馨你看我我看你的,皆能看到对方那有些愕然的表情。

“若真是那样,他没有资格成为的咱们基金会帮助的对象吧?”吴馨问道。

“的确如此,在看看吧。”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

当下在驴蛋的带领下,李泽道跟吴馨深一脚浅一脚的最后来到了一个破旧的房子跟前,回头看着李泽道跟吴馨说道:“就是这里了。”

说着驴蛋像是进入自家厨房似的推开那锈迹斑斑的院子的铁门走了进去喊道:“阿牛哥……阿牛哥,你在家吗?有人找你。”

李泽道跟吴馨走了进去,打量起这个跟外头那条泥泞的路没啥区别的小前院几眼,最后目光落在前面那破旧的土房子上,只见那门被轻轻的推开了,一个身材干瘦的老头扶着那墙壁缓缓的走了出来了。

老头身上套着一件破旧的军大衣,脸上蜡黄且浮肿,步伐虚浮无力,就好像随时都会摔倒似的,而且李泽道还发现了,这个老头的那眼睛毫无焦距……他是瞎子?

“他就是阿牛哥的老子,眼睛有问题。”驴蛋回过头来看着李泽道小声说道。

李泽道微微点了下头的,看来这就是老头嘴里所说的那个都得了尿毒症的人,而且病情已然恶化,引发肾脏并发症导致双眼失明了。

“是驴蛋啊……”老头声音虚弱无力,就好像随时都会断气似的。

“二愣叔,是我,我阿牛哥在家吗?”驴蛋大大咧咧的问道,“我带他的两个朋友找他来了。”

“阿牛啊,在屋里躺着呢,这不下雨天吗?路滑,他一个不小心摔了一跤,说是后背闪了下。”高二愣叹息说道,“你说这么大的一个人的,怎么走路就这么不小心呢……”

“什么?阿牛哥摔倒闪腰了?”驴蛋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阿牛哥在他心目中可是神一般的人物怎么就闪腰了?这事情要传出去了,那不被村里的那些小屁孩笑死?

“爸,谁啊?”一个沙哑的男人声音传了过来。

老头声音虚弱的回应:“是……驴蛋,说还带你的两个朋友过来……”

“阿牛哥,是我,你没事吧?”驴蛋喊道。

脸上涂满药膏,那张脸肿得跟猪头一般的高牛步伐怪异的走到门口,当看到站在那里的李泽道以及吴馨,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如同见了鬼一般,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了,就好像随时都可能一屁股坐在地上似的。

怎么会是……他?

高牛只觉得自己的小心脏都快从喉咙里蹦跳出来了,但是紧张害怕归紧张害怕的,心里却是有着极为浓郁的恨意。

第一次见到这个小子跟这个女人的时候是昨天傍晚的时候,那时候大发哥给他电话问他说是不是有一男三女四个人上了他开的那出租车,并且让他把人带到堂口。

但是,这个男子竟然很干脆的一拳把他给砸晕了,然后把他扔在车里拍拍屁股走人的,之后大发哥找到他之后大发雷霆,给他一段拳打脚踢的不说,更是把他的裤子给扒了,然后那个传说中的马少抓着一根马桶刷狠狠的捅进了他的**里……

要不是这狗男女,他的下场能这么惨烈?

他们这会儿来干么?要不要赶紧通知大发哥?靠,想通知也不可能啊,好不容存够钱买的那手机也不知道他妈的丢哪去了。

“这也太巧了。”李泽道的嘴角微微的翘起了一丝诡异的幅度。

吴馨的嘴巴也张了张的,有些不敢相信,这个高牛不就是昨天被李泽道一拳头打晕了的那个出租车司机吗?没想到竟然这么巧合的,他竟然是寻求天道基金会帮助的那个人。

“阿牛哥……你的脸……”驴蛋指了指高牛那张馒头脸,长大了嘴巴,然后已然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了,杀气腾腾的骂道,“妈的,阿牛哥,是谁干的,我这就去召集弟兄们拿刀砍死他……”

这哪里是摔倒闪腰了?这明明是被揍了!你也就能骗骗二愣叔那样的瞎子,你是骗不了我的,我的视力可是五点三。

“闭嘴,滚一边去。”高牛骂道,“把你二愣叔带进屋去。”

“阿牛哥……”

“妈的,听不懂是吧?”高牛就想一脚过去,但是瞬间牵扯到菊花处的那伤口,疼得他咧嘴呲牙起来了。

“阿牛,驴蛋说你的脸……”

“爸,我没事,你跟驴蛋进屋,我跟这两个……朋友聊聊。”高牛强忍着那种让人难以忍受的疼痛,然后给了驴蛋一个凌厉的眼神的。

驴蛋见阿牛哥生气了,赶紧扶住了高二愣说道:“二愣叔,咱们进屋,阿牛哥他们要有要紧事要说呢。”

“阿牛,那你好好招待你的朋友,我就先进去了。”二愣也觉得自己呆着说不定会让自己的儿子在朋友面前丢人的,当下在驴蛋的搀扶下进来屋子。

等自己的老子跟驴蛋进屋之后,高牛眼神有些爱慕的看了这个显得很是高贵的漂亮的女孩一眼,然后死死盯着李泽道看,有些紧张的说道:“你……你想干么?”

虽然把对方恨得死去活来的,但是高牛却是知道对手有点身手的,否则在车里的时候能一拳把他给砸晕了?加上他现在连站着都不太利索的,又怎么可能是对方的对手呢?除非……让驴蛋把村里的那些崇拜自己崇拜得死去活来的小屁孩都召集起来。

但是很明显的这不太可能,因为自己去让驴蛋办这事的时候这个家伙肯定会直接对自己动手的。

“你是高牛?”李泽道问道,“在这个半坡村里,还有没有另外一个叫高牛的人?”

“你……你到底想怎样?”高牛咽了咽口水,这个家伙问这话是什么意思?而且看他的表情好像有些……失望?自己是高牛让他很失望?

“看来没有另外一个高牛了。”李泽道没有回答高牛的问题,而是看着吴馨苦笑了下说道。

“的确如此。”吴馨点了点头说道,“那……”

“或许,他的那个可怜的父亲是好人。”李泽道微微摇了摇头的,然后目光落在高牛身上,淡淡的说道,“你不用紧张,我不会打你的。”

“……”高牛有了一种被侮辱得死去活来的感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