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七章 把马桶刷送回去/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麻辣个逼的!”

如果高牛手里有把刀子的话,他一定会忍不住朝着这个混蛋捅过去的,如果他的手里有一颗手榴弹,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直接朝他砸过去!

他什么都没有,所以,他只能在心里骂了这么一句脏话,真是太可恨了,太欺负人了,高牛觉得自己出来混这么久了,还真从来就没见过比这个小子还更可恶的人!

这小子先是不配合的下阴手,害得自己变成猪头脸了,菊花那里更是多了一根马桶刷,更可恨的是,现在他又过来冷嘲热讽了。

在心里骂完之后,高牛的心里没有觉得爽一点,反而更是憋屈了,因为他平时都是牛逼轰轰的草泥马的什么的直接喷过去,啥时候像现在这样骂句脏话都得偷偷摸摸的呢?

见对方身体都开始发抖了,李泽道微微一笑继续说道:“真的,我不会打你的,所以你不用紧张。”

“……”高牛更是郁闷得咬牙切齿的,且又无可奈何,只能在心里默默的问候这混蛋的全家女性,包括站在他旁边的那个漂亮的让他看一眼都觉得很不好意思的那个美女。

“你……到底想怎么?”高牛问道。

“就想找你了解一些情况。”李泽道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什么情况?”高牛的眼神有些警惕了,心想默默的帮自己打气一定要挺住,若是这小子询问有关大发哥以及马少的事情,就算是被揍了也不能透露半点出来。

“有关你父亲的情况。”李泽道说道。

高牛一愣,有些不明白这小子的意思。

“你父亲得尿毒症了?”李泽道问道。

高牛的心微微一颤的问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不,你问这个要干么?”心里更是不明白这小子的用意了,他难道不是过来在揍自己一顿的顺便逼自己说出有关大发哥的事情的?

“现在有在接受保守的治疗吗?”李泽道没有回答高牛的问题,而是说道,问完之后却有觉得自己这问题问的有些傻逼,没有进行保守的治疗的话,那个人估计早就死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眼睛失明身体浮肿这么简单。

“这……”

“我觉得你应该好好的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我一个不爽的会揍你的。”李泽道威胁道。

“……有在进行保守的治疗,一个礼拜会去透析两次维持下生命,但是……”

高牛的眼睛微微的有些发红了,身体发抖,声音有些颤抖哽咽的,也不知道是因为被李泽道威胁觉得憋屈愤怒还是因为担心自己的父亲的身体:“医生说了,除非找到合适的肾源进行肾移植,否则……只有死路一条了……”

“就算让你很幸运的找到了合适的肾源,你有钱吗?”李泽道问道。

高牛一愣,这不是明摆的事情吗?怎么可能有钱呢?每周两次透析花的钱就要接近一千了,换句话说,一个月父亲花掉的治疗费用就得四千块钱,为了这每月的四千块钱,他可以说把所谓的人格尊严骨气都给狠狠的踩在地上了,在大发哥跟前就跟一条狗似的。

大发哥让他滚他就滚,大发哥让他咬谁他毫不犹豫的就咬谁,有时候对方太硬了反而被咬了,鲜血淋淋的回来之后,他也没敢吭一声的,默默的自己帮自己包扎伤口,他不想病重的父亲为自己担心。

连每个月的几千块钱都来得如此困难的,更何况是那几十万的手术费用?

当下眼睛发红的拳头紧握的咬了咬牙说道:“有……我可以去借,去偷,去抢去干么的都行,只要他能好起来,要了我这条命我的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

“真的?”李泽道微微一笑问道。百善孝为先,若是这小子当真肯为了自己父亲做出那些事情,那证明他是一个有情有义懂得感恩的家伙,这样的混混还是有救的。

“真的……”高牛低声说道,语气毋庸置疑。但是说出这话之后却是突然间觉得自己的脑子是不是被门给夹了,跟这混蛋说这些干么呢?

“真的假的好像不关你什么事吧?你到底想怎样?”高牛问道,“你要是敢在对我动手……我……我会报警的。”

“你知道报警电话吗?要不要我帮你?”李泽道淡淡一笑问道。

“……”高牛差点被这话给噎死。

“你可以跟警察叔叔说,你被一顿毒打的都变成猪头脸了。”李泽道眼神在他身上扫了扫表情有些玩味,“你还可以跟警察叔叔说,你的菊花被爆了……我猜猜哈,用的是……马桶刷吧?”

“……”高牛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一副活见鬼的表情,这么隐秘的事情他怎么知道?下一秒更是菊花一紧的,疼得他咧嘴呲牙起来了。

吴馨俏脸微红的,美眸瞪了李泽道一眼,不过心里还是有些好奇的,看那个高牛的表情就知道李泽道说的是对的,但他是怎么知道的?还知道用的是马桶刷……他干的?但是这好像不可能,因为从昨天到现在,他跟自己始终是腻在一起的没分开过呢。

“你……你怎么知道?你在场?”高牛一脸惊悚的表情。

李泽道诡异一笑说道:“你猜。”

“……”对方的这个回答让高牛的菊花更是火辣辣的疼了起来了。

“如果我说,我有那能力让你父亲接受更好的治疗,甚至说不定的,还能帮你父亲联系到匹配的肾源,至于后期的治疗费用更是不用你去发愁了,你相信吗?”李泽道看着高牛说道。

高牛一下子愣住了,良久才反应过来,然后眼神复杂的看着李泽道:“你……你说的是真的?”

“你猜。”李泽道一副很是欠揍的样子,就连吴馨都差点忍不住一拳过去了,这个家伙,太坏了。

“……”高牛差点就不顾一切的朝这个家伙冲过去,我猜你妹啊!

当下微微咬了咬牙的,脸色变幻了几下,然后膝盖一弯的,两条腿已然重重跪在了地上了,朝李泽道重重的磕了下头,声音哽咽的说道:“我……我相信你……只要你能救我父亲……我……我一定为您做牛做马的……”

李泽道心里重重一声叹息的,当初自己在天桥上不也是跟这个高牛一样,是这样的一个心态?就如同溺水者一般,拼命的抓住任何一根稻草,哪怕那根稻草压根就是一个陷阱。

然后,李泽道又莫名的又想起一句话来了,很多时候,弱者,连选择死亡的权利都没有!

幸好,自己不是弱者,自己可以决定很多人的生死,而自己现在所拥有的这一切都是谁给的?他……父亲?没有他十八年的那个决定,没有那刻意降低自己智商的那药物,没有后来的神丸,自己能被改造成这样?

自己到现在心里还有滔天的戾气恨意的是不是很不应该?自己是不是应该用一种感恩包容的心去面对这事情?自己是不是应该去好好的弄清楚当年发生什么事了去理解他的苦心而不是一味的怨恨回避?

想着,李泽道突然间感受有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轻轻的抓住自己的手,一看,却见吴馨正一脸关心的看着自己。

“你这样,我很心疼。”吴馨轻声说道。

李泽道脸上的那种痛苦瞬间被很好的收了起来了,然后微微一笑说道:“放心吧,我没事。”

然后看着跪在那里的高牛说道:“你为什么相信我?或许我是在开刷你哄你开心呢。”

高牛的眼睛更红了,低声说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知道,我除了选择相信外,我没有其他选择了。”

尽力的当大发哥的一条听话的狗,然后开大发给提供给自己的那出租车,每个月勉强的能得到四千块钱,但是他这条狗在怎么听话的,大发哥也不可能给他几十万让他给自己的父亲治病。

“你的回答让我很满意。”李泽道说道,当初自己无非也是没选择了,这才傻乎乎的跟那邪恶的老头走的,“我的确会帮助你父亲,尽力为他提供最好的治疗……不过……”

“无论你让我做什么,哪怕是让我去杀人,甚至是让我立即在你面前自杀,我都不会皱下眉头的。”高牛挺了挺胸膛,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不会让你去杀人的,杀人可是犯法的,更不会让你自杀……你要是挂了,你父亲谁来照顾?你应该比任何人都要珍惜你这条小命的不是?”李泽道说道,“我只需要你去办一件小事。”

“小事?什么事?”高牛赶紧问道,心里微微松了口气的,小事就好,小事就好。

说真的,虽然嘴巴说得硬气的,但是真让他去杀人或者自杀,他的确会去做,但是绝对不会像自己说的那样,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至少自己就不敢拿刀子把自己的脑袋剁下来啊。

“不是有人‘赏’你一根马桶刷吗?把那送回去就行了。”李泽道嘴角微微的翘起了一丝诡异的幅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