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八章 这不是一件小事/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桶刷?”高牛一愣的,难道那根马桶刷大有来头?不然为什么要送回去?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可是……我已经扔了……我这就去找找看能不能找回来。”那样的东西他怎么可能好意思让其留在自己的屁股上然后到处瞎逛呢?

“……”李泽道嘴角抽了抽,有些无语的说道,“你找马桶刷干么?”

“你不是说……送回去?”

李泽道没好气的说道:“你可以买一根新的啊,甚至你家里要是有的话直接送过去就行了。”

“这……那我知道了。”高牛点了点头说道,只是送跟马桶刷过去,那的确是一件小事,就怕马少见到马桶刷之后又让大发哥给自己来一下的,不过……拼了,反正一回生二回熟的,下次也就习惯了。

“你不知道。”李泽道郁闷得死去活来的,跟这样的人交流实在是太累了,自己都已经表达得这么清楚了,这个家伙却是如此单纯的?那不显得自己很是邪恶。

“我真知道……”

“你知道个屁啊。”李泽道怒了了,大声说道,“我的意思是,谁把把马桶刷捅进你的菊花里,你就如法炮制的找一个马桶刷捅进他的菊花里,就这样,听懂了吗?”

“……”高牛目瞪口呆,这才明白原来自己真没听懂,更是明白,原来自己是如此的单纯的。

“这回懂了吧?”李泽道没好气的说道。

吴馨俏脸微红的,没好气的瞪了李泽道一眼,李泽道嘿嘿一笑表示抱歉。

“……懂了,可是……”高牛很无助,他觉得这压根不是一件小事,而是一件比让他自杀还大的大事。

要知道对他干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出来的可是那个自己平时见一面都觉得受宠若惊的马少啊,自己拿马桶刷去对他做出那种事情……开什么玩笑?别说是拿着马桶刷了,就是自己什么都不拿的试图靠近他,还没靠近的就被其他人给拦下来并且狠狠的修理一顿了。

“怎么,办不到?”李泽道问道。

“这……”高牛悻悻的说不出话来,说办得到,那压根就是在吹牛,自己怎么可能有那样的手段把马桶刷捅进马少的菊花里的?说办不到,万一这个家伙一生气收回刚刚他说的那些话那怎么办?

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我给你两天时间,去做这件事情,做到了,我会帮你父亲安排最好的治疗的,做不到,那就……当然了,你也可以去跟那个什么大发哥还有什么赵强,甚至是马仁杰那小子说,我来找过你,并且还让你去做这事情,怎么选择,就看你的了。”

“你……你认识马少?”高牛眼睛微微睁大了。他只知道大发哥之所以找这个小子麻烦是因为这小子得罪强哥了,但是现在听他口气的,好像跟马少很是熟悉啊,而且,像是有间隙的样子。

“熟,熟得很。”李泽道诡异一笑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菊花是被马仁杰给整的吧?你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做吗?那是因为他要发泄……他的菊花曾经也被马桶刷捅过,哦,那件事情是我干的。”

“……”高牛腿一软的,差点就这样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吴馨眼神诧异的看了李泽道一眼,心想,好恶心。

李泽道在她耳旁小声解释道:“馨馨,那个是我让别人干的,那种如此恶心的事情我怎么可能自己亲自动手呢?”

吴馨抿嘴轻笑说道:“最好是那样,否则……哼。”

李泽道嘿嘿一笑的,然后目光重新落在已然吓傻了的高牛身上说道:“好了,该怎么选择就看你的了,该如何把马桶刷还给他,那更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总之,我只给你两天时间……哦,对了,这个还给你,里头已经存入我的电话了。”

李泽道摸出之前从他身上拿走的那个手机,走了过去,放在他跟前,然后跟吴馨离开了这个破败不堪的小庭院来到了外头那条泥泞不堪的路,一脚深一脚浅的往外走去。

“你说,他会按照你说的那样去做吗?”吴馨又好气又好笑的问道。

李泽道沉吟了下说道:“看他如此关心他父亲的,应该会吧?谁知道呢?就看他如何选择了。”

吴馨点了点头没在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了,毕竟这个话题多少有些邪恶的,她不好开口,再者,她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李泽道都会处理好的,她只需要帮他管理好天道基金会,然后在他面前当个温柔贴心的小女人,这就足够了。

就在这时吴馨背着的那个小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了。

“应该是荆姐打过来的。”吴馨说道。

“接一下吧。”李泽道笑道,“接完在走,路不太好走不是?”

当下两人停下了步伐,然后吴馨打开包取出手机一眼,果然是荆姐打过来的,当下接了起来说道:“喂,荆姐。”

“吴总,芊芊的化验结果已经出来了。”荆姐那有些不太理解的声音传了过来,“之所以闹肚子是因为服用了一种药性很强的泻药。”

荆姐在拿到化验结果之后,实在很是纳闷,贾芊芊应该不会无聊到吃那种泻药玩吧?那么这泻药是如此进入她的肚子里的?通过食物?可是她们吃饭的时候都在一起,吃的东西也都是一样,这实在让人很是费解。

吴馨看了李泽道一眼,心想果然如同泽道所说的那样,当下说道:“我知道了,你先照顾好芊芊,我跟泽道中午左右会到医院。”

“我会的,吴总。”荆姐说道。

挂了电话之后,吴馨看着李泽道说道:“芊芊的化验结果已经出来了,正如你说的那样,她之所以腹泻是因为服用了某种烈性的泻药,真有人在咖啡里动手脚。”

李泽道微微苦笑了下点了点头说道:“都怪我,我还是大意了,如果我注意一点看紧那些服务员的,应该能看出一些端倪出来。”

吴馨微微摇了摇头说道:“那不是你的错,你就别责怪自己了,不过……”

说着吴馨的眼神有些暧昧了:“你说,我要不要把你帮她清理身子的事情告诉芊芊呢?”虽然吴馨也很想帮贾芊芊清理,但是她也是个有洁癖的人,所以有心无力爱莫能助啊,最后还是李泽道动作麻利的清理掉贾芊芊身上的那些东西的,自然是什么不该看的都看到了,而且还看得很是清楚。

“千万不要。”李泽道赶紧摇头说道,“否则以那个小太妹的性子,一定会拿刀子威胁我让我对她负责的……开什么玩笑?”

“难道……你不想对她‘负责’?”吴馨的抿嘴一笑问道,“我不相信你会放过那样如此有性格的美女呢。”

李泽道苦着脸说道:“馨馨,你就这么不相信我?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么随便的人么?在这个**横流地花花世界,我这么一个纯洁的男人,要努力的保护我的贞操,我容易么我?”

吴馨一愣,笑得前俯后仰,差点岔过了气去,那被风衣包裹着的那丰满酥胸颤抖得像是树上新结地水蜜桃似的。

她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意,然后声音妩媚的说道:“亲爱的,你还纯洁的男人呢?你说的是你上幼儿园的时候吧?要是让任姐姐她们听到你说出的这话,估计都要把你脱光了打屁屁了。”

李泽道嘿嘿一笑的,脑袋低了下去,狠狠的在吴馨的那诱人的嘴唇上印了一口,两人这才继续深一脚浅一脚的继续行走在这条东一个水坑西一个泥坑的小路上,往村外走去。

来到了村外已然是十几分钟以后的事情了,虽然两人已然走得极为小心翼翼的了,但是一进一出两趟走下来,两人的鞋子早就沾满淤泥了,鞋子里头已然进水,那裤子上更是沾满了泥点子。

“看来,我又得买一套衣服了,还得买鞋子。”李泽道有些无奈的说道。

吴馨抿嘴一笑说道:“我都已经买好了,鞋袜内裤都有。”

李泽道一愣:“什么时候买的?”要知道买这西装的时候他是在场的,那时候两人只买了这套西装,另外还有一条内裤,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的了。

“我知道你不会带任何姓李的,所以我早就在行李箱里帮你准备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跟鞋子了。”吴馨笑道。

“老婆,你这样会让我很感动的。”李泽道看着这张精致的小脸,一脸感动的说道,“感动得我又想亲你了……怎么办?”

吴馨脸上浮起了一抹羞涩,心里却是微恼,你想亲就亲就是了还问我怎么办?我能不让你亲吗?

“唔……”吴馨娇喘出声的,因为李泽道已然紧紧的含住了她的小嘴了。

“既然带了,为什么还买这西装?”一阵昏天暗地的长吻之后,李泽道有些好奇的问道。

吴馨舔了舔嘴唇,眼神痴迷的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说道:“因为,我觉得你穿这西装一定很帅,所以就买了……果然,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