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章 开导/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轻轻一声叹息说道:“意思就是……你刚刚的决定,在我的预料之内,我是可以理解你有那样的选择的。”李泽道说道,“现在你也知道我有多牛逼了,更是知道我来苏杭的目的了,我可以在给你一次机会,咱们之间的约定仍旧有效。”

心里却是忍不住狠狠的夸了自己一下两下好几下的,你说一个人怎么会如此的善良呢?要是换做一般人被这样坑了一把,只怕现在直接拍拍屁股走人了吧?

高牛那红肿的眼睛已然流出血泪出来了,很是伤心的,哭得跟个小孩子似的,声音沙哑的说道:“谢谢……谢谢……”

“你不用谢我。”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因为这一切得靠你自己去争取了。”

“我知道……你放心,我会很努力的去把马桶刷还给他的。”高牛挣扎着站起身咬了咬牙说道。心想就算不要命了,也要把马桶刷“还给”马少,只是……高牛心里已然满满的都是悲哀了,以他的能力,就算真搭上自己的性命了,貌似也做不到吧?

“你的努力是白费的。”李泽道摆了摆手很不给面子的说道。

“……”高牛有些郁闷,虽然那是实话啦,但是你这么不给面子的就说出来会让人很难堪的好不好?

当下有些小尴尬的说道:“李少……我……”

“我会让人帮助你的。”李泽道看着他,嘴角微微的翘起了一丝诡异的幅度,“你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先把马桶刷给准备好。”

“……”

……

李泽道跟吴馨先是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到酒店,简单的洗漱了下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这才离开了酒店,先是去商场购买了点水果,这才打的来到了贾芊芊入住的那家医院,来到病房跟前的时候,已然看到变态双手放入口袋里一副拽得跟二百五啥都不放在眼里似的站在那里。

李泽道却是注意到了,每次一有小护士又或者是病人的女家属经过的时候,变态那贼眼总会一亮的,要是那个女人在漂亮一点,嘴角处还会迅速的流淌下一丝透明的液体。

李泽道觉得自己很失败,叫自己老大的有两个,周炎跟变态,两个人都在自己跟前晃悠这么久了,愣是没被自己这种纯情的品质所熏陶,仍旧都这么猥琐的,太失败了,真的太失败了。

心里觉得悲哀的同时李泽道又有点自责,变态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他身边没有女人的缘故,也不知道荆姐是不是老处女?否则仅论外貌她跟变态倒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啊!

李泽道决定了,有空的调查一下荆姐,然后帮她跟变态牵针引线。

“老大,嫂子。”见老大过来了,变态赶紧擦拭了嘴角那透明的液体的,嘿嘿笑着迎了过去大声说道。

吴馨看着他报以微笑点了点头,对于李泽道的这个小弟,她的印象自然是极深的,毕竟之前他身上被捅了好几刀的时候,还是她跟李泽道帮忙包扎的。

李泽道眼神诧异的看了变态一眼说道:“你这声音有点大啊……怎么感觉你在帮谁放风呢?”

变态大惊,自己都已经表现得这么隐晦了老大竟然还看得出来?里头那个嫂子的确让自己在门口待着呢,等老大过来了,就出声提醒一下。

不过变态自然是不能承认的,当下赶紧说道:“咳咳……没,就是喉咙刚刚有点不太舒服……”

李泽道懒得揭穿他的谎言,点了点头说道:“没有人来骚扰吧?”

变态用眼角的余光扫了走廊尽头的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子一眼小声说道:“没有,不过那个傻逼已经待在那里很久了,真以为我看不出来?老大,要不要我去……”

说着变态做了一个“咔嚓”的动作。

“不用了,小虾米而已。”李泽道看都不看那个男子一眼说道,然后推开病房的门,跟吴馨走了进去。

坐在床边的荆姐见李泽道跟吴馨进来了,站起身来迎了过去:“李少,吴总。”

“芊芊睡着了?没什么大碍了吧?”吴馨点了点头小声询问道。只见病床上贾芊芊把自己的脑袋都给蒙住了,看不到她那张脸,也没有半点生息,所以吴馨以为她睡着了,声音不敢太大。

不过吴馨很快的就发现了事情并非是自己所想的那样,因为被子轻轻的晃动了两下,换句话说,被子里头的人压根在装睡。

“这……好像是睡着了。”荆姐违背良心的说道。一分钟之前,她跟芊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呢,只不过听到外头传来的声响之后,贾芊芊就立即把自己的脑袋蒙住装睡。

荆姐是能理解贾芊芊的这种做法的,换做那种比当众放屁甚至是尿裤子还糗的糗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她就不单单装睡那么简单了,直接装晕!而且是醒不过来的那种晕!

“被李少针灸了下,又输液了,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荆姐说道,“下午应该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

吴馨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好……”

美眸看了李泽道一眼,然后看着荆姐说道:“荆姐,这也中午了,还没吃饭吧?咱们去食堂吃点,然后帮芊芊打包点粥回来吧。”

“泽道,你就在这照看芊芊一下。”吴馨看向了李泽道。

李泽道知道吴馨这是想给自己跟贾芊芊一点空间,也希望自己能开导一下贾芊芊,总不能一辈子都用被子蒙着脑袋不见人吧?当下扫了那被子一眼点了点头说道:“去吧……对了,把变态也叫上了。”

“知道了。”吴馨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然后跟着荆姐离开了病房。

李泽道有些好笑的看着蜷缩在那里的贾芊芊一眼,然后把带来的水果放在一旁的桌上,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伸手拿起一颗大苹果跟水果刀,削起皮来了。

被窝里,贾芊芊只觉得自己快闷死了快透不过气来了,当下只能张大嘴巴,轻轻的喘着气息的。虽然她没看到李泽道,不过她却是知道那个混蛋虽然不支声的,但是就在那里坐着,而且一定在笑,很贱的笑。

她现在没脸面对吴馨,更是没脸面对李泽道,一想起自己竟然拉裤子上了,贾芊芊有了一种想暴揍李泽道的冲动了,而且要把他揍得屎都出来了,这样以后他就没好意思嘲笑自己了。

“行了,在捂下去的话你说不定的就要生热痱子了。”李泽道看着那轻轻颤动着的被子,有些好笑的说道。不就拉肚子吗?不就拉在裤子上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在这一点上你可得好好学学人家马仁杰同学啊,拉裤裆上了,小鸡鸡被开水烫,在病房里头跟杨柏树脱裤子happy结果被一大堆人撞见了,菊花被用马桶刷给捅了……你看人家马仁杰同学现在还能心情么么哒的活蹦乱跳呢。

李泽道决定跟贾芊芊好好说一说有关马仁杰的事情,告诉她她拉裤裆上压根就没什么大不了的,跟马同学比起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啊。

被子里头贾芊芊差点就掀开被子破口大骂,你妹的你才生热痱子呢?

不过她还是活生生的忍住了,因为她现在睡着了,她没醒!哼,想哄骗老娘?你当老娘的老娘的智商跟幼稚园里的那些小屁孩是同一档吗?

李泽道继续削皮,他现在也是削苹果的高手,动作很是熟练,整块果皮连成一片,长长地拖在半空,看起来很是美观。

“不就是拉在裤裆上吗?没什么大不了的,真的。”李泽道安慰道。

“……”被窝里的贾芊芊的那张沁出汗珠子的红脸已然黝黑一片了,肚子里的火气更是腾的一下子就冒出来了,死死的咬着自己的银牙的,这个混蛋王八蛋真是那壶不开提哪壶啊,你看人家荆姐,那是多么善解人意啊,自始自终的,压根就没提半个字。

“我小时候也经常干这种事情。”李泽道说道。

“……”贾芊芊眼前一黑的,只觉得自己快晕死过去了,麻辣隔壁的,这个贱人,谁小时候没干过这种事情?但是现在是小时候吗?是小时候吗?

李泽道“咔嚓!”的咬了一大口苹果,咀嚼着这清脆甜美的果肉,继续语重心长的劝道:“最最重要的是,我帮你收拾的时候我都没嫌弃你,所以你更不能嫌弃你自己了,千万别想不开啊。”

谁嫌弃自己了?谁想不开了?你才想不开呢?贾芊芊气得死去活来的,然后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等等,他说‘我帮你收拾的时候我都没嫌弃你’……他帮自己收拾的?

贾芊芊的瞬间觉得天旋地转的,然后猛地一脚把捂在身上的被子踹开,整个人已然从床上蹦跳了起来。

“你干么?”李泽道着实吓了一跳,然后继续咬手里的大苹果。

“你……你……你……”贾芊芊指着李泽道,眼神惊悚的,脸色煞白的,说话都不利索了,“你帮我……收拾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