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二章 老三不厚道/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仁杰一整个早上的心情都是么么哒的,因为手下的那些小弟汇报了,说跟老三在一起的其中一个女人在餐厅里当众拉在裤裆上了……哦,那些小弟远远的监视着所以没看到,但是他们闻到了那种奇葩的味道了,更是看到李泽道一把抱起的那个女人就往外冲,往医院里送。

马仁杰觉得唯一有点小遗憾的是,他没在现场,否则肯定会放声大笑,大笑的同时还假惺惺的一脸惊喜的跟老三相遇,表示你竟然到苏杭了却是没给我电话的,还当不当我是兄弟,还表示弟妹这是怎么了?拉裤裆上了?

而之所以让人暗中对其中一个女人下泻药,而不是直接给李泽道下泻药,那是因为马仁杰打算玩一个猫捉老鼠的游戏,自然而然的马仁杰是猫,而李泽道则是一只可怜兮兮的小老鼠,马仁杰就想先玩死他身边的那两个小美女还有那个一看就是老三的妈的大妈,让他焦头烂额,最后在一刀子……哦,不,是好几刀子捅死他!

仅仅只是一刀子又怎么可能能消除他心里头的那种滔天的恨意呢?他本来是要疯魔凤凰大学的,成为凤凰大学里最让女孩子喜欢的男生,成为凤凰大学里的风云人物,但是这一切因为老三的缘故,他成为了凤凰大学的一个笑话,成为了那些女孩子的嘲笑对象。

临近中午的时候,马仁杰那么么哒的心情被稍微的破坏了下,因为大发还没给他电话!他都已经交代大发说,每隔两个小时的,就得跟他汇报一下有关李泽道的最新踪迹,就是他这两个小时里一直坐在马桶上拉稀,也得汇报!

但是这都什么时候了,大发这小子愣是没打电话过来,他这是……不想干了?

马仁杰不得不委下身段很是不爽的亲自给大发一个电话,但是最后接电话的却不是大发,而是大发的一个叫做小高的小弟接的,马仁杰认得出来他的声音,甚至可以说对他的声音极为印象深刻,因为昨天晚上他亲自用一根马桶刷捅进了这个小子的菊花里。

这个小高支支吾吾的表示大发哥被打了送进医院来了现在正在包扎伤口。

记得舅舅曾经语重心长的说过,想要让你的小弟为你卖命,你就得恩威并重,你可以狠狠的责备他们,但是也得在适合的时候给他们点甜枣吃。

马仁杰很是认真的把这话给记下来了,所以当听到大发竟然进医院了,他在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你妈的”之后,立即赶了过来了。

当看到马仁杰走进来之后,那张脸包扎得跟木乃伊似的的大发哥挣扎着从病床上坐起来略显小心的说道:“李少……”

声音又是沙哑又是漏风的,因为李泽道那一棍子下去,直接把他的鼻梁骨打断了不说,也把他的那满口牙都快打掉一半了。

“不用起来,好好躺着……没什么大碍吧?”看着这张掺不忍睹的脸,马仁杰头皮微微的有些发麻的,打人不打脸啊,特别是这些出来混的,更是个个都是死要面子的,是谁下手这么狠的,就这样把这样的一个远没自己帅的帅哥的脸给打塌了?

“没什么大碍……谢谢马少的关心。”大发赶紧回答道。心里没有感动,却是有些发毛的,因为这次去围堵那个小子是他接到高牛的电话的时候自作主张去的,马仁杰并不知道。

大发哥很是清楚的知道马少正在暗中给那个让人心惊胆裂的小子下绊子,比如让人二十四小声在暗中监视他,还让人偷偷的在他们的早餐里下泻药……这些事情都是马少让自己安排的,所以也不知道自己的这次擅作主张会不会影响到马少的计划。

若真影响到了,马少会不会气急败坏的然后直接找来一根马桶刷,狠狠的捅进了他的菊花里……小高那小子不是活生生的例子吗?

一想起昨天晚上小高所遭遇的那种残酷的折磨,大发哥就觉得自己的菊花那里凉飕飕的,就好像有股冷气在那边流窜似的。

马仁杰点了点头语气有些森然的说道:“没什么大碍我就放心了……发生什么事了?谁干的?在苏杭竟然还有人敢对你下这么重的手的?”

在凤凰市被老三欺负也就算了,毕竟那里人生地不熟的难免阴沟翻船,但是现在可是在苏杭啊,他的舅舅花树林可是苏杭的地下王者,明面上还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板,还是一个颇有名气的慈善家,黑白两道通吃,平时都是他们欺负人的,啥时候被这样欺负了?

虽然脸被打塌了人牙被打掉了的人不是自己,但是小弟被揍了,马仁杰也觉得自己的那张脸火辣辣的,很没面子啊。

当然了,马仁杰是万万想不到大发是被李泽道给揍的,毕竟虽然他让大发紧盯着李泽道,但是这些事情都是那些小弟去做的,大发无非就是坐在那里打打电话,如此而已。

“这……”大发那张被纱布紧紧的包裹着的脸已然满满的都是尴尬。

“你出去没带几个打手?”马仁杰再次问道。

“……”大发哥胸口中刀子,疼得他都差点窒息了。虽然他很不要脸,平时调戏小美女欺负老实人脸不红一下的,但是这会儿还真没好意思说他非但带打手了,还带了二十几个,但是愣是被人一根铁棍子全部给撂倒了。

除了他这个当大哥因为脑震荡并且毁容了被安排在这个独立病房里养伤,其他那二十几号小弟都暂时在门诊那里包扎着伤口呆着呢。

见大发眼神怪异的,马仁杰眉头微微皱了皱问道:“怎么?不方便说?”

大发哥的额头上已然冒出冷汗了,他知道马仁杰有些不耐烦了,当下赶紧说道:“不……不是的马少……”

大发哥支支吾吾的,很是艰难的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下,当然了,大发哥还是简单的做了下修改,比如他原本带人过去其实想狠狠的揍那小子一顿然后给马少一个惊喜的,这时候换成了他是因为小高被那个小子揍了,小弟被人追上揍了,做老大的自然得出面了。

只是没想到的是,那个小子那么能打的,愣是一个人一根铁棍的就把他们这二十几号人全给收拾了。

“马少,事情就是这样……”大发哥羞愧想死,眼睛都不敢跟马仁杰相对了。

也不是没带人去火拼过,虽然也有被砍过,但是第一次还是这么窝囊的,对方只有一人啊……哦,他旁边还有一个女的,但是那女的他们原本是想抓过来当人质威胁让那小子束手束脚的,谁知道,那小子压根就不给他们这样的机会。

“原来是这样啊。”马仁杰眼睛已然眯成一条线了。

“我……马少……我因为那个怕他跑了,所以来不及给你电话……所以……”大发哥强忍着那种剧烈的疼痛在脸上挤出意思笑容出来,但是他压根就忘记了,他那张脸缠这厚厚的纱布,就算他笑了马仁杰也是看不到了。

“放心吧,我理解。”马少点了点头说道,手伸了过去,轻轻的拍了拍大发的肩膀,表示安慰。连自己这样的文武全才都差点被老三那个暴力狂给玩死,更别说大发这个土鳖了。

“谢谢马少,谢谢马少。”大发有些感动,心想马少还是很好说话的。

“你说你们二十几号人都被打趴了?”马仁杰问道,心里一阵无力感,老三啊老三,你怎么就这么能打呢?你这么能打你让老子怎么报复你呢?你这么不厚道的不让报复的你家里人知道吗?

大发一阵羞愧的,点了点头说道:“马少,我怀疑那个小子是特种兵啊,要不就是什么跆拳道黑带什么的又或者练过什么古武术……所以……”不管怎样,先帮那个小子戴上几顶高帽,这样传出去的话也不至于太丢人不是?

“所以你觉得……我斗不过他?”马仁杰看着大发,笑眯眯的打断了他的言语。

大发额头上瞬间冒出冷汗了,赶紧说道:“不是的不是的,以马少您的能力玩死那小子就跟打死一条哈巴狗没啥区别……”

“他不是哈巴狗。”马仁杰摇了摇头,纠正了大发的言语,然后一把抓起床头边的那把椅子,看着大发再次说道,“他真的不是哈巴狗。”

他要是一条哈巴狗的话,那自己是什么?比一条哈巴狗还不如?这不是在侮辱人吗?

“马少……”大发感觉到马仁杰的表情有些不太对劲了,笑得就跟个神经病似的,这样的笑容让他有些胆突。

“啊……”大发惨叫出声的,因为马仁杰已然好不客气的举起手里的椅子狠狠的朝着他的脑袋砸了过去了,吓得他赶紧双手护住了自己的脑袋,毕竟他伤痕累累的脸现在可是承受不了其他的伤害了。

“李泽道,我操你全家……”马仁杰一脸阴森森的笑容,用手里的椅子一下子又一下的朝着大发招呼,用尽了自己全部力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