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四章 这是毒药/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意思?”赵强看着这表现得很张狂的小子问道,心想要不现在就让人进来把他给砍死得了?不行不行,在医院闹事的话造成的影响还是有些大啊,说不定到时连花总都要怪罪自己了。

“你猜。”李泽道笑得有些诡异。

“……”赵强脸色难堪至极,当下在也受不了了,低声吼道:“小虎……”然后他的眼睛也一下子瞪大了,一副活见鬼的表情,因为他很是惊恐的发现,他竟然发不出任何声音出来了。

“现在知道为什么大发哥跟见了鬼似的了吧?”李泽道微微一笑问道。

“……”赵强的眼睛都红了,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野兽,嘴巴大张的,试图表现出自己的愤怒,但是一切都是徒劳,他除了喷出一些气体以及唾沫星子出来外,他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想冲过去对这小子动手,但是又不敢,赵强可是见识过这小子的力气的,自己压根就不是他的对手。

“好了,别太激动,今天我过来是有一件事情想跟你们两个商量一下的。”李泽道微微一笑提出自己的此行的目的,“那就是,我希望你们两个能帮我一个小忙,找个马桶刷捅进马仁杰那傻逼的菊花里,并且把视频拍下来,然后往网上传。”

“……”大发哥跟强哥皆傻眼了,这小子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让他们去对马少做出那样的事情?开什么国际玩笑?这不仅仅是爱侮辱他们的那种忠诚,更是在侮辱他们的……智商!

“你们一定会帮忙的对不对?”李泽道问道。

“……”大发哥跟赵强都发不出任何神声音,但是他们的心里都在怒骂:帮你妈的个十三!

“你们不说话,我就当你们是默认了?”李泽道很是高兴的说道。

“……”大发哥跟赵强就觉得自己喉咙一甜,有种当场喷血的冲动,他们这才发现,以前他们的那种耍流氓压根就不能算是真正的耍流氓啊,跟这个贱人比起来,他们简直就是良民啊。

李泽道从那白大褂的兜里摸出一个药罐子,然后一脸神秘的笑容在两人的面前晃了晃说道:“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国外某家医药公司发明出来的一种毒药……”

“毒药?”大发哥跟赵强的脸色瞬间一变的。

“这种毒药呢,吃下去之后,人不会死,现在所拥有的医疗器械也检查不出来……”

“哦,我说的是现在不会死,但是三天之后我就不知道了。”李泽道看了看赵强,又看了看大发哥补充说道。

“……”大发哥跟赵强眼眶一潮的,哭了,你妈的别这样玩老子行不行?

“只有两颗,看在你们帮我的份上,一人送你们一颗好了。”李泽道一副感激的模样。

赵强那略显惊恐的目光从李泽道手里抓着的那药瓶子身上移开落在桌面上的那热水瓶上,一下子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那热水瓶扑了过去,他打算把水瓶给打碎弄点动静出来,好让外头守着的小弟听到动静赶紧冲进来。

下一秒,他突然间觉得自己呼吸一停滞的,他的喉咙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落入了对方的手里了,身体更是离开了地面,很快的,他的呼吸不舒畅,那张脸都憋成紫红色了

他的喉咙呜呜哇哇的想要说话,却是跟之前一样,压根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不用这么客气的。”李泽道笑眯眯的说道,说话的时候,那掐着对方喉咙的那只手稍微一扭,赵强的嘴巴就大大的张开。

李泽道的手指头一弹,一颗黑色的药丸就被弹进了赵强的嘴巴里面。

赵强只觉得一股腥味传来,然后那药丸便在他的口腔里面化开,流敞进咽喉胃部,再也寻找不着。

李泽道的手一松的,赵强的被摔在了地上,当下他捂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如果再被他多掐上那么一两秒钟,他觉得自己现在一定已经死掉了。

李泽道没在理会赵强,而是看着正用惊悚的眼神看着他的大发哥,随手将一颗药丸扔在他跟前然后诡异一笑说道:“你是自己吃下去还是我掐着你的脖子喂你?”

“……”大发哥一脸惊悚的,赶紧用那只没断的手捡起了那颗药丸,然后塞进自己的嘴里吞咽下去了。

李泽道一脸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恭喜你们,你们现在都中毒了……”

“……”赵强跟大发哥惊恐的同时在心里默默的问候这个王八蛋的全家女性。

“当然了,这种毒是有解药的,解药就在我身上,也只有我有,想要解药的,就帮我我刚刚说的那个忙,到时自然有解药给你们……当然了,你们也可以不信,不过药效应该快发发作了……”

话音刚落,只见赵强的脸色已然变成了赤红色了,额头冒汗,就像是被烈火烧烤过一般,紧接着身体抽搐着,腹痛入刀割一般,口吐白沫。

然后很快的就轮到大发哥了,他也出现了这种反应,只不过他表现得比赵强更是痛苦,因为他这一吐的,牵扯到了身上的那些伤口,疼得他差点就这样晕死过去。

吐着吐着,他们的脸色又慢慢的恢复了正常,腹部也没那么疼了,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

不过赵强跟大发哥的心里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了,起初他们虽惊恐的,但是却还抱着一丝希望,他们觉得对方这说不定是在吓唬他们跟他们逗着玩的,他们吃的压根就不是什么毒药而是某种整人的糖果之类的,但是现在他们却不这样认为了,他们很愿意相信他们的确中毒了。

当下两人看着李泽道,内心深处是深深的恐惧。

“哦,对了,高牛跟你们一伙的,你们帮我那个忙的时候记得带上他。”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然后再次戴上那个骚包的眼镜,像是没事的人似的转身缓缓的走到了房门跟前,拉开病房的门走了出去。

“医生,我老大他没什么大碍吧?”李泽道走出来之后,虎哥问道,脸上有着恰到好处的担忧。

“哦,没什么大碍的,休息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了。”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

虎哥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好,那就好,麻烦你了,刚刚对你态度有些不好,实在不好意思,不过兄弟,你很不错,有空一起喝酒哈。”

“好的。”李泽道笑笑点了点头,转身飘然离去,深藏所有的功与名。

……

这个煞神离开之后,脸若死灰内心惊恐到极点的赵强跟大发哥这才像胸口处压着的大石被移开似的,重重的喘息起来了。

“妈的,妈的,吓死老子了……”大发哥喘着气息说道,然后愣了愣,有些小兴奋的说道,“强哥,我可以说话了,我可以说话了……”

“妈的,然后呢?”赵强有气无力的瘫倒在那里。

“……”大发哥沉默,是啊,然后呢?能说话又怎样?能说话他们吞进去的那毒药就能解?

他很确定自己跟赵强吞下去的那颗就是毒药,否则怎么可能会有那种如此恐怖的反应呢?这简直跟电影里出现的那种被下药之后出现的症状一模一样啊,口吐白沫,腹部绞痛难耐,呼吸困难……唯一不一样的是,这种毒药不会立即要你的命,得等三天。

“强哥,我不想死。”大发哥心里满满的都是心酸,死灰一片。

“妈的,谁想死?”赵强的眼睛也红了,他现在小日子过得如此滋润的怎么可能想死呢?但是不想死的话,就得想办法把马桶刷捅进马仁杰的菊花里,并且拍摄下来然后在网上发布出去……只是真那样干了花树林一定会把他们给剁碎了然后喂狗吧?也是死路一条!

他有些后悔了,为什么要到这里来看大发呢?他脑袋被砸了手脚被打断了关自己屁事啊?打个电话关心一下不就行了?

他也开始仇恨,仇恨马仁杰,要不是这个家伙跟那个煞神有仇的,他怎么可能遭遇这样的事情?他怎么可能被人逼迫服下毒药?

“怎么办?”大发哥看着赵强问道。

“你的想法是什么?”赵强坐起身来反问。

“我不想死。”大发哥说道,语气一点一点的变得阴冷下来了,“所以……”

“我也不想死。”赵强的语气也冰冷万分,看着大发哥眼神里有着浓郁的杀气,“所以……”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的,一种荣辱与共的默契感在逐渐滋生。

“干了不一定会死,但是没干一定会死。”赵强站起身来坐回椅子上压低着声音说道。

“的确,只要咱们策划好一点,他不一定知道是咱们干的。”大发哥同样压低着声音分析道,“就算到时候事情瞒不住,咱们也可以跑路。”

“的确如此。”赵强的脸色阴森至极,“大发哥,既然如此,那就这么说定了……对了,他好像说过,你那个小弟叫什么……高牛的跟咱们是一伙的?高牛……不会是昨天晚上被马少拿马桶刷那个那个的那个小子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