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九章 得罪谁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花树林这么冰冷的话之后,马仁杰的小脸刷的一下子煞白了,心想你要是不承认我这个外甥的话,那本少爷不就惨了?

优质的物质生活没有了,诸多美女自荐枕席也没有,被一大群小弟围着阿谀奉承的这种待遇也没有了,甚至,之前他欺负过的那些可怜虫还会反过来欺负他……不行不行,这怎么可以呢?你就是我舅舅,就算你不认我这个外甥,我也会死皮赖脸的赖上你的。

想一脚把我给踹开?门都没有!

于是马仁杰强忍着菊花处带来的那种让他很想抓狂的疼痛感,挣扎着赶紧从床上爬起来了,跪在床上,可怜巴巴的说道:“舅舅……我知道这次是我的错,是我疏忽大意了让人给整了,让您面子丢尽让您失望了,我……”

花树林阴着一张脸骂道:“你以为老子是因为你菊花被马桶刷给捅了这才生气的?”

“……”马仁杰胸口中刀。

“你傻逼被捅也就算了,竟然还被录下来了,被录下来也就算了竟然还往老子的那个视屏网站上放……你妈的,老子怎么会这么傻逼的竟然试图让你这样的蠢货来当老子的接班人?”

花树林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然变成一个火山口了,不发泄一下真不行了,当下左顾右盼了下,一把抓起那椅子狠狠的砸向了墙壁上那挂着的电视。

“哐当!”一声闷响的,电视已然四分五裂了。

马仁杰却是彻底的傻眼了,一副白痴的表情,舅舅说,被拍下来了还往视频网站上面发……天啊,让我死了算了!

花树林发泄般的又捡起那把椅子,继续狠狠砸在了那个已然碎裂的电视上,这才觉得心里头的火气稍微小了一点,已然捡起那把椅子,一屁股坐了下去,冷眼看着已然傻眼的马仁杰,看到如此白痴的样子,心已然软了下来了。

说到底,他也算是自己的半个儿子啊!

当下语气缓和了点说道:“你是不是得罪谁了?人家要这样搞你?”说着心里也着实有些纳闷,毕竟在苏杭这一亩三分地上他花树林还是说得上话的,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即便马仁杰得罪谁了对方也不会如此轻易的撕破脸乱来的。

而且在来医院的路上花树林了解过了,马仁杰是在他的那个专属的包厢的洗手间里被发现的,要知道那包厢门口平时都有人在看守的,能进入到那里面的人都是得到马仁杰的首肯的,这期间进入的就只有在那酒吧里上班的一个女人……

好吧,花树林要是知道门口守着的那两个保镖担心被砍死所以瞒报了还有一个长得很丑的女人从包厢里出来,只怕会喷血而亡吧?

所以现在花树林已然把那个女人当作重点怀疑的对象了,只不过得到的汇报是,那个女人从包厢里出来之后便离开酒吧不知去向了,这就更值得怀疑了。

在花树林看来,这是有人买通了那个婊-子对马仁杰下这样的毒手并且拍了视频,然后还找来了网络高手把视频往他的网站上面放,再苏杭,敢胆子这么大的挑衅他花树林的还真的是一个巴掌数得过来。

“舅舅,你说……被拍成视屏……还往网站上面……放?那不是……那不是……全国的网民都……看到了?”马仁杰脸若死灰的,声音颤抖得厉害,下一秒更是腿一软的,直接坐在床上。

“嗷……”马仁杰疼得怪叫了一声,赶紧翻过去趴好。

“……”花树林有了一种想站起身来然后一把举起屁股上坐着的这把椅子砸死这个蠢货的冲动了。

“回答老子,你到底得罪谁了?”花树林语气阴沉的骂道。

“没有啊……我最近也没惹事啊……从凤凰市回来之后,我就很认真的在学习……呜呜……”马仁杰悲从中来,哭了起来了,说到底,他虽然锦衣玉食的,一些手段做法太成人了,但是骨子里还仅仅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屁孩罢了。

“闭嘴,别哭了!”花树林黑着一张脸骂道,“妈的,你还嫌丢脸丢得不够?”

马仁杰赶紧把那在花树林看来很是懦弱的眼泪给收了起来。

“学习?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成天花天酒地的在那边鬼混!”花树林劈头盖脸的骂道,唾沫星子喷了马仁杰一脸,“我告诉你,想让老子再次承认你这个外甥,你最好跟我说实话,别跟老子打马虎眼……你最近得罪谁了?”

见自己的舅舅彻底的发飙了,马仁杰还真害怕了,当下畏畏缩缩的说道:“我……真……”然后突然间想起一件极为恐怖的事情来了,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自己上次屁股开花是拜老三所赐的,而这次简直如出一辙,也是老三干的?

见马仁杰的表情怪异的,花树林知道自己的威胁奏效了,当下冷冷的问道:“是谁?”

“是……李泽道……”马仁杰很是艰难的说出了这个名字。

“李……李泽道?”花树林一愣。

“他……现在在苏杭,我暗中给他下了点绊子……”马仁杰不敢有任何隐瞒了,小声说道,心里却是一变又一变的问候了这个在他最痛恨的人的排行榜上排名第一的王八蛋的全家女性!

“……”

花树林沉默,良久才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我刚出来混的时候,我那时候的老大告诉我说,别惹咱们惹不起的人,这样咱们才能活得久一点……这句话我一直记在心里,所以我现在还活着,并且有了现在的这些产业。”

“啪!啪!啪!”花树林毫无征兆的突然间出手,狠狠的抽了马仁杰几个耳光子,很是干脆的把他给抽懵了,这才停手说道:“老子记得这话好像之前就教给你了,并且也再三警告你了,以后就算碰上了,也别在去招惹他了,但是你……很好!很好!把老子的金言玉语当作是耳边风啊!”

“舅舅……我……错了!”马仁杰低着头不敢捂脸,脑袋嗡嗡作响,任由那脸上以及菊花上那火辣辣的疼痛折磨着他的神经,脑子里却是有着前所未有的清醒,他报仇,他要李泽道死,他要他全家死光。

“知道错了就行,明天跟我去拜访李少,你当面跟他道歉。”花树林寒着一张脸说道。

“我……知道了,舅舅。”马仁杰说道,那藏在衣袖里的拳头却是死死的握紧,直接瞬间刺破了他的手掌。

直到花树林离开病房,马仁杰这才把那始终怂着的脑袋给抬了起来,那如同嗜血般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地上的那堆电视的碎片看,然后用仅自己能听到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我也会让你粉身碎骨的……”

……

一大早的,房间的门被敲响,吴馨打开房门一看,只见正打着哈欠的贾芊芊正站在那里。

“怎么?又没睡好?”吴馨微微一笑问道,“因为心想事成了,所以……太兴奋了?”说着拉住贾芊芊的小手将她拉进了房间里。

“馨姐……”贾芊芊深情羞涩了下,“才不是呢,我是自学一些有关管理方面的知识学得太晚了,这才睡眠不够的……”

她又怎么好意思说昨天晚上是所以失眠的原因其实是梦到李泽道那混蛋了,在梦里的时候自己想亲那混蛋,让人郁闷的是,那个混蛋竟然远远的逃开了。

说着眼珠子叽里咕噜的转了起来了,却是没看到李泽道的影子,心里着实有些小纳闷的,一大早的这个家伙跑哪去了?在洗手间里?可是洗手间里的门是开的里头没人啊,还是说,昨天得罪馨姐了被罚睡在床底了?

不过空气中似乎有那种怪异的味道啊,昨天晚上他又欺负馨姐了?哼,这个混蛋,有本事你欺负老娘啊,老娘要是皱下眉头就跟你姓!

“别转了,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吴馨抿嘴笑道,“泽道他刚出去,没在房间里……”

“馨姐,我才没找他呢……他出去了?哪去了?”贾芊芊问道。

“好像是他的一个同学知道他在苏杭,所以过来找他了,泽道说了,他很快的就能回来,然后咱们一起去找小璐。”吴馨说道,李泽道出去之前只是简单的说了嘴的,她也没问那么详细。

“同学?”贾芊芊点了点头也没在多问啥了,不过对于要去找周小璐这件事情她还是很期待的。

……

酒店跟前的那西餐厅里,马仁杰边搅拌着咖啡边笑呵呵的看着李泽道责怪道:“老三,你也真是的,是不是忘记我这个老大了?老大苏杭竟然不给我个电话的让我尽尽地主之谊的,实在是太让我伤心了。”

李泽道不好意思一笑说道:“这不是怕老大你忙吗?”

事情是这样的,李泽道一大早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来电的赫然是马仁杰,这到是远远的出乎了李泽道的预料了,毕竟在他看来,马仁杰昨天晚上菊花刚*上了马桶刷,这有趣的一幕更是被拍下来了然后往视频网站上面发的,还起了一个什么……哦,是《一个富家子弟不得不说的为艺术献身的故事》的名字,反正李泽道看完之后,眼睛直接流泪了,不是感动,而是被辣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