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一章 跨越性别的爱情/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然后一股冰冷到极点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杨总,咱们去洗手间聊聊……请。”

“……”

杨泰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也不知道这个突然间出现的保镖是谁,到底想干么,但是他很是清楚的知道这个家伙想带他去洗手间聊聊自然是不安什么好心的,但是求救却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想反抗身体却好像已经不属于自己的了,于是只能乖乖的被对方勾搭着肩膀……实则是被对方像是拧着一只小鸡似的拧着,朝着最角落的那个洗手间走了过去。

举办这酒会的大厅共有四个洗手间,这个洗手间算是最偏僻的一个,因此压根就很少有人过来。

正是因为考虑到很少甚至是没有人上个厕所会跑到这么老远的洗手间过来,因此陈炎到这个洗手间换衣服来了,把鼻梁上的那严重影响他形象的老土的眼镜摘掉,找来了一个假发把那更是严重的影响着他的形象的寸头给盖上,在把黑色的西服外套脱掉,只穿着白衬衫,然后那个让众多女粉丝疯狂的华夏第一小鲜肉又回来了。

陈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然后眼神一点一点的冰冷了下来了,若非是周小璐,自己现在肯定还生活在聚光灯地下接受众多女粉丝的爱慕,过着丰富多彩的生活,而不是躲在洗手间里默默的担心一会儿出去会不会被揍死。

“周小璐啊周小璐,你就给老子陪葬吧!”陈炎对着镜子,用仅自己能听到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脚步声响起,有人进来了。

陈炎赶紧打开水龙头,脑袋低了下去,用手去捧流出来的水,假装在洗脸。

男人跟女人不一样,好奇心没那么重,女人进洗手间的时候十有八九会去打量一个正在那边洗脸的另外一个女人,打量她的脸蛋是不是比自己的好看,衣服是不是比自己的时尚,都没有的话,那就放心的把眼神移开。

但是男人不一样,他们走进洗手间通常会无视其他人,然后默默的找个远离其他人的小便池或者是隔间,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

但是完全出乎了陈炎的判断的是,进来的人不但注意到他了,甚至还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陈炎吓了跳的,却是始终脑袋低着洗脸,然后很是不爽的说道:“干么?有病啊?”他要让对方知道,自己虽然“没脸见人”,但是脾气很不好,不是好惹的。

身后,一道很是玩味的声音响起:“哦,没事,就是觉得你很熟悉……哦,想起来了,你不就是那头猪吗?哦,不好意思,我侮辱猪了。”

陈炎的面色瞬间一僵硬的,猛地直起身子来,尽量让自己的表情凶狠一些,然后猛地转身,他要让这个挑衅着知道,自己生气的时候,连自己都怕的。

下一秒,当看到对方的那张脸的时候,脸色一下子阴沉起来了,站在他面前的不就是周小璐的那个很讨人厌的保镖吗?

咦?地上还趴着一个人……

“靠!”陈炎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搐起来了,这个趴在地上的同时努力的抬起他那张布满恐慌的脸嘴里大张试图说些啥的家伙不就是自己的那个“老板”杨泰吗?

“你……要干么?”陈炎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平静。

“见证一段跨越性别的爱情。”李泽道阴森森的笑了起来了说道。

“什……什么?”陈炎有些不明白,但是对方的那种笑容让他心里发毛的,就好像是一个厉鬼正盯着你看似的。

李泽道突然间出手,一把搂过这个家伙的脖子,然后个重膝顶在他的肚子上。

在他杀猪一般的惨叫声中,李泽道一只手抓着他的头发,猛地把他的脸撞在了洗漱台的镜子上。

啪!

镜子碎了,陈炎的那张帅气的脸也破了。

李泽道松手,陈炎就如同面条似的一下子就软倒在地上了。

“妈的,你以为长得帅就可以欺负人了?我比你帅你见过我欺负人吗?”李泽道很是不爽的嘀咕了句,然后觉得自己揍过人手有点儿脏,打开水笼头洗了洗,抽纸巾很仔细的擦拭干净。

不错,手指修长干净的,不得不说这是一双很适合弹弹琴的手!李泽道决定回去找苏萱跟她学学如何弹钢琴,否则就真的太对不起上天给了自己这么一双如此完美的手了。

见到趴在地上的杨泰正一脸惊悚的盯着他看,李泽道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我平时一点都不暴力的……哦,对了,问你一下,你敬周小姐酒的时候,那杯酒里放什么东西进去了?”

“……”杨泰的表情更是惊悚了,这种如此隐秘的事情他是怎么知道的?

“那药还有吗?”李泽道说着的同时拿起陈炎放在那里的黑色西服摸了摸,很快的就从兜里摸出了一个药瓶子出来,药瓶子里装有几颗红得诡异的小药丸。

“是这个吧?”李泽道拿着那药罐子在杨泰的面前晃了晃。

杨泰的表情更是惊悚了,额头上的冷汗像是不要钱似的拼命的往下掉。

“看来是了。”李泽道笑得有些神经质的说道,然后拧开药罐子,将里头的药丸倒了两颗出来,“我一直很喜欢一句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的意思是,自己所不愿意要的,不要强加给别人,我想杨总你很不喜欢吃这药对吧?”

杨泰眼神惊悚的赶紧狂点头的,他还真怕对方就这样把这种药强塞进他的嘴里,而且这个时候他也就只剩下脖子能扭动了,至于身体的其他部分,则是不知道被这个恐怖的家伙动了什么手脚,已然废掉了。

“不喜欢?我不相信。”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要在周小姐的酒里下这种药呢?”

“……”杨泰又是拼命的点头,拼命的摇头的,嘴巴大张,试图解释点啥。

然后突然间,他发现自己的口腔里多了一样异物,紧接着那异物就好像有生命似的平明的往他喉咙里钻,然后顺利的到达他的胃里,然后……他的瞳孔大张的,那张脸已然出现死灰了,因为他很是清楚的知道他吞下去的是什么玩意儿。

李泽道一把掐住陈炎的脸颊,迫使他嘴巴大张的,然后把一颗药丸弹进了他的嘴里,这才一脸神经质的笑容看着已然傻眼了的杨泰说道:“咱们陈先生可是娱乐圈炙手可热的小鲜肉啊,也不知道被多少人惦记着,杨总,你有福了,今天就好好‘享受享受’吧。”

说出这话之后,李泽道也有点恶心了,然后站起身来,在杨泰那种惊悚到极点的目光的注视下,拍拍屁股走人,还没忘记帮把洗手间的门关好。

几分钟之后,那种如同野兽般的低吼声在这洗手间里回荡起来了。

又几分钟之后,一个肚子有点不舒服的姓赵的企业的老板打算到这个人少的洗手间好好的蹲会坑的,当他推开门进去的那一瞬间,瞳孔瞬间睁大了,已然一脸活见鬼的表情了,下一秒,更是嘴角微微抽搐着,脸色有些发白的,喉咙还微微的蠕动着,然后嘴巴一张的“哇……”已然狂吐起来了。

“赵总,你这是怎么了?”远远见赵老板在那边狂呕的,另外一个有求于他的老板为了表示自己的关心赶紧过来,然后他也看到了洗手间里正发生的那惊天动地的一幕,在然后他陪着赵总狂吐起来了。

然后第三个人过去,第四个人过去,第五个人过去……这次酒会的举办放严厉以及这酒店的大老板花树林也过去了,然后他们的表情比看到猪在天上飞还精彩,下一秒,严厉更是忍不住了,也找了个垃圾桶狂吐起来了。

在然后,酒店的保安很快的就过来了,围堵在洗手间门口哪里,在也不让其他人进去了。

“馨姐,那边好像出事了,咱们过去看看?”贾芊芊打了个饱嗝提议。

吴馨还没来得及说啥的,李泽道的声音已然在耳旁响了起来了:“还是别过去了,我怕你们明天,甚至是后天以及大后天的饭都吃不下……”

“怎么了?有人喝多了掉坑里了?”贾芊芊回头看着李泽道问道,眼睛泛光了,眼里满满的都是好奇。

“……差不多吧。”李泽道一脸的哭笑不得。

因为洗手间发生的事情严重影响到严厉以及那些看到那一幕的那些企业老板以及政府官员的情绪了,因此严厉上台匆匆的表达了下自己的谢意之后便结束了这更像是一场恶心的闹剧的酒会。

李泽道等周小璐将礼服换了下来换上了一套休闲运动服之后,一行人这才离开了酒店来到了之前真爱永恒派去接他们过来的那辆房车跟前,打算先送周小璐回她入住的那个五星级大酒店里。

李泽道看了那帮他们打开车门的司机一眼,眉头微微皱了皱然后微微一笑开口问道:“司机大哥,我记得上午过来接的好像不是你吧?”

“是的,尊敬的先生。”司机咧嘴一笑说道,“那是我的同事,他下班了,我接他的班。”

“原来。”李泽道点了点头没在说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