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五章 拉一笔善款/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在真爱永恒的酒会上目睹了那让人作呕的一幕,所以花树林觉得震惊恶心的同时,心里这个不爽啊,在严厉宣布酒会结束然后那些前来参加酒会的政府官员以及企业的老板离开之后,花树林立即让人带设备进入了那洗手间。

所谓的设备就是那种高压水枪,花树林让人用高压水枪把这两个在众目睽睽之下干这种事情杨泰以及陈炎狠狠的冲刷干净之后,然后带到他面前。

“砰!砰!”的两声闷响的,身体湿漉漉的杨泰以及陈炎被花树林的手下重重的扔在了一脸阴沉的花树林以及脸色很是难看的严厉面前。

早在被那种高压水枪冲刷的时候,杨泰跟陈炎已然清醒过来并且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当然了,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在他们的预料之内,特别是杨泰,他可是在清醒的情况下被那该死的保镖强塞进那种催-情药的。

只不过,无论如何,他们是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的……在没人在的情况下接受不了,在众目睽睽之下就更不用说了。

杨泰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情,自己以及自己那房地产公司基本上就要完蛋了。

与此同时,陈炎的臀部那里更是火辣辣的疼着,没办法,谁让他是受呢?他都还没来得变成攻的那一方的,那冷冰冰的水就这样重重的冲刷在他身上了,把他那颗原本火热的闷骚的心就这样浇灭了,这让陈炎感觉十分委屈以及不公平!

“陈炎啊,陈炎,你他妈的真对得起我啊。”严厉居高临下的看着陈炎,脸色铁青的骂道,自己的表弟干出这种事情出来,他这个当哥的脸上也无光啊,“你他妈的是想出名想疯了是吧?上午在新品发布会上你胡言乱语的,都已经变成一只臭老鼠了还不知道收敛一下的,晚上的晚会上竟然还在众目睽睽之下跟咱们的杨总来这么一出的……”

“还有你,杨总,你这是对我严某人有意见?我严某人妨碍你做生意了?不然为什么要砸我的场子呢?”严厉目光落在脑袋低怂着脸色难看到极点的杨总,语气阴沉的说道,“你杨总有这样的癖好,若真跟这个小鲜肉有一腿……你可以参加完酒会回家去搞啊,你在我的酒会上搞啥?”

严厉越想越是郁闷,都快喷血了,在公司的酒会上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下子他俨然成为笑柄了。

“严总,冷静一下,我想这事情是有原因的。”花树林说道,然后目光落在杨泰身上,“杨总,我说得没错吧?”

花树林愿意相信杨泰有与众不同的性取向,但是他还真不相信杨泰会如此猴急的,在洗手间里就直接开干了,况且在被发现之后,他还如若癫狂的继续干自己的事情,可想而知,事情压根就没那么简单。

杨泰抬头看了花树林一眼,脸色难看得已然不知道该用什么字眼来形容了。

“杨总,我希望你能说实话,错不在于你的话,看在之前那一点交情的份上,我会被帮你的。”花树林说道。

杨泰沉默,那双通红的双眼已然满满的都是歹毒的怨恨了,好一会儿才用连自己都觉得陌生的声音说道:“花总……我被阴了……”

“被谁?”

“周小璐周小姐的保镖。”杨泰咬牙切齿的说道,他本来还想说你的外甥马仁杰的,但是却又怕被花树林报复。

“嗯?”花树林跟严厉对视了一眼,然后严厉已然想起上午他帮自己这个愚蠢的表弟出气然后吃周小璐豆腐却是肩膀差点被拍散的那个看起来很跩的保镖来了。

“周小璐的保镖为什么会阴你?”花树林冷冷的问道。

“这……”杨泰有些为难,他总不能说因为你的外甥马仁杰让我带着陈炎一起去恶心恶心周小璐但是事情却是被周小璐的保镖给破坏了并且被报复了吧?毕竟他已经答应马仁杰了不说的,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揽,做人怎么可以没诚信呢?

“杨总,我希望你能说实话,否则,我帮不了……谁都帮不了你。”花树林阴沉着脸说道,心里莫名的有了一丝不太好的感觉。周小璐的保镖在牛逼也就是一个小小的保镖,怎么敢在那酒会上对杨泰使阴的?

周小璐让他干的?这好像不太可能吧?毕竟作为一个明星,她应该不敢随便得罪人才对。

而且为什么被杨泰“欺负”的是刚成为过街老鼠的陈炎而不是其他人?照理说陈炎是进不了酒会现场的,他又是如何混进去的?

最后一句话就算是傻逼都听出来了,那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更何况是杨泰呢?

当下杨泰心里一酸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花总,这……真不关我的事啊,都是马少让我干的……”

“你说什么?”花树林的那张脸瞬间阴冷下来了。

“花总,我说的是真的啊……”杨泰求饶道,然后赶紧把马仁杰让他干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下。

花树林的那张脸已然黑如墨汁了,这小子混账当真真会给自己找事啊,早上刚交代他别在惹事了,怎么晚上就开始找事了?

而且他为什么要让人去让周小璐难堪?他追求周小璐的时候被拒绝了?没听过有这回事啊。

就在这时,花树林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知道他这个电话号码的,都是他身边的那些人,当下转过身去走到了一旁,这才摸出手机一看,赫然是马仁杰打过来的,面色再次阴了阴的,然后强忍着心里头的那种怒气接了起来。

刚想说啥的,马仁杰那虚弱到极点的哭诉声已然传了过来了:“舅舅……是你吗?救我啊……我的手被砍断了……啊……救我……”

花树林的脸色大变,但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他,仍旧还能保持着冷静:“你现在在哪里?你身边还有什么人?”

“舅舅……啊……”马仁杰的声音越来越远,然后一道有些戏谑的声音响起,“花总。”

“李……李少?”花树林的脸色再次一变的,他对马仁杰下手了?只是一大早的他不才亲自过去向他表达自己的歉意吗?

“是我。”李泽道笑道。

“李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马仁杰问道,心里却是有着一阵深深的无力感,若换做其他人敢这么把他侄子的手给卸了,他早就要了对方的命了,但是偏偏这个人是他十分忌惮的李泽道。

这样的人,他花树林实在招惹不起,甚至,在面对这样的人的时候,他连鱼死网破的资格都没有。

李泽道没有回答花树林的问题而是说道:“我想,有一个姓杨的跟一个小鲜肉就在你旁边吧?姓杨的肯定会交代说他是被周小姐的一个保镖给阴了的……我就是那个保镖。”

“……”花树林瞳孔睁大,脸色狂变。

“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我只要了马仁杰的一条胳膊,不过应该还能接上……就看花总你能不能及时赶赶过来了。”李泽道淡淡的说道,“哦,对了,我们现在就在半坡村的村口。”

“我马上就过去。”花树林额头狂冒冷汗的赶紧说道。

挂了电话之后,花树林回头,眼神冰冷到极点的看着杨泰以及陈炎一眼,然后快步的朝外走了出去。

“花总,发生什么事了?”严厉喊道。

“哦,对了。”走到门口的花树林突然间转身,像是想起什么事情似的。

跟在他身后的小弟赶紧低头,一副认真的样子倾听老板接下来要说的话。

“好好招待这两个肮脏的家伙一顿然后给我扔出去了,别让他们污染我这酒店。”花树林语气阴沉到极点的说道,“另外,把姓杨的那公司给‘收购’了。”

“是,老板。”

“……”杨泰欲哭无泪,还想为什么辩解几句的时候,花树林已然转身大步的离开了。

……

李泽道拉开副驾驶的门钻了进去的时候,除了小吴这个多余的人以及那被李泽道打晕仍旧没醒过来的司机外,其她三女美眸纷纷的落在他身上。

“没事吧?”吴馨问道。

“你看我像是有事的人?”李泽道嘿嘿一笑问道。

“我说的他……”吴馨指了指窗外,“手臂断了,不会血流过多闹出人命吧?”

“放心吧,死不了的,我看他流了那么多血实在不忍心啊,已经帮他止血了。”李泽道感慨道,“我实在是太善良了。”

“……”三女纷纷的给了李泽道一个卫生眼的,对于他这话表示很是鄙夷,他的手也不知道是谁弄断的。

“咱们还不离开吗?”贾芊芊问道。

“一会儿的。”李泽道笑得有些神秘岛的说道,“我帮咱们天道基金会拉了一笔善款,一会儿有人会送钱过来。”

“我怎么觉得是赎金呢?”贾芊芊嘀咕道,突然间觉得地上躺着那个断臂的混混以及想四根木头似的站在那里的那四个傻逼好像也挺可怜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