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一章 枪法很烂/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每踢一脚的,杨松树都会很配合的惨叫一声,表示这一脚踢实了很疼,他的身体他的身体卷缩在那油腻腻的地板上,双手死死地抱着头部重要部位,看起来比乞丐还要凄惨一些。

李泽道每踢一脚出去,捂着肚子还爬不起来的墨子跟小凡的身体都要颤抖一下,那个趴在地上的可是他们平时拼命巴结讨好的杨松树杨大少啊,怎么转眼间就被人像狗一样的踢打……这个小白脸,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变态啊,他难道不怕被警察叔叔带走之后在看守所里玩捉迷藏然后一个不小心脑袋撞在桌子上了就这样挂了?

那些之前指指点点的人更是不敢把脑袋给抬起来随便乱看了,这个家伙打人这么狠辣的,万一被打了找谁哭去?

又狠狠的踩了几脚的,李泽道这才把自己的脚放了下来,却是在也不看杨松树一眼,而是拍了拍手,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很阳光很灿烂的笑了笑说道:“两位美女,你们感觉解气不?”言行举止与刚才的凶神判若两人。

“马马虎虎吧。”贾芊芊眼睛冒泡的说道,要不是怕李泽道一个失手的真的把对方给活活打死了,她一定会鼓动李泽道继续的。

“咱们走吧。”吴馨看着李泽道抿嘴轻笑。

“走,想走?”一道很是恶毒的声音响起,“我要你死!”

李泽道回头一看,却见刚刚还趴在地上哼哼的杨松树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身来了,他的那张帅气白净的脸已然变成红烧猪头了,眼睛充血,额头上青筋暴跳,脸上的肌肉快速的抽搐着,看起来恐怖异常。

当然了,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这个小子的手里竟然多出了一把黑色的手枪了,冰冷的枪口对准着李泽道的脑袋。

“啊……有枪……”

“快……快走……子弹不长眼啊……”

……

这个面积并不算太大的小吃店瞬间一片混乱的,刚刚还在那里看热闹的客人以及店里的服务员老板之类的见有人掏枪了,皆纷纷的惊叫着往店外头跑。

原本趴在地上久久起不来当然了也不想起来的小凡跟墨子,在见到杨哥竟然掏枪了,吓得脸色一煞白的,赶紧连滚带爬的滚出了这家店,他们不知道杨哥这把枪是从哪里来的,但是他们知道,杨哥的枪法实在不咋的,每次去游乐场玩射击气球的时候,十发子弹杨哥能打破三个气球那已然是运气跟人品爆棚的表现了。

贾芊芊跟吴馨见到这一幕倒不是太害怕,主要是之前李泽道才被五个人围了起来,他们的手里要么有枪要么有炸弹的遥控器,但是李泽道还是轻松且完美的解决了对方,这个家伙怎么看都比之前看到的那五个人差远了。

“枪哪里来的?从你爸那里偷来的?”李泽道笑眯眯的问道。

“是……”不由自主的回答了对方的问题之后,杨松树的那张脸更是扭曲了,低声吼道:“跪下来,抽自己的耳光子……还有,你们这两个婊-子,把自己的衣服脱光,然后抽自己的脸,快点,否则老子一枪打死你们!”

“傻逼就算了,还坑爹!”李泽道摇了摇头。

“妈的,你是不是以为老子不敢开枪……”见这三个人非但不按照他说的去做,甚至还出言嘲讽的,杨松树气急败坏的吼道,然后猛地扣下了扳机,他要让对方知道,他不是在跟他们闹着玩的!

“砰!”枪响

子弹打在李泽道脚旁那瓷砖地板上,瞬间在上面留下了个弹孔,周围的瓷砖更是碎裂了。

周芊芊跟吴馨听到枪声着实吓了一跳的,脸色微微变了下,但是看到李泽道像是没事的人似的,心里的那种慌乱又少了点了。

而店外的人听到枪声之后,有的脸色大变,有的则一脸的兴奋,甚至要不是怕子弹一个不长眼睛的射在自己的身上,早就进去围观拍照了。

“妈的……跪下,打自己脸,快……”杨松树吼道,那拿着枪的手不停的在李泽道的面前晃动,状若癫狂。

李泽道没跪,却是一脸的冷笑,他知道这个傻逼这是色厉内荏,刚刚开的那一枪那是脑袋一热才开的,只不过枪响了之后他自己着实都吓了一跳的,你看他的两条腿都如同发羊癫疯似的在那边抽着呢。

而且他的枪法实在是不咋的啊,明明瞄准的是自己的脚,结果却是打在地板上了,难怪他的那两个跟班溜得比兔子还快,他们是对自己的老大的枪法一点信心都没有啊。

“妈的,跪下……你跪下……跪下啊……别逼老子在开第二枪……”杨松树嘶声力竭的吼道,却是快哭了,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开了一枪,他可没有勇气在开第二枪了,要知道这枪他可是从他老子那里“借”来玩玩的,一旦他真的用这枪把人给打死了,到时不但是他,就连他老子也得进去。

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你开枪吧……我对你的枪法很有信心的,无非就是地板多出一个洞罢了。”

“你……你……他妈的……去死,去死……”杨松树气得已然陷入了癫狂的状态了,当下怒吼的同时,在也顾不了其他的了,作势就要扣下扳机,打死这个狗日的再说。

与此同时,李泽道随手抓起一旁桌子上的一个酒瓶子,然后猛地朝杨松树的脑袋砸了过去。

“哐当!”这是酒瓶子破碎的声音。

“啊!”这是杨松树惨叫的声音,他都还没来得及开枪的,他的脑袋就跟酒瓶子来了个很亲密的接触了,瓶子碎了,他的脑子也破了个大洞,鲜血迅速的溢了出来,血流汩汩。

当下惨叫的同时手里的枪脱落,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李泽道拍了拍手,一脸诡异的笑容,然后大步的朝他走了过去。

“别……别过来……”杨松捂着自己的脑袋惊叫,眼神惊悚的,屁股拼命的试图向后挪动。

事情的发展不应该是这样的不是吗?

自己掏出连自己后害怕的手枪之后,这个家伙不应该吓得屁股尿流的然后赶紧跪下来抽自己的脸赔礼道歉?好吧,就算这个家伙不相信自己手里拿的是真枪可是自己已经开了一枪了证明这枪是真的了啊,为什么他还不跪下?

这也就算了为什么自己开枪的速度竟然比对方扔过来的那酒瓶子的速度还要慢?即便脑袋被开瓢了,开窍了,杨松树仍旧搞不明白这个问题!

现在对方一脸诡异的笑容的朝自己走过来,杨松树果断害怕了。

“放心吧,我不会在打你的了……因为打你真没有什么成就感。”李泽道撇了撇嘴说道,然后弯腰捡起了地板上的那配枪。

“你……放下枪……把枪还给我……”杨松树的眼神更是惊恐了,他倒不是害怕这个家伙把枪口对准他,而是害怕他把枪给带走。

“记住了,我住在瑞豪中心酒店605房间。”李泽道笑眯眯的说道,然后转身就走。

“……我的枪……你不能拿走……”杨松树脸色大骇的挣扎着试图站起身来追上去,无论如何,这把枪绝对不能让他带走,否则后果会很严重的。

下一秒,杨松树已然看到一个酒瓶子又朝他飞过来了,一个躲闪不及的,脑袋再次跟酒瓶子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哐当!”酒瓶子脆裂,杨松树身体往后一仰的,眼前一片漆黑。

……

作为苏杭警务系统的一把手,杨森不仅公务繁忙而且应酬也很多,比如听闻花树林的外甥马仁杰跟人起了冲突被砍了,杨森给了个电话表示慰问,表示如果需要用到他的话,他会立即出面的,全力逮捕那胆敢伤害马仁杰的凶徒的。

花树林额头冒着冷汗赶紧表示事情他已经完美解决了,谢谢老杨的挂怀,改天一起吃饭。

杨森以为花树林这是用一些黑的手段把对方给灭了,当下笑笑也不在意,两人又聊了几句约定找个时间聚聚之后便挂了电话,然后很快的,有一个电话进来了。

他看了下来电的那号码,然后接了起来,语气威严的说道:“喂。”

“局长,出事了。”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显得急躁的男子的声音。

“别着急,能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杨森淡淡说道。的确,处在他今天这样的位置上,除了官场动荡以外还真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着急的,而且即便官场真有动荡,那也不是现在给他电话这个小虾米能触及的。

男子那急促的声音传了过来:“杨局,是这样的,杨少给我电话,他在市中心的美食街那里跟人起冲突了……”

“然后呢?把对方给打了?”杨森语气依旧冷淡,不就揍了人吗?有什么着急的?这种事情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是……不是……”男子的声音迟疑。

“什么是不是的?”杨森的语气一冷,“你知道我不喜欢拐弯抹角。”

“是,局长,是这样的……不是杨少打别人,而是他被打了,脑袋都是血,现在已经被送去医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