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三章 赶尽杀绝/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五分钟后,之前把李泽道入住的这瑞豪中心酒店团团包围起来的那警车已然悄无声息的全部离开了,就好像从来都没来过似的。

又十分钟过去了,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快速的在酒店门口停了下来了,车门被推开,一身低调打扮手臂上夹着一个公文包的杨森下了车,他抬头看了看这酒店,眼睛眯了眯,然后深呼出一口气,快步的迈上了台阶,进入了酒店,上了电梯,来到六楼的605房间跟前。

看着这扇门,杨森的脸色剧烈的变幻了几次,最后扯出了一个估计自己见了之后都会觉得陌生的笑容,然后敲了敲门。

门很快的被打开了,一个年轻得有些不像话的男子出现在了那里,看着这张年轻的带着诡异的笑容的脸,杨森心里除了想骂娘还是想骂娘,妈的,明明都是年轻人,甚至这个还比他的儿子年轻,为什么一个是让他忌惮的来自华夏特别局的精英,另外一个却是把他推入万丈深渊的坑爹货呢?

“是……华夏特别局的……”杨森赶紧将手伸了过去,有些尴尬,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对方才好,现在仅仅只是知道他是来自华夏特别局的精英,其他信息一概不知道的。

“你一定就是杨局长吧?”李泽道微微一笑手伸了过去跟他握了握说道,眼睛不经意的打量着这个用最快的速度赶到这里的男人。

“你好,你好,我是。”杨森赶紧说道。

“我姓李,进来吧。”李泽道说道,让开了身子。李泽道看对方不知道如何称呼自己急得额头都冒出冷汗了,于是很好心的告诉他自己的姓氏。

等杨森走进房间之后李泽道径直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笑道:“杨局长,请坐。”

“好的,谢谢……李……少。”杨森暗暗的呼出一口气之后,然后在李泽道对面的那椅子上坐了下来,心里开始猜测这是属于怎样的一个年轻人,并且该如何应付。

“那个……久闻华夏特别局的各个都是精英,今日得见李少,名不虚传。”杨森小小的一个马屁丢了过去,他也是从小警员一步步往上爬的,对于马屁这种功夫,自然是极有心得。

“行了,杨局长,虽然你说的是实话,但是也是屁话,你的时间很宝贵的,我的时间就更宝贵了,所以咱们直接进入主题,你觉得呢?”李泽道笑着说道。李泽道不太喜欢别人拍他马屁……都是事实还有什么好拍的?

杨森愣了愣,有多少年了?还真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啊,都有点不习惯了。

当下努力的在脸上多堆着一些笑容然后说道:“好的,李少,那我就直入主题了,前来拜访李少,自然是想解开之前发生的那误会……”

“误会?”李泽道脸上的笑意更甚了,“什么误会?”

“就是李少跟犬子杨松树所发生的那误会。”杨森心里觉得很累,这样低三下四的说话真不是他的风格啊。

“杨松树?”李泽道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在小吃店里揍的那个傻逼是杨局你的儿子啊,怪不得啊,那么嚣张,竟然还敢拿枪对着我的,甚至还开枪了,要不是他的枪法实在是够烂的,只怕我现在身上已然留下一个枪眼了。”

杨森脸上的肌肉微微抽了抽,有种想要大喊大骂把这家伙撕成碎片的冲动。

太可恨了,实在是太可恨了!多久没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了?自从自己爬上高位后,哪个人见到自己不是摆出一张尊敬顺从的嘴脸?

即便是自己的上司和对手,在提起自己的时候,也不得不在名字后面加上“同志”两字……他凭什么这么和自己说话?凭什么?

然后杨森一下子歇菜了,好吧,就凭他的身份特殊,就凭他现在抓着自己的死穴……自己的配枪现在还在他手里呢,如果这个小子不依不饶的,那么他杨森就不仅仅只是挪动位置这么简单了。

当下很快的,他就平息了自己心中的怒意和暴戾之气,努力的在那张僵硬无比的脸上继续堆积笑容说道:“这事情……的确是我那儿子太混账了,回头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他的,保证以后不会在让他外出生事了……哦,对了,我听说李少您的两位女伴受到了点惊吓,所以我代替我那混账儿子向您表示最诚恳的歉意。”

说着杨森赶紧打开包,从中找出了一张支票放在桌面上然后推到李泽道面前。

这小子不把事情捅破反而让自己到这里来,不就是为了这东西吗?幸好经过这些年的经营,这玩意儿自己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的。

只要这个华夏特别局的人把这钱给收了,那么下面的任何事将不在是事了。

李泽道瞄了那支票一眼,微微一笑问道:“收买我?”

“不是,不是。”杨森赶紧否认“这是……”

“是也好,不是也好。”李泽道打断了杨森的言语,然后把支票推了回去,马拉个币的,就一百万,你也好意思拿出来?就算你好意思拿出来我也不好意思收啊!

“总之,这钱我是不会收的。”李泽道继续说道。

“唉,瞧我的,少拿出一张了。”林森歉意的说道,然后又赶紧都包里拿出一张支票,放在面前的那张上面,然后将两张再次朝李泽道推了过去。

李泽道又将钱推了回去说道:“杨局长,都说钱能解决的问题不是问题,但是可惜的是,这件事情用钱还真的解决不了。你儿子狐假虎威的,仗着有个当警局局长的爹试图调戏我的女人,之后甚至都把枪给掏出来了……当然了,我太牛逼了所以没受到什么伤害并且还用两个酒瓶子把你儿子的脑子给开瓢了……”

“……”杨森面色一阴的,旋即又堆满了看起来很是难看的笑容。

“我就在想呢,如果我不这么牛逼,那是不是就这样被你儿子用枪给打死了?”李泽道一脸认真的问道。

杨森沉默,这种问题他回答不出来,总不能说我儿子其实是逗你玩吓唬你的吧?因为那个坑爹货真的开了一枪了,他能堵住小吃店里的老板店员以及那些围观的群众的嘴,但是他堵不住这个华夏特别局的精英的嘴。

“在之后,我很是失望的发现,特警出现了……虽然那也在我的预料之内。”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一脸的失望,“他们一出现就把一顶沉甸甸的帽子往我脑袋上扣……持枪伤人!啧啧,好一个持枪伤人啊,如果我不是华夏特别局的人,我就一个早九晚五赚几个辛苦钱的寻常老百姓……请问杨局,那我这一被他们带走,我会有怎样的下场?”

“……”杨森沉默,更是莫名的觉得自己的那张老脸火辣辣的,就好像无形当中有好几只大手在狂抽他的那张脸似的。

“所以我让你过来了,不是想要你的所谓的赔偿跟歉意,而是想问你杨局一句,你配在这个位置上坐着吗?”李泽道淡淡的说道,“如果觉得配的话,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接下来该说的话自然会有人找你谈话去,如果觉得不配,那么自己向有关部门检举自己去吧……不过你还是向有关部门检举自己去吧,这样可以省去我的一些麻烦,我这个人是很怕麻烦的。”

“……”杨森想杀人,搞了半天这小子让自己过来是为了让自己去检举自己?理由是他怕麻烦?

不过他还不死心,仍旧抱着一丝希望,声音沉甸甸的说道:“李少,你开个价吧。”或许这个家伙说这些话是因为他的胃口太大了,这两张支票上面的金额入不了他的眼睛。

“花树林你认识吧?”李泽道笑眯眯的问道。

“花树林?”杨森微微愣了下点了点头。

“他的外甥马仁杰跟我装逼,然后他给天道基金会捐赠了五千万的善款以及他外甥的一只手臂平息了这件事情。”李泽道冷冷一笑说道。

“……”杨森脸色微微变了下,原来花树林得罪的是他并且还知道他的身份?难怪自己问他需不需要严惩凶徒的时候

“我简单的帮你算了下,以你现在的薪水,赚个几百年的也赚不了五千万吧?如果你有这些钱,那就证明你贪污。”李泽道淡淡的说道,“哦,我说错了,就算你没有五千万,你也贪污了,因为以你的薪水来看,那两张支票你也是拿不出来的。”

“……”

“当然了,如果你被一个富婆包养,那就算我说错了。”

“……”杨森脸上的肌肉一抽一抽的,难看无比,当下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骨节泛白,好一会儿,才一点一点的松开,努力的在自己平静一下然后说道:“李少……真的要赶尽杀绝?这对你……没好处不是?”

“是你先对我们小老百姓赶尽杀绝的。”李泽道一脸认真的说道,“你对不起老百姓给你的那些权利以及待遇啊!”

“……”

“哦,你儿子拿枪对着我叫嚣的时候被我的女人偷偷的录下来了,你要不要看看你儿子的英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