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七章 像玻璃一样碎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米菲看了李泽道一眼,然后指了指不远处一家店面说道:“其实那天,我跟师父都在这里,我们就站在那家店门口。”

李泽道看了米菲一眼微微点了下头没说话。

“杀手虽然是师父安排的,但是那个杀手并不是师父的手下,师父只是一个请杀手来帮他解决掉某个人的神秘雇主……现在你肯定已经知道了,对方是一个专业的杀手,叫黑寡妇,是一个性-欲很强的善于伪装的女人。”米菲紧接着说道。

“哦,师哥,她性-欲就跟你一样强。”米菲想了想补充说道,“可能还及不上你。”

“……”李泽道差点被米菲这话给噎死,看不出来她还是一个讲冷笑话的高手。

“那个……你可以说重点。”李泽道没好气的说道,自己那压根就不是什么性-欲强好不好?

米菲嘿嘿一笑,然后眼神已然黯然下来了:“师父虽然对你有信心,知道你服用‘神丸’之后肯定有救下苏公主的能力,但是还是难免担心,一旦你解救不了苏家的那个小公主,甚至还有性命危险,师父就会立即出手的……”

“真是‘用心良苦’啊。”李泽道在心里感慨,搞了半天大家都错了,那个杀手的目标压根就不是苏萱,而是只不过是傻逼逼的过来让自己练手用的罢了。

米菲抬头看了眼神同样有些黯然的李泽道的一眼继续说道:“让我跟师父都想不到的是,你会是以那样的如此傻逼的方式挡下了杀手的那把刀子。”

李泽道苦笑,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以他那时候的反应能力,手掌来得及去挡住对方那把刀子就已经很不错了。

“之后,我在园博苑再次遇袭,你跟他也在场?”李泽道问道。

米菲点了点头说道:“那个黑寡妇的一切行踪都在师父的监视之下,所以当她跟踪你跟到园博苑里头的时候,我跟师父自然是在场的……让我们想不到的是,你还是用那种笨方法挡住了对方那刀子。”

“……”李泽道无语,我能说我之所以用左手去挡是因为我压根就不会什么空手套白刃的功夫,更重要的是,我不能用右手啊,我需要用右手来吃饭擦屁股之类的,而且那时候还需要用右手来拿笔参加接下来的高考。

米菲拉起李泽道的左手瞧了几眼,眼里满满的都是怜悯之色说道:“你好可怜哦。”

“……”

“在之后,你跟你那个当警察的美女姐姐从酒吧回来的时候,黑寡妇早就那边埋伏好了,我想她一定是不忍心在对你的左手下刀子了,所以改用枪。”

“……师妹,没想到你还是一个讲冷笑话的高手啊。”李泽道一脸的无语。

“师哥过奖了。”米菲一脸的羞涩。

“那时候,师父原本是想解决掉她的,但是看到师母的那个贴身美女保镖在暗中的保护着你,师父也就放心了,有她在,解决掉黑寡妇绰绰有余。”米菲说道。

李泽道苦笑,又想起最后一次见到师父的时候他说的那些话来了……

“那个在天桥上诱骗你去那个秘密的地方并且还强迫你服用下那种药的老头是你父亲的手下,你在遗迹上碰到的那两个犹如僵尸一般的家伙也是你的手下,甚至,抚养你十八年的李大海都是你父亲的人,当年你早产了并且被强行从你母亲的怀里抱走……十有八九,也是你父亲的意思……至于你父亲,则是自己失踪的。”

现在想想,师父是多么可怕的一个人啊,当父亲让自己现身之后,师父就开始怀疑了,但是他还是教自己内力以及一些技能,他还送了自己一大笔财富……师父就不怕自己后面找他麻烦?还是说他那样的绝顶高手压根就不怕别人去找他麻烦?

在想想,父亲的心思也挺可怕的,为了某个计划能抛妻弃子的,而且他一定也早就料到师父在得到自己的消息之后一定会教自己内力以及其他技能之类的吧?

还有东方不群跟东方不败是什么人?跟父亲有什么样的交易?

李泽道觉得脑子有点乱,看来得找个时间去拜访一下秦一铭,或许从他那里能得到不少自己想知道的事情。

“师哥……”米菲见李泽道表情有些痛苦的,试图安慰,却是突然间发现李泽道的右手突然间把她一揽的将她揽在了怀里,下一秒,他的左手很是干脆的按在了自己的翘臀上。

米菲只觉得自己身体猛地一紧绷的,那张脸瞬间滚烫起来了,虽然爱恋李大班长并且关系算是已经确定了,但是两人压根就没有突破那层关系,最多就是牵牵手之类的,但是现在李泽道如此霸道开放的在这热闹的大街上手就这样压在她的翘臀上……他果然是色胆包天!

“师哥……那个……去酒店之后……随你嘛,现在……不要……”米菲轻咬薄如嫩芽的嘴唇轻声呢喃道,小脸满满的都是羞涩。

然后听到李泽道冷笑道:“你想干么?”

“我还能干么?是你想干么好不好?”对于李泽道的回答,米菲太不满意了,然后突然间觉得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劲。

小脑袋从李泽道的怀里抬了起来,已然发现有一个身穿背靠背运动装脑袋上的长发都染成了黄色已经很不主流的非主流男人,正怒目的盯着李泽道看。

男人又高又瘦的,就如同一根电线杆似的,米菲就觉得风在大一点会不会直接把他给吹走。

而在他身后,还跟着两个同样很不主流的非主流同伴,两人皆用冷笑的眼神盯着李泽道看,就如同在看一出好戏似的。

“你为什么要摸我的手?”李泽道问道。被一个男人摸了手背而且对方的表情还很猥琐的抓了一把的,李泽道觉得很是恶心,恨不得对方的那张脸给打爆了然后赶紧找个地方把手狠狠的洗几遍才好,更恨不得把对方的手很打断。

“谁摸你的手了?”男子一脸不爽的说道。本来他那手对准的是这个小美女那被牛仔裤紧紧的包裹着的性感的翘臀的,谁知道等他一脸淫-荡的摸过去并且还抓了一把之后,却是愕然的发现有一只手的速度比他还快的,率先按在那个位置了,然后他的手很是悲剧的摸在那只硬梆梆的手上面了。

一想起自己摸了一个男人的手还意-淫了下,男子就有了一种恶心得死去活来的感觉了。

米菲看了看李泽道,又扫了那个男子一眼,已然明白过来了,敢情刚刚这个小流氓见自己的臀部性感的试图吃下豆腐,然后李大班长率先一步把手放在上面了……嗯,这个小流氓的眼光不错,不过……为什么那么想揍他呢?

本小姐的翘臀性感是性感,但是是你能摸的吗?你以为你是李大班长?

“你摸我的手了。”李泽道说道。

“你妈的,你以为老子是玻璃?”男子一脸不爽的骂道。

“你不是玻璃,但是你要是不道歉的话,你身上的某个地方很快的就要变成玻璃了……哐当,碎了!”米菲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就如同一个恶魔似的。

“……”李泽道有些恶寒的看了笑靥如花的米菲一眼,这个小妞果然够邪恶的啊,不过,我喜欢。

男子却是听不懂米菲的话,骂道:“妈的,婊-子,你说什么?”

“师哥,他骂我。”米菲可怜巴巴的看着李泽道诉苦道,“我心情现在很不爽。”

“那就发泄发泄吧。”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松开了米菲的*,然后手有些不舍的从她的翘臀上移开。

“师哥,等我一下,一会儿在让你摸个够。”米菲在他耳旁小声说道,看着李泽道眸子有些灼人,像是想要把人按倒在地上,使劲儿的叉叉OO一番的女色狼似的。

“……”李泽道觉得一会儿如果不找一家酒店的话那实在太对不起米菲的这种眼神了。

当下米菲目光落在男子身上,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了。

“臭婊-子,你看什么看?不会是喜欢上本帅哥了吧……嗷……”男子正想在言语上好好调戏一下这个小美女的时候,却仿真的听到了玻璃破碎的声音,然后下一秒,他感觉到自己的跨间锥心般的疼痛。

他的蛋蛋,真的如同玻璃一般,“哐当!”的一声,碎了!

然后男子怪叫着的同时,捂着裤裆蹲了下去,然后又软塌塌的趴在了地上,冰冷潮湿的地面,他丝毫不觉得,他全身所有的感觉全都聚集到了某一点儿,其它的什么负面情绪全都消失不见了。

与此同时,停在路边的一辆白色的宝马车里,曾小贤跟他的那位朋友看到那个婊-子就这样一脚踹在那个小混混的裤裆上,面面相觑了下,皆能看到对方那张抽搐得有些厉害的脸,更是觉得自己的胯下有些凉飕飕的。

特别是曾小贤,莫名的觉得自己的兄弟这好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