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九章 一砸一个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李泽道还没有决定好要不要按照米菲所要求的那样进入这药店里购买套套或者是避孕药这类的很有可能会杀死他的儿子或者是女儿的危险的东西的时候,几个人迅速的围拢了过来,把李泽道跟米菲团团的围拢了起来了。

这几个人看表情跟打扮,皆流里流气的,看起来比刚刚趴在哪里也不知道爬没爬起来的不入流的非主流小子看起来更像流氓,而且他们的手里都拿着一根钢管在那边摇晃的,嘴里还叼着眼,一副冷笑狠厉的样子盯着米菲跟李泽道这两只小羊羔看。

李泽道跟米菲对视了一眼,然后米菲说道:“李大班长,你的心太软了,刚刚你就应该把那车的玻璃窗砸碎,把人揪出来狠狠的拍几个板砖的,就没现在这事了。”

“我这不是怕砸坏那块便道砖吗?”李泽道笑道,“咱们是文明人,不能破坏公共设施的。”

“妈的,敢对老子的兄弟下那么重的手,找死!”其中一个红发男子恶狠狠的骂道,“今天老子要不抽死你,老子跟你姓……”

“行了行了,别总是千遍一律的威胁,多没意思啊,谁稀罕你跟我姓了?”李泽道打断了他的言语然后苦口婆心的劝道,“而且现在社会都发达了这么多,你们应该去找些正当的活干,比如守守家门,比如抓抓耗子,总不能老是干拿人钱财替人打人这一行吧?收入太低不说,还很危险,你们觉得呢?”

“我干你妈!”那红毛的见李泽道就要被狠揍了还如此墨迹,竟然把他们当狗了,一下子忍不住了,暴口一出,手里的钢管准确无误的往李泽道的脑袋砸去。

眼见钢管的另一头就要砸到李泽道的脑袋了,谁知这时,却停住了,离李泽道脑袋大约还有十厘米的地方停住了。

钢管的一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对方的手里,红毛只觉得这钢管就如生根似的,怎么拉都拉不动,汗一下子就下来,今晚貌似碰到钉子了,之前那三个家伙被撂倒了还真不是大意导致的啊。

李泽道脸上的那种嬉笑已然消失不见了,却而代之的是一脸的阴沉:“你不应该把我妈也带上,她是我最尊敬人的。”声音冷冷的,仿佛来自九阴地府一般。

因为米菲即将带自己去那传说中的阎罗殿,李泽道的心情本来就很沉重,现在听到有人问候自己的母亲,彻底的火了。

红毛手里的钢管被对方抓着,却发现怎么拉扯也扯不动,本来心里就有点忌惮了,一听对方的语气如此冰冷的,心里更是有点发颤了,但一想自己有这边有六个人,都拿着钢管,怎么也不会输给这个手无寸铁的小屁孩吧?

当下色厉内荏的说道:“带上又怎样?老子干……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他的嘴里冒了出来。

李泽道已然很是干脆的一拳头狠狠的砸在他的那张脸上了,而且虽然李泽道也已经留情了,但是那红毛的鼻子却也一下子塌了,血如大雨似的一下子蹦了出来,下一秒更是“扑通”一下的,倒在了地上,而原本手里的钢管,已到了李泽道的手上。

“你……你……”其他几个人看到李泽道如此凌厉的手段,一拳就把他们的同伙鼻子给打塌了,全都惊呆了,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李泽道却是一脸神经质般的笑容了,当下晃了晃手里的棍子来到了红毛旁边,笑着摇头说道:“为什么要来招惹我呢?为什么要把我妈妈给带上呢?果然,遇到你们这些人渣,讲道理是不行的……”

他的手里的棍子猛地举了起来然后抽在了红毛的大腿上。

“咔嚓……”骨头碎裂的声音顿时响了起来,全场寂静无声,旋即,一声凄厉的惨叫顿时远远的传出。

“啊……”

所有人都愣住了。呆滞而惊恐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王梓。

剩下的几个流氓混混傻眼了,他们才是流氓啊,他们是过来把这狗男女的手脚给打断的啊,但是怎么反过来了?

周围远远看热闹的人群也傻眼了,这种械斗让他们觉得心惊胆战的,于是有些人赶紧在那边拍照往朋友圈发,有则是偷偷的报起警来了。

停靠在路边的一辆黑色的奔驰车里的曾小贤还有他的那个朋友更是傻眼了。

刚刚被砸的那宝马车是曾小贤的那位朋友的,现在这奔驰是曾小贤的,两人从宝马车下来上了曾小贤的那停在宝马车后面的奔驰车悄然的跟了上来,打算看一出好戏,但是没想到这出戏并没有按照他们勾勒出来的剧本发展。

当下两人很是艰难的把目光移开,你看我我看你的,忍不住寒气直冒。

“他……到底是什么来头?”男子很是艰难的问道,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子的,要是仅仅只是一个毛头小子的话,敢如此嚣张?

曾小贤还没来得及说啥的,男子的眼睛睁得更大了,那张脸满满的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因为剩下的那几个混混,已然全部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靠,这还是人吗?这么能打?”男子难的吞了口唾沫,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那一幕,就算对方很能打你们可是专业的混混啊你们手里都有武器啊你们足足有六个人了,好歹也撑一下啊,但是,没有,就如同摧枯拉朽似的,瞬间全部被一棍子撂倒了。

曾小贤也吓傻了,更是庆幸那天自己隐忍当孙子的做法实在是太他妈的正确了,否则只怕自己得爬着离开米菲家吧?

“靠,你看,他过来了?他是不是正朝着咱们这车过来?”男子吓得那张脸都有些发白了,声音颤抖的说道。

透过车窗玻璃,只见那个煞神竟然晃动着钢管朝着这辆奔驰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了。

曾小贤瞪大眼珠子脸上的肌肉剧烈抽搐:“这……不能吧?他怎么可能……”

“砰!”一声闷响的,李泽道狠狠的一棍子抽在了这奔驰车的引擎盖上,瞬间引擎盖上深深的凹下了一个洞,吓得曾小贤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下意识的更是把眼睛一避的,脑袋一低的,在心里默念:“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李泽道之前会选择砸那辆宝马,更想不明白,李泽道为什么现在会选择砸这辆奔驰……他凭什么一砸一个准呢?

下一秒,“哐当!”一声脆响的,车窗玻璃已然被一棍子砸碎了,变成了蜘蛛网状,然后一道冷漠的声音在吓坏了的曾小贤以及男子的耳旁响起:“下车。”

曾小贤跟男子对视了一眼,都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已然明白对方压根就是知道他们就在这车里,这才砸车的,只不过他是怎么知道的?

不过不出去只怕是不行了,于是曾小贤深呼出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一下,然后硬着头下了车,看着李泽道,还很努力的在脸上挤出来一丁点儿微笑,只不过他实在是太吝啬了,因此那微笑实在太微小,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甚至都不容易被人发现。

“原来是……李先生啊……哈哈……菲……米小姐,你也在啊……”曾小贤打招呼道,而且看在李泽道手上那根钢管的份上,很是急时的把“菲菲”这个称呼给吞咽到肚子里去了。

米菲看着曾小贤,眼里满满的都是怜悯,这个傻逼啊,已经绕过你一次了为什么还要再次过来挑衅呢?

“你的车?”李泽道指了指这被他砸了两下的奔驰车问道。

“是……是……哈……想必是拦住了李先生的去路了,我这就挪开,这就挪开……”说着曾小贤就想赶紧上车开车走人,对方的那种眼神太可怕,让他有了一种腿软的感觉。

眼见曾小贤就要钻进车里了,李泽道很是干脆的一棍子过去,狠狠的抽在前面的挡风玻璃上,瞬间那一大片玻璃变成了一张“蜘蛛网”了,于是曾小贤果断的吓得不敢随便乱动了。

李泽道目光落在那个正很努力的弱化自己存在感的男子,淡淡的问道:“如何称呼?”

“我……我是安德山,他的一个朋友,我什么都不清楚。”安德山看了曾小贤一眼,直接把把自己推了个干净,他招惹不起这个“手段残忍”的家伙,至少现在招惹不起。

“安德山?”李泽道一愣,旋即问道,“有一个长得跟头肥猪似的是什么鱼塘传媒的什么玩意儿的叫什么安德海的太监,你认不认识?”

“安德海……”安德山也是一愣,“安德海是我哥,你认识他?”心想这个暴力狂说起自己大哥的时候如此的随意,看起来跟大哥很熟啊,这么一来,看在大哥的面子上他应该不会对自己动手才是啊。

只不过这事办的,这不是成了大水冲了龙王庙了吗?

“见过一次面……我记得上次他在我面前装逼,被我直接扔了出去然后踩断了两条腿。”李泽道笑得有些诡异的说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