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章 赎罪/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德山脸色狂变,已然没有多少血色了。

做为安德海的弟弟,安德海被踩断两条腿这事情他自然是知道的,甚至在知道这事情之后他还咬牙切齿的扬言要让那个痛下杀手的人好看。

但是他们的大靠山秦一平却是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只是安慰了安德海两句这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然后安德山就明白了,他的那个大哥这是得罪了一个连秦一平都不想去招惹的人啊。

想不到秦一平不想去招惹的那个人竟然是眼前这个年轻得有些不像话的猛男,而且自己不知死活的还去招惹了他,这让安德山惊悚之余有了一种狠狠的抽自己耳光子的冲动了,你说吃饭你就好好吃,吃完了赶紧回家洗洗睡觉得了,装逼啥呢?这下装逼不成直接变成傻逼了。

“你之所以让让人找我麻烦是受你这位朋友所托的还是打算帮你哥找回点场子?”李泽道冷冷一笑问道。

“……误会……误会……”安德山打了个激灵的,硬生生的在脸上挤出了一丝谄媚的笑容的,试图解释些啥。

一旁的曾小贤见自己这个能量比他大的朋友都快跪在这家伙面前舔他的皮鞋了,那张脸更是吓得毫无血色了,原来自己招惹的这个家伙的能量远比自己所想象的大多了,真是可恶啊,你说你那么牛逼你穿得那么乡巴佬干么呢?为了扮猪吃老虎?有意思吗?

“行了,不用解释了。”李泽道冷冷的打断了安德山的言语,“我是高考状元,所以无论你解释啥,我都不会相信的。”

“……”安德山想不明白这两者有什么狗屁关系。

米菲有些无语的扫了李泽道一眼,看不出来李大班长原来比自己所想象的还要臭屁啊,成天把高考状元挂在自己的嘴边。

不过……为什么他臭屁起来这么帅呢?米菲的眼睛又开始冒星星了。

“你们走吧。”李泽道像是挥苍蝇似的一脸的厌恶。现在已然知道父亲他跟秦一平有某种关系或者说某种交易,所以李泽道打算放过安德山,算是给秦一平一点面子。

秦一平跟安德山皆一愣,这个家伙就这样放过他们了?他们不会是听错了吧?

“不想走?”李泽道冷笑,随手把钢管朝着那辆奔驰扔了过去。

“砰!”一声闷响的,钢管很是干脆的穿过了那已然变成蜘蛛网的挡风玻璃,停留在车里。

两人着实吓了一大跳的,赶紧如获大赦似的点头哈腰的就要赶紧开溜,远离这个暴力男。

“等等。”李泽道喊道。

两人吓了一跳的赶紧止步,然后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头,眼巴巴的看着李泽道。

“把他们也带走。”李泽道指了指趴在那里动弹不得的那几个流氓说道,“别留在那影响市容市貌……警察要是来了,就说他们互相互打对方玩的就行了。”

“……这就让人带走,这就让人带走。”安德山笑得比哭还难看。

李泽道转过身去想了想又转过身来:“还有一件事情。”

“还有?”安德山快哭了,你妈的你一次性把事情全部说完行不行,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会吓死人的?

“您说……您说……”

李泽道无视安德山那谄媚的眼神,而是上下打量起曾小贤来了,直到看得曾小贤心头发凉的有了一种转身就逃的时候,李泽道才开口说道:“你找到新的工作了?在秦氏集团上班?”

曾小贤有些不明白李泽道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却不得不赶紧扭动着他那僵硬无比的脑袋点了点头。

李泽道的嘴角微微的翘起了一丝诡异的幅度了:“既然如此,明天就主动去辞职吧……当然了,我找人把你开了也行。”

说完李泽道也没管曾小贤的那张脸有多精彩的,拉住米菲的小手很是潇洒的转身走人。

安德山拍了拍呆若母鸡的曾小贤,强压住心里头的那种不爽说道:“你也听到了,明天就去辞职吧……”

觉得毕竟是多年的朋友了,说这话好像有些过分了,于是安德安补充说道:“小贤啊,你是人才,那个到哪里都是精英啊……眼光实在高啊,连秦氏集团都看不上啊,佩服,佩服。”

“……”曾小贤有了一种想赶紧回家扑在妈妈的怀里哭的冲动了。

……

曾小贤这样的小虾米跳出来蹦达很快的就被米菲跟李泽道抛在脑后了,现在米菲最关心的事情是,在往前走还有没有药店,要不往回走去刚刚那家药店?还一脸羞红的让李泽道做出选择,是要套套还是要避孕药,这把李泽道刺激得面红耳赤的走路更是差点撞在电线杆上了。

李泽道报复般的一脸猥琐邪恶到极点的笑容在米菲的耳旁嘀咕了两句的,惹得米菲瞬间一阵羞涩异常的,拳头更是狠狠的在李泽道的身上砸了几拳。

最后,米菲带着李泽道在一家小吃店跟前停了下来,米菲看着玻璃门上面挂着的那写着“香妙扁食”的牌子,眼里的那种哀伤一闪而过。

李泽道目光从那家店移开落在米菲身上,语气有些沉重的问道:“这里?”

“进去吧。”米菲轻声说道。

李泽道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的,跟着米菲走进了这家小吃店,他怎么也没想到所谓的“阎罗殿”竟然藏匿在这么一家不算太起眼的小吃店里,最最重要的是,这香妙扁食在凤凰市算是一家家喻户晓的专营扁食的小吃店,在各条街道上基本上都能看到它的身影,所以把那总部藏匿在这里,实在让人难以预料。

走进店里之后,李泽道扫了这家面积不大的小吃店几眼,装修风格跟之前去过的其他家香妙扁食店并没有什么区别。当然了,李泽道也知道自己所看到的只不过是表象,这里肯定别有洞天,说不定把哪块地板一撬开的就能出现一个黑乎乎的洞口。

李泽道看了一眼坐在那边玩手机边享用扁食的几个客人,又看了看在那边忙碌的服务员,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出来,在看到米菲以及自己之后,他们的神色也很是正常,可想而知,他们就是过来吃饭的,以及很普通的一个服务员,并不知道所谓的阎罗殿。

米菲就像是过来吃宵夜似的,拉着李泽道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之后对那服务员说道:“服务员,来两碗扁食,一大一小。”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热情回应,很快的就把一大一小两碗扁食送到李泽道跟米菲跟前了。

“快吃吧,很好吃的。”米菲看着李泽道笑道,然后用勺子舀起了一个冒着热气的扁食,放在嘴吹了吹,这才塞进了嘴里。

下一秒,“滴答!”一声轻响的,一颗泪珠子从她的眼角处滑落,滴落在那热气腾腾的碗里,然后嘴里如同嚼蜡似的,扁食的那种可口的香味已然荡然无存了。

李泽道知道米菲这是触景生情了,当下心里一阵发闷的,抽出一张纸巾递了过去,帮米菲轻轻的擦掉了眼角的那泪珠子。

“我……我没事……我就是想起了之前经常跟师父一起到这店里吃扁食,我总是坐在这里,师父总是坐在你那位置……”米菲摇了摇头说道。

李泽道笑得很是苦涩,轻声说道:“你比我幸运多了,你好歹跟在他身边五年,我呢?刚一见面的,他就……”

李泽道说不下去了,像是发泄一般的,也不怕烫的一勺接着一勺的大口的吃起这扁食来了,只不过,这味道却不是以往吃到的那种香甜,而是苦涩,无比的苦涩。

他在他怀里大口呕血的那一幕俨然已然成为了李泽道的梦魇了!李泽道不想去面对他的死,更不想去面对他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

为了达到某种目的抛妻弃子,用各种手段诓骗残害那种手无足铁的无辜之人以获取他们的鬼魂炼制鬼丸或者把他们当作是试药的小白鼠……

他凭什么随意夺走别人的性命?那些人招惹到他了?那些人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了?

没有!他们很多就是一些本身就压根得不到上帝眷顾的弱者,他们就是一些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乞丐又或者是精神有问题的可怜虫。

这些人活着有什么价值李泽道不知道,毕竟李泽道不是他们的亲人,不是那些在意他们的人,但是李泽道很是清楚的知道他们活着的价值绝对不是米菲所说的那样成为他的小白鼠!在他人没有对他做出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出来的情况下,他没有权利把对方的生命拿走!

没有!谁都没有随便拿走别人生命的权利!

他们莫名的失去生命之后,他们的家人一定会很痛苦吧?那种痛苦就跟他在自己怀里呕血最后闭上眼睛的那种痛苦是一样的吧?

但是李泽道知道他不得不面对,因为他是他的父亲,他的身上流着他的血!

所以李泽道想了解所有有关父亲的事情,他不想子承父业,但是父债子还,他想替他赎罪!这也是李泽道为什么在知道真相的情况还继续把天道基金会发展下去的原因。

一开始成立天道基金会是为了纪念李大海,现在则是为了赎罪……至少李泽道的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