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四章 毒杀/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方不败看了李泽道一眼点了点头,然后重新拿起桌面上的那杯咖啡,抿了一口,感受着咖啡的那种特殊的香味充斥了自己整个口腔之后,这才将杯子放下继续说道:“当时王梓在凤凰市美集中学上高中,当时燕京大学的校长上官文也就是你太爷爷是个爱才之人,在得知有这么一个考试总是满分的逆天的学生的存在之后,便到美集中学来,亲自邀请王梓参加完高考之后务必报考燕京大学。”

李泽道看了东方不败一眼说道:“其实你可以在说得在重点一些,因为你说的这些我已经知道了。”

东方不败不以为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你不用着急,我会让你知道整件事情的始末的,不过我这个人有个毛病,那就是做事说话一向都很是严谨,所以……我会尽量挑重点说的。”

“……麻烦了。”李泽道有些歉意的说道,“是我心急了。”

“事关你父亲的事情,你心急了也是人之常情。”东方不败轻轻一声叹息安慰道,“那我就继续说下去了……”

“因为你太爷爷的两个孙女,也就是你父亲的两个姐姐,你的那两个姑姑都倾心于王梓,所以自然而然的,王梓最后报考的是燕京大学,并且成为了你太爷爷的得意门生,可以说,你太爷爷完全把王梓当成自己的孙子看待,对他极好,甚至好得都让你父亲眼红了在那边怀疑他是不是你太爷爷的亲孙子,最后,你太爷爷还把你们家族一代传一代传了几百年的一个秘密传给了王梓,而没有传给你父亲。”

“什……什么?家族一代传一代的……秘密?”李泽道的脸色微微一变,心里已然掀起滔天巨浪了,脑子里已然想起之前在真凤凰私房菜馆里黄宇说出的那个太爷爷上官文传给他的秘密来了,当然了,那个黄宇并非是真的黄宇,而是父亲上官浩宇!

而那个所谓的家族一代传一代的秘密是有关宋代陈抟老人留下的有关所谓的五彩石以及内力速成的法子,据说陈抟把这两样足以让世人疯狂的东西放在了古代的某个神医的坟墓里,并且还布置了一些机关,在把线索留给了他的几个弟子。

但是现在按照东方不败的说法,那个秘密太爷爷是传给了师父,而不是父亲,但是父亲却是知道……师父告诉他的?

“看来这个秘密你已经知道了?”东方不败看着李泽道那张脸问道。

“是的。”李泽道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说道,“只是……”

“我知道你想说些什么。”东方不败说道,“我知道,这个秘密是你父亲告诉你的,但是,其实当年你太爷爷是把这个秘密传给王梓的,并非传给你父亲,你父亲是你太爷爷去世了好几年之后才知道这个秘密的。”

李泽道看着东方不败眉头皱了皱:“你也知道那个秘密?”

“知道。”东方不败毫不客气的承认了,“自然而然的,是你父亲告诉我的,这我后面在跟你解释,我先来说有关你太爷爷的死因。”

李泽道眼神一凜的,微微点了点头,他知道接下来这个东方不败要说的就是他这段时间以来迫切想知道的那些事情。

有关太爷爷的死,有关父亲当年的一系列决定,这些,都是李泽道现在迫切想知道的。

“我已经说过了,你太爷爷对王梓非常好,比他的亲孙子还亲,甚至把你们家族一代传一代的秘密传给王梓了,但是最后……”东方不败摇了摇头,语气沉重的说道,“王梓却是狠心的把上官文给谋害了。”

李泽道虽然已经知道这个东方不败想说啥了,但是当听到之后,还是忍不住睁大眼睛,脸现无法想象的神色!是的,他实在不敢想象师父竟然会把太爷爷给谋害了,若事情的真想真是那样的话,那师父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现在你已经知道了,你太爷爷表面上看虽然是死于心脏病突发,但是实则他中蛊了。”东方不败说道。

李泽道很是艰难的动了下他那已然很是僵硬的脖子,表示自己的确已经知道了,当日在凤鸣山的时候,黄宇就说过,上官文是死于一种叫做‘病蛊’的蛊毒。

这种蛊毒是用那些病重去世之人的尸体培养出来的,如果你的身体是健康的,这种蛊毒一点效果都没有,但是如果你身体有某种疾病,这种蛊毒会让你的那种疾病瞬间严重十倍以上!

而且这种蛊毒只能针对一种疾病,下蛊的人想让被下蛊的人什么病发作,就会培养出有针对性的病蛊出来。上官文本来就有心脏病,但是因为治疗得当所以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就是因为了中了这种病蛊,以至于他的病情骤然间加重,这才离世的。

“看来你不是太相信王梓会杀掉你太爷爷?”东方不败问道。

“是的。”李泽道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之后点头承认,“师……他是一个高手,他真想杀一个人的话是不会让别人的知道的,而且,我也不懂,他为什么要痛下这样的杀手?我不觉得他有什么作案动机。”

东方不败重重一声叹息继续说道:“你太爷爷心脏病发作的时候,只有王梓在场,送你太爷爷去医院的也是王梓,当然了,到了医院之后,你太爷爷也已经去世了。”

“就算是这样,也不能证明太爷爷的死跟师父有关不是?”李泽道反驳。

“的确如此。”东方不败点了点头说道,“仅凭这一点的确没办法证明上官文的死跟王梓有关系,更是没办法证明上官文就是死于蛊毒,但是你太爷爷毕竟是燕京大学的校长,说桃李满天下也不为过,受过他的恩惠的学生当时在诸多领域里也是翘楚,他们在得知上官文去世的消息之后,纷纷的赶到医院瞻仰上官文的遗体,最后,上官文的一个在苗疆工作对蛊毒有研究的学生很快的就发现了,他的恩师并非只是紧张的新脏病突发那么简单,而是被下蛊了,这才导致心脏病爆发的!”

“当然了,那个学生虽然看出端倪来了,但是出于谨慎,也出于对上官文的那种敬意,同样的,也怕得罪某个人,并没有将这事情公布出去。”东方不败说道,“毕竟蛊毒这种东西一般人压根就接触不到,对大多数人来说太过遥远了,说出去别人也不一定相信;再者,如果说上官文是死于非命的话,那对上官文的名声有损;最后一点,敢对上官文下此毒手的,来头肯定不小,这一囔囔的,说不定的他的小命也就没了。”

李泽道看了东方不败一眼,微微点了点头的,然后继续盯着前面的那杯他始终都没喝过一口的咖啡,眼里的幽光闪烁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出端倪的这个人就这样没敢囔囔,就这样,大伙也都认为上官文是死于心脏病突发而并非死于非命,所以就把上官文厚葬了,这件事情也就这样告一段落了。”东方不败说道,“而你太爷爷去世不久,王梓也带着他的那些女人一同隐居到国外去了,淡出了人们的视野,而几年之后,你父亲也从眼燕京大学考古系毕业了,然后也进入了文物局工作。”

“之后有一次,你父亲带队去苗疆考察一座被偶然发现的古墓,在那你父亲遇到了在那边的文物局工作的你太爷爷的那个对蛊毒有研究的学生。”东方不败看着李泽道说道,“你太爷爷的那个学生在见到你父亲之后,再也受不了心里头的那种折磨了,外加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于是就跟你父亲说起当日他的发现,表示你太爷爷虽然的确是死于心脏病突发,但是却是被下了蛊毒这才死于非命的。”

“你父亲一得到这消息之后,只觉得天旋地转的,因为蛊毒这种东西一旦中了就会直接爆发,压根是不会在体内潜伏一段时间才爆发的,而你太爷爷心脏病爆发的时候,他的身边只有王梓,也就是说,你太爷爷若真是中蛊毒身亡,那么唯一可能下手的只有王梓。”

“为什么不能是别人在暗中偷偷的下蛊毒?”李泽道声音沙哑的问道。

东方不败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是别人。”

“为什么?”李泽道的声音有些颤抖。

“因为王梓是高手,身为神龙组织以及华夏特别局的绝对精英,他在蛊毒方面也很有研究,甚至他的其中一个手下就是苗疆苗苗寨的长老级别的人物,他可是一个下蛊毒的高手啊。”

东方不败说道:“所以如果旁人在暗中下毒手,他断然不可能发现不了,即便他发现不了,但是对于蛊毒很有研究的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上官文是中蛊了?既然看出来了为什么不加以施救?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上官文就是被他下蛊毒杀的!”

李泽道沉默,手却却是不知不觉的握紧了,难道,师父真的是凶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