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二章 三百万/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女人当真不傻啊,还是有点小聪明的,若是今天自己没在这里,恐怕她就要把牙齿咬碎往肚子里咽了吧?又或者是报警?或者跟对方狠狠的吵一架?不管是那种处理方式,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如此硬气的。

如果当真把她介绍给何小风当女朋友的话,何小风会不会被她卖了还屁颠屁颠的帮她数钱?

李泽道觉得,就算何小风知道对方要把他给卖了,恐怕也乐不得吧?那个老处男现在已然饥渴到对女人的要求低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了,更不说是碰到秦香君这种如此极品的美女了。

不过对于李香君的这种做法,李泽道倒也不觉得反感或者是讨厌,不是因为秦香君是美女,而是他知道秦香君的用意。

当下朝她微微点了下头的,表示自己会处理好的。

李泽道注意到,秦香君在看到自己点头之后,眼里闪过一丝欣喜。

而原本站在那里不时的用贪婪的目光盯着这个软弱不堪的美女看的安德山在看到这个女人竟然一下子由任人窄割的小绵羊变成一匹狼了,当下心里已然有着一丝诧异,难道这个女人的来头不小?不然怎么敢如此嚣张的?

不过一想起自己身后的靠山,安德山又觉得自己在凤凰市压根就不用怕任何人……哦,除了前天晚上碰到的那个喜欢扮猪吃老虎的暴力狂外。

当下冷冷一笑语气戏谑的说道:“美女,既然你都已经道完歉那就赶紧带你那个狗杂种走得了,为什么还要闹这么一出呢?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一闹,一会儿很有可能连走都走不成了?”

“三百万!”秦香君说道。

“好,很好!”安德山的表情也有些阴沉了,原本想怜香惜玉一下的,奈何美女不给面子啊,当下语气狂妄的说道,“既然你都说三百万了,那就三百万吧……今天你要是拿不出三百万出来摆平这事,那你也别想从这离开了。”

妈的,威胁敲诈?谁威胁谁谁敲诈谁都还不知道呢?

没等秦香君说啥的,人群中一道声音传了过来:“那就三百万吧。”

“哪个……”安德山正想看看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敢瞎囔囔的,但是当看到走到秦香君跟前的李泽道之后,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嘴角也剧烈的抽了起来了。

是他?是他!

“叔叔……叔叔抱抱……”小宝见是李泽道,那张紫红的脸已然满满的都是笑容了,当下朝李泽道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奶声奶气的喊道。

李泽道笑笑,伸手将小宝抱了过来。

而看到这一幕之后,安德山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嘴角处的肌肉更是抽得厉害了。

“三百万。”李泽道抱着小宝看着安德山笑眯眯的说道。

“行……”安德山咽了咽口水的,努力的在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

“哟,你就是这贱人的姘头吧?”妖艳女子见对方又妥协了,而且竟然傻乎乎的给三百万,当下更是得意了,自己的男人果然厉害啊,在凤凰市横着走都没问题。

“……”安德山脸色狂变的,差点就这样两眼一黑晕死过去了。

“闭嘴!”他回头看着自己的老婆低声吼道,并且把儿子扔到了她的怀里。

“你……”妖艳女人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不过见自己丈夫脸色难看眼睛阴狠的盯着自己看的,撇了撇嘴也不敢在多说啥了。

李泽道的眼睛眯了眯的说道:“哦,我说的是美金。”

“……李……李少,我……没那么多。”安德山被李泽道这话给噎得说话都不利索了,差一点就没忍住一个巴掌抽在自己的老婆的脸上,你这么一个装逼的老子就得多给接近两千万啊。

虽然他有钱,跟秦一平又有沾亲带故的关系,但是骤然间让他拿出两千万的现金出来,他还真拿不出来。

妖艳女子跟周围的那些围观看热闹的家长也愣住了,情况好像跟他们所想的那样不一样啊。

特别是这女子,她太清楚这个男人了,平时都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但是现在他这是把自己当作龟孙子啊,也就是说,眼前这个小屁孩自己的男人压根就招惹不起?

“那你有多少?”李泽道问道。

“一千万……”

“那就一千万吧,剩下的拿你的一只手抵。”李泽道淡淡的说道,“你用哪一只手抽我侄子的脸,把那只手伸出来吧。”

“……”安德山着实吓了一跳的,当下努力的在脸上挤出了一丝尴尬的笑容说道:“李少……今天这事情的确是我的错,我是禽兽,我不该对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孩下手,我会赔偿会诚恳的道歉的,您看……”

“左手还是右手?”李泽道打断了他的言语说道,然后把小宝还给了一脸解气的秦香君,已然准备动手了。

“这……李少……”

“看你不像是左撇子,那就右手好了。”李泽道说道,突然间手猛地探了过去,先是扣住他的手腕,把他的右手手臂向下拉扯,在他的自然反应下向上举臂的时候,李泽道突然间逆反发力,也举着他的手臂向上猛抬。

下一秒,“咔嚓!”一声让人头皮发麻的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安德山的整条手臂已然被李泽道活生生的扯断了。

“啊……”安德山整支手臂被李泽道扯断,锥心的痛感袭来,他那只完好的手捂着胳膊,在地上翻滚哀嚎,声音凄历,状况惨不忍睹。

刚才还一脸得意的安小刚这个时候却是吓傻了,小嘴微张,眼睛瞪圆,口水顺着下巴流出来,一幅呆滞不可思议的表情。

妖艳女子脸上的表情不会比她的儿子好太多,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个平时在凤凰市横着走的男人竟然会有这么一天被人硬生生的把手臂给扭断了,然后像是一条死狗似的躺在那里哀嚎了。

至于周边的那些围观看热闹的家长,还有那幼儿园的老师,更是被李泽道这种狠辣给吓到了,当下纷纷的带着自己的孩子远离一点。

“啊,老公,你没事吧?”妖艳女子反应过来之后,那张原本气焰嚣张的脸已然满满的都是惊悚了,当下赶紧把自己的儿子放下,试图就要把自己的丈夫给扶起来。

“嘶……妈的,别砰我啊……”安德山惨呼。

李泽道看了安德山一眼,又看了一眼那个小孩,小孩看到李泽道在看他,吓得往后退去,站立不稳,一屁股就坐倒在地上,已然哇哇大哭起来了。

李泽道心里这个郁闷啊,拜托,我又不是你爹,实在干不出那种人神共愤的事情出来对你这样的小屁孩动手的。

莫名的,李泽道心里一堵的,已然想起东方不败说的那一番话来了,师父之所以现在能青春永驻那是因为残杀那种什么天生阳脉并且生活在皇气之中的小男孩,并且取出他们的肝炼制长生不老药?

若真如此,那师父的手段也太……

李泽道摇了摇头,没在多想,而是冷眼看着安德山说道:“别装死了,给你五分钟时间,拿一千万过来,超过一分钟,你的左手也别要了,超过两分钟,你就得跟你大哥一样,后半辈子只怕要在轮椅中度过了。”

“我……我这就准备,这就准备……”安德山强忍着断臂带来的那种痛苦,在妻子的搀扶之下站起身来,然后对着妻子吼道,“快,快,把手机给我……快啊……”

一千万对安德山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五分钟之内,他是没办法备齐的,所以现在他能做的就是求助秦一平。

妖艳女子赶紧掏出手机给了安德山,安德山赶紧用他那完好的手臂接了过去,然后给了秦一平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安德山小心翼翼的看了李泽道一眼,然后可怜巴巴的哀求道:“表舅……您老人家可要救救我啊……”

说了几句之后,安德山小心翼翼的把手机递给了李泽道说道:“李少……我表姐想跟你说几句话……”

“你表姐?”李泽道点了点头,然后将安德山手里的那手机接了过来,放在耳旁说道,“喂……”

“泽道,我一猜就是你。”秦少玫那幽幽的声音传了过来,就好像李泽道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似的,“给秦姐一个面子如何?让我那个不长眼的表弟一家子先离开,至于一千万……你等我一下,我现在就给你送过去,如何?”

“秦姐都这么说了,我自然得给秦姐一个面子了。”李泽道笑道。

“那就行,我十分钟左右能到,你等我下。”秦少玫说道。

“好的,秦姐,我等你。”李泽道说道,然后将手机扔还给了安德山,冷冷的说道:“看在你表姐的面子上,道歉,然后滚!”

“是,是,是……这就道歉,这就道歉……”安德山如获大赦似的,赶紧说道。

然后一脸诚恳的看着秦香君以及小宝说道:“这位女士,这位小朋友,都是我的错,我是禽兽,我不是人,我不该对这么可爱的小孩动手……”

说着更是强忍着那种剧痛,咬牙举起左手狠狠的抽了自己两个耳光子。

“你还不赶紧道歉?”安德山回头看着妖艳女子吼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