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九章 野心/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鱼塘山庄!

这是位于凤凰市郊区的一栋独立时尚的二层小洋楼,高大的院墙、两条站起来有一人多高的大狼狗吐着舌头却又警惕的守着大门。

那宽大的院子里更是种着各种花花草草,还有一垒青菜和蒜苗,庭院的角落里还有一个小鱼塘,几只肥胖的鸭子正欢快的在鱼塘里游来游去,一幅世外佻园般的悠闲自在模样。

自称是鱼塘居士的秦一平在集团里开完那个重要的会议之后便回到了这里,换了一身便装之后,然后坐在庭院那小池塘跟前悠哉的钓起鱼了。

晚上有重要的宾客要来,更重要的是,那个贵宾还是跟他女儿一起回来的,他的女儿什么时候带男生回来过?所以秦一平打算钓一条鱼上来做一道他拿手的红烧鱼招待那个贵宾,当然了,如果钓不到鱼那也没关系,反正厨房里还有其他新鲜的鱼。

在秦少玫的带领下,在那大狼狗那幽森发冷的大眼睛的注视下,李泽道走进这个远离都市尘嚣的庭院,远远的已然看到如同老僧入定一般坐在那里钓鱼的秦一平。

“你父亲挺会享受生活的啊。”李泽道有些感慨的说道。

“他最喜欢做的事情是边抽烟边钓鱼,很多时候,一钓就是一整天,甚至下雨的时候,他也会在那边边撑伞边钓鱼,为了那事,我妈都说了他好几次了呢。”秦少玫有些好笑的说道。

李泽道有些愕然,想不到秦一平对钓鱼竟然会痴迷到这种程度。

“走吧。”秦少玫邀请到,“我想我父亲鱼竿都已经帮咱们备好了,咱们过去吧。”

两人走到跟前的时候,秦一平回头看了看李泽道,又看了看秦少玫,已然露出了一个颇为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来了?”

郎才女貌,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最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女儿一看就知道对这小子倾心了,而这小子不用想都知道是一只大色狼,那么这事情算是这样定了。

百里长河的百里长河,你以为就你有女儿?你以为就你女儿长得好看?秦一平心里除了得意还是得意。

“爸。”秦少玫的心里莫名的有着一丝羞涩,此情此景,怎么感觉跟带自己的另外一半回来见家长那么像呢?

“来了。”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

“钓不钓鱼?”秦一平问道。

“钓。”李泽道点头,很给面子的说道,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听说这年头钓鱼都成了有钱人的一种休闲方式了,随便一把鱼竿成百上千的甚至是几万几十万的,看秦一平手里的鱼竿,只怕没有几万是下不来的,李泽道还真想试试看手里拿着几万的鱼竿钓鱼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男的开辆豪车那些女的就屁颠屁颠的凑合过去,那是不是鱼见到这种几万的鱼竿就自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被钓了?

当下在李泽道秦一平旁边的那个小马扎上坐了下来,拿起放在跟前的一根鱼竿摆弄起来了,然后很快的,表情有些尴尬了,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使用这鱼竿。

李泽道不是没钓过鱼,但是从来都没用过甚至是连见都没见过如此高档的鱼竿,想小时候李大海带他去荒郊野外那种鱼塘钓鱼的时候,鱼竿都是自己制作的。

找一根细长的竹子,在找来一条线,线的一头绑在竹子的顶端,线的另外一端绑鱼钩,所谓的鱼钩是拿那种常见的大别针按成一个弯钩制成的,然后还在靠近鱼钩那端的线上绑上一小块高粱杆,当作是浮标,一把鱼竿就这样制作完成了。

至于鱼饵,自然是那种随处可见的蚯蚓。

“我帮你。”秦少玫微微一笑,从李泽道手里借过那鱼竿,动作熟练的装上了鱼饵,然后“咻……”的一声轻响的,已然动作帅气的抛进了水里。

“给。”秦少玫把鱼竿递给了李泽道。

李泽道笑笑接了过来,然后静静的盯着水面上那荡起的阵阵涟漪看,一秒钟过去了,两秒钟过去了,十秒钟过去了……鱼还是没来吃鱼饵,更别说是上钩了。

心想用几万的鱼竿钓鱼除了逼格高一点之外其他的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至少鱼饵不会自己屁颠屁颠的凑合过来。

而秦少玫则在李泽道旁边的那个马扎坐了下来,同样的,静静的盯着水面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觉得钓鱼很适合你,至少很适合现在的你。”秦一平看着李泽道笑道。

“也许吧。”李泽道笑笑没有反驳。虽说钓鱼能使人心情舒畅,情绪稳定,精神饱满,忘掉诸多的烦恼,但是李泽道知道,这对于自己来说只不过是很短暂的麻痹,钓完之后,那种暴戾之气会再次充斥他的整颗心。

“你父亲也经常来找我钓鱼,不过他钓鱼的技术实在不咋地啊,主要是他没有那种耐性,五分钟鱼不上钩的,你父亲肯定会把鱼杆扔一边去了。当然了,那时候我虽然知道他有一个儿子,但是还真不知道他的那个儿子是你李泽道。”秦一平微微有些感慨的说道。

秦少玫闻言眸子瞬间瞪大,已然愣住了,听父亲的意思,他跟李泽道的父亲认识?而且好像关系还不错的样子,因为若非关系匪浅的话,父亲是不可能让他坐在这鱼塘跟前钓鱼的。

难怪,自己之前担心得死去活来的害怕李泽道会报复,但是父亲却是一点都不担心的,表示秦氏集团无忧,李泽道是不会对秦氏集团展开所谓的报复的。

但是,好像又有些不对,既然父亲跟李泽道的父亲认识,为什么还要在暗中对他下手呢?

然后秦少玫更是奇怪了,因为李泽道跟父亲好像已经很熟悉了的样子,可是这压根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才对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少玫又怎么可能知道李泽道跟亲一平在前两天就已经见过面了,并且也已然知道彼此之间的关系了。

“伯父,你之前几次对我下手,也是他的意思?”李泽道问道。

“是啊,是你父亲的意思。”秦一平点了点头说道,“在凤鸣山遇到杀手那次,在香居那次……我想你父亲的用意你也已经知道了,没错,就是为了锻炼你的能力,也为了让王梓知道你有多弱小,然后赶紧想办法让你变强大。”

“我父亲真是用心良苦啊。”李泽道苦笑。

让自己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啃其骨头的仇人锻炼自己的儿子,让自己的儿子变强变大,而让自己的儿子变强变大的目的就是为了杀死那个仇人……

李泽道觉得自己父亲的这步棋走得真是……臭啊!臭不可闻!

即便父亲面对师父的那种强大的时候充满了绝望,实在报仇无望没得选择了,而天底下也只有师父那样的表态才能教导出另外一个可以跟他抗衡甚至是超越他的变态出来,但是父亲又怎么能肯定自己在超越师父并且在得知事情的真相之后会去找师父复仇呢?

因为一个压根见都没见过面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的所谓的太爷爷然后对师父动手?李泽道觉得自己做不到,至少现在做不到。

还是父亲觉得师父是一个心软的家伙,面对自己的徒弟的时候会放水选择被自己杀死……开什么玩笑,师父若真是那种心软的人的话,当初为什么会如此狠辣的把把他当作亲孙子一样看待的爷爷给杀了?

李泽道很矛盾,动手,那自己是禽兽,不动手,貌似也禽兽,自己这禽兽算是当定了。

“的确是用心良苦。”秦一平也苦笑起来了,他听得出来,李泽道这话里有着诸多的无可奈何跟苦涩,甚至还有一丝死死压着的暴戾之气。

也难怪,这种事情的确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这小子的自我控制能力已经很强悍了。

“我觉得,你要试着去理解他。”秦一平补充说道。

“我已经试着去理解了,但是……还是不理解。”李泽道苦笑,“或许我那个太爷爷在他的心目当中有着很特殊的地位,所以他非报仇不可,但是他……他怎么可以为了复仇把自己儿子当作是棋子,当作是复仇工具呢?他怎么可以让他的爱人承受大半辈子的煎熬呢?”

“还有他成立的那个组织……他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若真的师父为了长生不老做出那种残忍的事情出来并且把太爷爷给谋杀了,他跟师父又有什么区别?”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

“泽道啊,人都是自私的,为了达到自己某种目的都是可以牺牲别人的,那些做大事的人哪个不是踩着万千尸骨上去的?”秦一平看着那平静的水面上说道,“这终究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弱者就是用来被强者欺负的。”

“我不是强者……就算是,我也不会去欺负弱者。”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我也没有那么大的野心。”

秦一平无语,心想你都已经霸占了这么多美女了过着如同帝王一般的生活,你成立了所谓的天道基金会试图去帮助那些需帮助的人……这些难道不是野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