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章 丛林法则/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知道在我眼里你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吗?”秦一平微微一笑问道。

“愿闻其详。”李泽道说道。他可以预料到秦一平接下来要开始夸他了,所以在心里做好了被夸的准备了。

“用通俗的话来说,你是一个好人。”秦一平说道。

“好人?”

“什么是好人?一心向善,对国家、对社会、对他人有贡献,利他主义者以及利己又利他主义者那就是好人。”秦一平简单解释道,“但是你终究不太了解这个世界。”

“不了解吗?”李泽道有些迷茫,总不能是自己前二十年都是白活的吧?

“这是一个疯狂的甚至说有些病态的世界。”秦一平静静的看着那平静的水面说道,他知道他们在这边大声阔论的,鱼儿早就躲得远远的了,是不会过来吃鱼饵的。

“贪婪,仇恨,污浊,嫉妒,薄凉寡情……这个世界充斥着太多这样的黑暗,为了金钱,为了留名青史,所有人都在用着各种各样的手段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兄弟姐妹相残,父子明争暗斗,朋友在背后捅自己两刀……这些都不是什么事,在这世界上每分每秒都在发生这种事情。”

“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我身上。”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

“已经快发生了。”秦一平说道,“如果你师父是那种杀人狂魔,真的把三岁小孩的肝脏挖去出来服用,你会去对他动手吗?”

“我……”李泽道的表情有些痛苦,这就是痛苦的根源所在。

动手也不是,不动手也不是!

把三岁小孩的肝脏挖去出来食用?秦少玫听着已然脸色微变的,胃更是一阵扭曲的,差点吐了出来。而看到李泽道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痛苦的表情之后,心里又是一阵莫名心疼的。

对这个大男人的了解终究是太少了,只知道他帅,知道他与众不同……还知道自己喜欢他,但是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他因为什么脸现如此痛苦的表情的,自己却是一点的都不知情。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要是动手了,你就是弑父;反过来你若是不动手,那岂不是违背了你心目中的那种所谓的正义?”秦一平说道。

李泽道沉默,哑口无言。

“知道什么丛林法则吗?”秦一平微微一笑问道。

李泽道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所谓的丛林法则是自然界里生物学方面的物竞天择、优胜劣汰、弱肉强食的规律法则。”秦一平解释道,这一刻,他就跟讲台上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师似的,而李泽道则是那个迷茫的学生。

“简单的给你举个例子,有这么一颗伟岸的大叔长在丛林中,它的顶端极力向上,以寻求最多的阳光雨露;它粗大的的枝干尽可能地占领着空间,以呼吸最新鲜的空气;它的根系极尽繁茂,以汲取大地最多的精华。然而,在大树旁边,几棵瘦弱的小树却在生存的边缘挣扎,它们枝干细脆,叶片已接近枯黄……”

“小树呢,就这么愤怒的盯着大树说,你都已经足够强大了,为什么还要限制我的生长?大树则是漠然的扫了小树一眼给出了这么一种回答……对于我来说,你的生长永远是个威胁……”

“在说白一点,狮子捕杀羚羊或者鹿之类的,你会觉得它很残忍吗?”秦一平又抛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李泽道一愣,沉吟许久,这才摇了摇头说道:“不会……它要是不捕杀的话,它就活不下去了。”

“既然如此,那是不是可以把你师父就是那只狮子,他要是不捕杀那些小孩的话,他也活不下去了?”秦一平微微一笑问道。

“他是人,不是狮子。”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

“有区别吗?人不也是动物?不过是高级一点罢了。”秦一平说道,“有时候,人还不如动物呢,动物懂得感恩,人却是不懂。”

“我知道伯父你想跟我说些啥,你想跟我说,这个世界是存在竞争的,是存在杀戮的,强者就是有话语权,就算欺负一下弱者甚至要了他们的命,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对不对?”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秦一平说道,“也就是说,你压根就不需要因为你父亲夺走那么多人的性命而感到痛苦,也不必去纠结你跟他的所谓的师徒情分……”

“我只知道,我无心成什么大事,我还知道,人人平等,谁都不能随意的去欺负别人。”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

“好吧,你是个理想主义者,还是还是按照你的自己的心来走吧。”秦一平看着李泽道摇了摇头,知道自己这套所谓的丛林法则的理论压根就是浪费口水了,这小子压根就一点都没听进去。;

“难怪,你把阎罗殿给解散了。”秦一平说道。

“这本来就不是一个该存在这世界上的组织,鬼丸也不是一种应该存在这世界上的东西,它不应该被制造出来。”李泽道说道,语气毋庸置疑。

坐在一旁的秦少玫却是越听越糊涂了,什么阎罗殿?鬼丸又是什么?这一老一少到底在说些什么?

不过,不明觉厉!

……

一个多小时下来,李泽道愣是一条鱼都没钓起来了,让他心里舒服一点的是,秦一平也一无所获。

“哈哈,咱们在这说话的,你看把鱼都给吓跑了,没钓到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秦一平一笑安慰道,也为自己钓不到鱼找了一个很不错的理由。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李泽道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说道。

秦少玫看了看李泽道,又看了看自己的父亲,抿嘴笑了起来了,她突然间觉得这一老一少两人身上有一个很明显的共同点,那就是,两人都很无耻。

“不过,我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所以事先就把鱼给买好了,走走,进屋去,我帮你做红烧鱼去。”秦一平哈哈一笑,然后收拾起鱼竿来了。

“我来就行了。”秦少玫从李泽道手里接过那鱼竿。

收拾完毕,秦一平在前,李泽道跟秦少玫在后朝屋子里走去。

“你跟我爸之前就见过面了?”秦少玫看了前面的父亲一眼,小声问道。

“嗯,两天前见过一面。”李泽道没有隐瞒,“一些误会也解开了。”

“我爸跟你父亲是好朋友……难怪我爸那么笃定的你不会展开疯狂的报复……那是不是意味着我……”秦少玫脸上已然浮起一抹红晕了,“衣服……白脱了?”

李泽道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好像也不算说是白脱吧……”

“为什么不算?”

李泽道尴尬,总不能说你这么一脱让我大饱眼福了更是让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无限的满足……这样回答会不会太禽兽了点?

“为什么?”秦少玫那带着羞涩的大眼睛盯着李泽道,一副不依不饶的架势。

“因为……伯父,听说你做的红烧鱼是一绝啊,今晚我可得有口福了。”李泽道赶紧上前拍起秦一平的马屁来了。

“哈哈,你的确有口福……你真是太幸福了,竟然能吃到我做的红烧鱼。”

“……哈……那是那是。”

“胆小鬼……”秦少玫看着李泽道的身影,红唇轻启,露出了一个似乎让周围百花都黯然失色的笑容来了。

……

秦一平做的红烧鱼的确不错,甚至对李泽道来说,这是他吃过最好吃的红烧鱼……当然了,他也没吃过几次。

席间,秦少玫的母亲更是对李泽道眉开眼笑的,看着李泽道的那种眼神满满的都是炙热,一副满意得不能在满意的样子,还不停的帮李泽道夹菜添饭,这让李泽道心里直嘀咕的,难道自己帮她“教育”了儿子她心里对自己满满的都是感激?

吃完之后,秦一平领着李泽道来到了他的书房,而秦少玫则跟她母亲一起收拾桌子。

秦一平的书房很大,但是里头摆设的家具却是极少,一个小书柜,里头摆着不多的几本书,并不像其它的有钱人那般,整个书房都做满了书柜,里面密密麻麻的摆满了藏书。

而另外一边还有个玻璃柜,里头却是摆放了不少鱼竿,看来对于秦一平来说,钓鱼可比阅读来得重要多了。

“我嗜钓如命,钓鱼的时候能让我整个人都放松下来,脑子也能处于最清醒的状态。”秦一平见李泽道目光落在那钓具上一笑说道,“公司的许多重大的决定,也是在钓鱼的时候拍板的。”

“原来。”李泽道点了点笑道。

“坐吧。”秦一平指着沙发说道,“就不帮你煮咖啡了,我知道你对那玩意儿不感兴趣。”

“的确如此。”李泽道点了点头笑道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他的那些女人比如任天堂,对咖啡情有独钟。

还有南极……哦,南极不是他的女人,对咖啡更是痴迷到了一种高度,不管什么时候,手里都离不开一杯咖啡,李泽道都觉得,她在杀完人之后会不会对着那尸体来一杯咖啡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