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章 商业卧底/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肯定已经知道,我带你来书房的目的了吧。”秦一平说道。

“是的,伯父。”李泽道微微点了点头说道。

有关任天堂父母当年发生的那场车祸李泽道早就想弄清楚了,一开始李泽道以为那场车祸被动手脚了,但是现在看来,好像并非是那么一回事。

秦一平眉开眼笑的看着李泽道说道:“知道就好知道就好。”

李泽道看着这笑容心里着实有些纳闷,这老头脸上出现这种笑容是什么意思?春天到了所以发春了?

“我总是跟我女儿说,你说你都已经快迈过三十的的坎了,用报纸上那个很流行的词语叫什么……对,剩女,像你这么大的女孩子,有几个还没结婚的?”

“呃……”李泽道嘴角抽了抽,貌似自己跟秦一平好像不在一个频道上啊。

“她总是说我烦,但是我能不烦吗?别人想她这么大的时候,早就嫁人了,别人像我这么大岁数的时候,都已经带着他的孙子去打酱油了。”秦一平有些无奈的说道。

“……”李泽道的嘴角抽得更是厉害了,现在基本肯定,他跟秦一平的确不在一个频道上。

秦一平的表情更是无奈了,甚至还有些心酸:“虽然我有儿子,但是我可指望不上他啊,那小子就是个草包,我都怀疑他刚出生的时候是不是被掉包了……”

李泽道对于这话表示大大的赞成,都说将门无犬子,秦一平这如此厉害的一个人物,秦一平的妻子一看也是出身名门,秦少玫就很好的遗传了这两人的基因,但是秦少峰……很有可能的确是被掉包了。

“而且我还知道了,那小子喜欢在外面沾花惹草的,说不定私生子都有了,但是不管怎样,我秦一平是绝对不会承认那些私生子是我的孙子的,想进我秦家的门,继承我秦家的财产,没门!”

秦一平铿锵有力的说道,旋即又又眉开眼笑的,“现在好了,你出现了,看来明年的这时候我就能带着我那宝贝外孙子去钓鱼了。”

“……伯父,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李泽道的额头满满的都是冷汗。先不说自己要跟他说的事情压根就不是这事,再说了,自己跟秦少玫虽然有些暧昧的,但是压根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啊,更别说什么明年就可以带小孩钓鱼干么的。

“误会?”秦一平笑道,“没有误会,没有误会,我了解我那女儿,如果不是真喜欢上了,她是不可能对一个男人如此和颜悦色的,更别说是做出挽着对方手臂带回家吃饭的这种惊天动地骇人听闻的事情出来……”

“……可是……”

“虽然你也喜欢沾花惹草,花心大萝卜一根,但是你跟我那混账儿子不一样啊,你讲究的是精神方面层次上的那种暧昧的感觉,换句话说,你跟你的那些女人的确是对彼此都动了心了,她们会好好爱你一辈子,你也会好好的守护她们一辈子的……我说得对不对?”

“……”李泽道目瞪口呆,想不到秦一平这个看起来如此严肃的就如同一个老古董似的的家伙竟然对所谓的爱情这么有研究啊。

“你跟我那混账儿子不一样啊,那小子完完全全的就是肉体上的发泄,那个跟牲口有啥区别?”

“……”李泽道默默的为秦一平这话点了个赞。

“所以,泽道,我现在就正式的把我的女儿交给你了,未来,我也会把秦氏集团全部交给你们两人。”秦一平一脸认真的看着李泽道说道,“你一定会好好的待她的对不对?”

“呃……可是……”李泽道只觉得自己这张脸有些僵硬,自己虽然又帅又有才的简直天上没有地上一个的,但是你也不能硬生生的就想把女儿塞给我啊……李泽道觉得,秦一平这种做法好像没有什么不对的。

“哦,当然了,现在秦氏集团有三分之一是你的,我说的是另外三分之二。”秦一平笑眯眯的说道。

“……”

“好了,我的事说完了,现在你不仅仅是我合作伙伴以及好友的儿子了,你还是我秦一平的女婿。”秦一平这算是顺杆子往上爬了,压根就不给李泽道任何反驳的机会,直接把关系给定死。

这么好的女婿上哪找呢?不看紧一点的话跑了怎么办?

“咱们就是一家人了,自然是知无不言的,所以有关当年天堂那孩子的父母当年发生的那车祸,我自然会如实的告诉你。”秦一平说道,眉宇之间已然有着一丝苦楚了。

李泽道点了点头,保持沉默。

“秦明呢?”秦一平问道,“我知道你已经跟秦明那个酒鬼见过面了。”

“是的,不过他已经死了。”李泽道苦笑。秦明没死在当年的那场车祸上,没没死在这些人他离开的那酒精里,但是却是死于阎罗殿研制出来的药物,他被当作是试药的小白鼠,算是死都不明不白。

阎罗殿是父亲一手创立的,关乐他们那些人随便找人试药自然也是父亲授意的,换句话说,秦明的死父亲逃脱不了干系。

前些日子,他把有关父亲的一切告诉了任天堂,在他的所有女人中,任天堂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知道这事情的人。

在这些女人当中,任天堂算是最迷死人不偿命的,但是认真起来却也是最沉稳的一个,更何况,她父亲秦明的死跟自己的父亲绝对脱不了干系,因此李泽道选择告诉了他。

“所以你的父亲是被我父亲害死的。”那天,李泽道一脸痛苦的对任天堂这么说。

任天堂伸手搂着李泽道的脑袋,让他的脸埋首在她那柔软的胸部上,声音动情的说道:“第一,这事情跟你没关系,你无需如此的自责;第二,他虽然是我老子,但是这些年以来我对他心已死……随便把他埋在凤鸣山就是最好的证明;第三,这些日子你时常一脸痛苦的表情,我,我们都很心疼你,就等着你坦白,或是帮你排忧解难,或是跟你一起承受这样的痛苦;第四……老娘还想要……”

“……”

然后那天晚上,任天堂整整折腾了李泽道大半个晚上的,直到后来她累趴了才放过李泽道。

秦一平一脸平静的,在听到秦明的死讯之后,你从他的那张脸上捕捉不到任何一丁点的情绪的波动,要么他隐藏得很好,要么秦明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极度陌生的人,甚至就是一只臭老鼠,死了也就死了,死了还更好呢。

“天堂那孩子是怎么跟你说的?”秦一平问道。

“她说,秦明原本是你父亲的司机,你父亲见他精明能干,而且在一次危险中奋不顾身的帮他当了子弹,所以你父亲便收他做了养子,并且改了姓……”李泽道说道。

“精明?”秦一平轻笑起来了,笑容中有着一丝冷意,“何止是精明,简直就是精明过头了,如果我说我父亲遇到的那次所谓的危险压根就是任明那小子一手策划的,你相不相信?”

“什么?”李泽道皱了皱眉头,一脸的难以置信。

“是不是觉得很惊讶?”秦一平问道。

“的确如此。”李泽道苦笑。

秦一平微微一声叹息说道:“别说是你,我也不敢相信……刚开始的时候,我跟任明的关系很好,我们就像是是亲兄弟似的,特别是他帮我父亲挡了一枪救了我父亲一命之后,我们的关系就更好了,后来,他跟我妹妹好上了,还是我跑去跟我父亲说的,他们两个才得以顺利的在一起……这些你也不知道吧?”

秦一平压根就不承认秦明跟他同一个姓这个事情,因此直呼他任明。

李泽道再次苦笑点了点头,这他的确是不知道,不过仔细一想的,秦一平应该也没说谎才对,因为他没必要,加上任天堂也说了,她有一个快乐的无忧无虑的童年,跟秦少玫以及秦少峰姐弟干了不少让大人头疼的事情。

若是秦一平跟秦明的关系很是紧张,恐怕也不会有如此的一个童年。

“后来,你发现了你父亲遭受袭击的事情是秦明一手策划的,所以就跟他反目?”李泽道问道。

“是啊,好几年之后,我才知道这事情。”秦一平苦笑,“而他策划这种事情无非是想赌一把罢了,一旦他救了我父亲,我父亲自然会感激他一辈子的……当然了,即便我得知这事情是任明一手策划,我最多也只是鄙视他一番,远还没到厌恶仇恨的地步,因为换做我是他,我也会那么做,但是……我还发现了他的另外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李泽道皱着眉头问道。

“他是卧底。”秦一平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卧底?什么卧底?”李泽道微微愣了下。

“商业卧底!”秦一平有些感慨的说道,“商场如战场啊!那时候,秦氏集团的规模虽然没有现在这么大,但是却也已然不小了,那时候,秦氏集团在业务上有两大竞争者,一个你很已经很熟悉了,就不用我说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