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二章 别在敲诈他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百里集团?”李泽道脱口而出。

“是啊,我跟百里长河那个混蛋已然斗了二十年了,看现在这样子,我跟他的实力不分上下。”秦一平看着李泽道有些得意的说道,“百里长河以为他有个漂亮的女儿我就没有?他以为他那个漂亮的女儿能找一个文武全才的人当他的女婿我女儿就找不到……这不找到了吗?”

“……”李泽道嘴角抽了抽,没想到平时如此严肃阴险的这么一个人竟然也是一个讲冷笑话的高手。

“哦,要是百里长河知道你也变成我的女婿了,会不会气得那张脸变绿了?”

“……伯父,咱们其实可以说重点。”李泽道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说道。

“哦,对对,先说重点……不过,得找个时间把那个混蛋约出来喝下茶啊,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李泽道都不想理会这个喜欢意-淫的老家伙了。

“那时候,还有一家公司,也在跟秦氏集团抢业务,那就是建河集团。”秦一平说道,“当然了,对于这个名字,你应该很是陌生,因为在十年前左右,这家集团被我跟百里长河联合起来瓜分了,建河集团的董事长郭田彬更是因为贿赂雇凶伤人,甚至还贩毒,被判了个无期现在还在牢里呢,有时候我还会去看望他一下。”

“……”李泽道觉得这个秦一平当真挺阴险的,不过一想,那些做大事的人,哪个不阴险的?只不过有时候“阴险”这个词被套上了一层外衣,变成了“睿智”什么的。

“也就是说,秦明是那个什么建河集团派到你父亲身边的卧底,其目的就是吞并秦氏集团?”李泽道问道,“伯父,你是如何知道的?”

秦一平点了点头说道:“有一次我去某个饭店吃饭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任明跟郭田彬竟然勾肩搭背的进入了某个包厢里……那时候秦氏集团跟建河集团可是斗得不可开交啊,但是任明跟郭田彬竟然待一块,能有什么好事?我那时候心里一片冰凉啊,有了一种被狠狠的捅了刀子的感觉。”

“但是我还是不太敢相信,于是我就随意使了个计谋,把公司的某份策划方案假装无意中透露给了任明,果然正如我想的那样,建河集团率先使用了那套方案。”秦一平苦笑摇头,“那时候,我确定,任明就是郭田彬的人,也许一开始他不是,但是后面他被郭田彬策反了。”

“那一年我爸病了,病得很是严重,在世上的日子已然不多了,弥留之际,他留下遗产说,把蒸蒸日上的秦氏集团分成反分,一份给任明,一份给我那个妹妹,另外一份则给秦一平……”

“你跳出来当坏人了?”李泽道若有所思的问道。

秦一平苦笑点了点头:“是啊,我怕我妹妹伤心,也怕我父亲伤心,因此我没敢将这事情告诉他们两个,所以我就跳出来当坏人了,你想,若是按照我父亲的那份遗嘱来平分秦氏集团,那么就等于秦氏集团有三分之二落入郭田彬的手里了,我自然得跳出来反对了,不过我改变不了我父亲的想法,他就是执意要那么干。”

“后来呢?那场车祸是怎么回事?”李泽道皱着眉头问道。

“你觉得呢?”秦一平反问,“我知道,你一直在调查当年的那场车祸,有什么结果?”

“秦明临死之前说,他跟天堂的母亲开车出去要帮天堂买蛋糕的时候,发现身后有车子在跟踪,于是他加快车速想摆脱那辆车子,结果前面却是突然间出现了一辆土方车,他想刹车但是刹车系统却是被破坏了,于是悲剧酿成……”

“他放屁!都已经快死了竟然还不肯说实话,他这是想借你的手打击我啊。”秦一平脸色很是难看的骂道,“他为什么出车祸?那是因为这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染上毒品了,他染上毒品自己开车被撞死也就算了竟然还搭上了我妹妹的一条命!”

李泽道苦笑:“我调查的结果的确是,秦明的确是因为吸毒了这才出车祸的,而且出车祸的时候,他把死死的把方向盘往左边打死……”

秦一平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良久才一脸杀气的一个字一个字说道:“那个王八蛋,我对他太仁慈了!”

“伯父,之后呢?”李泽道问道。

“之后?之后我对任明那小子太仁慈了!我压根就没敢他因为吸食毒品这才发生车祸这事情告诉我爸,并且让人控制了任明的行动自由,绝对不能在让他吸食毒品。”秦一平声音有些发寒的说道。

“伯父,你这是在报复。”李泽道说道。

秦一平哈哈一笑:“好歹也我也是你老丈人了,说话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李泽道纳闷,他什么时候成为自己的老丈人了?

秦一平的眼里已然冰冷一片:“谁说不是呢?我就是想让他毒瘾发作,让他痛苦万分,看着他那么痛苦了,你都不知道我的心情有多爽!任明这小子的韧性还是有的,加上可能是因为大量酒精刺激下的缘故,反而让他把毒给戒了,但是也让他变成一个酒鬼了。”

“我想,他过不了他心里的那道坎,他还是爱他的妻子的。”李泽道想了想说道,“所以不敢面对,用大量的酒精去麻痹他自己,甚至,他都不敢面对面容跟他亲自有着几分相像的女儿。”

“可能吧。”对于这一点,秦一平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那个时候,我那个越老越糊涂的父亲竟然执意还想把集团的三分之二都给任明。”秦一平苦笑,“我只好如实相告了,我告诉我父亲说,任明跟郭田彬走得很近,还告诉他说,之所以会发生车祸,那是因为任明那小子吸毒了!”

“我父亲听到这话之后,更是病得更严重了,他不敢相信任明会做出这种事情出来。”秦一平声音里有着一丝苦涩,对于让他的父亲病情更重这件事情,他有着诸多的自责,“于是他把任明叫到跟前,问他事情是不是这样,任明承认了,我父亲一怒之下,就这样走了。”

“我本想使些手段的,让警察把任明带走得了,在上下打点一番,让那小子把牢底坐穿也不是个事。”秦一平说道,“但是考虑到天堂已经没有母亲了,在没了父亲,那不是太可怜了?而且我知道天堂那孩子虽然年纪还小,但是聪明,聪明人往往有一个毛病,那就是太自信了,加上任明时不时的蛊惑一下的,在她心里早就认定那场车祸压根就是我一手策划的吧?”

“的确如此。”李泽道点了点头。

“仇恨往往会让一个人变得极度的可怕,让人失去理智,我痛恨任明,恨乌及屋的,自然也不太喜欢天堂,哪怕他是我妹妹的亲生女儿。”秦一平苦笑,“而且我也害怕天堂跟任明来点狠的,对我那儿子以及女儿下死手投毒什么的,因此我让他们离开了秦家。”

“不过终究是我的外甥女,终究是我妹妹的女儿,我父亲疼爱的外孙女,所以我给了她一大笔钱,足以让她衣食无忧,也在暗中偷偷的帮助她,比如她开美容院的时候,她拒绝了一个局长的深夜谈心的要求,那个家伙竟然想封她的店,我直接让人把那个狗屁局长丢进了监狱。”

一阵沉默之后,秦一平看着李泽道笑道:“你会相信我所说的吗?”

“我会把你说的那些话转告给天堂,让她自行去判断。”李泽道没有间接回答秦一平的问题。

秦一平苦笑:“她要是不相信执意要找我报仇呢?”

“她不是那种喜欢无理取闹的人。”李泽道笑笑说道,“再说了,伯父你不是偶尔回去看望一下那个郭田彬吗?让天堂也去看望一下她就是了。”

秦一平微微愣了下,然后哈哈的大笑起来了说道:“被女婿关心的感觉果然是不错的。”

“……”李泽道嘴角抽了抽,他什么时候关心他了?再说了,他什么时候成为他的女婿了?

“秦氏集团现在有三分之一是我的?”李泽道问道。

秦一平看了李泽道一眼,眼里的那种精明一闪而过笑道:“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你想把那三分之一给天堂那孩子对不对?”

“确实是那样,那是她应得的。”李泽道说道。

秦一平一笑说道:“给她倒也无所谓,反正天堂是你的女人,在她手里就等于在你的手里……当然了,另外三分之二我会全部交给我的女儿,我的女儿也是你的女人,所以也就是你的……秦氏集团就算作是我给我女儿以及我外甥女置办的嫁妆了。”

“……”

“还请李少不要嫌少,哈哈。”秦一平大笑,显然心情很是不错。

“……”李泽道无语,觉得秦一平这话太过装逼了。

“至于少峰那小子,以后也麻烦你多照看一下……都是一家人了,就别在敲诈他了。”秦一平补充说道。

“……”李泽道差点吐血,他是那种人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